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來你們早就防備我了。」朱迪左右看了看,自己能逃走的路都已經被封死,而且李正陽更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他可是與閣下打成平手的人。

李正陽動了,面對天使,不需要手下留情!

身影極快,爆發力讓謝哲敏都是眼前一花。

砰!這一拳擊打在牆上,朱迪咬著牙落地,呼!拳頭破風的聲音。

糟了!朱迪就地一滾,完全沒有面對謝哲敏時那麼飄逸。

呼,朱迪喘了口大氣,能躲過李正陽兩招已經不易了。

李正陽心裡明白,他們這樣的身手不是自己能夠在兩招之內就能擺平的,他們距離自己的差距不算大,洞察力還是有的。

江學龍站在樓梯口雙腿打著擺子,朱迪那次來的時候,一個人就打趴下自己四十幾人,而現在卻處在下風。

李正陽從江學龍的面前經過,看都沒看江學龍一眼。

「上次在酒店,你的身手我看在眼裡,你這樣的人留下來絕對後患無窮,所以我不打算給你留活路。」弒神已經拿在手中。

這是一把鋒利的匕首,這匕首的威力李正陽清楚,舊貨市場的防盜網,只需要輕輕一揮,鐵應聲而斷。

朱迪用超能力組織一個圓形的防禦圈,這麼做雖然很大的消耗超能力,但是只要有一絲的機會,就有活路,唯一能夠與李正陽較量的兩個人都不在,露西在秦武那裡,而莉娜現在不知身在何處,難道今天真的要命喪於此?

李正陽的弒神散發出陰森的氣息,柳旭東與燕南飛都愣住了,謝哲敏更是瞳孔在收縮,這把匕首為什麼有這麼猛烈的殺氣。

就在李正陽要出手還沒出手的時候,卻看向了另外一側。

柳旭東也是咬著牙盯著門口。

門開了,莉娜卻走了進來,笑嘻嘻的看著樓上:「李正陽,放了他如何?」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只要我一動,他絕對扛不住我三招,三招之內,我不相信,你能來到我的面前救她。」李正陽匕首動了動,做出要攻擊的架勢。

「等一下,我和你交換如何?」莉娜還是滿臉的笑意。

謝哲敏時刻防備的莉娜,怕她突然偷襲自己。

「哦?」

「你想想,你若是對朱迪出手,而我又對這個女人出手,你相不相信,你殺了朱迪的同時,我的手會插入她的心臟?」

柳旭東移動到樓梯口,「你以為我會讓你的陰謀得逞?」

莉娜笑道:「就算你與她一起也不是我的對手,怎麼樣,我的男人,要不要交換呢?」

李正陽眉毛都在抖,莉娜的話不假,如果這邊殺了朱迪,那麼小敏的性命絕對有危險。

謝哲敏自己的修為目前不及莉娜,但是還有自保的能力,為了給李正陽殺掉朱迪的機會,趁著莉娜看向李正陽的時候,身子跳躍,竄到柳旭東的身後,在藉助彈跳之力,躍到李正陽的身後,笑道:「現在你還能用我威脅李正陽么?」

啪啪啪啪!莉娜在鼓掌:「好快哦,我只是用你拖延一下李正陽的時間而已,你實力如何我可是很清楚的,不過現在嘛,呵呵。」

機會,這個時候快速的進攻,朱迪一定跑不了,而且還有小敏與燕南飛輔助,柳旭東雖然實力不如莉娜,但是短短几招是不可能輸掉的。

就是現在!李正陽剛要動,就覺得莉娜的笑聲很奇怪!有詐?

愣了一下,就聽見莉娜說道:「我的男人,你為什麼不動手啊?哈哈。」

「你什麼意思?難道要我殺了你的部下?」

「不,不,朱迪是我得意的部下,我怎麼可能讓他死呢,我只是想說,剛剛幸虧你沒有動手,不然你會後悔一輩子!」莉娜拿出了手機,然後身子一躍。

李正陽將謝哲敏護在身後,弒神橫在胸前,只要莉娜進攻,自己就會出擊!雖然不能殺掉莉娜,但總是能托住她,而且目前是五對二,勝算極大。

莉娜毫不在乎是不是以寡敵眾,反而一臉的從容,美麗的眼睛看著李正陽,從兜里拿出了手機,滑動一下,將屏幕對準了李正陽,笑道:「我的男人,幸虧你剛剛沒有動手,如果朱迪死在你的手裡,那麼你的這幾個相好的就危險了。」

手機屏幕中,吳莎莎與王影兒的身影都暴露在窗戶前。

李正陽心裡一緊,他清楚,這視頻是從心動集團對面的建築拍的。

畫面又是一轉,徐婕正在會議室,似乎在召開財務部會議,她走動的身影完全躲不開攝像頭的拍攝。

「你也是身經百戰的人,你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她們只是普通人,對你沒有威脅。」 「但能威脅到你,你想想,她們四周遍布幾個狙擊手,她們能發現嗎?能躲得過么?」莉娜笑著,接著道:「現在可以交易了么?」

