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受死吧!」

一道藍光從旁刺來,這藍光竟比孔月天的飛劍還要快上幾分,狠狠扎在光幕上,震得光幕又是一陣劇烈搖晃,同時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撲散開來。

那道藍光竟是人臉黃蠍尾巴發出的毒針,針雖然沒能刺破光幕,卻有少許毒氣滲透進來。

凌天忙閉了呼吸,向旁縱躍,避開了毒氣。

站在蠍子上的昌子明驚訝道:「你這什麼法寶,竟能擋住我的蠍針?」

他的人臉黃蠍的尾針力道極大,而且是將力量集中一點,穿透力比孔月天的飛劍還要強,卻擊不破這古怪光幕。

「雷來!」

凌天大喊一聲,指間浮現出幾縷電光,昌子明心頭一震,身形立刻向後暴退。

凌天只是虛晃一槍,天鳳羽衣一扇,身形原地消失,再次向雪千柔衝去。

怎麼回事?他的感官不是被隔絕了么?他不是正置身完全的黑暗中么?為什麼能感覺到雪小姐的位置?

見被凌天耍了,昌子明又驚又怒,甩掉遲緩的人臉黃蠍,追了上去,雙手連彈,十幾道靈符飛射而出。

「土爆符!」

「火炎符!」

「破軍符劍!」

……

昌子明的氣勢拔到了頂點,他把靈力都投入到了激發靈符中,一道道靈符化為各色光芒,如激光一般連續打在凌天的龍龜光幕上。

砰砰砰!

好像無數筷子敲擊在雞蛋殼上,凌天的光幕晃動幅度越來越大,搖搖欲裂。

凌天不理會身後的攻擊,咬牙追逐雪千柔,雪千柔已逃到陳家大院之外,她的護體光罩在噬元蟲的不斷攻擊下也有些支撐不住了。

這些靈符都是高階靈符,每一張都相當於的抱丹境巔峰強者全力一擊,等於十幾個強者圍攻,昌子明瞬間就消耗掉了價值幾十萬枚純陽丹的靈符。

就在凌天逼近雪千柔時,孔月天的身影攔在了正前方,他身上金色光芒暴漲,一丈多的天地法相浮現出頭頂,無比凝練,如晶玉一般。

半步法相!現!

在這一瞬間,孔月天的力量值暴漲到了三百萬。

「給我破!」

孔月天握住邪影爆刃,凝聚出一道數丈長的血色劍光,他的嘴唇顫抖,胸口劇烈起伏,甚至鼻孔耳朵有鮮血溢出,但他不管不顧,全力以赴劈出了這一劍。

血刀三十六斬之血月斬!

轟隆隆!虛空之中,一輪血色月亮冉冉生起,刺破蒼穹。

在場所有人的眼睛中,只剩下了那一輪血色的月亮,再也看不見其他任何東西。

啪——!

撕破般的巨響簡直要震碎每一個人的耳膜,龐大的氣勁向四面八方擴散出去,慘呼聲連響,人群中有不少倒霉蛋被殃及了。

在昌子明和孔月天的前後夾擊下,凌天的龍龜光幕終於被擊破,那輪血月劍氣猶自不停,繼續前斬,轟得一聲擊在龍龜殼實體上,凌天頂著龍龜殼,被這道巨力推得連退了七八丈,雙腳在地上拖出一道深達數尺的印痕。

凌天面色深沉,他沒有想到,孔月天的最高力量值竟達到了三百萬以上,比他力量池中的所有力量還要高。

連半步法相都是如此強悍,真正的法相境又會強到什麼程度?

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彷彿痴傻了一般,完全不敢相信。 舅媽一邊解剖一條巨大的紅鱗佳佳魚,一邊笑著回答:「這有什麼?咱們靠海吃海,順帶著就從海里撈上來了,放著也是放著。」

「都是自己撈上來的?不能夠吧?」任健問。

舅媽笑了笑:「也不全是,我手上的這條魚倒是隔壁大伯送的。漁民么,互相幫助,有什麼東西了大家都會分享。不像你們,吃啥逗得花錢。」

「真夠豪氣!中國好鄰居!」任健忍不住伸大拇指。

舞清清說:「咱們汝縣人都這樣,街坊鄰里互相幫襯慣了,沒那麼多講究。今天吃你家的,明天就用我家的,大家彼此照應,沒有那麼多客套和虛禮。」

任健心裡頓時感覺暖融融的,難怪舞清清如此天真可愛,也只有如此淳樸的民風,才能培養出如此優秀的女孩來。

任健問:「舅舅舅媽,這些東西就是做起來也得老半天吧?」

舅媽搖搖頭:「不用,大多數就一鍋燴就行了。哪來那麼多講究?」

「啊?」任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麼多新鮮生猛的海鮮,就一鍋燴?

