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凱特,你不能總是這麼排斥更加商業化的影片,它會給你帶來更多的好處……」李奧納多皺著眉頭看著瑪格麗特,試圖勸說她改變主意。

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妻子不要總是被票房毒.葯的名頭所困擾,這有什麼錯嗎?提線傀儡?凱特怎麼能這麼想他?

「我再重複一遍,我不喜歡這部電影。」她一字一頓的吐出了這句話,怒氣值滿點。

「凱特,你聽我說…..」李奧納多眉頭皺的更緊了,似乎是想要讓自己的妻子冷靜下來。

「啪——」瑪格麗特一臉平靜的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對著那張震驚過了頭的臉面無表情的說,「冷靜下來了嗎?或許你需要我再給你的頭腦降降溫?」

說完不等他回答抬手又是一巴掌,直接把他的腦袋扇的一歪。

在場的工作人員們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冷顫,他們有點兒分不清楚這到底是李奧納多的演技太好完美的表現出了被妻子暴揍的感覺還是瑪格麗特下手太狠,直接拔升了電影的高度?反正這場戲份看起來真實的不得了,他們完全能夠感受到瑪格麗特心中那股子暴怒的氣息跟李奧納多帶著混亂跟震驚的心情。

「我到現在還記得我那個時候有多麼的憤怒,我的丈夫,我深愛的人卻從未理解過我。他不明白我到底想要什麼,也沒辦法明白我渴望證明自己的內心想法,反而只是希望我能夠按照他給我規劃好的路線行走下去。就像是我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是他的附庸一樣,只要他想我就必須按照他的思路進行。我當時生氣極了,完全沒辦法忍受他的這種態度,其實劇本中還是沒有寫的太嚴重,因為我

作者有話要說:

當時還在哺乳期,朗就在我的身邊,所以霍華德當時被我狠狠的收拾了一頓也沒辦法反抗,他說話聲音大一些朗就會哭。說起這個,梅格,你小時候可比朗要安靜多了,霍華德年輕的時候很害怕嬰兒的哭聲,或者說他懼怕這種軟體生物,即使他愛自己的孩子也不敢過於接近,老了之後倒是改變了很多。」凱瑟琳帶著一絲笑意回憶兩個人的過往。

這其實很有意思,凱瑟琳口中的霍華德是個相當矛盾的人。瑪格麗特有些難以想象年輕時候的霍華德跟年老時候的霍華德之間重大的鴻溝,因為霍華德總是喜歡把她抱在懷裡,還會在她只懂得說火星語的時候在她的旁邊放上一大堆的玩具模型來逗她玩。她想象不出來那個害怕嬰兒的霍華德是什麼樣子。


關於俄航,那可是號稱永不停飛的航班,起飛抖一抖直接拉升跟降落垂直俯衝算啥?颱風跟暴雪都阻擋不了他們,最重要的是飛行員們習慣了喝點兒小酒再上飛機啊==


百里紫蘇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05-0621:13:47

讀者「璃嘉」,灌溉營養液+402017-05-0715:13:05

讀者「我想要一雙閔suga的腿。」,灌溉營養液+102017-05-0700:12:43

讀者「小狗吃肉包」,灌溉營養液+12017-05-0623:51:15

讀者「入迷了的小說」,灌溉營養液+12017-05-0623:01:21

讀者「Mialy」,灌溉營養液+52017-05-0621:10:37

讀者「天乾物燥↗來顆柚子」,灌溉營養液+102017-05-0619:35:53

讀者「Sandy」,灌溉營養液+802017-05-0605:58:25

讀者「紅榴」,灌溉營養液+102017-05-0523:42:15 「God!凱特,你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看看你自己——」李奧納多的聲音被打斷了。

「哇——」一陣哭聲響起。

「閉嘴!否則就滾出去!」瑪格麗特一手抱起她身邊的嬰兒,一手抄起身邊的電話示意如果他還想要繼續下去的話就別怪她不客氣。

「凱特!」李奧納多的表情複雜級了,混合著震驚跟憤怒還有那麼一絲絲的氣弱,讓朗都不禁手動給他點了個贊,這可真是進步神速啊!

