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是這該死的命運味道,一個變數?是了,擁有這種感知命運的神奇能力還真是讓人感興趣呢,可惜你掙扎過,卻跳不出去,真是悲哀。」

「嗯?」

岸邊,格蘭特瞥了一眼腳下,又是那一道模糊的聲音。

「又是一個可怕的存在嗎?」格蘭特皺起眉頭,隨後望了一眼手中握著的星辰羅盤愣住了。

稍後,他嘆息一聲,留下悠悠一句。

「既然躲不過那就讓命運按照原本的軌道運行,我逃不脫這命,但你們一定可以的。」

與此同時,雲之國和空神領域再生變故!

「有消息了!桑坦多格終於又出現了!這個傢伙!」

雲紋殿中,一直負責追查著這條線的某名雲族人興奮的將消息傳遞給了雲紋刑官。

雲紋刑官是雲紋殿負責追捕懲處的部門雲紋目的最高長官,而現任雲紋刑官正是勞波拉大先知唯一的女弟子————捷美拉!

這名身材火爆,脾氣同樣火爆的女人年紀也不過三十齣頭,自登上雲紋刑官的位置上,連帶著身上的青澀氣也完全褪去了,散發出成熟女人的勾人氣息。

「他在哪裡!」捷美拉咬牙切齒道,勞波拉那件事永遠是他們這些徒弟心中的痛。

「不在聖堂!在空神領域!」

「什麼?」捷美拉微微一失神,這個叛徒這時候怎麼又跑到空神領域了? 「是空神族的人送過來的資料。」傑德將得到的資料如數交給了捷美拉。

捷美拉輕邁長腿,美眸流轉,數息的功夫便瀏覽完了資料。

「出現之後又消失了?」

「是的,由於桑坦多格是我們雲之國通緝的SSS罪犯,空神族的通緝資料庫內也有對應消息。就在三天前,他露面了,在空神領域的小鎮馬多大夫。」傑德簡單介紹道。

「這麼多年了,總算是露面了。」捷美拉麵如冰霜,如同一座冰山,玉手啪的一下將一張照片按在了紅木桌上。

照片之中一個滄桑的胖男人正低頭進入一個酒館,他那一雙眸子尤其惹人注意,裡面蘊藏的是一股瘋狂!

「傑德,把命令傳下去,讓仍在空神領域的調查員全部行動起來!我要找到他!」捷美拉冷冷道。

「明白!」傑德一點頭,即刻啟程。

「呼—————」捷美拉依靠著桌子,身子微微顫抖,心中一顆大石落了一半。

多年的夙願恐怕馬上就要實現,這讓她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但一日不抓到桑坦多格,她一日便不得安心,這已經成為了她的心魔!

吱嘎——

關閉的門又被人輕輕推開,狹長的過道中露出一張粗獷的方塊臉。

捷美拉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沒有注意到此時的變化。

「在想什麼呢?」

當一隻溫熱的大手搭在了捷美拉的香肩之上時,這位成熟的美人才在一瞬間反應過來。

只見她被按住的左肩往下一低,瞬間便脫離了來人的大手。隨後她往後一腿,纖細嫩白的右腿如風般踢去。

來人神色未變,就這麼站著,帶著笑意注意著捷美拉。

咻!

啪!

就在長腿即將踢中來人的剎那間,時間仿若凝固了,捷美拉保持著單腿獨立的姿勢,冰冷的精緻小臉突然浮現出一絲錯愕。

「你···你這傢伙怎麼在這裡?」

「我說你,想什麼呢?連我進來都沒發現,這還是我們讓人聞風喪膽的魔女刑官嗎?」

洛基輕輕用左手背將捷美拉的長腿打掉淡笑道。

「你猜我在想什麼?」捷美拉站定之後嬌笑一聲。

「嗯————我猜是桑坦多格!」洛基的左手食指輕敲著下巴,隨後鄭重道。

「你也知道了?」捷美拉神色微微一黯。

「老師已經得到消息了。」洛基快步走上前去,溫柔的望著捷美拉。

「是嗎?」捷美拉咬著嘴唇,一副嬌弱的模樣,哪裡還有平時雷厲風行的風範。

「哎,捷美拉,那件事不是你的錯,再說,老師不是回來了嗎?「洛基抿了抿嘴唇勸慰道。

「不,我忘不了!洛基!不是我的話,老師不會被抓走的,也不會受了這麼多年的苦!」捷美拉聲音都帶上了哭腔,眼眶中淚水打著轉。

誰也不會知道她承受了多大的壓力,這些年拚命又是為何!

