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咔嚓」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帝天停止了腳步,頓時看向了地面,只見腳底,有著數十件屍骨,則是橫陳在了地面之上。這些屍骨太過可怕了,完全是皮包骨頭,頭髮十分的乾枯,雙眼那裡睜得很大,瞳孔早就腐爛掉了,彷彿受到了巨大的驚嚇。

帝天剛才踩在了,一個屍骨上面,踩斷了一根骨頭。

「這個好像,是被吸食掉了,全身的血液精華等等,最後折磨而死的一般。」帝天看著這些屍骨,不由的感覺後背發涼,好像被一道犀利的目光,牢牢的看向了自己一般。

帝天手掌之中黑光涌動,天魔骨則是浮現了出來,身軀則是被幾道神之氣環繞,形成了一道防禦,完全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隧道之中,則是瀰漫著陰森的氣息,宛若地獄一般,光著壓抑的氣息,就讓人變得害怕膽顫了。

「不過卻是便宜了我,這一次可以發發死人財了。」帝天看向了這些屍骨,每一頭屍骨身上,多有著一枚空間戒指,內心微微的喜悅起來。

帝天當即蹲下了身子,欲要取下這些空間戒指的時候。一道犀利的破空之聲響起,同時一柄雪白的大刀,則是朝著帝天的後背斬去。

帝天當即一驚,手持天魔骨,則是朝著後方猛的一甩。天魔骨頓時變的巨大起來,宛若一根柱子般,猛的與後面那柄雪白大刀撞擊在了一起。

就在此時,帝天腳底四周的那些屍骨,此時則是身軀猛的一動,朝著帝天撲殺了上去。

轟!

帝天身上九道神之氣纏繞,則是抵擋住了那些屍骨的攻擊,同時手持天魔骨大開大合,黑光涌動,展現了狂暴的氣勢。每一頭屍骨,根本無法抵抗住天魔骨的攻擊,眨眼就被天魔骨擊成了灰燼。

帝天站立在了原地,神識微微探出,發現了四周沒有任何的跡象,則是低下了身子,將那幾枚空間戒指,則是收入了囊中。

帝天看著地面之上的灰燼,則是略有疑惑,這些屍骨明明已經死的很透徹了,就連半絲神魂多沒有了,這麼還會攻擊呢?難道著深淵的深處,還存活著什麼東西,控制這些屍骨。

帝天幸好剛才九道神之氣,纏繞在了身體四周,不然那幾頭屍骨的偷襲,就能傷到帝天了。

帝天只是剛剛進入裡面,沒有多久時間,就遭到了屍骨偷襲,同時得到了一些獎勵,就是幾枚空間戒指。帝天只是粗略觀看了一下幾枚空間戒指,裡面沒有什麼貴重的東西。每一枚空間戒指裡面,則是有著一些丹藥,還有一些兵器,加上了一些書簡,和一些靈丹而已。 帝天手持天魔骨,開始朝著深處走去,沒有絲毫的害怕。不一會兒,再次發現了一些屍骨,這裡則是足足有著十幾個屍骨。每一個屍骨的死法,多相差不了多少,只有剩下了皮包骨頭。

這一次帝天,則是直接手持天魔骨,猛的一棍揮擊了下去。天魔骨急速變大,宛若一根山柱一般,直接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的一聲,那些屍骨,則是在天魔骨下,化成了粉末,只是留下了幾枚空間戒指。

帝天緩緩走去,頓時手指為一挑,將那些空間戒指,全部多收入了囊中。這一次帝天也懶得看了,再次朝著內部走去。

這一路過去,帝天則是遇到了,好幾波屍骨,但是帝天直接天魔骨發威,將其化成了碎末,並且取走了幾枚空間戒指,也算是一些報酬了。

帝天這一路緩緩走著,感覺到了,這些屍骨的死狀一樣,乃是生前受到了恐懼,全身精血等等全部被消磨乾淨。但是帝天一路走來,卻發現,越是靠近深淵的深處,則是越能感覺到了,天道的氣息,愈發的威嚴,甚至帶著凌厲的氣勢,好像在對抗著什麼。

