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助、、赤也又給你們填麻煩了。」幸村在這邊頭疼的扶額,天然到白痴的屬性,加無敵的路痴和囂張的球風,切原絕對是厲害最讓人頭疼的問題兒童。啊,還要加上比小學生還不如的英語。

「是啊,今天手冢罰全場跑30圈吶。」不二這邊狀似苦惱的聲音傳出,顯得格外讓人心疼,不過知道的人都明白,這都是浮雲。

「我帶赤也道歉,周助,我叫蓮二去領人。」幸村大概可以猜出不二的表情,絕對是面對有趣事情的小熊笑。

「呵呵,不要這麼嚴肅嘛,精市。」不二不在意的抿嘴笑了「這樣真讓人傷心吶。」

「周助、、」幸村聽到不二最後一個字拖得很長的尾音,有些無奈的縱容。

「那就這樣,好好休息,精市。」不二得到滿意的結果后掛了電話。

「那個、、前輩」切原看著眼前眯眼笑的前輩,有些害怕的縮了縮,和部長這麼熟的人可不常見。

「切原君,今天把青學弄得一團亂啊。」不二笑著開口,面朝切原的方向,將微笑發揮到了極致。

「抱歉、抱歉,那真的是個意外。」切原雙手合十,不停地鞠著躬。

「呵呵,我知道了,切原君和我到校門口吧。」不二放鬆了態度,看著眼前不停道歉的切原,的確是個單純的孩子。

「誒……?」切原抬起頭,獃獃的看著不二。

「你走的是相反方向,出不了青學的。」不二說完後轉身走到了前面。

「誒……!是這樣嗎?!」切原大步跟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後腦勺。

「前輩,叫我切原就好了。」 迷霧紀元 切原走到不二旁邊,開口說道。

「呵呵,切原,我是不二周助。」不二看著傻笑的切原有些忍不住的笑出聲。

「那個,不二前輩。」切原點頭回答。「你和幸村部長很熟?」

「精市嗎?很熟。」不二看著有些緊張的切原,回答道。

「那真田副部長呢?」切原的聲音更顯著急。

「真田君,並不熟。」不二看著鬆了口氣的切原,看來很怕真田君吶。

「呼~~那就好」切原小聲的鬆了口氣,看見已經到的大門,轉頭對不二說「不二前輩到這就好了,我在這可以自己做巴士。」

「呵呵,但我想是不行的,精市已經叫柳君來接你了。」不二回頭看向切原。

「柳前輩……?!」切原睜大眼看向不二。

「怎麼了嗎?」不二問道。

「不,沒什麼。」切原大幅度的搖了搖頭,在心裡暗自安慰自己,加訓總比接受鐵拳制裁的好。

「那切原和我一起到那邊的店等吧,大概需要些時間。」不二指了指對面的刨冰店。

「誒……?刨冰,好啊!」切原一臉放光的隨著不二走了進去。

「一個,兩個……只要這麼點,啊!只能點一個。」切原拿著菜單看著品種繁多的花樣,數著自己錢包里的錢,一時有些難以抉擇。

「呵呵,喜歡什麼都點吧,我請客。」不二不在意的說道,拿出了口袋了的卡包,因為他請客,幸村付錢吶。

「誒……?真的可以嗎?不二前輩?」小海帶的海帶頭都翹了起來,雙眼不停的眨巴,一臉的期待。

「嗯,當然。」不二拿出會員卡交給服務員。幸村有這些卡,他也很疑問,當他問的時候,幸村給出的解釋就是部員中吃貨太多了。看向切原的表情,果然如此,呵呵。

「你真是個好人啊,不二前輩!」切原興奮的指著單子「這個,這個,嗯,橙子的好像也不錯。」

「呵呵,請給我一個蘋果的。」不二點好后看了看窗外,這個位置應該很容易看到柳君。

「那我就要這3個!」切原猶豫了半天,看到不二已經點好,也掙扎著做出了決定。

「好的,一個青苹,一個雙果樂,一個樹莓,一個甜橙,請您稍等。」服務員拿著不二給的會員卡收起菜單走了下去。

「誒?不二前輩也和部長一樣有會員卡啊。」切原這才看見不二遞給服務員的卡。

