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咳咳,好……好吧,我大人有大量,不過我可不是怕你這個醜女人哦,我只是不喜歡勉強人而已。」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大學堂。

喂喂,你的跟班不要了嗎。

不過幸好,這小少年本質不壞,雖然好色了點,但看得出家教很好,如果真來個強搶民女,她還真不一定打得過這麼多人。

小少年一走,學堂里看熱鬧的人也散了,他們也終於可以繼續了。

像是沒看見剛剛發生的事一樣,前檯面不改色的開始介紹:「我們學堂是西襄城唯一的大學堂,各位可以根據能力選擇老師,我們學堂有3級大劍士2人,2級劍士10人,1級劍士22人,法師雖然稀少,但我們學堂也有7名法師,我們校長更是4級火系大法師,請問各位想要報名什麼呢?」

「武術,我們三個都學武術。」

「好的,三位請跟我來,進行測試后就可以報名修習了。」

跟著到了一間更大的屋子,前台說這是體術測試間,運功盡全力擊向房間中央的大石上,達到要求就可以根據實力選擇老師了。

祝菀青倒是有把握,畢竟在森林混了快一個月,如果體術不及格,那才是真的白混了。

只是她沒想到,看起來柔柔弱弱的祝羽夏,居然也能將大石打出一個深凹陷,人不可貌相啊!

祝興盛就更不用說了,用他的話來說,他是個男子漢,怎麼能比她們差呢,更各況之前在鎮子里的學堂,老師可是誇過他的。

為什麼祝菀青選擇了學武術而不是法術,法師不是更受追捧嗎?沒辦法,她也想學啊,畢竟誰不想遠遠的站在遠處施展法術進行攻擊呢,多安全。可是,她並不是真的覺醒了法術能力啊,都是依靠的系統基礎技能,一選法術學習不就露餡了嗎,心塞。

正當他們在前台填寫資料時,許久沒出現的機械音突然響了起來:「觸發隨機任務,完成3件賞金任務,完成時間不限,難度不限,任務完成有隨機獎勵,任務失敗則收回100金幣,請問宿主是否接受?」

嗯?急忙填完資料將筆遞給祝興盛,祝菀青在心裡疑惑的問系統:「系統,這還有隨機任務的嗎?」隨機獎勵是什麼不知道,不過她腦子一轉,惡狠狠的繼續說道:「woc,失敗收回100金幣?我好不容易攢的金幣啊,我接受,我接受還不行嗎。」辛辛苦苦肝的金幣,怎麼能讓一個隨機任務就沒了呢,接了,反正沒有限制。

「好的宿主,宿主當前等級18級,金幣有103,第一次觸發隨機任務,任務完成後額外獎勵100金幣,加油吧宿主!」

好……好,會完成的。

難受呀T﹏T

——————————

隨機任務是要完成3樣賞金任務,話不多說,拉著姐姐和弟弟就趕向賞金大廳。

「二姐,這是幹什麼?這麼快就註冊為賞金獵人嗎?」

「是啊,我們還什麼都不會呢。」

祝羽夏和祝興盛的擔憂她不是不知道,但是系統根本不給人機會啊,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沒關係了,先註冊嘛,嗯……我們小隊叫什麼名字呢?」

「不好意思,小隊最少需要5個人才能註冊呢。」工作人員冷酷無情的打斷了她的思路。

要五個人?可他們只有三個人啊,去哪找剩下的兩個人呢?

祝菀青的眼睛在大廳里掃視了一圈,最後鎖定了在門口懵懂無知的兩個少年。少年,就你們了!

她不知道,在未來的某一天,想起這次的決定,她會覺得自己是多麼的機智。 轉眼就是3年時間,姐弟三人的武術勉強達到初級(是的,連1級都沒有的那種),在賞金協會拉了兩個和他們一樣的新人組了個小隊,每當突破遇到難關就去東森林,或者缺錢就去接任務,咳咳,就是這麼現實。祝父和祝母也靠給別人打工減輕一家人的負擔。

剛開始那一年,初來乍到的祝家一家子確實艱難,陌生的環境,沒房沒收入來源,最後還是用了最後一點錢租了個內城最偏僻的小房子,靠著僅剩的5金幣過了下去,父母找工作,姐弟三人學習的同時接任務,生活才慢慢步入正軌。

啊~現在想想在忙碌中,時間過得真快啊

好不容易有個清閑日的祝菀青躺在院子的躺椅上,想著她都15歲了,再回想這3年的艱辛,感受頗深,雖然累,但一切都是值的,都是一家人努力賺來的,踏實!

