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還有存世者?」

紀暮看了葉凡一眼,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開口解答道:「沒有,這世間唯一一尊先天聖體道胎你們都聽過他的尊號。」

「哦,不知又是哪位大能?」

先天道胎和荒古聖體的結合,這讓瑤光聖子很是心動,要是找到他的屍體吞噬了本源,對自己有着極大好處。

紀暮淡淡說道:「無始大帝。」

「什麼!!」此言一出,那些知道無始大帝存在的年輕強者都震驚了,只不過只有寥寥幾人,其他人,包括安妙依,金赤霄,徐恆等人也是第一次聽到無始大帝的名號。

「那位竟然是先天聖體道胎,難怪,也只有擁有如此強悍的體質才能未成帝依舊可以徒手接完全復甦的帝兵!」

妖月空驚嘆出聲,雖然只有寥寥幾句話,但也將無始大帝的強悍處提現出來,未成帝徒手接帝兵,強悍至極。

眾人皆驚,葉凡看着自己雙手,自己聖體大成能徒手接帝兵嗎?算了,還是先想想四極怎麼突破吧。

「先天聖體道胎如此強悍,想必那位無始大帝的父母也不是尋常人吧。」

安妙依說道,紀暮知道她想問什麼,告訴她也無妨。

「無始的父親是大成聖體,而母親則是西皇母。」

瑤池一位真傳弟子聽到這句話,原本淡然的表情瞬間變成驚駭之色,無始大帝竟然是西皇母之子,那她瑤池卻不是一門雙帝!

今天得知的密辛太多了,玉闕中的眾人需要緩緩,有些密辛就算是荒古世家都不曾知道的,不虧來自有仙之地的天下行走。

而這時,安妙依忽然站起身來,玉體婀娜,走到紀暮面前,取出個將一青銅小鼎,道:「不知公子可識得此物?」

這尊小鼎佈滿綠銹,上面刻印着一些魚蟲鳥獸,很是古樸,不過並沒有什麼神力,道紋似乎破損了,唯一讓人在意的是它上面有一個鬼臉。

紀暮看着青銅小鼎,抬頭看向安妙依,緩緩說道:「你膽子有點大了,連她的主意都敢打,是覺得人生太長想走捷徑嗎?」

「誒?」

這句話讓安妙依都有些愣住了,她瞬間明白了紀暮的意思,在質問自己是不是找死。

瞬間安妙依眼神變了,並非是對紀暮,而是對青銅小鼎,能被這位提醒的事物一定是不祥之物。

不過,人最不缺的就是好奇心,安妙依對於青銅小鼎更加好奇了,既然在紀暮這裏得不到答案,那便詢問其他人。

安妙依拿着青銅小鼎在玉闕其他人面前晃,祈求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而紀寧也有些好奇,詢問紀暮。

「大哥,那小鼎是什麼,讓你都閉口不談?」

「小鼎的主人還活着,而他們想打小鼎主人陵墓的主意。」

紀暮在青銅小鼎上感覺到淡淡古氣,很明顯,安妙依在打狠人大帝的主意,這是不知道小鼎到底是何來歷,或者她知道,只是在釣魚。

看着小鼎,大部分人都感覺不出異常,葉凡認出是狠人大帝的物件,而姜逸飛則給出了解答。

「一位大帝留下的印記。」

「姜家乃是荒古世家,果然見多識廣,沒錯這正是那位大帝的器物,而且依靠它能尋得半件極道帝兵,只不過需要神體,聖體,天妖體齊出才可。」

葉凡聞言,現在知道安妙依為什麼詢問聖體了,感情是為了那半件極道帝兵,不過,哪怕只有半件也足夠讓所有人動心了。

「不知死活。」

紀暮淡淡評價一句,聲音不大,但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一群不過道宮四極的螻蟻想打狠人大帝帝兵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

