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卑鄙無恥,」

一眾觀戰的強者全部是顯出身影,可是想要救援都是已經遲了,一個個發出無邊的怒吼與咆哮,他們後悔沒有親自的出手,如果易陽隕落,那麼誰給他們大管事布置玄武封天陣,大管事若是隕落,他們的好日子也是到頭了,必將是受到其他幾域勢力的清洗,

「小雜種,敢到我聶家生事,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聶空元的身影騰空而起,手執銀色大弓,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暢快與得意,似乎已經是看到了易陽被三箭洞穿身軀,屍骨無存的景象,

… ?第351章斬殺聶荒

易陽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三箭襲殺,那是三件王兵,以他的肉身,絕對是抵禦不住,而且一但心生退意,巨人之拳必然是擊潰乾坤筆,從而自己要遭受雙重攻擊,就算是不死,也要丟下半條命,他不能退,一但退怯,必是心生陰影,武道之心蒙塵,一世英明盡毀。【風雲閱讀網.】

諸天空間之中,紫金神龍,乾坤筆,吞天族強者,全部都是漠然無語,他們不能出手,也不會出手,這關係到易陽的武道之心。

就連是沉睡於的風烈子與心魔無絕,也是有了一絲觸動,但他們都是在緊要關口,根本不能分神,否則那是必死之局。

幻月黑蓮,依舊是懸於易陽的元靈之上,可見他的元靈之上,一道功德寶輪交織,充滿了神聖之意,就如同是諸佛一般。

易陽沒有動用功德金光,雖然是可以護體,必然是保持不敗之地,但是對於自己的武道,沒有任何的好處,身影懸浮虛空,依舊是一動不動,似乎沒有感受到三箭的襲殺,依舊是謹守心神與聶荒進行對決。

「木小兄弟,快退啊!退啊!」

「小兄弟,一次的失敗不算什麼,我們滅他滿門。」

「小兄弟,散開啊!」

一群觀戰的王者與真人全部是發出無邊的咆哮,猶如是一隻只蠻獸,他們多麼希望易陽退開,哪怕就是挪一下身軀,便可是躲過這必殺一擊,而不是當這個活靶子。

「轟」的一聲巨響,三箭席捲到易陽的身前,三道銀光瞬間是爆裂開來,強大的銀芒帶著無匹毀滅的氣息,猶如是一**日橫空,似要將整個天穹給撕裂。

刺目的銀光,遮掩住太陽的光輝,逐漸是吞噬了易陽的身軀,整個天空之中灑下了大面積的血雨。

「該死的聶家,卑鄙小人,滅他滿門。」

「殺,一個不留。」

「給小兄弟報仇。」

一群觀戰的老王者與真人,一個個赤紅著雙目,全部是閃爍著無邊恐怖的氣息,三十名真人,七名王者,直接將整個天穹給覆蓋,恐怖的王威席捲整個王都,猶如是九天神雷降臨,似乎覆滅一切。

「諸位前輩,慢著,你們看那巨筆,還沒有消失,難道是還沒死,再等等看。」烈山傲天心中也是捏了一把汗,他知道易陽如果身死的,他是第一個活不了,但他沒事,而且天空之上巨筆還在。

銀芒慢慢的消散而去,可見一道身影出現,但那幾乎是不成人形,左臂是齊肩粉碎,連帶著胸口向下一直到大腿,露出了森森白骨,可以清晰的看到體內的臟器,而且金色骨骼雖然骨紋依在,但似乎是神性全部消散。

一口口紫金色的鮮血噴下,易陽的心神徹底是鬆懈,而天穹之中的巨筆陡然消散,可見那兇悍無比的巨拳,那是瞬間朝著易陽的身軀碾壓而下。

「轟!」的一聲巨響,易陽的身軀直接是被落地面,更是砸出了一個恐怖的大坑,而此刻聶荒的身形慢慢的退化到了正常人的身高,整個人面色蒼白,顯得是虛弱無比,從天空之中落入地面,一步步的走到了易陽的坑前,看著血肉模糊的易陽,「雖然….我不是親手勝你…但你敗了…就是敗了…這個世界強者…為尊….只有強者才有資格活下去。」