舞清清瞪了他一眼:「瞧你那點出息,懂不懂大道至簡的道理?這保持最原始的鮮味,只有清水燉煮才能經得住考驗。不過你放心,大舅手藝一絕,他手底下稍微收拾幾道菜就夠你想到過年的了。」

大舅憨笑著:「哪有那麼誇張?清清你可別替你舅吹,一會兒該丟人了。」

「我才沒有!」 殘情毒愛:霸寵小情人 舞清清分辨著。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這麼多海鮮清洗乾淨之後,大舅只撿著佳佳魚、大青蝦、花螺、啜啜過了油,其他的全部一鍋燴。大梭子們起初在巨大的柴鍋里不甘心地奮力向外爬,可是不一會兒跟著滾沸的開水紅到了極致。

午餐在十二點半正式開啟,餐桌就擺在街門口的過道里,吹著涼爽的過道風,大舅端上一個超級大鐵盆,裡面各色海鮮令人垂涎欲滴,那種天然純正的鮮味伴隨著陣陣蒸汽撲面而來,這還不算完,隨後上來的幾道醬香花螺,辣炒啜啜、有門大蝦和農家紅佳佳更是引得大家口水直流。

任健已經按捺不住了,一個勁兒地搓手咽口水。衛肖肖更是躍躍欲試,恨不得立即跳進大盆里狂吃一頓。

大舅和舅媽像是故意吊人胃口一般,不慌不忙一樣一樣往外端。姥姥姥爺坐在過道里等待上菜,舞清清就帶著任健和衛肖肖幫忙搬小板凳,拿杯盤碗盞。

一切似乎準備就緒了,衛肖肖用力咽了咽哈喇子問:「舅舅,怎麼還不開飯啊?」

舅舅故作神秘回答:「稍微等會兒你就知道啦!」

說著話呢,舅媽樂呵呵地端著四個小碟子出來了。衛肖肖趕緊跑過去接托盤:「舅媽我來我來,都什麼呀這是?」

舅媽神秘一笑:「你猜!」

衛肖肖趴在盤子上挨個聞了聞:「好像是大蒜?醋?再就不知道了。」

舞清清一邊幫她放碟子一邊介紹:「這一碟是姜醋,吃螃蟹必備。這一碟是蒜蓉米椒,你們大城市人吃海鮮矯情,提味兒的……」

「你才矯情!」衛肖肖和任健異口同聲的說。

「好好好,我矯情好吧?」舞清清笑了笑接著說,「這一碟是蔥油芝麻椒鹽,這一碟是咱們汝縣獨有的臭蝦!」

「臭蝦?!不會吧?蝦臭了怎麼吃?」衛肖肖眉頭都擰成疙瘩了。

商運紅途 「少見多怪了吧?名兒是臭蝦,實則又叫生吃蝦。」舞清清開始賣關子了。

「得了,就別拿腔拿調了,說到底是啥?」衛肖肖急不可耐地催促。

「其實就是發好了的蜢子蝦。不過這種蜢子蝦只在咱們汝縣有,近海灣里春天就十來天時間捕撈期。姥爺和舅舅每年都會划著小船去捕撈,用細蚊帳布耐心的,一點點兜起來,回來舅媽再把裡頭的海草、小魚、海蜈蚣、稍微大一點的蝦蟹撿出來,加上足夠的鹽巴拌勻封進瓷壇或者玻璃瓶里,發酵幾個月到半年的時間就可以直接吃了。」舞清清解釋完,舅舅招呼大家趕緊吃東西,邊吃邊說。

任健和衛肖肖等姥姥姥爺先動了筷子,立即伸手從盆里抓起大把大把的海貨大快朵頤。

任健邊吃邊問:「清清,你說是生蝦怎麼我一點腥味都吃不出來?」

舞清清驕傲的說:「看到上面那層金黃的油了沒有?」

任健和衛肖肖都點頭:「看到了,好香。是芝麻油?」

「非也非也,這就是蜢子蝦發酵好了之後自然析出來的蝦油!」舞清清一臉得意。

「真的?蝦還能出油?」衛肖肖表示太驚愕了。

舞清清點頭:「咱們這種蝦,一家一年也就能捕撈個百十來斤,市場上的,大多是類似蜢子蝦的一種蝦做出來的,也有的就是小蝦粉碎的蝦醬。當然,如果你運氣足夠』好』的話,還可以嘗到對蝦頭粉碎做成的所謂蜢子蝦醬。」