要知道,她可是頂著最年輕的刑官,史上第一位女刑官降臨到這個位置的。為了成為刑官並追查到桑坦多格,她不知花費了多少心血與努力。

「老師從來就沒有怪過任何人,他是我們最敬愛的父親啊。」洛基輕輕摟著捷美拉,悄悄拍打著她光滑的後背。

「我知道,但我就是心裡難受。」捷美拉將頭貼在了洛基的胸膛上,她這脆弱的一面也只有眼前這個男人才看得到。

在外人面前,她永遠都是那個冰冷的雲紋刑官捷美拉。

「十年一輪迴,該是到終結的時候了,如今桑坦多格再現,所有的賬會算完的,我也想知道他到底是為了什麼背叛老師!」一說到這裡,洛基的面色便陰沉下來。

「所以你找我是為了什麼?」捷美拉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擦了擦眼角的淚一下子推開了洛基。

「用完我就扔了?真是個善變的女人。」洛基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淡笑著。

「誰用你了!還有,從我的辦公桌上滾下來!」捷美拉黛眉一皺。

「得,又變了,你啊,這輩子是嫁不出去了。」洛基噗嗤一笑。

「嫁不出去你娶我啊!」捷美拉挑了挑眉頭,那高傲的眸子底下隱藏著一絲期待。

「娶!等所有的事情都結束了我一定娶你!就讓老師當我們的證婚人!」洛基神色一正,深情的望著捷美拉。

「對不起。」捷美拉輕搖朱唇,慢慢低下了頭。

「抬頭,看著我的眼睛。」洛基雙手抱胸,跳下了桌面,捷美拉聞言也照實就做。

「我洛基這輩子還就認定你這美嬌娘了,我能等你十年就不怕再等下一個十年!」洛基雙手搭在了捷美拉的肩膀上一字一句道。

「真的?」捷美拉雙頰貼霞,竟是罕見的臉紅了,若是讓外面的部下瞧見必定掀起驚濤駭浪。

「你說呢?」洛基吐吐舌頭。

「那好,再等我十年!」捷美拉冷冷道。

「啊?」洛基愣住了。

「噗嗤!」捷美拉留下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隨後消失在了過道之中。

「別啊,我的女王大人,別玩我啊。」洛基苦著一張臉追了上去,但任誰都能瞧見他眼底的笑意。

多年的心結,今朝就要解開了呢,兩人的愛情之花也終於要結果了,真好。 空神領域。

新月內湖海岸邊的柳卡多尼小城。

吱嘎——

冷清的大南瓜酒館被人重重推開,陳舊的木門頓時發出響亮的聲音。

「歡迎···光臨。」

一張堆積了一層塵灰的舊吧台上,一名龍鍾老態的大白鬍子老人從瞌睡中驚醒,慢慢睜開了渾濁的雙眼沙啞道。

「我要一張船票,去懸浮大山。」來人抖了抖身上的灰塵,壓低了自己的帽檐,手指輕扣著桌面。

「船票?我們···我們這裡是酒吧···哪來的···船票···」老人顫抖著雙手,擦拭著手中的酒杯。

「真是麻煩,你們黑夜交易所就是這麼對待客人的?」來人不耐煩道。

咻!

在聽到這一句話后,老人的眼中閃過一道精芒,聲音冷硬道,「姓名!編號!亦或你的命!」

「桑坦多格·南拓思,編號00986。」來人摘下了帽子,露出一張微胖的滄桑面容。

滴答!

「核對成功,匹配完成。尊敬的顧客你好,我是黑夜交易所云陸分部空神領域下屬代理人,編號009002,很高興為您服務。」

老人瞬間變得精神爍爍,禮節之上一絲不苟。

「一張前往懸浮大山的船票,不能暴露我的身份。」桑坦多格淡淡道。

「可以,費用一千金幣,訂金三百。」老人快速道。

「一如既往的黑,一張十銀幣的船票竟然被你們翻了一萬倍。」桑坦多格雖是如此說,但還是痛快的掏出了一個布袋子扔在桌子上。

「一分錢一分貨,現在空神族的人又是外松內緊,這已經是會員優惠價了。」老人乾淨利落的拾起布袋子輕輕放在耳邊搖了搖,露出一口糟黃又參差不齊的大牙笑眯眯道。「承惠,收訂金三百整。」