帝天感覺到了,天道的氣息,充斥在了這裡。那怕任何一個生靈,走到這裡的話,多有可能要被天道的氣息擊傷。但是帝天卻沒有絲毫的傷害,只是感覺這天道的氣息,十分的浩瀚與威嚴。就連那天道傳遞出來的凌厲氣息,並沒有去傷害帝天。

不過帝天卻發現,現在每一走一步,多比原先的困難,現在天道在告誡,任何的修士,多不能再朝著下方而去。

「天道的氣息,在鎮壓著某件物品嗎?還是鎮壓著什麼怪物。」帝天有著一絲疑惑,運轉了著天道心法,隱隱約約之間,彷彿與這四周的天道氣息,則是融合在了一起,身軀也變得輕鬆起來。

帝天沉思了片刻,依然被好奇驅使著,朝著深處走去。足足百米開外的時候,一道道映紅的光芒,宛若瑪瑙一般,則是充斥在了前方,騰起了一道道的駭人的血光。

帝天緩緩的靠近,周身神之氣環繞,手持天魔骨更加的小心了,感覺到了一股,足以與天道氣息抗衡的氣息。那氣息雖然沒有天道氣息的浩瀚與威嚴,卻多了一絲仇恨,還有一絲罪孽的感覺。

帝天很快就來到了洞口之處,頓時一眼望去,只見這裡乃是一個巨大的道場。

「哈哈,終於來了。」此時一道尖銳的笑聲響起,震的整個山峰多在搖動。

「噗。」帝天猛的噴出了一口鮮血,那尖銳的笑聲,則是震的帝天氣血沸騰,噴出了一口鮮血。

「不好。」帝天一驚,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趕緊朝著外界急速而去。因為這裡鎮壓著一尊怪物,這尊怪物十分的可怕,光是那大笑之聲,就能將帝天擊傷。那尊怪物只要稍微發力,那麼帝天小命就交在了這裡。

「來了,還想要走。」此時那道聲音極為的不悅,那聲音則是泛起了道道漣漪。

咚!

帝天剛剛邁步而出,那道聲音隨即而至,就在帝天的耳邊響起。同時帝天的頭頂上方,則是匯聚成了,一口紫色的小塔,猛的一下子砸落了下來。

紫色小塔非凡,周身泛起了道道漣漪,有著大道的氣息,瀰漫在了小塔的四周。這口小塔,不過是那怪物聲音,所演化出來的一口紫色小塔。

「道隨言出。」帝天內心沉到了谷底,這種級別的怪物,最起碼是無上境界。才能達到這種實力,一語而出,有著大道之音浮現。

帝天當即感覺到了,一股浩瀚諸天的力量,則是壓制在了身軀之上。那口小塔現在散發出來的餘威,就已經這樣的可怕,如果真正的砸落在了帝天身軀之上,足以砸死帝天了。

「給我開。」帝天動用全身力量,手持天魔骨,猛的朝著那尊小塔轟擊了過去。此時帝天十分的懊悔,要知道斷然不會再進來了。希望可以藉助,天魔骨擊碎那尊小塔,可以離開這裡。

帝天此時全力而為,背後一雙黑金羽翅浮現,不停的揮動著,展現著強大力量,欲要掙脫那股壓力。同時心裡不停的催動著天道心法,希望藉此來壓制那尊怪物。

天魔骨果然沒有讓帝天失望,天魔骨四周騰起了道道天魔光,伴隨著天魔神鏈加上天魔圖騰,瀰漫著一絲道的氣息,與那口小塔則是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隆!

頓時這裡隧道不停的搖晃,如果不是有著天道氣息鎮壓在這裡,不然早就轟碎開來了。那口紫色的小塔,與天魔骨的碰撞之中,則是化成了灰燼。

「噗」帝天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更加的蒼白起來,不敢有絲毫的停頓,開始朝著外界而去。

不過下一刻,帝天發現了,自己身軀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則是騰起了一道道的紫光,形成了一道道的神鏈,纏繞住了全身,竟然朝著深處拉去。

「給我碎。」帝天周身時而紫色雷電轟鳴,時而紫黑火焰,則是纏繞住了全身,開始不停的攻擊著那些神鏈。但是神鏈搖曳著光芒,愈發的強大,則是吸收那些紫色雷電,還有紫黑火焰,有著欲要煉化它們的態勢。