姐弟三人雖然是一起學習的武術,不得不說她弟弟祝興盛真的是學武的料子,都是初級,人家就是比她們學得快,學得好,實戰也比她們姐妹強,真是讓人羨慕的天賦。有這麼一個對比在,祝羽夏和祝菀青也不得不卯著勁的學,不能拖後腿呀不是!

而系統等級也在這3年裡慢慢的提升,不過她現在停在23級很長時間了,她發現,越到後面需要的經驗越多,升級越難。

至於祝興盛在報名的時候疑惑她為什麼不去學法術,那就只能笑笑不說話了,總不能直言那是系統給他的錯覺吧,她本人是真·一點法術天賦都沒有,只能走武士或劍士這條路了,系統的基礎技能就只能實戰偶爾用用了。

「菀青,我新接了一個任務!」一道粗獷的男聲由遠及近。

祝菀青從躺椅上坐起來,看著面前滿頭大汗的壯漢,說道:「什麼任務啊,這麼急著來說?」

壯漢不客氣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喝了口水才說:「一個土豪出了5金幣買紫晶草,我一看見這任務,馬上就搶了過來,嘿,這不剛打完一架嘛。」

「喲,幹得漂亮啊,青哥,這任務划算。」紫晶草是一種能補腎壯陽的藥材,俗稱回陽草,嘖嘖,看來這土豪那方面急需補呀,不然也不會出那麼高的價格了。

「青哥,那我們後天出發,你去通知小虎,別又睡過頭了。」

「好勒,那我先走了,後天我去叫小虎那小子,保准他不遲到。」

看著青哥離開后,祝菀青又躺了下去,青哥和小虎就是當初組隊時拉的人,青哥全名徐青,18歲,雖然年齡不大,但性格卻是沉穩那一掛的,人高馬大的,武術學得紮實,還留了大鬍子方便外出時唬人。而林小虎則是和她同齡,人看起來瘦瘦小小的,卻是一名刺客,隱身後突襲像貓似的,身段靈活,但也太像貓了點,完全的夜行動物,汗。

————–我是任務中的分界線———————–

升起篝火,祝菀青一行人圍著坐下,開始商量對策。

首先發表意見的是祝菀青:「紫晶草雖然在外圍深處很常見,是連片長的,但是它的伴生魔獸是f級的角斗蜥,角斗蜥擅長偽裝,一對大角和尾巴攻擊力十足,我們不能大意了。」紫晶草這種葯都有伴生魔獸,難道……魔獸也需要補腎嗎?

徐青看了眼身邊的隊友,略加思考,出聲道:「要不這樣,我和興盛去把角斗蜥引開,小虎就從背後攻擊,菀青和羽夏就趁機采紫晶草,要是遇到突發情況,也能及時撤離。」

「也行。」

得到一致同意后,小虎,祝興盛徐青輪流守夜,祝菀青和祝羽夏則美美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大早,找到了紫晶草的生長地,看著那一片紫色的草田,祝菀青要是沒有系統的掃描,她肉眼還真看不穿角斗蜥的偽裝。

指著草田邊緣處隱藏得極好的角斗蜥,祝菀青打了手勢,徐青和祝興盛就拔出劍沖向前,對準角斗蜥的隱藏位置揮出一道劍氣,受驚的角斗蜥一看有人攻擊它了,跳起來立著一對大角沖向兩人,徐青則和祝興盛一邊防守一邊將角斗蜥引向遠處,祝菀青看著魔獸離開了紫草葵範圍,拉著姐姐趕緊採藥,角斗蜥正和徐青纏鬥時,看到有人在采它守護的葯,搖著大尾巴就想沖回來,卻被突然出現在它身旁的小虎一擊刺穿了喉嚨。

