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呵呵,既然是對等的關係,那就證明我斷刀門不欠許家什麼,許家也不欠我斷刀門什麼,可為什麼在我斷刀門門內大比即將開始的時候,許家的諸位,卻要對我斷刀門的客卿進行羞辱呢?」

陳護法笑道。

「這…」

聽到這話,許家主也是一下說不出話來了,下一刻就道,「我許家什麼時候羞辱他了?」

「呵呵,剛才方客卿進來的時候,和許家主打招呼,許家主沒有理會,對吧。」陳護法道。

「沒有理會,就是羞辱么?」

許家主冷冷道。

「當然不是羞辱,可是之後,許家主旁邊的這位,卻是說話了對吧,他說,方大人不配和他們坐在一起,呵呵,方大人是我斷刀門客卿,更是散修聯盟,煉丹師公會的外圍成員,他能來我斷刀門,是榮幸之至,可以說是我斷刀門的大貴賓,可是許家主旁邊的這位卻這麼說,這是不是羞辱呢?」

陳護法問道。

這話一出,場中的人也都是對方恆刮目相看起來,一些人的疑惑,此刻也是瞬間消失,變為了明悟。

怪不得方恆這麼囂張,怪不得方恆會得到斷刀門大護法的如此力挺,就方恆的身份,就是斷刀門惹不起的,何況一個許家?

許家主此刻也是臉色難看,猛的道,「陳護法說的對,我三弟是魯莽了一些,言語有些不當之處,但是不對可以說出來,他卻直接下手,抽了我三弟的耳光,那他把我許家視為何物了?」

「要想別人尊重自己,首先自己就要尊重別人。」

陳護法淡淡道,「方客卿的回應或許是激烈了一些,但是首先跳起來的,還是你們。」 ?「所以大護法的意思是說,我許家就該吃這個虧是么?」

許家主這時候冷冷道。

「我沒這意思,不過許家主非要這麼想的話,倒也是可以,我是不主張這件事情在繼續了。」

陳護法淡淡道。

「陳護法,你可要想清楚,我許家能夠帶給你斷刀門的,他根本無法比,所以,千萬不要為了一個所謂的面子和身份,就做出這種讓合作夥伴傷心的事情。」

許家主這時候威脅道,「因為這樣,會導致合作終止的。」

聽到這話,承的人也都是一下看向了陳護法,許家承的人也都是知道的,煉丹師世家,能量非常大,和斷刀門合作,的確是斷刀門的朋友,現在許家主拿出這種籌碼來威脅,所有人都覺得斷刀門十有**會同意。

「呵呵,許家主,我看搞不清楚現狀的是你吧。」

就在這時,方恆突地說話了,「你和斷刀門合作,你能帶給斷刀門什麼?無非就是一些丹藥,和一些影響力罷了,可是這些,又不是僅僅只有你有,我也有。」

「你?你是有些實力不假,但你終究是一個人,你的身份也不低,但是你的影響力」

「我的影響力是不大,但是我的朋友,朱家的影響力卻很大啊。」

再次打斷了許家主的話,方恆笑道,「許家主不會忘了吧,我不光是散修聯盟和煉丹師公會的外圍成員,更是朱家的高階客卿。」

這話一出,許家主的臉色頓時一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確實,方恆的話太正確了,正確的讓許家主都無法找出任何毛病。

許家的人此刻也都是臉色一下蒼白起來,方恆只是說了這兩句話就讓他們明白,輪競爭力,他們現在,真的是已經輸給方恆了。

「呵呵,看來你們總算是明白了。」

方恆看到了許家主的臉色也是一笑,下一刻就轉頭,看向了陳護法,「護法前輩,我代表我自己,更代表朱家,散修聯盟,還有煉丹師公會,向你問好。」

「不敢當,方客卿客氣了。」

聽到這話,這陳護法也是立刻擺手,客氣的對著方恆說道。

「哈哈,哪裡是客氣,這是實話,再過不久,我就會讓朱家的人來和大護法聯繫的,到時候大護法只需要接待一下就好。」方恆笑道,「這沒問題吧。」

「自然是沒問題。」

陳護法立刻點頭,下一刻目光就直接看向了許家主,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許家主,你們羞辱我斷刀門客卿,這就是羞辱我斷刀門,對於您這樣的客人我們實在是不敢招待,所以請許家主,以及許家的諸位,離開吧。」