而坑中血肉模糊,幾乎是不成人形的易陽,陡然是睜開了雙目,那滿臉血污的臉上,突然是露出了一抹笑容,聶荒看著這股笑容,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危機,渾身的毛孔全部張開,身影急速的後退。

可見易陽的眉心忽然是爆發出了一點金色的火苗,直接落入了聶荒的身上,僅僅是一瞬間,金色的火焰便是覆蓋全身,神火湧入他的身軀,瘋狂的煅燒著他的身軀,靈魂,「你…你…這到底…是什麼….火…」

話還沒有說完,聶荒的身軀便是全部消散,連一點渣渣也沒有留下,而神火明顯是壯大了一絲,包裹著一塊拳頭大小的紅色晶體,還有一塊透明無色的晶體,全部是落入易陽的手中,這便是魂晶與血晶,乃是一個生命精華與靈魂精華,世間唯有混元神火才有這樣的奇效。

易陽將魂晶懸於自己的眉心,血晶緊握在手中,可是一道道最純粹的生命精華,全部是湧入易陽的身軀之中,修鍊了遠古巨人功法的聶荒,那一身血肉蘊含的生命能量可想而知,可見易陽身上血肉快速再生,骨骼之上的骨紋似乎是受到了觸動,一絲絲的金色熱流匯聚而出,慢慢的壯大起來,一根根骨頭再次是散發出了神光。

血肉再生,斷裂的肩膀處一道道金色的熱流匯聚,可見骨頭,血肉,經脈,瘋狂的蠕動著,一條新生的左臂已經是重生,從殺死聶荒到修復身軀不過是三十息左右,幾乎是讓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這一戰雖然幾乎是重傷垂死,但是得到的好處也是巨大的,體內的骨紋已經是增加到了一百六十處,而且是新生的這些骨紋,是更加的純粹,骨骼是更加的堅固,等到大成的一日,必然是有著無比的奇效。

「荒兒,小雜種,該死的小雜種,你居然敢….你居然敢…殺我荒兒…我要將你挫骨揚灰。」

聶空元是第一個反應過來,面孔露出了無邊的悲憤之意,宛若是一道迅猛的獵豹,朝著易陽所在的坑中席捲而來。

「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嗎?真當我們這些王者是紙糊的嗎?」一名黃袍王者身影閃現,目光閃爍滔天的怒意,快速的擋在了聶空元的身前。

「王….王者…怎麼會…這麼多的王者…真人…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聶空元渾身冷汗直流,面前可是出現了七名王者,三十名真人,這個小雜種那裡找來的,整個大玄王朝也沒有這多的王者與真人,這股勢力足以是覆滅大玄王朝了。

易陽身影從坑中是慢慢的爬出,嘴角露出了一股冷冽的笑容,道:「聶荒是吧!不錯,這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註定只有強者才有資格活下去,可惜你是沒有資格了,而我必然會永遠的活下去。」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351章斬殺聶荒

易陽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三箭襲殺,那是三件王兵,以他的肉身,絕對是抵禦不住,而且一但心生退意,巨人之拳必然是擊潰乾坤筆,從而自己要遭受雙重攻擊,就算是不死,也要丟下半條命,他不能退,一但退怯,必是心生陰影,武道之心蒙塵,一世英明盡毀。【風雲閱讀網.】

諸天空間之中,紫金神龍,乾坤筆,吞天族強者,全部都是漠然無語,他們不能出手,也不會出手,這關係到易陽的武道之心。

就連是沉睡於的風烈子與心魔無絕,也是有了一絲觸動,但他們都是在緊要關口,根本不能分神,否則那是必死之局。

幻月黑蓮,依舊是懸於易陽的元靈之上,可見他的元靈之上,一道功德寶輪交織,充滿了神聖之意,就如同是諸佛一般。

易陽沒有動用功德金光,雖然是可以護體,必然是保持不敗之地,但是對於自己的武道,沒有任何的好處,身影懸浮虛空,依舊是一動不動,似乎沒有感受到三箭的襲殺,依舊是謹守心神與聶荒進行對決。