這邊殺死了魔獸的三人取出了晶石,另一邊祝菀青她們也採好了葯,留下了還沒成熟的幼苗和種子,一行人就準備離開回城交工了。

走到半路,祝菀青突然停下腳步,讓他們幾個先回去,她自己則急匆匆的向遠處跑去。

徐青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徐青擔憂的說:「要不我們跟上去看看吧。」

小虎漫不經心的繼續走:「你要不放心你去吧,菀青姐的本事你不知道?」

「放心吧,菀青不會讓自己受傷的。」祝羽夏一句話點醒了他。

想來也是,沒有把握的事情她向來是不會幹的,如果真有事也不會瞞著他們,他們也只能先回去交工分錢了。

祝菀青快速的向森林的另一邊掠去,在心裡默默的問系統:「你確定是被圍攻嗎?」

「是的,目前距離宿主300米。」

她之所以半路上跑出來,就是因為聽到系統說掃描到500米的地方有個小男孩被魔獸圍攻,她不是爛好心,而是系統說那小男孩只有8歲且手無寸雞之力,才想著去救一命的,至於救之後?那就不是她該管的了。

遠遠的看見一個小男孩被一群疾風狼圍住,小男孩已經滿身污泥,一雙眼睛卻堅定的看著盯著狼群,緊緊拿著一根樹枝,防備的站著。

如果一開始祝菀青還打算觀察一下再救,那現在她看著男孩不服輸的眼神,和她弟弟如此相像的眼神,瞬間就準備直接出手了,用了「隱」快速的掠到頭狼身邊,抽出短劍趁其不備快狠準的一擊爆頭,頭狼倒下了其他的就好解決了,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完剩下的疾風狼,祝菀青就走到小男孩身前蹲下。

小男孩呆愣的看著祝菀青,彷彿還沉浸在被狼群圍攻的世界里,等看清祝菀青后,小男孩才回過神來,鬆開了手上拿著的樹枝,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嘆了口氣,祝菀青上前抱住男孩,輕聲說道:「好了,已經沒事了,想哭就哭吧。」

小男孩抽噎了一下,卻沒哭出來,只是奶聲奶氣的說道:「君浩是男子漢,君浩不哭。」

呃……行吧,小男子漢也是有骨氣的。

牽著小男孩的手回城路上,祝菀青才了解了他的身世,說來也慘,小男孩大名盛君浩,生母只是一個小妾,因為出生時宅子內外花草都枯竭,便被人當成了怪物關在屋子裡不允許踏出房門一步。被養到8歲后,護著他的母親就去世了,從此就更沒人管一個父親不疼愛,沒有母族保護的怪物了,之後就被父親派人把他扔在了東森林裡,任其自生自滅。

祝菀青聽完就覺得這簡直就是苦情男配必備身世,可是,那又怎樣呢,她不是一道能刺破內心黑暗的陽光,救了他只是無愧於良心,之後的路怎麼走,就看他自己的吧。8歲……已經是能記下仇恨的年紀了,他要報仇還是想怎樣都與她無關,她並不想扯進這種事情裡面。

送他到了客棧,給他開了間房,再給了他2金幣,今後的選擇會是怎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盛君浩眼看著祝菀青要離開,慌亂的抓住她的袖子,委屈的問道:「姐姐要走了嗎?」

俯下身摸摸小孩的頭,柔聲勸說:「姐姐也只能陪你到這了,你以後想做什麼就去做吧。姐姐先走了,你以後多多保重!」說罷,拉開抓住她袖口的小手,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盛君浩不再挽留,一聲不吭的注視著祝菀青離開的背影,眼裡閃過一抹黑影。 祝興盛自從跟姐姐祝菀青混了以後,就過上了奮鬥努力,驚險刺激的生活。當然了,比以前按部就班的日子快活多了,現在的生活更加激發了他的冒險精神,比以前沒有了束縛,他就更待不住了。