(短小無力又一更。) 不等趙氏兄弟道謝,又對白奇說道:「白奇你身為大師兄,這次的表現也是不錯,這把位列上品神兵的火雲劍便賜予你吧。

這也是我早年的佩劍,望你好好修行,為師希望在下次七脈會武前,能夠突破玉清六層。為我落霞峰爭光!」

「師父放心,徒兒一定會在七脈會武中取得好成績,定不負師父的期望!」白奇接過火雲劍,神色鄭重的道。

天雲道人聞言欣慰的點了點頭,又轉頭對着陳立道:「陳立師侄,對於你修鍊上我並不擔心,唯獨對你安全上我有些不放心。所以這次我就自作主張的給你換了一件防禦型神兵。」

說着拿起桌上的玉佩道:「此物名為清心佩,乃是我落霞峰第十二代首座以清心玉所鑄。

其擁有澄清心靈、加速修鍊之用。對於意境的領悟也有所幫助。

而且上面還固化了防禦陣法,每日可抵擋上清境修士全力一擊,望你好好保存,不要輕易離身!」

陳立聞言大喜,雙手輕輕接過。手指輕輕地在清心佩上摩擦,只覺得一種清涼感從玉佩上傳來,頓時覺得心靈純凈,體內元氣流動也快了不少。

「果然能加速修鍊,不知道屬於何等神兵?」陳立暗道。

想到這裏,陳立問道:「師伯,不知這清心佩屬於什麼品級的神兵?」

天雲道人聞言也是微怔,片刻才道:「說起來這玉佩我也不知道屬於什麼品級,但論功效的話當屬九天神兵之列。

只不過現存的九天神兵多屬於攻擊類的。輔助類的很少,就我知道的久這麼一件。

純防禦類的我青雲門中倒是還有一件,就是通天峰六合鏡!」

陳立聽完,點了點頭。將清心佩掛在了胸口脖頸,貼身帶上。

頓時覺得道道清涼之氣,從胸口被體內真氣散入身體各處,感覺神清氣爽。

「好了,獎品既已領取,你們便回去修鍊吧!我落霞峰的崛起,就靠你們了!」天雲道人揮手道。

「師伯(師父),我等告退!」四人齊聲道。說完各自向外行去。

大殿外,陳立看向另外三位師兄道:「諸位師兄,立也先告退了,望各位珍重!」

「珍重!我們也先走了,這次大比又諸多感悟,還需回去閉關梳理。」趙氏兄弟道。

「我也正有此意,那就在此別過,告辭!」白奇說着,御劍向山腰行去。陳立見狀又看了看趙氏兄弟,點點頭,也御劍向小院而去。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又是半年過去。小院中,陳立從修鍊中醒來。看了下面板。

陳立

資質:上等(90%)

體質:陰陽靈體(42%)

境界:玉清第七層(12%)

功法:太極玄清道

道法:歸元劍訣(極境)太極拳(圓滿35%)流雲步(極境)天誅真訣(小成51%)逍遙遊(圓滿8%)引雷咒(圓滿13%)少陽劍訣(圓滿45%)

特殊:陰陽真意(入門34%)

皺了皺眉頭,暗道:「看來是該下山歷練了,最近修為進度開始放慢了。看來一味地苦修是行不通的。」

四個月前,修為就已經突破到了玉清七層,結果四個月熟練度才增加12%,最近熟練度快半個月沒有增加了。

正想到這裏,門外突然傳來聲響。片刻,院門被打開,飛雲道人走了進來。

「徒兒見過師父,師父,您回來了!」陳立看是飛雲道人,連忙行禮道。

「是啊,最近魔門又有所行動,看來平靜的日子不多了!」飛雲道人有些惆悵的道。

說着又看向陳立「立兒,最近修鍊怎麼樣,可有什麼不懂之處?」

陳立聞言回道:「徒兒倒是沒什麼疑問,只是最近感覺修鍊速度慢了下來,因此正想告知師父,徒兒想去山外歷練一番,望師父應允!」

飛雲道人聞言倒是沒有反對「歷練一番也好,雛鷹總會長大,該出去轉轉了!而且你擁有清心佩,安全倒是沒有什麼問題。只是遇事還是要多加小心!準備什麼時候走?」

「回稟師父,徒兒準備三天後出發!」陳立答道。

「三天後啊,那我倒是沒法送你了,明天我就要下山,最近魔教動作頻伐,各峰長老都要出去防範一二,你自己多加小心!」飛雲道人叮囑道。

「師父放心,徒兒定會多加小心!」陳立鄭重的道,對於飛雲道人的話倒是沒有不耐。「師父,那我先去修鍊了!」

「去吧!」飛雲道人說着回屋去了。

距離青雲門以東大約千里,有一座縣城,名叫范陽縣城。

縣城常住人口數十萬,在方圓百里以內,也算得上是做大城了。

此時的城門口,正有一位身着白衣的青年從遠處緩緩走來,此人正是陳立。

至從門內下山,已是半月有餘。陳立由於沒有什麼目的地,所以一路走走停停,至此花了半月才行至此處。至於為什麼往東走,陳立也有着自己的考慮。

青雲門往西北是無盡蠻荒,也是魔教總壇,陳立嫌命長了才會去。

往西南是死澤,天地寶庫所在地,也是魔門長生堂所在,也不能去。

往南又是南疆十萬大山,陳立也不會去,難道去當野人嗎?

所以,陳立最後只有選擇往東,去海外尋尋寶他不香嗎?畢竟只有海外和十萬大山寶物最多。

十萬大山雖然寶物眾多,但是凶獸也多,陳立還不想與凶獸們拚命。

還是去海外好,雖然海里也有凶獸,但是海外也是島嶼密佈。指不定能在那座島上發現些天才地寶。

進城后陳立沿着街道慢慢走着,不久便看見一座客棧。

「悅來客棧」好吧,又是悅來客棧。陳立一路走來這已經是第四座了,果然不愧是諸天萬界最強連鎖。

陳立搖搖頭,向客棧走去。剛一進門,待見一小二快步迎來「客官請進,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說着將陳立引向一靠窗的位置。

陳立坐下后,說道:「幫我準備一間上房,另外在準備幾個小菜一壺酒!」說着扔給小二一塊碎銀。

「好嘞,一間上房一壺酒,幾個小菜。客官您稍等,馬上為你準備好!」小二結果碎銀,馬上眉開眼笑,語氣也越發恭敬!

