未分類

「哎呦,哪裡來的附身,實話告訴你吧,我雖然是妖怪,可是極為特殊,除了某個特定時間的某個特定之人可以看見我,別人就是想見我也看不見,而我雖然可以看見別人,但是他們一直都把我當做空氣。我也想派上一點用場啊,這才來找你啊,百眼魔君重現人間,我也不能什麼都不做,袖手旁觀繼續當個世外妖怪哪裡成,你說是吧?」

白澤一改之前的神秘,變成了話嘮,不過這也讓柳鳯芝親近了許多。

「那好,我們要如何結下契約?」柳鳯芝顯然相信了它的話。

「你只需心中想我就行。」

依言,柳鳯芝閉上眼,腦海之中漸漸出現了白澤的影子,而白澤見此後,身上白光一收,化為一個巴掌大的古樸符文,這符文在空中轉了一圈兒后,瞬間沒入柳鳯芝的眉心。

柳鳯芝只感覺自己眉心一涼,接著便看見腦海之中的白澤影子大放光明,竟變得栩栩如生,自己動了起來,不止如此,她腦海之中的白澤竟也開始說話了。

「如此,我們的契約便算完成了。」

柳鳯芝睜開眼,看見白澤依舊站在她身邊,驚訝問道:「你怎麼還在這裡?」言外之意就是白澤這時應該在她腦海之中。

白澤哈哈一笑,化為一道白光鑽入柳鳯芝眉心,柳鳯芝心神一轉,便在腦海中再次看到了白澤的身影,同時,她還感覺自己的腦海之中多了許多東西,那是一個個懸在腦中的文字,所記載的便是人間所有妖怪的情況,除此之外,柳鳯芝竟還發現了五行法術的使用方法和口訣。

白澤就在這些文字的中央,它感覺到柳鳯芝的想法之後,警告她道:「看你也不過修行了幾天的樣子,體內並沒有足夠的靈氣,還是不要胡亂施展法術的好。」

「是,前輩……對了,前輩既然在我的腦海中,那是不是會……察覺到我所有的想法?」說這話的時候,柳鳯芝臉上有一絲羞紅。

白澤微有些尷尬,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即便是我,在不花費大力氣的情況下,也不可能知曉你的想法,而你的某些小女兒心思,我老人家可是半點興趣都沒有,畢竟於你來說,我只是一個客人,哪有客人反客為主,偷聽主人想法的道理?」說這話的時候,連白澤自己都有些心虛。

柳鳯芝聽到后,不管信不信,也總算鬆了一口氣。

回到之前他們所在的地方后,柳鳯芝忽然發現九尾狐站在前面,似乎是在等她歸來。

「你的開山哥哥本來放心不下你,要去找你,是我告訴他,你很安全,他便去休息了。」

柳鳯芝聽后,先是一愣,接著向九尾狐道了一聲謝,后問道:「前輩在這裡等我是為了什麼?」

九尾狐仔細地看著柳鳯芝,看得她心中忐忑。

「我能感受白澤的氣息就在你身上,可是我看不見它。」

九尾狐一說,柳鳯芝便知道這事瞞不下去,便向她坦白一切。

聽她這樣說,九尾狐嘆道:「果然是與智仙有緣的人……」她將目光轉向柳鳯芝手上的智仙指環,說道:「此指環乃是萬年難得一遇的稀世珍寶,佩戴著這個指環的人,便與智慧仙人聯繫著,而這樣的人,也必不同凡響。而且這代表了一件事。」

「何事?」

「那便是神仙也來插手這件事了,或許是因為百眼魔君這次會擾亂人間秩序,將人間搞得亂七八糟,而你,在戴上這枚指環的一刻,也便成了智仙在人間的代表,這也是為什麼,白澤會找到你的原因。」

突然成為神仙在人間的代表,柳鳯芝一時有些拐不過彎來,也是思量了許久,才平靜下來。

九尾狐看見后,暗暗點頭。

而趁此機會,柳鳯芝向九尾狐請教提升體內靈力的方法。

九尾狐道:「靈力的提升與道行有關,道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升的,所以,要想提升靈力,就只能通過修行而來,而修行,你知道,需要很長的時間。」

柳鳯芝又問:「前輩,那有沒有可以快速提升靈力的法門?」

九尾狐沉吟了一會兒,方道:「有一個充滿靈氣的地方可以加速修鍊,但那個地方只有和智仙有緣的人才能進入,至於入口,你需要去問白澤了。」

說罷,九尾狐便離開了,而柳鳯芝聽后,便與白澤說了起來。

降大滔,這個時候正直視著一個少女的雙眼,這少女穿著一件很薄的白色絲綢長袍,薄到幾乎可以看見肉身,少女看起來十分纖弱,但是在降大滔面前一點也不害怕,二人之間,反而是少女的氣勢略勝一籌。