「呵呵,嗯,有吶。」不二點頭答道,不過是幸村的吶。

「真好~~部長住院后都沒人請客了,真田副部長太嚴肅了。」小海帶不由得嘟嘴抱怨道。

「真田君,嗯~~很有趣的一個人。」不二笑了笑,在幸村面前完全被壓制的真田,真的看不出來吶。像切原這種單純的存在可能永遠不知道背後真正的大boss是誰吶。

「有、趣、?」切原卡著嗓子說道。

「副部長每次都會鐵拳制裁,超疼!」切原有些心有餘悸的摸了下腦袋。

「呵呵,沒想到真田君是這樣的存在啊。」不二不由內心忍笑。

「就是說啊。」切原摸著腦袋抿嘴笑了。

「客人,您點的到了。」服務員端著托盤走了上來,放下杯子后將會員卡和單據交給了不二。

「哈~~~~看起來很好吃!」切原飛快的拿過一杯開動。

「呵呵。」不二拿過自己的一杯,看著上面的綠色液體和果醬,再深點的話就像芥末了吶,不過蘋果也是他喜歡的。

、、、、、、、、、、、、、、、、、、、、、、、、、、、、、、、、

「大石,你有沒有發現,不二不見了nya。」菊丸在休息間隙繞場環視一圈,沒有找到不二的身影,壓低了聲音對旁邊的大石說道。

「不二?」大石也在場上找了圈「真的不再啊,這可怎麼辦?一會要是手冢回來了,就糟糕了,萬一要跑50圈怎麼辦?今天手冢心情不是很好啊。萬一去了校外遇到壞人怎麼辦?我們現在是找還是瞞著?……唔~~」

「大、石!」菊丸上前捂住大石的嘴。「小聲點,我們當不知道吧,不二的話,是不會有事的,所以不可以說!」

菊丸的貓眼緊盯著大石,直到看見大石點頭為止。

、、、、、、、、、、、、、、、、、、、、、、、、、、、、、、、、

「切原,柳君好像來了。」不二看著正和最後一杯刨冰作鬥爭的切原,轉頭看向剛從巴士上下來的柳。

「柳…前輩。」切原嘴裡含著冰渣,抬起頭看著窗戶外不遠處的身影。

不二看到柳轉向這邊,伸手擺了擺,柳隨即點頭,向著這邊走了過來。

「柳君。」不二向走過來的柳打招呼。

「不二君,我已經聽精市說過了」柳點頭,然後看向吃完最後一口的切原「赤也給你添麻煩了。」

「呵呵,沒關係,切原很可愛。」不二不在意的說道。

「……」切原先是一臉緊張的看著走進來的自家前輩,然後聽見不二的話,不自覺的臉有些微紅。

「好了,赤也,該走了。」柳看著自家後輩一副完全被收買的樣子,很是頭疼。如果有一天切原被拐賣了,他都不會奇怪。

「嗨!今天非常感謝,不二前輩。」切原連忙站起來向不二微鞠著躬。

「呵呵,再見,切原,柳君」不二點頭站了起來。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不二君。」柳也向不二點了點頭,帶著切原轉身離開。

「呵呵,不知道會加訓多少訓、吶,切原。」看著倆人離開的身影,不二眯起眼喃呢到,帶著不錯的心情,走向青學大門。

熱門推薦:

不二打開部活室自己的柜子,看見熟悉的正選服,笑著拿了出來。

「誒?這是?」在拿過自己的水壺時,手碰到了個小盒子,不二伸手拿了出來。

「維生素?呵呵,精市放的嗎。」不二打開盒子拿出兩片含在嘴裡。拿好拍子轉身走出部活室。

「立海大二年級的王牌,傳說中的切原赤也就是我。」不二站在不遠處看著球場門口的騷動。

「立海大,切原?」不二詫異的睜開眼睛。精市的學弟?

「他來自真田那啊,我不知道神奈川代表來青學有什麼事?」大石開口說道。

不二抿嘴,真田君比精市更有名吶,呵呵

「vis,我只是想做做間諜。」切原摸著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說,但說出來的內容卻很叫人『驚嚇』