李正陽的瞳孔在收縮,如果是狙擊手的話,吳莎莎與王影兒必死無疑,徐婕更躲不開噩耗。「可以。」

柳旭東雙拳緊握,每一次到了關鍵時候,莉娜總是能夠找到這邊的軟肋,同時為李正陽早上做的決定而埋怨。

「好,交易達成,我們要走了,千萬不要冒失的出手哦,只要我一按,那邊就開槍了,下次見,對了,我的男人,不要讓我失望哦,我可是給你找了一個對手呢。」莉娜咯咯大笑,轉過身:「朱迪,我們走。」

大搖大擺的從幾人面前經過,莉娜無限風光的離開。

李正陽吐出一口氣,明天,這幾個小妞絕對不能出門,什麼時候解決掉天使這個麻煩,什麼時候在讓她們去公司工作。

這可苦了江學龍,自從強者們打鬥到談話,他始終站在原地,此刻腳都麻木了。

尤其是看到謝哲敏,江學龍就哆嗦,謝哲敏就是他的噩夢。

「江學龍。」李正陽走上前,「好點了么?」

哈?啥意思啊?江學龍苦著臉盯著李正陽的眼睛,雙腿因為緊張而發抖,越發抖就越想並在一起,因為他感覺膀胱膨脹想去方便。

「嗯……」江學龍點點頭,隨即又搖搖頭。

謝哲敏來到李正陽的身邊,安靜的看著楊雪龍。

江學龍彷彿像個等待流氓下手的良家青年,眼珠子瞄著謝哲敏的臉。

「你這裡有多少人?」

「六,六十多。」江學龍哆嗦的道。

李正陽無奈的笑了笑,這小子確實是被小敏給嚇壞了。

拍了怕他的肩膀:「沒事兒,今天來主要是和你談談,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談?眼神瞄了一下大廳,尼瑪,將近三十人還在地上趴著呢,這是沒動手的意思?那你動起手來會是什麼樣子啊?

「加入我們天下會,我保證你絕對不會在被人欺負。」

「天,天下會……」

謝哲敏挪動腳步,「加不加入。」

江學龍猛烈的一哆嗦:「加,加……」接著膀胱再也承受不住壓力。

「嗯,好,將你手下全部召集,然後做個登記,我會在聯繫你的。」李正陽邁步下了樓梯。

謝哲敏瞪了江學龍一眼,跟在李正陽的後面。

呼,瘟神們可下走了,江學龍一屁股坐在地上,這短短的十分鐘快趕上幾年一般漫長了。

莉娜懶懶的坐在車裡,朱迪青著臉駕車。

「不要灰心,只要你能夠勤加練習,超越李正陽還是有希望的,畢竟差距不大。」

「莉娜閣下,我自青銅修為以來,就不曾有進步,已經停滯了一年有餘,史蒂森與尤雷他們幾乎快追趕上我,今天對李正陽對打兩招,我才知道我與您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快了,我們就快離開這裡了,到時候我負責收集資金,你們幾個就老老實實的在秘密基地修行。」莉娜卷了卷身子,雖然很累,但是她必須打起精神,紅天使的實力越來越強,如果黑天使一直被壓制,上帝那裡將無自己的作為。

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莉娜想到了這句話,天使不正是李正陽的敵人么?

「通知所有人,東郊三里倉庫待命,李正陽下一站的目標正是那裡,對了,給青龍幫一個信兒,就說天下會集中力量要銷毀他所有的貨物,讓他們召集所有分堂的負責人集合在那裡。」

朱迪一愣:「閣下,這……」這麼做豈不是要青龍幫的人馬去送死?但是秦武的所有資金還沒有弄到手。

莉娜笑了:「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我只是覺得李正陽這樣太慢了,每次出手都是一個地盤,那要多久啊,不得墨跡幾天?還不如我們幫助他一下。」

「莉娜閣下,我真的有些不明白,李正陽明明是您的仇人,您無什麼趁他現在不是那麼強大而出手呢?如果讓他羽翼豐滿,在對付他可就難了。」

「我知道,但是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

朱迪不在說什麼,按照莉娜吩咐,將消息傳了出去。

「我們去欣歌酒店吧,不能把重要的人物給忽略了。」

秦歌舒服的抽著煙,剛剛實在太**,不得不承認,這外國妞別有一番滋味。

摸了摸還在疼的手臂,秦歌的臉色開始發沉,李正陽與李倩倩都是不能原諒的,只要他們對青龍幫動手,莉娜的人馬就是把他們虐成渣渣。

到時候李倩倩還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史蒂森敲著秦歌的房門。

秦歌穿好衣服,「喲,史蒂森先生,您怎麼來了?」

「秦少爺,莉娜閣下剛剛打了電話,要您前往東郊倉庫,她在那裡等您。」

莉娜?為什麼去那裡?秦歌愣了一下。

史蒂森帶著微笑:「這次是與李正陽他們做個了斷,我們全部人手都回去,青龍幫的分堂已經通知了,閣下說了,你與李正陽有著不一樣的仇恨,所有當李正陽被虐到毫無還手之力的時候,就由您親手解決了他。」