「所以,說一點我愛聽的話,說不定我就告訴你青龍劍在哪裡?」

降大滔面色一僵,就在剛剛,他正要進入白虎神槍那座宮殿之中修鍊的時候,眼前便忽然出現了這個少女,少女一出來,就直接坐在降大滔面前,裝作很熟的樣子。

妖怪山雖全是妖怪,可有一些化為人形的妖怪還是喜歡依照凡人的習慣,在山上建了幾間屋子住,降大滔此刻便住在其中一間屋子裡。

少女出來后,便直接說道:「神兵之間都會相互感應,我可以告訴你青龍劍的下落。」

那時,降大滔可高興壞了,他感覺這少女極為親切熟悉,且他又憨傻,所以也就忽略她是誰,從哪裡來,忙問道:「如果姑娘知道青龍神兵的下落,還請快快告訴。」

少女一聽大滔稱她為姑娘,神情就變了,說道:「姑娘……我有這麼老嗎?原本是打算告訴你的,可是現在我很不高興,青龍神兵去了哪裡,我又不知道了。」

降大滔一下就急了,說道:「姑娘,可不能這樣說呀,開山兄弟的命要緊啊!」

「還叫我姑娘……算了,給你一個機會,如果可以說出一些打動我的話,我便告訴你青龍神兵在哪裡?」

於是,就形成了現在這個局面,少女愛聽奉承的話,可是降大滔哪裡說得出來,如此,便大眼瞪小眼,一時尷尬非常。

「姑娘,大滔腦子笨,你看,要不換個說法?」

「腦子笨,但是不代表嘴笨,再給你半個時辰,如果還說不出來,我便走了。」

降大滔一下苦了臉。

「那……姑娘長得真漂亮。」

「不夠。」

名門罪妻,總裁高攀不起 「姑娘長得真美麗。」

「啰嗦。」

「姑娘……大滔實在是不會說呀!」

「你這憨貨,也罷,讓你說這些倒像是我難為你,我現在有些口渴,你去給我接些水來……」少女拿出一盞印著白虎的琉璃杯,將之交予降大滔,接著說道:「對了,我只喝三更時分的百花露水,現在離三更不過半個時辰,你可得趕緊些。」

降大滔不敢耽擱,接過杯子便往外跑去。

轉眼三更,妖怪山百花漸漸凝出香露,降大滔拿著琉璃杯在花草間來去,將露水抖在杯中,可是過了許久,這不過拳頭大的杯子總是裝不滿,眼看著三更就過,四更便來,降大滔心中急切,一不小心被腳下的小草絆倒,一杯水全都灑了出來。

「這……這可怎麼辦?」他一下子慌了神,一個大男子竟然眼角有些濕潤。

少女來到他的身邊,看著降大滔,輕輕道:「露水灑了就灑了,我白虎也不是死腦筋的人,如果你還想知道的青龍位置,還需要你做出一點奉獻才行。」

「你是白虎?」降大滔沒有在意後面半句話,因為他覺得自己為了石開山什麼事都可以做,但他被前一句震驚了。

「怎麼,看起來不像嗎?」

降大滔看著少女柔弱的樣子,實在不能和記憶中高達三丈的威猛白虎沾上邊。

「好了,不逗你了,青龍的方位到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現在,來吧!」說著,少女張開蓮藕一般的胳膊撲向降大滔,降大滔嚇得閉上眼睛,再睜開時少女已經不見了。

「姑娘……姑娘。」

「別喊了,我在你身體里。」 離了妖怪山,白玲瓏便帶著小西、貓兒往葫蘆山的方向跑去,她以為此時石開山應該還在葫蘆村,卻不知石開山就在妖怪山上。

白玲瓏是狸妖一族的殘存者,幾百年前,凡人因為物慾,看中了狸的毛皮,促使狸貓成為獵殺對象。狸族有幾個修為高的,卻也只有二三百年的道行,所以無法把手持兵器的凡人全部擊退,最終出現了滅族的危機。