帝天不敢再次發力,同時身軀猛的一陣,則是砸落到了地面之中。

帝天身軀疼痛無比,剛才的短暫交手,則是身受重傷,此時體內真元枯竭。帝天抬頭望去,只見這裡乃是一個幽幽大谷。這裡乃是一塊巨大的道場,足足有著數萬平方米,四周則是陡峭的山壁,這些山壁上面,則是有著不少洞口,不知道通向那裡。

帝天緩緩的站立了起來,四處看了一眼,則是發現了在道場的兩邊,則是站立著一具具的屍骨,每一具屍骨,多是皮包骨頭,頭頂的上空,則是有著一個映紅的罪字,搖曳著道道血光。

這些屍骨每一具頭頂的罪字,彼此連接了起來,則是匯聚向了道場的中央。

此時道場的中央,乃是一個池子,上面則是一個極其映紅的罪字,甚至多有些發紫了。這個罪字太可怕了,只是懸浮在了半空之中,但是卻倒影著萬千景象,宛若一方地獄一般,布滿了那些死亡修士的怨氣。

「這是什麼樣的修士,究竟要殺多少修士,才能讓罪字變的紅中發紫,並且充斥著怨氣。」帝天大驚,看著那個罪字,最起碼要數億生靈的生命,多未必能夠做到。

帝天手持天魔骨,小心翼翼的戒備著,同時暗自恢復著實力。

「竟然是天之子,這一次有救了。」此時那口池子,則是發出了笑聲,不過這笑聲,則是十分的陰沉,宛若死亡的號角一般。

帝天當即一驚,這聲音乃是女聲,但是裡面充斥著敵意,甚至能夠感覺到了一絲恨意,還有殺意。帝天內心沉到了谷底,對方應該很恨天之子,因為天之子乃是天道選定的,而現在天道多要鎮壓對方,顯然帝天乃是與那位女子,應該是敵對的一面。

帝天也是大驚,能夠一眼看出,自己乃是天之子,無一不是絕頂的大能,才能一眼看的出。此時帝天不停的推測著,想著要用什麼辦法,才能離開這裡。

「已經不知道多少個歲月了,終於帶來了生的希望。」此時那口池子,則是再次傳出了一道嘆息,不過這口嘆息,則是充斥著喜悅,預示著馬上就能逃離這裡了。

「噗噗」

此時池子開始沸騰起來,一道道的血光騰起,同時一道人影,則是漸漸的沖池子之中升起。這道人影通體血光涌動,隨即漸漸的沉寂下來,化成了一位女子。這位女子赤身全裸,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是一覽無餘。同時那一頭濃黑的長發,宛若瀑布一般垂直而下,那紅色的雙眼,則是宛若寶石一般,閃爍著盈盈光澤。

帝天頓時吃驚住了,這位女子格外的美麗。不過帝天更加的吃驚的是,這位女子的相貌,竟然與血姬長的一模一樣。

此時帝天內心無比的混亂,血姬與這位女子長的一模一樣,而葉傾城則是與雷月嬌,長的一模一樣。這一切切難道,多是冥冥之中,皆有的安排嗎?


不過血姬給帝天的氣質,則是充斥著嫵媚,多了一些女人的氣質。但是眼前的這一位,則是多了一絲冰冷氣質,流淌著濃濃的殺意,宛若一尊死神。

不過下一刻,帝天體內一陣騷動,一位對方太過迷人了。此時帝天則是,關閉了金龍宇宙飛船,萬一被對方發現了血姬,那麼會有麻煩。

不過帝天算無遺漏,但是這位女子,玄功參透九天,頓時目光一掃,直接落在了帝天的金龍戒指那裡,神情則是有著一絲激動。

「哈哈。」那位女子的笑聲,則是更加大了,引得胸前的那兩座山峰,則是不停的顫抖,一下子看的帝天多直了。 「啪」清脆的一聲響起,頓時一道嬌嬈的身影,則是浮現在了帝天身邊。

血姬朦朦朧朧,原本在金龍宇宙裡面,好好的參透那位強大的暗夜血蝠,所遺留下來的神通。但是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吸力,纏繞在了身上,猛德爾將其拉扯了出來。