乾脆的話語吐出,許家的人此刻都是身體一震,拳頭一下握緊了。

四周的人聽到了陳護法的話,也都是眼神複雜的看著陳護法,太利索了。

幾乎就在確定了方恆能夠給他斷刀門帶來比許家更大利益的瞬間,這陳護法就直接甩掉了斷刀門,轉過來和方恆交好。

能這麼的乾脆做出這種決定,這讓承的人也都明白,斷刀門根本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他們對於局勢的把握,也是很厲害的。

「陳護法,這件事情,你好像還做不了主吧。」

終於,許家主再次說話了,只是這一次,許家主的話語卻是直接問起這陳護法的職權來。

「我許家和斷刀門的合作,是我和斷刀門的門主親自談的,換句話來說,如果終止合作,那也是你斷刀門的門主親自和我說」

「我什麼時候說,我斷刀門要和許家終止合作了?」

陳護法突地笑道,「我只是說,您羞辱了我斷刀門客卿,這就等同羞辱我斷刀門,我斷刀門不想在對你們進行招待,請你們離開,僅此而已。」

「可惡!」

聽到這話,有許家之人忍不住罵了一聲,誰都知道,陳護法的這個舉動,分明就是要和他徐家決裂的舉動,現在偏偏陳護法卻這麼說,這讓他們也都找不來任何的借口。

「好,很好!」

就在這時,許家主也是看著陳護法,不停的點頭,「陳護法,你果然厲害,既然你已經下了決定,那好,我們這就走,我只希望你陳護法,還有斷刀門的諸位,未來能夠別後悔。」

「我們斷刀門,從不後悔。」

陳護法這時候再次笑道,「請把。」

「哼!我么走!」

聽到這話,許家主也是冷哼一聲,卻再也不停留,身體一動,就直接走出了這個大廳,破空離開了。

其他的徐家之人也都在這時候紛紛跟著許家主離開,同時他們在離開的時候,還都冷冷的看了方恆一眼,充滿著威脅。

只是對此,方恆卻是輕輕一笑,沒有任何的在意,對方恆來說,這些許家的人,和螞蟻沒什麼區別,不是方恆想著盡量要低調,不惹麻煩,否則方恆早就把這幾個人殺光了。

「呵呵,方客卿,您請坐吧。」

等到所有的許家之人都離開,承只剩下一群其他人的時候,這時候的陳護法也是笑了一聲,對方恆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哈哈,護法前輩也來,一起坐。」

方恆這時候也是大笑一聲,話語說著,就到了大廳中之前許家主做的位置上坐下了,陳護法,刀天河和白流風也都在旁邊坐下陪著。

等到他們幾個都坐下之後,陳護法才是對著四周笑道,「諸位兄台,你們也都坐吧,別客氣,剛才如果有什麼打擾諸位兄台的地方,還望諸位兄台能夠多多體諒。」

「哪裡哪裡,陳護法言重了。」

「門派中的事情就是複雜,我們都很理解。」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這時候承的眾人也都是再次落座下來,很快彼此之間就開始聊天,似乎剛才的事情根本沒有發生一樣。

看到這一幕,方恆笑了笑,看向了陳護法,「護法前輩,我送給斷刀門的丹藥,還算可以吧。」

「當然可以!」

聽到這話,陳護法也是立刻點頭,笑道,「說實話,我斷刀門能讓方大人這樣的人成為客卿,真是我短刀門的幸運,有了這些丹藥,想必在過一段時間,我斷刀門整體弟子的實力,都會有一個飛躍式的提升,這一切真的是要多虧方客卿。」