不多時,酒菜便已上桌。陳立倒了一杯就,慢慢的吃着菜。這時,旁邊一桌人的談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唉,聽說了嗎!最近縣裏來了一個採花大盜,已經犯下了好幾樁案子了!」路人甲說道。

「我也聽說了,說是有好幾位富戶家未出閣的女兒遭殃了,聽說連屍首都沒有找到。」路人乙回道。

「嘿,我可是知道些內幕消息!」路人丙接着道:「只是這頓飯嘛!嘿嘿!」

「快說,不久是一頓飯嘛,我請!」路人甲滿不在乎的道。

「那我就說了?」路人丙喝了一口酒。

沒等發問,繼續道:「我姐夫是縣裏的衙役,聽他說這採花賊和以往不同。聽聞他每次採花都會提前下帖,但是每次都沒能抓住,反而折損了不少人!」說着停下來又喝了口酒。

「還有呢?」路人甲乙繼續問道。

見另外兩位有些急了,才放下酒杯道:「聽說那採花賊今天又下帖了,這次的目標是縣裏的林家,說是三天之後就會去拜訪!哦,就是哪個有着大善人之稱的林家!」

「不會吧,林家可是積善之家!聽說百年來一直都在行善,怎麼會遇到這種事?真是可惜那林小姐了,聽說可是長得花容月貌,還經常親自主持施粥,百姓都頗為愛戴呢!」路人甲說道

陳立聽到這裏,神色有些怪異。

「這麼老套的情節?路遇採花賊,俠士英雄救美,最後美女對英雄以身相許!額,不能再想了,凡間女子再美,又能有多少年青春,幾十年後還不是化作枯骨。還是雪琪師妹最美!」陳立嘀咕道。 在域外各國中,要是老國王想把王位給女兒或者王后,只要有詔書或者親口傳位,那都是可行、且名正言順,面對朝臣不同意的阻力都沒有。

當然,除開國王被威脅或者被挾持下。

而可塔塔親王在般羅國,是現任國王的姐姐,還是先國王陛下第一任王后的女兒,不過如今下落不明,已經失蹤三個多月了。

甚至般羅國的商人稱,可塔塔親王要造反,被現任國王陛下發現,要抓她時,她提前收到消息逃跑了。

這麼承上啟下來看,余芷書和王榮耀不難想到,那位可塔塔親王,估計是逃亡了他們北國。

就是不知道是在北境,還是在北漠屬地了?

上次『搶糧草』之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搶糧草還未可知?

而那群沙匪中的一些人,行動有條不紊,作戰有股子軍/隊的味兒,一切一切的看下來,背後的主人分明是般羅國。

或者說,是般羅國的士兵們,偽裝成的沙匪。

之後,兩人將查到的事,紛紛寫了一封信,各自送給各自的上司。

余芷書彙報給了左丞相王玄英,而王榮耀則是彙報給了新任鎮北王顧容。

很快,兩位大佬給各自的下屬下令,讓其王榮耀和余芷書兩人,再帶人去試探鬼門嶺的沙匪,到底是不是般羅國士兵假裝的。

如果是真沙匪,那就直接剿了;如果真是般羅國士兵假扮的,那就更要以剿沙匪的名義、給全收拾了。

地下城開在鬼門嶺,距離北境、北漠確實有段距離,反倒是距離域外各國,相隔十萬八千里!

前去玩樂的,只有地域距離地下城最近的北國人,誰知道玩樂得腦子有沒有發昏,透露一些北國內的『風土人情』。

那地儼然就是觀測北國的據點!

余芷書和王榮耀同時收到回信的命令。

只不過王榮耀這邊,顧容知道王榮耀受傷了,不能帶兵剿沙匪后,便派了一名將領過來,而這將領余芷書也很熟——孫策。

孫策一見到余芷書,激動的一把抱住余芷書,用力拍着她後背,略微驚訝道:「耶?北漠屬地派來跟我合力剿沙匪的主將,怎麼是你呀?好久不見,甚是想念啊!哈哈哈哈哈……」

「孫將軍,我也沒想到、王爺派人來合力剿沙匪的主將居然是你,咋們這次都不用磨合了,直接干翻那群憋犢子!」余芷書見到孫策,同樣很高興。

以前她剛剛初入鎮北軍,在鎮北軍中時,很多人都看不起女謀士,唯獨孫策,一直維護她,還替她打跑過口頭言語對她花花的士兵。

當然,他可不是喜歡她,才這麼做。

lixiangguo

但解決掉后楊嘉才發現,這條路有五十多公里,而且近乎是直線向著中央區域。

Previous article

靈汐也並沒有想聽到安婷的回答,因為她問完就自己來了句,「可能是因為傻吧,不然怎麼會被陳渣渣騙呢。」靈汐給陳程取了個外號,因為她覺得那個名字又難聽又難念。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