「不會吧?一瓶小小的蜢子蝦醬居然那麼多內涵?」衛肖肖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

姥姥趕緊打圓場:「管是什麼蝦做的,只要是蝦就好,多少人想吃蝦頭醬還弄不來呢。肖肖等晚上給你嘗嘗姥姥的蝦頭醬蒸茄子。」

衛肖肖握著手中的大皮帶蝦問:「真有啊?」

舞清清也問:「姥姥,你還做這個?」

姥姥笑了笑說:「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做點老事物,也嘗個鮮。」

舅媽趕緊說:「快吃快吃,涼了就腥了,清清鍋里給你留著百鮮湯,要不要喝?」

「要要要!我自己來!」舞清清說完擦擦手就一溜煙跑進了屋裡。

任健和衛肖肖相對看了看,接著問舅媽:「舅媽,什麼是百鮮湯?」

舅媽爽朗地笑了幾聲:「就是煮這些海貨剩下的湯水,清清管它叫百鮮湯。」

「好喝嗎?」任健來了興緻。

「當然好喝!各種海鮮的原汁熬制,神仙也難嘗到一口。你嘗嘗。」舞清清已經端了兩碗出來了。

任健接過一碗乳清一樣的湯水問:「真能喝?」

舞清清鄙視地看了他一眼隨即端起碗喝了一口:「真鮮!」

任健喝了一小口,感覺味道確實非常鮮,可是有點太鮮了,他這個非海邊長大的孩子還是有點接受不了:「確實夠鮮,不過,我有點不習慣。」

舞清清大笑:「那是自然,你這樣的老西兒,肯定不習慣。」 今日他化為瀟洒美少年,一襲白衣,銀光籠罩,仙姿秀逸,面容溫潤如玉,長發如瀑,眼落星辰,眉間那道紅色火烈紋給他的美增添了幾分神秘之色,這世間除了他怕是再無如此風采翩翩的絕世美少年。

他如同平常那般,停棲在梧桐樹下,嘴角微揚翻著那本從凡間帶來的書——《山海經》。

擁有靈力的青梧桐為他開花為他落葉,卻不曾讓棄葉打擾他的愜意時光。

一片與眾不同,像是營養不良的小葉子,不經意間落入他的書中,遮蓋住了正在看的那一個段落。

他好看的眼眸一閃,沒有氣惱反而饒有興趣的望著這片打擾他看書的葉子。

「小調皮,你想跟本凰一起看書嗎?」

溫柔低啞帶有柔柔的一種陽剛之氣的聲音響起。

他拿起那片葉子對它自言自語起來,見它要比其他葉子要小很多,於是放在手掌心問她「你沒甘露滋育嗎?怎麼會長得如此瘦小?」

突然像想起了什麼,美眸望著那小巧的梧桐葉一時失了神。

好半晌,他沒有扔掉那小片葉子,而是施法給予它靈力,給予她生命。

溫柔地以指腹輕撫著變成小萌物的葉子「小傢伙,本凰賜予你不死,不滅,不老的生命,以後你就是我的活書籤,幫我記住我看到哪一頁,陪我把這本書看完可好?」

「咕嘰~」小葉子甩甩胖嘟嘟的身子使勁揮舞著翅膀,用她的大眼睛正好奇的望著她的新主人。

有了靈力的小葉子,像多肉熊童子,頭頂那三四點紅色凸出來的不規則三角型小點兒就是她原來的葉子,還長出可愛的小翅膀,透明如蟬翼,萌萌噠大眼睛小嘴巴,「咕嘰咕嘰」地會飛來飛去,就像枯葉蝶,看似葉子卻會飛。

無意間的掉落,她有了家,有了主人,她還有屬於自己的名字——鳳青桐。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聽他的第一聲,她便愛上了這個——賜予她靈力和生命的美男子。

也許她是他短暫的陪伴,他卻是她的一生,永生永世的愛人,她發誓只為他而活著,按照他的意願而活著,甘願做他的小小書籤,陪著他讀完每一頁紙張,每一段落,每一句,每一個字。