「呵呵,應該的,既然是斷刀門客卿,那自然要為斷刀門做些事情,而且,我師兄白流風,也是危難時刻承蒙斷刀門搭救才脫離危險,同時還突破了神武,就這一點,我對斷刀門,就是感激不盡的。」方恆笑道,「對了,陳護法剛才說,我給的丹藥能夠讓斷刀門年輕弟子突飛猛進是吧,其實這件事情就算我沒辦好了。」

「怎麼能這麼說呢」

「就得這麼說。」方恆卻是笑著打斷了陳護法的話,道,「我既然是斷刀門客卿,那我怎麼能只提供幫助斷刀門年輕弟子的丹藥?斷刀門的長老,甚至護法,我更應該幫助一下,這樣才好體現我的價值。」

話語說著,方恆的手掌就是一揮,立刻之間,一個儲物袋就憑空出現,下一刻方恆就把這儲物袋交給了陳護法。

一接到這個儲物袋,陳護法的臉色也是一下變了,身體一動,就站起身來,認真道,「這哪裡使得?」

「哈哈,這哪裡使不得?」方恆卻是大笑一聲,「不過區區二十顆神級丹藥而已,只是我對斷刀門的長老,護法的一片心意,陳護法,你可不能拒絕啊。」

這話一出,四周聽到的人也都是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二十顆神級丹藥!

這手筆,真的是太大了,大的讓人根本無法想象!

神級丹藥,在武天域的確不算是太稀少,只是卻很難得M算是聖丹城這種大城,神級丹藥也是很難得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太貴!

煉丹師煉丹,承受的風險,花費的心血,用的材料,這都是價格,這幾項加在一起,自然就造就了神級丹藥的天價。

只是現在,方恆一出手,就拿出了二十顆神級丹藥,這魄力,一般人能有么?

更重要的一點,別人不知道,刀天河和陳護法卻是知道的,剛才方恆,已經送出來了三千顆魂級丹藥了。

魂級丹藥和神級丹藥不能比,只是這種數量,也很多了,再加上方恆現在第二次拿出來的神級丹藥。

如此好處,就算這陳護法經歷了無數風雨,也是被方恆震了一震。

「呼」

片刻之後,陳護法才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再次坐在了椅子上,道,「既然方客卿執意如此,那我就愧領了,而且再次,我要代表我斷刀門全體,包括門主,向方客卿致謝。」

「哈哈,致謝就不必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方恆大笑道,「而且,以後我會做的更多的。」

「那真的是我斷刀門的大幸。」陳護法再次說道,下一刻手掌就再次拿出了一個令牌。

這個令牌,是一個小刀形狀的木牌,上面刻畫著斷刀兩個兄,散發著一股莫名的波動。

「方客卿,你拿著。」

說了一句,這陳護法就把這令牌交給方恆了。

「這是什麼?」方恆接到手之後,笑著問了一句。

「這個,是我斷刀門長老才有的特殊令牌,有了這個令牌,我斷刀門上上下下,除了一些極為隱秘的地方之外,方客卿可以自由出入,並且可以對我斷刀門的任何長老之下的人下令。」

陳護法認真道,「換句話來說,方客卿,你現在不僅僅是我斷刀門的客卿,更是我斷刀門的客卿長老了。」

「這樣么?呵呵,那好。」

方恆也是一笑,就把令牌收了起來。

實際上方恆的目的,也是這個,他給了對方這麼多的丹藥,終極目的,就是想要讓自己在對方的組織里身份更高,這樣才好方面他以後行事,現在目標算是達到一部分了。

接下來,方恆和這陳護法繼續說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討論了一下聖丹城的生意,還討論了一下武學,等這些都說完之後,陳護法也是告辭了,他還有許多客人需要接待。