「間諜?」不二看著切原一臉天然的表情,有些疑問,他記得幸村給他說過,這個後輩是個天然到白痴的存在。

「啊,找到啦,找到啦,你就是手冢桑吧?」切原一臉驚喜的伸著手指向剛走過來的手冢。「去年的關東大賽上擊敗我的前輩的人只有你。我只是想來打場比賽,吶,可以嗎?」

不二看著切原一臉興奮的走向前去,確認這的確是個天然白痴屬性的人。

「部外者快點離開。」手冢轉身冷氣十足的說道。

「怎麼這樣,手冢桑,就一局,不要這麼認真啊。」切原一隻手指支在眉頭「你一直板著臉一定很累吧,不要這麼頑固不化嘛,吶?」

「噗~~呵呵」不二輕聲笑著,真的很天然吶,手冢估計快到極限了。

「喂、!不許對我們的部長無理!快點離開這裡!」荒井忍不住拿出一個網球砸向切原。

「笨蛋,荒井!」大石著急的叫出聲。

切原感到身後有球破風而來的聲音,隨即抽出紫黑的球拍,一個輕轉,將網球捕獲在網上,然後開始顛球。「你怎麼能打斷我們的談話呢。」

不二睜眼看著切原的表現,不愧是精市的部員,不能小視。

「手冢桑,我沒說我們要打全場啊,只是切磋一下,就一球,這樣的氣氛真的很糟糕吶、、、」切原邊顛著球邊面向手冢說著話「我要把你徹底擊垮喲。」

不二注意到手冢的表情,好像不再是一開始的冷然,對著切原的表情似乎也緩和了些,雖然還是那副面癱像。

『呵呵,是覺得很像吧,和我們的小新人,越前龍馬。』

「只是開個玩笑,不比也是沒辦法的吶。」切原改變了語氣,頗有些無奈的說道。隨即將網球拋棄,從側身向著荒井方向擊出。

「喂!後面的那位!球還你!」

『嗯,真是完美。』切原有些自戀的想著,卻完全沒預料這一球帶去的混亂。

「砰! 朝妻相處 、、啊、啊!」荒井一個側身,球朝著站在他身邊的桃城擊去,而且直擊面部。

桃城向後倒去,手中的球拍不自覺的脫手而出,飛向抱著一筐網球的一年級勝郎,「啊!!」

滿筐的網球四散開來,正在練習的菊丸一轉頭就看見一個筐子想他罩來「喵!」

不少二年級因為滿場的網球而滑倒一片,其中一人的球拍很不巧的飛行正在喝水的海堂「嘶!!是誰?!」

「喂、喂、看起來情況不太妙啊。」切原頓時有些傻眼,嘴角耷拉著看著漫長的混亂。

「哦呀,這可惹大禍了。」不二站在後面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一時有些苦惱。看著切原向著螃蟹一般小心的移向球場外,最後一個轉身飛奔而去。黑線的看著他逃跑的放向,那好像是校長室的方向,和大門正好相反。

不二大概知道為什麼切原會出現在青學了,他記得有一班公交是從神奈川立海大到東京的青學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切原真的很厲害,路痴到這種程度。

「全體繞場30圈!」手冢的聲音響徹全場。

「誒……?!」所有人『凄慘』的叫聲也響徹全場。

『真是頭疼啊。』不二在沒人注意的時候轉身走向切原離開的方向。

「到底跑哪裡去了?」不二在切原離開的方向沒有找到人,就知道他又迷路了,有點頭大的隨便轉了個方向。

「好大的學校啊,都迷路了。」還沒走多久就從旁邊的拐角處傳來切原的抱怨聲。

「呵呵,找到了。」不二轉身,出想在切原面前。

「誒……!!青學的正選,我、我已經把拿的網球還給你們的部員了、」切原有些驚嚇的後退了一步。看著眼前穿著青學正選服,笑的看不見眼睛的不二。

「呵呵,只是有人想找切原君。」不二笑著拿出電話撥通。

「誒??誰?」切原睜著大眼眨巴了下,完全不明白眼前的人想要幹什麼?

「喂、喂、周助?」幸村拿起電話,會想起不二早上發的簡訊,不由得笑著。

「這個、、聲音?」切原吃驚的張大嘴「幸村、、部長?」

「赤也?」幸村聽見從電話那邊傳來的聲音,有些疑問「你在周助身邊?」

「部、部長、其實……」切原緊張的拿著電話,看著面前笑得一臉燦爛的不二,身上一陣寒意。這好像部長加訓時的

微笑啊!