當時狸妖一族為了延續血脈,讓修為高的狸妖帶走一眾尚未修成人形的狸貓逃亡,但人們沒有放過逃亡的狸妖一族,展開追捕,要把所有的毛皮奪走為止。

而最終,白玲瓏成了狸妖一族唯一的倖存者,她逃到了妖怪山,便在妖怪山定居了下來。

妖怪山這個地方,據說是當年九尾狐用來保護善良妖怪的地方,沒有凡人知道妖怪山在何處。

白玲瓏並非真心憎恨凡人,她是個善良的妖,好奇心旺盛,因為百眼魔君在妖怪之中是個傳說,所以她便想進一步了解百眼魔君的事迹,便去了葫蘆山,沒想到最終釀成大禍。

這一日,三妖走到了一處山崖上,山崖下面,是一個很大的村子,小西以及貓兒從來沒有到過凡人的世界,所以便想下去看看,白玲瓏知道她二位好朋友的心思。

「那就由我來帶路吧,凡人世界的胭脂水粉,冰糖葫蘆對我們都是十分寶貴的東西。」說罷,白玲瓏身子一轉,竟然變成了一隻百靈鳥。

狸妖一族本就擅長變化,而白玲瓏有二百年的道行,變化之術更是精通,特殊情況下,她甚至可以變成桌子板凳或者酒杯等沒有生氣的東西,唯一缺點就是不能變成比她本體大的事物,而變成一隻百靈鳥對她來說,綽綽有餘。

小西是一個十分貪嘴的妖怪,就算是在山崖上,她都能聞到底下傳來的各種食物的味道,所以迫不及待地便要飛下去。

「唉,你們別飛呀,我又不會變成鳥,你們飛了,留我一個迷路了可怎麼辦?」站在樹榦上的貓兒忽然喊道。

白玲瓏變成的百靈鳥來到她跟前,說道:「那我們一塊兒走山路吧。」

小西見白玲瓏都這樣說了,也只能說:「那我還是遲些才吃吧。」

於是三妖便回頭,找了一條山路往下走去。

白玲瓏以前不知道青龍鱗是上古法寶,當初她將鱗片拿在手中,只是因為它漂亮好玩兒,要不是這鱗片裡面傳出的聲音以及暮狼首領最終告訴她青龍鱗的真實身份,想必她早就將這東西扔了。

而她更不知道,其實青龍鱗是一件不完整的法寶,當初昭陽以青龍劍為陣眼封印百眼魔君的時候,青龍劍自願破碎,裡面的靈氣大量溢出,隨風而動,在一定範圍內,妖怪都可以聞到。

「咦,好香的味道。」

正在村子外頭虎視眈眈看著一個玩耍孩童的男子忽然轉過頭,看著山崖上方,深深吸了一口氣,肉眼可見一股氣流夾雜著枯葉泥土流進了這男子的鼻子。

「好……好香。」

男子目光變得獃滯,嘴角竟然流下了兩串口水,他回頭看了一眼小孩兒,眨眼間已經跑到了遠處,毫不猶豫,他轉身奔入了山林,邊走邊聞,不一會兒,他便看見兩隻鳥、一隻黑貓出現在前方。

而那陣極香的氣味似乎就是從那隻百靈鳥身上傳來的,以他的眼裡,自然看得出來這兩隻鳥、一隻貓是修鍊了幾百年的小妖怪。

白玲瓏三妖這個時候也察覺到了男子的行蹤,於她們來說,男子身上的味道極臭。

「誰在那裡?」

白玲瓏站在一個樹枝上,目光銳利緊盯著前面的樹林,小西與貓兒也停在她身邊,一臉警剔。

「交給我,把它交給我。」

男子一把撕碎面前的樹葉,出現在三妖面前,渾身散發出一股黑色的妖氣,這妖氣升上天空,竟將天空也染黑了,空氣中的臭味越來越重,三妖聞見后,只覺得腦袋暈暈。

「快跑……」青龍鱗中傳來聲音,「這妖怪名為獓狠,乃是極可怕的惡妖,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白玲瓏聽這話后,立刻化為真身,露出雪白小尖牙威脅道:「不管你是誰,我們這裡有三個,你就一個,難道我們會怕你?」

嘴上這麼說,暗地裡,她卻與小西、貓兒緩緩後退,她們已經看出來了,這男子是妖怪,而且是一隻快要成為大妖的惡妖,他身上那股黑色的妖氣,是吃人太多,已經快要入魔的階段,到時候,人間必定會再出現一個魔頭。