「木小兄弟,快退啊!退啊!」

「小兄弟,一次的失敗不算什麼,我們滅他滿門。」

「小兄弟,散開啊!」

一群觀戰的王者與真人全部是發出無邊的咆哮,猶如是一隻只蠻獸,他們多麼希望易陽退開,哪怕就是挪一下身軀,便可是躲過這必殺一擊,而不是當這個活靶子。

「轟」的一聲巨響,三箭席捲到易陽的身前,三道銀光瞬間是爆裂開來,強大的銀芒帶著無匹毀滅的氣息,猶如是一**日橫空,似要將整個天穹給撕裂。

刺目的銀光,遮掩住太陽的光輝,逐漸是吞噬了易陽的身軀,整個天空之中灑下了大面積的血雨。

「該死的聶家,卑鄙小人,滅他滿門。」

「殺,一個不留。」

「給小兄弟報仇。」

一群觀戰的老王者與真人,一個個赤紅著雙目,全部是閃爍著無邊恐怖的氣息,三十名真人,七名王者,直接將整個天穹給覆蓋,恐怖的王威席捲整個王都,猶如是九天神雷降臨,似乎覆滅一切。

「諸位前輩,慢著,你們看那巨筆,還沒有消失,難道是還沒死,再等等看。」烈山傲天心中也是捏了一把汗,他知道易陽如果身死的,他是第一個活不了,但他沒事,而且天空之上巨筆還在。

銀芒慢慢的消散而去,可見一道身影出現,但那幾乎是不成人形,左臂是齊肩粉碎,連帶著胸口向下一直到大腿,露出了森森白骨,可以清晰的看到體內的臟器,而且金色骨骼雖然骨紋依在,但似乎是神性全部消散。

一口口紫金色的鮮血噴下,易陽的心神徹底是鬆懈,而天穹之中的巨筆陡然消散,可見那兇悍無比的巨拳,那是瞬間朝著易陽的身軀碾壓而下。

「轟!」的一聲巨響,易陽的身軀直接是被落地面,更是砸出了一個恐怖的大坑,而此刻聶荒的身形慢慢的退化到了正常人的身高,整個人面色蒼白,顯得是虛弱無比,從天空之中落入地面,一步步的走到了易陽的坑前,看著血肉模糊的易陽,「雖然….我不是親手勝你…但你敗了…就是敗了…這個世界強者…為尊….只有強者才有資格活下去。」

而坑中血肉模糊,幾乎是不成人形的易陽,陡然是睜開了雙目,那滿臉血污的臉上,突然是露出了一抹笑容,聶荒看著這股笑容,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危機,渾身的毛孔全部張開,身影急速的後退。

可見易陽的眉心忽然是爆發出了一點金色的火苗,直接落入了聶荒的身上,僅僅是一瞬間,金色的火焰便是覆蓋全身,神火湧入他的身軀,瘋狂的煅燒著他的身軀,靈魂,「你…你…這到底…是什麼….火…」

話還沒有說完,聶荒的身軀便是全部消散,連一點渣渣也沒有留下,而神火明顯是壯大了一絲,包裹著一塊拳頭大小的紅色晶體,還有一塊透明無色的晶體,全部是落入易陽的手中,這便是魂晶與血晶,乃是一個生命精華與靈魂精華,世間唯有混元神火才有這樣的奇效。

易陽將魂晶懸於自己的眉心,血晶緊握在手中,可是一道道最純粹的生命精華,全部是湧入易陽的身軀之中,修鍊了遠古巨人功法的聶荒,那一身血肉蘊含的生命能量可想而知,可見易陽身上血肉快速再生,骨骼之上的骨紋似乎是受到了觸動,一絲絲的金色熱流匯聚而出,慢慢的壯大起來,一根根骨頭再次是散發出了神光。

血肉再生,斷裂的肩膀處一道道金色的熱流匯聚,可見骨頭,血肉,經脈,瘋狂的蠕動著,一條新生的左臂已經是重生,從殺死聶荒到修復身軀不過是三十息左右,幾乎是讓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這一戰雖然幾乎是重傷垂死,但是得到的好處也是巨大的,體內的骨紋已經是增加到了一百六十處,而且是新生的這些骨紋,是更加的純粹,骨骼是更加的堅固,等到大成的一日,必然是有著無比的奇效。