「我這裡還有許多錢,就看你們吃不吃得下。」桑坦多格眯起雙眼,從袖口裡拿出一張金黃色的晶卡。

老人不動聲色,指尖輕觸,神色一變,「一萬金幣!」

「打算吃下嗎?」桑坦多格隨意拿起吧台旁的一瓶酒,皺著眉頭望了一眼髒兮兮的瓶身,隨後拔開了木塞子,一口灌下。

「尊敬的客人,請問你還有什麼要求。」老人恭敬道。

「我只要一個消息!」桑坦多格伸出一個手指頭。

「凡是我黑夜交易所布控下的區域,一切消息都不是問題。」老人目光灼灼道。

「我想知道空神權杖的位置以及該如此將它拿到手。」桑坦多格笑的很燦爛,但這個瘋狂的想法確實讓老人後撤了數步,手中的酒杯也不小心滑出掌心,碎了一地。

「空神權杖!」

「接得下嗎?不,是敢接下這單子嗎?」

「空神權杖可是空神一族傳承的信物,這東西已經不能用棘手來形容了!一旦消失了,整個空神領域都會炸了!他們甚至會鬧翻整個雲陸!」老人緊盯著桑坦多格。

「我不管後果,那一萬隻是小菜,訂金兩百萬,事成之後另有三百萬奉上!」桑坦多格笑道,從懷中拿出兩張黑金色的晶卡。

咚!咚!

老人的心不爭氣的跳動著,五百萬金幣!這可是一個小國家一年的稅收!

大單子!史無前例的大單子!

「若是你們提供的信息超乎我的預料,想要加強也不是不可以。」桑坦多格繼續掏著,很快桌子上又多出了八張晶卡,都是高貴的黑金色。

一千萬!

老人的心一抽,目光頓時火熱起來,若不是因為交易所的規則,他早就想把桑坦多格幹掉了。

「嗯哼,告訴我你的選擇吧。」桑坦多格咳嗽了一下,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玩味道。

「接!這單子我們黑夜交易所接了!」老人將兩張晶卡拿在手中激動道。

「在哪裡?」

「空神族大先知拜爾手中。」老人毫不猶豫道。

「隨身攜帶?」桑坦多格點了點頭,這個信息其實他知道,不過是為了測試黑夜交易所的水平罷了。若是老人說了其他答案,他保證扭頭就走。

「對,隨身攜帶,而且拜爾一直待在祭祀殿中,那裡戒備森嚴,是整個空神領域防守最嚴密的地方。」

「那你們有什麼辦法幫我拿到空神權杖嗎?」桑坦多格笑容更盛了。

「根據我們的消息,拜爾大先知每隔三日都會將空神權杖放到祭祀殿的神靈樓**奉,那一段時間是我們最好下手的時機!」老人侃侃而談。

「在空神領域,我們有許多的聯絡員,雖然祭祀殿內還混不進去,但可以將你送到祭祀殿外。剩下的我們也沒有辦法了,只能靠你自己,不然這一單我們真沒辦法接下。」

說著,老人又不舍的將兩張晶卡交出。

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是黑夜交易所的極限了,這種偷取傳承信物的事哪有絕對。

「嗯,很不錯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可以先給你們五百萬,事成之後,另外五百萬再給你們,這樣可以吧?」桑坦多格站起身子,手一掃,桌面上的五張卡便消失了。

「當然可以。」老人收起剩餘的晶卡,神情變得更加恭敬,他現在回過神來也是變得更理智些。

能輕易掏出一千萬金幣,還將空神權杖作為目標的人絕非小角色。

「那我就期待著了。」

重新戴上帽子,桑坦多格悄然離去。

推開門,走到繁鬧的大街之上,他抬頭望了一眼藍汪汪的天空,心中狂熱的想著。

「我偉大的主上,您最虔誠的奴僕等待著您的回歸!」 「真是稀客,沒想到在這個關頭,你會聯繫我。」

空神領域祭祀殿的某個隱蔽房間中飄蕩著一句話語。

在房間正首牆壁雕紋之下,兩個橘紅色的火柱噴燃著,中間則是一塊幕布似的物什,上面印著一張人臉。

「當然得聯繫,我想知道你們空神族的打算。」勞波拉淡淡道。

沒錯,幕布上的人臉正是勞波拉,而在房間中站立的則是拜爾!

這是雲陸之上兩位大先知時隔十數年後的第一次交流。

「我們不會插手聖堂的事宜,別人或許不知道我們為什麼和天使族結盟,但你一定知道。歷史的真相往往掩蓋在錯綜複雜的形式之下,除了我們波之一族外,你和翼之國度的那位恐怕也不會忘記吧。」

「當然,若非我被魔族抓走了,雲之國和聖堂的關係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勞波拉嘆了口氣,「這是我的過錯。」

lixiangguo

首先就是黑暗鴉的負重裝置,他原本的負重已經不太適合他了,這次青木買的這個的負重上限高達200斤,相信足夠黑暗鴉用到進化之前了。

Previous article

魔禮只有魔主才能享受的待遇,可是玉面佛行了魔禮后,黑袍大護法反而很受用,「哈哈哈,不錯,不錯!等本護法拿到時光寶盒和聖靈,哈哈哈,本護法就可以打開魔界的封印了!哈哈哈……」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