秦歌眼睛放光,摸著骨折的手臂,「好,好!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姓李的,我要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那我們就走吧!」史蒂森轉身走向電梯。

秦歌看了看那外國妞,笑道:「寶貝兒,等我,等我回來在稀罕你。」

外國妞帶著笑容,與秦歌說了拜拜。

東郊倉庫面積非常大,裡面幾乎都是青龍幫的貨物,有槍,有毒,還有大批量的酒水。

青龍幫十堂負責人帶領手下都已經到位。

這場面說是殺氣騰騰也不為過,每一堂召集百名小弟,十堂加起來就是上千人,在加上莉娜的勢力,天下會就算有超人一般的力量,也得被干成殘廢。

秦歌作為青龍幫的少爺,非常牛叉的坐在椅子上,等待著仇人登門。

莉娜帶著笑意注視了他一眼,隨即就輕輕的搖了一下頭,死到臨頭還不知道,真可悲啊。

朱迪、史蒂森、尤雷、凱特、傑斯等人站在莉娜的身後。

青龍幫十堂堂主看著眼前的陣容,更是心神蕩漾,論黑社會,誰有青龍幫這般的實力?

只可惜楊雪龍與江學龍兩個混球沒有到場,難道是沒接到通知?

距離東郊倉庫六十米,李正陽說道:「停車,先退回去。」

郎佳俊踩了剎車:「怎麼了?」

李正陽閉上眼睛,幾分鐘后睜開:「他們這是要拚命的節奏,小敏,資料給我。」

伸手接過文件,看了看上面的人物,點了點頭:「青龍幫負責這些地盤的老大,幾乎都在這裡,而且莉娜他們天使的人也在。」

柳旭東與燕南飛等人瞪大了眼睛,都在?什麼情況?把這裡當成最終的戰場了么?

然後笑了笑:「他們人很多,至少有一千人。」

額,一千人?幾人皺了皺眉頭,黑社會有這般的實力!

「沒關係,沒有莉娜,一千人也只是擺擺樣子而已,李正陽,你可以給鄧暉打電話了,既然天使的人都在這裡,讓他帶領二百人拿著*前來,不是分分鐘搞定的事情么?」謝哲敏將電話拿出,扔給了李正陽。

李正陽點著頭:「小敏,我覺得你說的話,實在是太有道理了,不過那群人可不是省心的主,一個個脾氣暴躁,我就怕他們手癢,在開幾槍。」

「黑社會並不幹凈,你在乎他們的性命幹什麼!」

好吧,對方聲勢浩大,咱們這邊也得有排場啊!若說助威,誰敢與華夏警方斗!

撥通了鄧暉的電話,李正陽道:「帶上二百人,配上自動步槍,來東郊倉庫,地址我馬上發給你,立即過來。」

鄧暉興奮的叫道:「好的,隊長,對了,要不要丟一顆*過去,試試威力。」

試你妹啊!在把自己人給炸了!

掛了電話,又撥打了林建的電話號碼:「林子,你不是說你在通陽市一直沒什麼業績么,這回機會來了。」

林建在辦公室哆嗦一下,什麼機會?首長這樣說話,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兒。「首長,啥意思啊?」

李正陽笑道:「打擊黑社會勢力,給百姓一個和諧的生活環境,不正是你的業績么!」

林建無奈的撓撓頭,我的業績,還不如說成,你想裝逼打臉,讓我們過去幫忙!

「首長還真是為我著想啊,說吧,讓我帶多少人過去!」

李正陽道:「不多,帶個五百人就夠了。」

五百!!林建差點沒嗆著,你這是去打擊黑社會嗎?不會要發動暴亂吧?「首長,我不明白,黑社會要動用警方五百人?」

「嗯,最好是配著槍,放心,我們打前鋒,解決了之後,您維持現場就好。」

還帶槍?有必要麼?這是要往死里裝逼的節奏啊!「首長啊,是這麼回事,最近局裡財政非常緊張,你看這出警的費用……」

李正陽眉毛跳動一下:「喂!喂!林子!有聲嗎?說話啊。」

「首長,我說呢啊。」林建還真以為信號不好,站起來打開了窗戶。

「哈?聽不清,信號不好,你在說一次!喂,林子……」

lixiangguo

「綺夢,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如果寒雪可以直接來神界,我會讓她去凡界歷練嗎,放心吧,我的世界我做主,寒雪是不會遇到生命危險的。」陸楓對眾女笑著保證道。

Previous article

位面之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神,只不過他是這個未眠,也就是這顆星球的掌控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