「荒兒,小雜種,該死的小雜種,你居然敢….你居然敢…殺我荒兒…我要將你挫骨揚灰。」

聶空元是第一個反應過來,面孔露出了無邊的悲憤之意,宛若是一道迅猛的獵豹,朝著易陽所在的坑中席捲而來。

「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嗎?真當我們這些王者是紙糊的嗎?」一名黃袍王者身影閃現,目光閃爍滔天的怒意,快速的擋在了聶空元的身前。

「王….王者…怎麼會…這麼多的王者…真人…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聶空元渾身冷汗直流,面前可是出現了七名王者,三十名真人,這個小雜種那裡找來的,整個大玄王朝也沒有這多的王者與真人,這股勢力足以是覆滅大玄王朝了。

易陽身影從坑中是慢慢的爬出,嘴角露出了一股冷冽的笑容,道:「聶荒是吧!不錯,這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註定只有強者才有資格活下去,可惜你是沒有資格了,而我必然會永遠的活下去。」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352章合作愉快

「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聶家滿門族滅,小兄弟只要你一聲令下,我們立刻屠他滿門。【全文字閱讀.】」

黃袍老王者的目光之中帶著幾分的殺伐之意,給人一種無比恐怖的氣息,畢竟易陽代表的可是通天商會。

靜,死一般的寂靜,聶空元以及聶家的所有人全部屏住了呼吸,七名王者,三十名真人,想要滅聶家,真正就是一句話的事情,聶家怎麼會惹上這樣的大敵,早知如此,就不該對他下黑手,完了,聶家的數百年基業,完了。

「前輩,咱們是要要債的,不是來殺人的,何必那麼兇殘呢?滅人滿門,我是聖人弟子,怎麼能做如此狠毒之事,這與我儒門的宗旨不合,聶族長,你說是不是。」

易陽負手而立,滿身血污,嘴角露出了一股笑意,慢慢的朝著聶空元的身軀逼去。

「是,是,是…」聶空元此時可是滿身冷汗,可是腸子都悔青了,這個木道究竟是什麼人,背後居然有這麼多的王者守護,這怎麼可能呢?要債,要什麼債,我聶家什麼時候欠債了。

「我說聶族長,你跟通天商會是不是有一份十億元石的契約。」易陽慢慢的走到了聶空元的面前,一股無形的壓力是瞬間釋放而出,面前的聶空元雖然是半步真人,但是早就嚇破了膽。

「有….有….」聶空元心中一凝,通天商會,他的背後居然是通天商會,難怪能夠找到這麼多人為他出頭,這次惹大禍了,真是惹大禍了,通天商會是何等的龐然大物,只要一根小拇指就能碾死他。

「承認就好,承認就好,我還怕你不承認呢?我說聶族長,你這做人不厚道啊!真的不厚道啊!你人走就走了,為什麼要留下十億元石的債務給我呢?咱們乾坤書院窮啊!根本付不起這麼大的代價,你看這份契約的債務,聶族長,你不是給解決一下。」

易陽輕輕的從空間袋之中拿出了契約,快速的丟到了聶空元的面前,嘴角帶著一股無比平靜的笑意。

「這…這…份契約是我們定的不錯,但是我們聶家早就十天前就已經是撤出了赤血城,我們將赤血城已經是賣給了易家,現在這份契約跟我們無關,你若不相信的話,你看看這份契約。」

聶空元雖然心中懼怕,可是也是一個老狐狸,就是害怕事情敗露,早就是給自己留下了後手,而且這份後手就算是通天商會的大管事來了,也是不能把自己怎麼樣,如果通天商會不講道理,只能是自認倒霉。

「聶族長,當真是好手段啊!可惜我這個人認死理,今天我是來要債的,不拿出十億元石的話,我到是無所謂,這些王者與真人,肯怕沒那麼輕易好打發,你自己看著辦吧!是拿錢出來買一份家族的安寧呢?還是我讓你們這裡的人全部死絕呢?我是一個讀書人,你別逼我動粗。「易陽的聲音顯得是很平靜,可是其中的威脅之意,可想而知。

「你…別欺人太甚,就算是通天商會,你們也不能不講道理吧!對,你們要滅我滿門,就是一句話的事情,但是這件事情若傳揚出去,我神朝人皇絕對不會罷休的,你要想清楚你的後果是什麼。」