即便他現在還沒有成為魔頭,也不是白玲瓏她們三隻小妖可以對付的,所以,白玲瓏只能先以言語威脅,然後伺機逃跑。

但是很顯然,獓狠根本不吃這一套。

「我說,給我。」他眼神瞬間殘忍,一拳打在旁邊的樹上,那樹竟然在他一拳之下斷成兩截,其中一截朝著白玲瓏她們倒下。

三妖被嚇得心驚膽戰,這時候什麼也不顧便轉身逃去,她們不敢往山下逃,害怕自己將這妖怪引到村子里,會造成一場災難。

鸚鵡妖小西「嗖」的一聲飛到了天上,白玲瓏變成了一隻蜂鳥也在樹間輾轉飛行,獓狠一時追不上她們,所以便將全部注意力放在貓兒身上。

貓兒這時候被嚇得魂飛魄散,只顧著往前跑。

「你們等等我,別飛得太快,幫我看著後面那惡妖。」

貓兒在樹榦之間上躥下跳,就像一道黑色的閃電,可是背後獓狠的速度竟然更快,要不是他身子被樹木擋著,只怕這時候貓兒已經被他捉住,成了他的盤中餐了。

白玲瓏變化而成的蜂鳥翅膀一拍瞬間飛到獓狠化成的男子眼前,一嘴啄了下去,獓狠目光都在前面的貓兒身上,哪裡想到白玲瓏會在這個時候攻擊他,所以一時不慎便被啄痛了眼睛,可是白玲瓏的嘴巴也被撞彎了。

「好硬的眼珠子。」

白玲瓏低呼一聲,身子一轉便飛了過去,背後貓兒與小西看見獓狠吃痛的樣子,一個個笑了起來。

他大怒道:「既然你們這麼喜歡玩,我獓狠大爺就陪你們幾隻小妖好好玩玩兒。」

三妖一聽,都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再次轉身逃跑。

一惡妖追三小妖,一下子便將這山林弄得雞飛狗跳,各種鳥啊,兔子啊,松鼠啊從自個兒窩裡跑出來,向遠處跑去。

一些小鳥一不小心撞在獓狠散發出的黑色妖氣上,竟是從空中直接摔了下來。

看著這些沒有修為的生靈遭殃,白玲瓏於心不忍,她們與獓狠的距離漸漸縮短,而現在唯一的辦法,就只有徹底解除青龍鱗的靈氣,讓它暴露世間,引起更大的騷亂,趁亂逃跑。

如此想,便如此做,白玲瓏飛到天空,將青龍鱗從口中吐出,頓時,強烈的靈氣向四面八方涌去,此處山林之中,更遠的大山之中立刻響起了無數嘶吼,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從各地升騰而起。

降大滔這個時候在深山之中賓士,在白虎的引領下,他運用白虎神力直奔向青龍的位置,而他沒有與任何人商議,徑自一人去追白玲瓏。

他不想耽誤時間,認為自己一個人會比較快,他想儘快找到青龍,運用他的神力來清除石開山體內的朱雀之火。

昨天晚上,那自稱白虎的少女進入他體內,與他共用身體,這也是白虎告知他青龍位置的要求之一。

具體便是,他將自己一半的身體奉獻給了少女,他此時與白虎神兵合二為一,不分彼此,也因此,他現在可以充分、甚至大幅提升白虎神兵之力。

在白虎的庇佑下,此時的降大滔,已經不再是凡人,而是人與兵器的結合體。

這對於白虎來說,也有好處,她的軀體是長槍,是一件武器、神器、或者說法寶,也可以說是白虎當初迫不得已寄居長槍內,為獵魔旗斬妖除魔,而她又怎甘心一直作為一件兵器?

為了讓神槍的力量大幅提升,降大滔將自己的半個身軀奉獻給白虎,這也是白虎的願望,如此一來,她便不是單純的兵器法寶。

「你不害怕嗎?當我完全將你的身體搶去之時,也就是你消失在世間之時。」路上,白虎少女是這樣對他說的。

而降大滔的回答則很簡單。

「不怕,只要能救開山兄弟,將百眼魔君再次封印的時候,就算那時你還沒有奪取我的身軀,我也會心甘情願交給你。」

他很高興自己能夠下這個決定,其一就是這股力量極為強大,其二便是,如此,他可以竭盡全力救得石開山的性命。

白玲瓏終究低估了獓狠的兇殘。

那些聞到青龍鱗靈氣的其他妖怪,在剛蠢蠢欲動的時候,獓狠忽然仰天一聲咆哮,黑色的妖氣升騰上天空,將天空也染了一層黑色,那些妖怪看到這一幕後,聲音立刻低了下來,過了一會兒就不見動靜。

「這些孬種。」

察覺這一幕,三妖口中同時大吼,她們甚至還看到一隻長相極為可怕的妖怪堵在她們面前,那時她們可高興壞了,結果當那妖怪看到獓狠身上的妖氣后,嚇得轉身就逃。

三隻小妖跑得再快也有筋疲力盡的時候,所以最終,她們還是被獓狠追上了。

「逃,怎麼不逃了?我正在興頭上呢!」獓狠饒有興趣地看著癱倒在地上的三隻小妖。

lixiangguo

又安全,又舒適,只是沒有自己的神體,無法出來享受生活,只能元靈享受一下罷了。

Previous article

聽完后,獨角雷才發現自己原來會錯意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