「主公。」此時血姬漸漸的清醒,看著帝天氣息萎靡無比,猛的一手探出,一道道強大的真元,開始遊走在帝天體內,開始為其好好的療傷。

帝天此時內心極其激動,雙眼瞟了瞟,發現血姬與那位女子,完全是一模一樣。不過兩者的氣息,則是有著不少不同。

那位女子,看著血姬則是有著一絲激動,內心漸漸的狂熱了起來。


此時的血姬,也發現了,那位女子的存在,一眼輕輕的望去,也不由的被嚇住了。一個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子,這個世界這麼可能出現呢?也太難以讓人相信了,但是事實就擺在了面前。

「不。」不過隨即那位女子,神色頓時沉入了谷底,不由的大叫了起來,有著一絲不敢相信。

那位女子雙眼之中殺意瀰漫,頓時看向了帝天,那犀利的眼神,刺得帝天神魂還有身軀,多在發疼。這女子太強大了,就是著眼神,就猶如刀芒一般,一刀刀的在折磨帝天。

帝天臉色更加蒼白了,對方的一個眼神而已,就能讓自己疼痛無比,但是帝天咬住了牙齒,沒有抵抗。因為帝天知道,那位女子真在怒意之中,萬一一下子觸弄了眉頭,後果會更加的糟糕。

「這位前輩,好像似曾相識,不知道是否有什麼關係。」血姬對著那位女子,則是微微的鞠躬說道。因為血姬感覺到了,那位女子,與自己極其的親近,但是有好像極其的模糊,那種似有似無,似近似遠的感覺,則是困惑著血姬。

「我們之間自然有著關係。」那位女子一聲冷哼,不過目光看向血姬有著一絲溫和。但是那聲冷哼,則是宛若巨錘,轟在了帝天的心頭。

「噗。」帝天感覺心頭,被重物猛的一擊,頓時控制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而且同時整個人多極其的疼痛,那種疼痛的感覺,宛若在傷口上面撒鹽一般。

帝天此時躺著也中槍,女子完全拿他發火,內心卻是平靜。帝天不敢有絲毫的不滿,一旦內心有著反應,對方那等級彆強者,完全可以感知的到。

「你實力太弱了,不過根基還不錯。」那位女子看向了血姬,淡淡的說道,不過那股淡淡的殺意,也漸漸的收斂了起來。

那位女子,則是再次看向了帝天,神色則是無比的複雜。同時這位女子,則是雙手連續捏印,通體流露著一股玄妙的氣息,四周騰起了一道道的神秘景象。

頓時一股無比晦澀的波動,則是降臨在了那位女子四周。此時那位女子,四周則是浮現出了,三道難以揣摩的氣息。一道悠久無比,彷彿如昨日雲煙,時而煙消雲散,時而清晰無比。

第二道氣息,則是無比的現實,彷彿可以切身的感悟道,讓人感覺,乃是這麼的真真切切。

第三道氣息,是這三道氣息,最難以琢磨的,一切多太過朦朧了,根本無法感悟,好像隔著一條時間大河,任何人多無法看穿。

帝天與血姬,細細的感悟著那三道氣息,彷彿有著悠久的歲月,在身上無情的碾壓。這裡面竟然有著大道的氣息,十分的浩瀚玄妙。帝天與血姬,這一刻感覺到自己,彷彿乃是一個個螻蟻,任由其擺動,根本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不過帝天與血姬,很快就發現了,這三道氣息,分別代表著過去,現在,未來。那位女子在施展大神通,據拿過去,現在,未來,欲要看穿一些事情。

「哈哈!原來一切多著了天的道!布局的這麼久。」過了片刻,那位女子隨即大笑了起來,有著一絲凄涼。因為剛才女子,不停的推算,發現了一些事情,乃是那麼的可笑。

那位女子笑的凄涼,一直認為,自己一直與天道抗衡了,足足無數個歲月,依然沒有分出了勝負。但是這一次,看到了血姬與帝天,則是發現,自己早就輸給了天道。

女子輸給了天道的布局,輸給了自己的自作聰明。女子曾經叱吒風雲,不過當年因為某些事情,與天道站立在了對立面,不過最後輸了。但是這位女子,在失敗的時候,則是剝離了自己的一部分精華,則是隱藏了起來。足足無數歲月過去,那精華則是重生了過來。