聶空元反正已經是打定主意了,就是來個死不認賬,他不相信通天商會有這個膽子,敢真的將他們全部滅了,這個老牌勢力是很強,可是他們一向介入任何的勢力紛爭,一但介入,天下不知道會多少人找他們麻煩。

「看來你是真的不想給了是嗎?莫非你依仗背後是蒼冥撐腰,上面還有武動天給你們當靠山是吧!我都說我是讀書人,不想動粗,你們非得逼我,你們聶家這幾百條人命,當真就是不值十億元石嗎?」

易陽的嘴角是掛著幾分笑容,雙目之中的寒光閃爍,給人一種凌厲的氣息。

「你….為什麼….你究竟是什麼人。」聶空元後退了幾步,面色一片駭然,難怪他會殺上門來,原來他已經知道了這背後的人嗎?可是他又是怎麼知道的,完了,真的完了,聶家這回真的完了。

「聶族長,你們聶家現在的生死可就在你的一念之間,我不但知道你們的背後的人是誰,還知道你們昨天去了寒山要塞,而且具體準備對我赤血城幹什麼,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這麼迅速呢?直接殺上門來,其實告訴你也無妨,是易家的人把你給賣了,他們已經暗中與我結盟,先滅了你們聶家,拿下你們聶家的封地,而且他們可是出價三十億元石,買你們聶家滿門上下的命,我是讀書人,可不想動粗,你懂得。」

易陽的面色可是異常的嚴肅,完全就是一副騙死人不償命的樣子。

「什麼….」聶空元面色一陣煞白,身影連連是後退了十幾步,整個人是渾身發軟,重重的癱坐了下去,雙目之中帶著無比的怨恨,猶如是一頭蠻荒凶獸,露出了無邊徹骨的殺機。

「易無逍…你個王八蛋….竟敢…我好恨啊!」

「聶族長,大家都是明白人,現在你的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生路,一條是死路,我都說了,我是讀書人,不想動粗,你拿出六十億元石,買你滿門上下的命,然後咱們聯盟,一起幹掉易家,你覺得怎麼樣。」

易陽微微的蹲下身軀,嘴角露出了一股若有若無的邪笑,而心裡可是一片無邊的陰冷,想動我,今天本士子讓你們狗咬狗,一舉滅了你們兩族。

「你們不殺我….好,好,好…我答應了,咱們聯盟,一舉滅了易家…來人啊!去拿六十億元石。」

聶家數百年的基業,光是赤血城每年的純粹收入,就是能夠達到數億的元石,而且聶家可是富庶無比,六十億元石,也不過家族數十年的收入而已,這根本就是不算什麼,而且能夠滅掉一個大敵。

「痛快,聶族長,那麼就祝我們合作愉快,事情宜早不宜遲,現在整合你們聶家的人馬,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我們會給你掠陣,遇到不能敵的人,我們幫助你解決,到時候易家的封地歸你,如何。」

易陽露出了幾分笑容,顯得是真誠無比,任誰也是看不出一絲的端倪。

「好…」聶元空心中沒有任何的懷疑,而且是信心滿滿,雖然他是一個老狐狸,可這個情況下,早就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畢竟易陽要滅他滿門,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幾十名的強者,可見他與通天商會的關係非常不一般。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352章合作愉快

「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聶家滿門族滅,小兄弟只要你一聲令下,我們立刻屠他滿門。【全文字閱讀.】」

黃袍老王者的目光之中帶著幾分的殺伐之意,給人一種無比恐怖的氣息,畢竟易陽代表的可是通天商會。

靜,死一般的寂靜,聶空元以及聶家的所有人全部屏住了呼吸,七名王者,三十名真人,想要滅聶家,真正就是一句話的事情,聶家怎麼會惹上這樣的大敵,早知如此,就不該對他下黑手,完了,聶家的數百年基業,完了。

「前輩,咱們是要要債的,不是來殺人的,何必那麼兇殘呢?滅人滿門,我是聖人弟子,怎麼能做如此狠毒之事,這與我儒門的宗旨不合,聶族長,你說是不是。」

易陽負手而立,滿身血污,嘴角露出了一股笑意,慢慢的朝著聶空元的身軀逼去。

「是,是,是…」聶空元此時可是滿身冷汗,可是腸子都悔青了,這個木道究竟是什麼人,背後居然有這麼多的王者守護,這怎麼可能呢?要債,要什麼債,我聶家什麼時候欠債了。

「我說聶族長,你跟通天商會是不是有一份十億元石的契約。」易陽慢慢的走到了聶空元的面前,一股無形的壓力是瞬間釋放而出,面前的聶空元雖然是半步真人,但是早就嚇破了膽。