「滾出去!」瑪格麗特壓低了聲音,順手就把那個道具電話砸到了李奧納多的身上,引來一聲低吼。

瑪格麗特狠狠的瞪著他,手臂不停的晃悠著哄著懷中的嬰兒。

在妻子的瞪視跟兒子的哭鬧中李奧納多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閉上嘴巴離開了房間。

「Cut!」朗示意這條鏡頭過了。

為了整租鏡頭他們都折騰了一個禮拜了。不僅僅是表演上面出現的問題,還有重要的道具,嬰兒。這實在是一種神奇的生物,他們的作息時間表從來都是不固定的,想要他們按照劇組的想法來哭來笑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更何況還有兒童保護協會的人在旁邊虎視眈眈。所以他們就只能等著嬰兒餓了想要喝奶或者是尿了需要換尿布的時候才能出現的哭嚎聲來隨時調整鏡頭。雖然今天的這場戲份看起來很順暢,但這已經是大範圍內的第六場了,因為嬰兒哭泣的時間總是不對,他們就只能多拍攝幾組,選取其中的最佳。

導演一喊過,嬰兒的媽媽就趕緊拎著奶瓶子跑過來給孩子餵奶了,一邊把奶瓶塞進他的嘴裡面年輕的媽媽還一邊稱讚瑪格麗特抱孩子的手法真的是很專業。

「我的哥哥跟姐姐都有孩子,或許不久之後我的妹妹也會有孩子,抱多了就習慣了。」瑪格麗特不在意的聳聳肩,把懷中的嬰兒放到孩子媽媽的懷裡面,完全無視對方好奇的眼神。

拜託,算一下時間差好嗎?她哪來的時間去生孩子?瑪格麗特對眼前這位年輕媽媽的那種詭異眼神有些無語。

不是每個抱孩子抱得穩的人都有自己的孩子的,她的小孩緣特別好。麗貝卡家的兩個孩子都很黏她,從小就喜歡賴在她的懷裡面,更不用說霍華德的兒子,也是一個粘人精,倒是維多利亞的兒子小湯米見的時間少,但也是見到她就往她身上撲,前段時間見到他還放出豪言壯語要長大之後把她娶回家裡,這種奇葩的待遇之下她抱孩子的功力不夠才是問題好嗎?

瑪格麗特這邊在應付著熱情的粉絲,李奧納多那邊也在繼續自己的奧斯卡征程。

「嘶——」他扯著臉皮齜牙咧嘴。

這次沒有了女朋友在他痛苦的時候親親抱抱的安慰他,就只有助理捧著一盤子的雞蛋在他臉上滾來滾去,順便毫不憐惜的給吹吹摸摸,只知道不停的滾啊滾,滾完了再往上噴點兒味道**的雲南白藥,這待遇簡直讓他迎風流淚。

「咦,你助理做的不錯嘛,跟吉賽爾學的?」搞定了簽名跟合影之後瑪格麗特就溜達到了李奧納多這邊,看著他的助理麻利的手法忍不住嘖嘖稱奇。

這絕對是得到了吉賽爾的真傳啊,那位熱情的巴西姑娘在對待里奧的臉的時候也是這麼跟禿嚕皮似的,瑪格麗特覺得她應該是看到了電影劇本,所以才會在離開之前把這種技巧傳授給助理。

「呵呵。」李奧納多都不想說話。

還不是你之前跟我說的先用雞蛋用力的滾一滾,然後塗傷葯的事情被吉賽爾聽到了她才會這麼對我?他對瑪格麗特現在已經無力吐槽了,這一定是上帝對他的懲罰才會被這姑娘這麼折騰,短短的不到半個月之內他都挨了多少巴掌了?還有拳頭跟被電話砸,不但心累,身體也累啊!要是這是自己的女朋友還好,被打完了還能要求親親抱抱的福利,但問題是這是別人的女朋友,自己的女朋友又跑到泰國去求神拜佛了,連點安慰都沒有,心情能好就怪了!

他現在都沒眼去看鏡子裡面自己的形象,這麼多的經驗下來他都已經麻木習慣了,想都不用想瑪格麗特會在他的臉上留下什麼樣的印記。自從被朗給指導了之後她在遇到這種往自己臉上乎巴掌的戲份就從來沒NG過,反倒是他自己因為NG了幾次而又多挨了不少額外的巴掌,這臉腫的,真是看了都傷心。

瑪格麗特眨了眨眼睛,還能呵呵就代表狀態還不錯嘛。

「被奧斯卡提名男主角的感覺如何?」她坐到了李奧納多的身邊。

今年的奧斯卡提名名單已經在昨天新鮮出爐,很榮幸的,迪卡普里奧先生又獲得了一項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就是不知道他的運氣怎麼樣,能不能最終得獎。