接下來的日子,如同往常般,他每去凡間轉一圈就會來梧桐樹下看書,而她乖巧地站在他寬厚的肩膀上陪伴著,安靜愜意。

他還會用醴泉水來為她泡浴,泡完浴感覺自己又活力充沛,每次泡完浴就會在他身邊打轉,跟他嘻戲,他總會溫柔的點點她「你這小調皮」。

更喜歡痴痴的看著他,那是一種享受,視角上的盛宴享受,他的笑如同春風,如同春雨澆灌,對他的愛在心裡不停的成長,直到填滿了她的整顆心。

天地世間的愛都不是無緣無故的,冥冥之中他們就註定了相依相偎,他是鳳凰,她是青梧桐,鳳凰非梧桐不棲,她愛著他的同時,他也愛她。

真好!

可惜,美好的日子總會過去,數年之後,還沒把書看完,鳳凰每五百年就要浴火重生,而她正巧碰上了他的五百年浴火重生之期,他背負著積累於人世間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於熊熊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麗的終結換取人世的祥和和幸福。

他有了新的開始,而她….

《山海經》也因此返回凡間后再沒有被帶上天外梧桐樹下,它帶著那片痴心的葉子,而葉子帶著痴痴愛他的心遺落在凡間…

今日他化為瀟洒美少年,一襲白衣,銀光籠罩,仙姿秀逸,面容溫潤如玉,長發如瀑,眼落星辰,眉間那道紅色火烈紋給他的美增添了幾分神秘之色,這世間除了他怕是再無如此風采翩翩的絕世美少年。

他如同平常那般,停棲在梧桐樹下,嘴角微揚翻著那本從凡間帶來的書——《山海經》。

擁有靈力的青梧桐為他開花為他落葉,卻不曾讓棄葉打擾他的愜意時光。

一片與眾不同,像是營養不良的小葉子,不經意間落入他的書中,遮蓋住了正在看的那一個段落。

他好看的眼眸一閃,沒有氣惱反而饒有興趣的望著這片打擾他看書的葉子。

「小調皮,你想跟本凰一起看書嗎?」

溫柔低啞帶有柔柔的一種陽剛之氣的聲音響起。

他拿起那片葉子對它自言自語起來,見它要比其他葉子要小很多,於是放在手掌心問她「你沒甘露滋育嗎?怎麼會長得如此瘦小?」

突然像想起了什麼,美眸望著那小巧的梧桐葉一時失了神。

好半晌,他沒有扔掉那小片葉子,而是施法給予它靈力,給予她生命。

溫柔地以指腹輕撫著變成小萌物的葉子「小傢伙,本凰賜予你不死,不滅,不老的生命,以後你就是我的活書籤,幫我記住我看到哪一頁,陪我把這本書看完可好?」

「咕嘰~」小葉子甩甩胖嘟嘟的身子使勁揮舞著翅膀,用她的大眼睛正好奇的望著她的新主人。

有了靈力的小葉子,像多肉熊童子,頭頂那三四點紅色凸出來的不規則三角型小點兒就是她原來的葉子,還長出可愛的小翅膀,透明如蟬翼,萌萌噠大眼睛小嘴巴,「咕嘰咕嘰」地會飛來飛去,就像枯葉蝶,看似葉子卻會飛。

無意間的掉落,她有了家,有了主人,她還有屬於自己的名字——鳳青桐。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聽他的第一聲,她便愛上了這個——賜予她靈力和生命的美男子。

也許她是他短暫的陪伴,他卻是她的一生,永生永世的愛人,她發誓只為他而活著,按照他的意願而活著,甘願做他的小小書籤,陪著他讀完每一頁紙張,每一段落,每一句,每一個字。

接下來的日子,如同往常般,他每去凡間轉一圈就會來梧桐樹下看書,而她乖巧地站在他寬厚的肩膀上陪伴著,安靜愜意。

他還會用醴泉水來為她泡浴,泡完浴感覺自己又活力充沛,每次泡完浴就會在他身邊打轉,跟他嘻戲,他總會溫柔的點點她「你這小調皮」。

lixiangguo

不是說寧忻是騙婚的,唐時簡根本不喜歡她嗎?!

Previous article

我恰在諸人目光灼灼的目光中,推開了總裁辦公間的大門。華禹風正坐在辦公桌前,平靜、淡定。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