「有….有….」聶空元心中一凝,通天商會,他的背後居然是通天商會,難怪能夠找到這麼多人為他出頭,這次惹大禍了,真是惹大禍了,通天商會是何等的龐然大物,只要一根小拇指就能碾死他。

「承認就好,承認就好,我還怕你不承認呢?我說聶族長,你這做人不厚道啊!真的不厚道啊!你人走就走了,為什麼要留下十億元石的債務給我呢?咱們乾坤書院窮啊!根本付不起這麼大的代價,你看這份契約的債務,聶族長,你不是給解決一下。」

易陽輕輕的從空間袋之中拿出了契約,快速的丟到了聶空元的面前,嘴角帶著一股無比平靜的笑意。

「這…這…份契約是我們定的不錯,但是我們聶家早就十天前就已經是撤出了赤血城,我們將赤血城已經是賣給了易家,現在這份契約跟我們無關,你若不相信的話,你看看這份契約。」

聶空元雖然心中懼怕,可是也是一個老狐狸,就是害怕事情敗露,早就是給自己留下了後手,而且這份後手就算是通天商會的大管事來了,也是不能把自己怎麼樣,如果通天商會不講道理,只能是自認倒霉。

「聶族長,當真是好手段啊!可惜我這個人認死理,今天我是來要債的,不拿出十億元石的話,我到是無所謂,這些王者與真人,肯怕沒那麼輕易好打發,你自己看著辦吧!是拿錢出來買一份家族的安寧呢?還是我讓你們這裡的人全部死絕呢?我是一個讀書人,你別逼我動粗。「易陽的聲音顯得是很平靜,可是其中的威脅之意,可想而知。

「你…別欺人太甚,就算是通天商會,你們也不能不講道理吧!對,你們要滅我滿門,就是一句話的事情,但是這件事情若傳揚出去,我神朝人皇絕對不會罷休的,你要想清楚你的後果是什麼。」

聶空元反正已經是打定主意了,就是來個死不認賬,他不相信通天商會有這個膽子,敢真的將他們全部滅了,這個老牌勢力是很強,可是他們一向介入任何的勢力紛爭,一但介入,天下不知道會多少人找他們麻煩。

「看來你是真的不想給了是嗎?莫非你依仗背後是蒼冥撐腰,上面還有武動天給你們當靠山是吧!我都說我是讀書人,不想動粗,你們非得逼我,你們聶家這幾百條人命,當真就是不值十億元石嗎?」

易陽的嘴角是掛著幾分笑容,雙目之中的寒光閃爍,給人一種凌厲的氣息。

「你….為什麼….你究竟是什麼人。」聶空元後退了幾步,面色一片駭然,難怪他會殺上門來,原來他已經知道了這背後的人嗎?可是他又是怎麼知道的,完了,真的完了,聶家這回真的完了。

「聶族長,你們聶家現在的生死可就在你的一念之間,我不但知道你們的背後的人是誰,還知道你們昨天去了寒山要塞,而且具體準備對我赤血城幹什麼,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這麼迅速呢?直接殺上門來,其實告訴你也無妨,是易家的人把你給賣了,他們已經暗中與我結盟,先滅了你們聶家,拿下你們聶家的封地,而且他們可是出價三十億元石,買你們聶家滿門上下的命,我是讀書人,可不想動粗,你懂得。」

lixiangguo

接住信息球,卡娜一眼便看出了這個正是他的哥哥納多攜帶的信息球,眼神飽含深意地看了下秦寒后,他第一時間打開了開關,而納多那全息影像又跳了出來,繼續述說著當初被湛藍盜襲擊到他死去的全部過程!

Previous article

虛空之中的身影露出了幾分的得意的笑聲那無邊的藤蔓猶如是觸手一般朝著眼的人是廝殺而至虛空碎裂帶著一陣陣恐怖的壓迫之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