和爹娘打了聲招呼,就和姐姐們去大學堂學習去了。他和姐姐不在一個班,教他的老師是個1級武士,人高馬大的,為人嚴厲,一板一眼,上課的時候最喜歡點名,他一點都不喜歡這個老師,無趣得很,尤其是去森林歷練,實力變強后,就更看不起這個老師了,覺得他就是個不懂得變通的老古板,一點也不像1級武士。

就算心裡討厭,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剛放學,他就迫不及待的出發去寂靜之湖,寂靜之湖是東森林裡一片鳥不拉屎的地方,但幽靜的環境,倒是造就了湖裡各種稀有水獸。

他昨天接了個小任務,就是去寂靜之湖捕捉咕咕魚,咕咕魚只是個n級小魔獸,一般都是用來烹飪。所以這個任務很簡單,他就自己接了,準備速戰速決。

繞湖走了一圈,找准咕咕魚群聚集多的地方,拿了根樹枝,運起內力,就插進湖裡,瞬間擊起一陣水花。

「嘿嘿。」看著樹枝上插著的一串咕咕魚,祝興盛不禁笑出聲,看,多簡單啊,我真厲害,哼哼。

俗話說樂極生悲,不是沒有道理的,祝興盛一點都沒注意,湖裡的咕咕魚群突然快速的散開,而一陣陣水泡洶湧而出,一隻水獸在緩緩靠近。

取下樹枝上的咕咕魚,祝興盛還想著繼續抓魚,就發現魚已經跑沒影了。

「奇怪。」

魚跑沒影了,顯然是有危險,毫不猶豫的拔出雙劍,來得正好,小爺正想練練手呢。

盯著湖裡,久久沒有動靜,久到他都開始懷疑是不是他感覺錯了,又站了會,發現還是沒動靜。

也許是我感覺錯了吧……算了,繼續抓魚去。

就在他轉身準備找新的魚群時,一道黑影猛的衝出水面。

祝興盛已經反應很敏捷的回首格擋,卻被水獸的八隻爪子緊緊包住了頭,就在他以為自己要窒息的時候,一道身影走了出來,一道劍氣揮來,將水獸劈成了兩半。

突然鬆開的爪子讓祝興盛一時沒收住力,跌坐在地,還在大口喘著粗氣的他,瞪大眼睛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艾文……老師,你……你怎麼在這?」還救了他。

艾文冷冷的俯視祝興盛,面無表情的開口:「我昨天看你接了任務,今天直接來這,不放心跟過來看看。」

獃獃的看了眼地上已經成了兩半的魔獸屍體,再看看艾文冷冰冰的臉,一陣紅暈爬上祝興盛的臉,羞愧的低下頭,怯怯的開口:「對不起,艾文老師,是我疏忽大意了,謝謝你救了我。」要不是老師不放心跟來,他可能真要交代在這了。

「哼。」艾文看著一臉難堪坐在地上的祝興盛,語氣更是凶了起來:「自己有幾斤幾兩,心裡沒點數嗎?連只n級的八爪魚都沒辦法,還不站起來!回去把水生魔獸大全抄一遍,你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

恨鐵不成鋼的嘆口氣,轉身就走,而祝興盛被罵懵了,他可是其他老師誇的練武天才,怎麼到了艾文手裡就成了沒個幾兩肉的小屁孩了呢。

艾文回頭看了祝興盛一眼,輕哼一聲:「我知道你看不慣我這個老師,但我既然能做老師就有我的資本,等你哪天能做到教導別人變強,你再看不慣我我也無話可說。」

聽了老師一番話,低頭看看狼狽的自己,不得不承認,他確實太弱了,他沒資格瞧不起老師。

回到城裡,被艾文說教了一路的祝興盛終於借口回家換衣服擺脫了老師,一等艾文離開,拍拍衣服就準備去飯館把咕咕魚賣了,才抓了幾隻,著實不夠交任務,只能低價賣了。

掂掂手裡的錢袋,剛剛被老師訓過低落的心情被衝散了不少,興高采烈的準備回家,就發現了不遠處牆角被幾個小孩一邊笑著一邊圍著揍的小男孩。

「哼,你就是個小偷,快把你身上的錢交出來,不然我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躲在牆角的小男孩緊緊抱住自己的包裹說道:「我沒偷錢,這是我姐姐給我的錢,你們別冤枉人」