等這陳護法離開后,方恆也是沒有在承多停留,直接讓白流風帶著自己也離開這裡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斷刀門的門內大比還有兩天才開始,方恆自然不願意把時間都浪費在和承這些不相干的人說話上。

就這樣,方恆跟著白流風,直接回到了白流風之前所在的刀洞山峰了。

一回到這裡,白流風就對著方恆道,「師弟,你的手筆,真的是太大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你沒必要給這麼多丹藥吧。」

「哈哈,都是一些新,你師弟我怎麼都是煉丹大師,區區一些丹藥,師弟我送的起。」

方恆這時候大笑道,「而且師弟送丹藥,也不僅僅是為了師兄,更多的也是為了我的朋友,朱家和斷刀門之後的合作。」

「是么?」

聽到這話,白流風眉毛一挑,「這朱家」

「算是一個不錯的家族吧,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和他們家關係很好,連帶著我和他們家關係也就很好了。」方恆笑著道,「不過這個解釋起來很麻煩,所以師兄只需要知道,這朱家和咱們是友非敵就好。」

「嗯。」

聽到這話,白流風也是一點頭。

「呵呵,倒是忘了問了,師兄,你們斷刀門所謂的門內大比,你還參不參加?」

方恆這時候笑道。

「我當然是不能參加。」白流風笑著曳,「如果我是魂武,那我自然是要參加的,不過我現在已經是魂武了,在斷刀門,已經不再是弟子級別,而是長老級別,哪裡有長老和弟子戰鬥的。」

「原來如此。」

方恆笑著點頭,「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你們斷刀門舉行弟子大比我理解,畢竟是檢驗弟子實力,但是我不明白,你們檢驗自己弟子的實力,為什麼還要邀請其他的人過來觀看呢?」

「理由很簡單,給弟子們找出路。」

白流風道,「斷刀門可不是什麼大派,和方師弟你的散修聯盟,煉丹師公會,那根本就是不能比的,斷刀門在武天域,只是一個很小的組織罷了,而且斷刀門還建立在大域夾縫之中,這意味著斷刀門時刻都是危險的,所以沒辦法,為了避免巨大的危險發生,一舉導致斷刀門整體滅門,所以斷刀門必須要想辦法把門內的弟子送到外面去,要麼去當個客卿,要麼就去接些見不得光的任務,這樣一能起到鍛煉弟子的作用,二能起到讓弟子自食其力的作用,三還能保證斷刀門在危險時候還能留下東山再起的火種。」

「我明白了,換句話來說,這次所謂的門內大比,實際上也是給外人看看自己家弟子的實力,讓人家雇傭自己的弟子,是這意思吧。」方恆問道。

「完全正確。」白流風點頭。

「那白師兄呢?」方恆問道,「白師兄如此實力,還不需不需要走出去?」

「我自然是不用了,畢竟我的實力,是需要守護斷刀門的。」白流風笑道。

「這樣啊,那如果有的組織遇到了一些麻煩事情,想要請你白師兄出手,並且給了你斷刀門一部分財寶,你白師兄會不會去?」方恆再次問道。

「這個自然會。」白流風點頭,「你問這個做什麼?」

lixiangguo

侯德隆一聽有這麼多功能,連忙讓他介紹介紹。郭飛也沒隱瞞,說了一遍。侯德隆心裡暗叫,乖乖,好牛x啊。這輛車在宇宙中可以最高以10倍光速行駛,海陸空三種變換模式,除此之外還有機器人形態。配備的武器是車前一門超級聚能炮,一炮打出去足可以讓一個小縣城消失。其餘在左右,後面,還各有兩門聚能炮。打擊現在的坦克,一炮一個。在機器人狀態,還配這一把分子震蕩刀,堅不可摧,威力無比。在汽車狀態,還有模擬系統,可以模擬地球所有汽車。

Previous article

「哼!周會長這話說得有些牽強了吧?便讓大家來評評理,有這樣做買賣的嗎?」閩姓老者卻根本便不買周博雍的賬,臉色徹底耷拉了下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