那位女子深知天道的強大,硬是壓制了自己遺留下來的精華,在無數歲月過後,才進行重生。但是這一切,多被天道看在了眼裡,最終被帝天給收服,成為了帝天的女人。

血姬乃是那位女子的備胎,一旦這位女子隕落,那麼血姬腦海之中的深處記憶,則是會開啟。同時那位女子,也布下了不少後手工作,能夠讓自己重生過來,不過那個時候,血姬則是會被抹殺乾淨。

而且那位女子,打算遠遠不止,一旦自己脫離了這裡。只要等到了血姬變的強大,那麼兩者合二為一話,自身的實力,會變得更加強大,那樣就能擊敗天道。

但是那位女子算無遺漏,但是卻依然著了天道的道,一直多被對方玩弄在了手掌之中。血姬成為了帝天的女人,而帝天乃是天之子,那麼就相當於自己也是帝天女人,那麼天道就是她老子了。

這個時候那位女子,就根本無法在戰勝天道了。因為那個時候,天道可以利用因果緣分,輕而易舉的擊敗對方。因果緣分這種東西十分的玄妙,就連天道多無法掌握。天道是最強的,但是有些事情,依然無法在掌握之中。如果天道可以掌握所有的話,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大劫,所有的一切多會很和平。

天道雖然最強,但是卻有著戰勝的可能,雖然幾率很小,但是確實存在。

那位女子隨即顯然了沉寂,不過給帝天與血姬的感覺,則是變的更加的可怕,完全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那位女子通體的氣息,則是猛的一轉,四周的那第三道氣息,則是極具攀升了起來。同時一股虛無的氣息,則是纏繞向了那位女子,同時朝著四周擴散出去。

那位女子全力欲要看透未來,來為自己尋找一條道路,動用了大神通,欲要擊碎時間,一看未來的走勢。

「噗。」


那位女子猛的砰出一口鮮血,打向了那些朦朧的景象之處,頓時那裡開始變得清晰了起來。不過那位女子,則是看的真真切切,不過帝天與血姬,則是依然感覺那裡朦朧無比,就如一團霧氣,根本看不清任何事情。

因為帝天與血姬的實力太弱,根本無法看見。就連那位女子欲要看穿未來,也是拼勁全力,才能看透一些。

「來吧!我欲看穿未來,那怕遭到了反噬,那有如何。天道你與我產生了因果,將我擊敗。那麼就註定了,我一旦遭到了反噬,你也不太好過。」那位女子連連大笑,因為欲要看穿未來,則是要遭到懲罰,這不是天道的懲罰,而是來自這些莫名因果緣分,等等一些列的東西,會懲罰這位女子。

那位女子看到了未來一角,但是只是轉眼瞬間,不過這就夠了。

「既然我已經落了下乘,註定無法擊敗天道。那麼就將你名正言順的拉下即可。」那位女子大笑,因為血姬的緣故,自己與天道戰鬥,那麼就是不孝,就這一點,天道可以輕易的動用因果,一下子擊敗她。但是這位女子,想到了一條道路,那怕就是擊敗了天道,天道也無法奈何她,也無法擊敗她。