「哼,」為首的小孩一臉不信的繼續揮拳,「你一身行頭哪來那麼多錢,肯定是偷的,快把錢給我們!」

弱肉強食,這是世界的生存法則,那個小男孩一看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無法反抗。城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不會去亂管閑事,更是不會去注意他們了。

而祝興盛一看見這場景,就想起來了當初在鎮子里發生的事情,自那以後,他就特別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幾個小孩正打得開心呢,就突然被拉了開。

「你誰啊?沒看見我們在教訓人嗎?」

擋在小男孩身前,祝興盛瞪著他們道:「沒聽到人家說是姐姐給的錢啊?你們這是明著搶錢,我看是你們欠揍吧。」

一臉肥肉的小孩,指著小男孩硬說他偷錢,男孩說沒有,就被一顆石頭砸了。

嘿,這就不能忍了,撲上去就和幾個小孩扭打了起來。

這邊祝菀青因為有點咳嗽正想去買點葯,就看見了和小孩打成一群的祝興盛,很顯然,她弟弟處於下風。

無奈的走向前去,拉開了打得正歡的弟弟,擋住了幾個小孩的拳頭:「有話好好說,打架有什麼用啊。」

祝興盛看著姐姐來了,當即告狀:「他們誣陷人偷錢。」

「我們看他一直都是一個人,他沒偷錢的話,一個流浪兒哪來的那麼多錢。」

這是什麼歪理?祝菀青眉頭一挑,不知不覺的摸上腰間的短劍,對幾個熊孩子大聲說道:「合著你們這是踩點看中人家的錢了啊?看他一個人就一起上來搶錢?要不然這樣,我們去找官府說說,看這錢到底是哪來的!」

一聽要去官府,幾個小孩不敢再動手,不情不願的走開,「呸,倒霉,遇上個多管閑事的。」

不用動武就解決了事情,祝菀青拉著弟弟和小男孩的手去了藥店,嘖嘖,這傷看著讓人心疼啊。

直到大夫給他們上藥時,祝菀青才想起來,這小男孩,不就是之前他在森林裡救的人嗎,這,她給的2金幣還害了人家,哎,對不起,但下次她還是會給。

就在她默默發獃的時候,小男孩就緊張的看了眼祝興盛,再對祝菀青怯怯的說道:「姐……姐姐,你們能收留我嗎,我……我什麼都能做的……我……我還會法術,我不會拖你們後腿的!」

小男孩越說越激動,祝菀青看了他一眼,「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盛君浩。」

「你會什麼法術?」

「我會小火球。」這還是他在家偷跑出去時學來的。

手指輕叩著桌面,祝菀青思考了一下,火系啊,挺有用的,攻擊性強,野外還可以生火,嘶,很方便實惠啊!

「行吧,跟著我們可以,但不是收留你哦,你得靠自己的實力留下來,要是到了危險的時候,我們可沒人有精力救你。」

盛君浩聽完這番話,絲毫沒有一點壓力,稚嫩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上去乖巧得不可思議。

「好的,姐姐!」 我的靈魂已經陷入黑暗,在深淵中沉淪。

————————

祝菀青一覺醒來,就看見盛君浩那小孩趴在自己的床邊盯著她。

我去,睡醒發現有人在床邊看著你,真的很嚇人的好不好?祝菀青騰的坐起來,捂著亂跳的心臟對小孩說:「盛君浩你不睡覺?大早上的跑我房間來幹嘛?想嚇死誰啊?」md真的被嚇得差點心臟病都有了。

被祝菀青說了幾句,小孩就開始滿臉委屈了,可憐巴巴的說:「對不起嘛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睡不著而已,我好怕……」

嗯?這就怕了?之前在森林裡算被狼群圍著也沒哭的小孩會害怕黑夜?

行吧,都忘了他也不過是個8歲小孩了,別人的8歲還在家裡吃得好睡得香,和小夥伴手拉手上學堂,他的8歲就被家人拋棄了,被迫提前面對世界的殘酷。

lixiangguo

『是!腳下好像很空!』

Previous article

媽媽被嚇唬住了,她可沒有!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