「赤也,其實什麼?」幸村接著問道。

「其實我今天坐過站,一覺起來就到青學了!」切原飛快的一口氣說完,開始預想自己下周的悲慘生活,不由得緊閉上眼睛,顯得十分可憐。

「呵呵,精市。」 昏婚欲睡 不二從切原手裡那回電話,看著面容『凄楚』的切原,笑出了聲。

「周助、、赤也又給你們填麻煩了。」幸村在這邊頭疼的扶額,天然到白痴的屬性,加無敵的路痴和囂張的球風,切原絕對是厲害最讓人頭疼的問題兒童。啊,還要加上比小學生還不如的英語。

「是啊,今天手冢罰全場跑30圈吶。」不二這邊狀似苦惱的聲音傳出,顯得格外讓人心疼,不過知道的人都明白,這都是浮雲。

「我帶赤也道歉,周助,我叫蓮二去領人。」幸村大概可以猜出不二的表情,絕對是面對有趣事情的小熊笑。

「呵呵,不要這麼嚴肅嘛,精市。」不二不在意的抿嘴笑了「這樣真讓人傷心吶。」

「周助、、」幸村聽到不二最後一個字拖得很長的尾音,有些無奈的縱容。

「那就這樣,好好休息,精市。」不二得到滿意的結果后掛了電話。

「那個、、前輩」切原看著眼前眯眼笑的前輩,有些害怕的縮了縮,和部長這麼熟的人可不常見。

「切原君,今天把青學弄得一團亂啊。」不二笑著開口,面朝切原的方向,將微笑發揮到了極致。

「抱歉、抱歉,那真的是個意外。」切原雙手合十,不停地鞠著躬。

「呵呵,我知道了,切原君和我到校門口吧。」不二放鬆了態度,看著眼前不停道歉的切原,的確是個單純的孩子。

「誒……?」切原抬起頭,獃獃的看著不二。

「你走的是相反方向,出不了青學的。」不二說完後轉身走到了前面。

「誒……!是這樣嗎?!」切原大步跟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後腦勺。

「前輩,叫我切原就好了。」切原走到不二旁邊,開口說道。

「呵呵,切原,我是不二周助。」不二看傻笑的切原有些忍不住的笑出聲。

「那個,不二前輩。」切原點頭回答。「你和幸村部長很熟?」

「精市嗎?很熟。」不二看著有些緊張的切原,回答道。

「那真田副部長呢?」切原的聲音更顯著急。

「真田君,並不熟。」 暗戀成疤 不二看著鬆了口氣的切原,看來很怕真田君吶。

「呼~~那就好」切原小聲的鬆了口氣,看見已經到的大門,轉頭對不二說「不二前輩到這就好了,我在這可以自己做巴士。」

「呵呵,但我想是不行的,精市已經叫柳君來接你了。」不二回頭看向切原。

「柳前輩……?!」切原睜大眼看向不二。

「怎麼了嗎?」不二問道。

「不,沒什麼。」切原大幅度的搖了搖頭,在心裡暗自安慰自己,加訓總比接受鐵拳制裁的好。

「那切原和我一起到那邊的店等吧,大概需要些時間。」不二指了指對面的刨冰店。

「誒……?刨冰,好啊!」切原一臉放光的隨著不二走了進去。

「一個,兩個……只要這麼點,啊!只能點一個。」切原拿著菜單看著品種繁多的花樣,數著自己錢包里的錢,一時有些難以抉擇。

「呵呵,喜歡什麼都點吧,我請客。」不二不在意的說道,拿出了口袋了的卡包,因為他請客,幸村付錢吶。

「誒……?真的可以嗎?不二前輩?」小海帶的海帶頭都翹了起來,雙眼不停的眨巴,一臉的期待。

「嗯,當然。」不二拿出會員卡交給服務員。幸村有這些卡,他也很疑問,當他問的時候,幸村給出的解釋就是部員中吃貨太多了。看向切原的表情,果然如此,呵呵。

「你真是個好人啊,不二前輩!」切原興奮的指著單子「這個,這個,嗯,橙子的好像也不錯。」

「呵呵,請給我一個蘋果的。」不二點好后看了看窗外,這個位置應該很容易看到柳君。

「那我就要這3個!」切原猶豫了半天,看到不二已經點好,也掙扎著做出了決定。

lixiangguo

飛往陳家寨,陳家寨有那麼多npc,就感覺到好有安全感啊,劍出如風確定其中沒有玩家存在後,施然落在大寨內。

Previous article

「小麻雀,這裡麻煩你了。」秦毅跟朱小雀打了個招呼,隨即拉著藍沁竹的手大搖大擺走出了藍家大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