「古來自古傳承,父親的一切,最後多是兒子來繼承,這一切多名正言順。天道你佔據著天地也太久,是時候該改朝換代了。」那位女子大笑了起來,雙眼則是放光,看向了帝天。

帝天與血姬,聽著那位女子的話,則是不太明白,因為太過高深了,無法難以理解。不過當看到,那位女子看向帝天,那發光的眼神,嚇得帝天連感不妙。

果不其然,那位女子頓時一手探出,朝著虛空猛的一抓。頓時血姬與帝天,則是緩緩的飛起,朝著那位女子飛去。

「罪孽之身浮現,我的罪,乃是天定,此時就有天之子來解除吧!」那位女子大吼,同時全身真元急速涌動,在頭頂匯聚成了一個黑紫色的罪字,閃爍著濃濃的罪道氣息。

「你為我的橋樑,而天之子,就是那擊破罪的鑰匙。來吧!溶解。」那位女子大笑了起來,頓時將催動著那枚罪字,瀰漫著一條條的紅色光線,開始朝著血姬身軀蔓延了過去。那位女子欲要藉助血姬,將全身的罪,傳遞到血姬身上,然後在傳遞到帝天身上,有帝天開始消融。因為血姬與帝天有著因果,而自己與血姬有因果,按理說則是能夠做到這一切。 不過隨即血姬身上身軀,則是騰起了一道道神聖的氣息,而帝天也騰起了一道道神聖氣息,兩者彼此同調,彷彿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天之誓言,混蛋簽訂了這種誓言。」那位女子大吼,完全不敢相信,血姬不是成為了帝天的女人,而是帝天的僕人,這一點讓女子發狂。而且天之誓言,則是斬斷了天道與那位女子的因果,但是自己與天道的因果卻依然還在,就好比原本天道與那位女子,彼此抓住對方的把柄,但是現在天道的把柄消失了,但是自己的把柄,依然落在了天道手中。


「天道,你逼我做出最後的瘋狂。」那位女子有著一絲絕望了,自己的另一道分身,則是臣服了帝天,那麼就是天道的僕人。那豈不是說,自己也是天道的僕人,那樣的話,自己一絲機會,多戰勝不了天道了。

天之誓言,不止斬斷了自己與那位女子的因果,並且也斬斷了血姬與那位女子的因果。如果此時的血姬乃是罪孽之輩,可以通過此辦法,與那位女子經行嫁接,因為那位女子與血姬有因果。但是此時是,血姬與那位女子的因果,被天之誓言斬斷。

那位女子神色一橫,已經下定了注意,手指為一彈,頓時帝天身上的衣服,全部飛離了身軀。同時血姬,則是雙眼一黑,陷入了昏迷之中。

那位女子現在要與帝天發生關係,成為帝天的女人,那麼自然可以直接解除罪孽。因為這些罪孽乃是天道賜下的,一旦成為了天道的人,那麼自然解除罪孽。那位女子終於明白,為何這麼無盡歲月,天道多沒有殺死自己,因為天道想要將她收攏麾下而已。

這位女子也是果斷之人,想要擺脫罪孽,必須要站好隊伍。而且根本不可能藉助大劫,來擺脫罪孽。一旦大劫欲要來臨的話,那麼天道會親自出手,先抹殺一些不安因素。很顯然這位女子,乃是不安因素之一,所以必須做出決定。

那位女子玉手芊芊,輕輕的勾動,帝天頓時朝著那位女子飛去。

「難道那位女子要主動獻身與我。」帝天內心暗自揣摩,看著這架勢,完全是朝著那方面發展的。

帝天與那位女子,頓時墜入了血池之中。帝天也漸漸的恢復了一些,但是大部分行動還是被控制住了,不過很快就勾起了帝天的慾望。兩人很快就彼此交織在了一起。

「不是主動獻身與我,而是我被那位女子強推了。」帝天此時內心奔騰,一般多是男生強推女子,但是現在是女子強推了帝天。

帝天剛剛進入那位女子體內,而那位女子頭頂的罪字,則是變的微微黯淡,帝天雖然無法感知到。但是那位女子,則是清楚的感應到了,因為對這個罪字太過熟悉了。

那位女子雖然臉色有著一絲羞澀,雖然自己實力強大,但是畢竟還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這多是女子的本能,所以女子才禁錮了帝天不少行動。

雖然時間的深入,那位女子則是漸漸的發現了,一切多於想象的差不多,那些罪字在漸漸的崩碎。不過接下來,那位女子,開始臉色陰沉了,著崩碎的速度也太慢了,難道還需要做上幾百天,才能將罪字全部消磨殆盡。

那位女子臉色陰沉,身軀不停的蠕動,剛開始或許還好,但是隨著時間推移,竟然感覺到了一絲累。

「算是便宜了你。」那位女子看著帝天,隨即婉兒一笑,一下子接觸了帝天的控制。




lixiangguo

「不知。」

Previous article

黑風嶺自蘇陌出現后,徹底易主,餘下的護法雖然心有不甘,但攝於蘇陌的實力不敢生起半點反抗的神色。至於旗下的走卒之輩更不敢多言多語。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