畢竟他的對手一個比一個強勁,不但有比爾·莫瑞這種老牌的演技派男星,還有本·金斯利這種前任影帝跟西恩·潘這個得獎運特別好的傢伙的存在。不僅僅如此,在前哨中他也沒能站到上風,金球獎的劇情類最佳男主角和音樂喜劇類最佳男主角分別給了西恩·潘跟比爾·莫瑞。倒不是說他沒有獲得過獎盃,但相對於國內的幾大前哨來說,他拿到的那幾個獎盃未免太過寒酸。

至於另一位對手,靠著《加勒比海盜》提名最佳男主角的約翰·尼德普,則是從來沒被他放在心上過,即使是他得獎了這位都不會得獎,陪跑的比他還專業,根本就不值得重視。說老實話,他真的搞不明白這幫子評委們是怎麼想的?傑克·斯派洛這個角色除了在造型上面顛覆了一下之外到底有哪裡值得一個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了?就靠眼線跟眼影?

李奧納多自覺當初的傑克·道森都比這個角色精彩的多,也不知道這群老頭子們是不是真的老眼昏花了,看人都不待挑的。

但對於好友的詢問他還是給出了回答,「不怎麼樣,今年大概又是陪跑吧。而且我今年也沒什麼時間去做公關,能撈到一個提名就算是幸運,還不如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明年的《飛行家》上面,我覺得霍華德·休斯先生能給我帶來更多的好運。」

《飛行家》的拍攝時間是從十一月份到三月份,後面還要留出大量的時間來做後期。別的不說,單說電影的膠片顏色就是一個問題,考慮到當時的年代好萊塢的那種紙迷金醉跟浮誇的風格,這些都是需要一幀一幀的調色,需要耗費掉不少時間。總體上來說這片子能在年底全部完成就算不錯,預留出來的時間是到明年年初。

然後完成的電影將會被送去各個電影節參加展映,爭取獲得一些獎項來增加自己的分量。雖然這是商業劇情大片,但在沖獎上面,《飛行家》走的還是藝術片的道路,從口碑開始爭取影評人們的好評,然後發酵到愛好這類電影的人群,再繼續擴散到更為廣泛的觀眾群體中去。

至於大面積的上映則是要等到聲勢造足了,甚至是在奧斯卡上面有所作為之後才會開始。

而很不巧的,每年的年底從十一月份開始到明年的二月份都是奧斯卡的最重要的公關時期,這麼算起來的話,他哪來的那麼多時間從劇組裡面跑出去參加各種宴會?

更何況《血鑽》這片子……李奧納多心裏面嘆了一口氣,他算是明白了為什麼當初導演朗·霍華德會用那種眼光看他了。這片子中他的表現還不如當年的《美國精神病人》,能得獎就怪了!

當然,不是說奧斯卡的歷史上沒有過表現不如以往的演員拿過影帝,達斯汀·霍夫曼跟阿爾·帕西諾還有保羅·紐曼等人都不是在自己的巔峰期拿到那座小金人的。可問題是人家都多大歲數了?他才多大?李奧納多非常確定認定以及肯定,今年的奧斯卡有沒有自己的份,依然是個陪跑者而已。

既然這樣的話他浪費什麼時間?盡量的運作一個提名刷刷自己的存在感就是極限了,想要什麼影帝?那都是沒有影子的事情。省下來的時間還不如好好的揣摩劇本,用在霍華德·休斯身上呢!

他對這個角色寄予厚望,吃了不少的苦頭,也遭了很多罪。說老實話他一輩子加起來遇到的災難可能都不如在這部電影遇到的苦逼事情多,更不用說從小到大,都沒有被女人打過的他在不但在《飛行家》裡面被打了好幾次耳光,還在拍攝過程中挨過更多的耳光,他拍攝這部電影的遭遇都能拍成另外一部電影了!

如果這樣都不能得到奧斯卡的青睞的話他就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夠打動那些鐵石心腸的評委們了,乾脆洗洗睡了等到人過中年再繼續好了。

霍華德能給你帶來更多的好運?瑪格麗特忍不住斜眼看他。這話他還真是說得出口,被安東尼調.教的差點兒精分,在劇組的時候都快掛掉了,怎麼看怎麼都是帶來的厄運吧?

不過瑪格麗特也懶得在這上面跟他爭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在奧斯卡的角度上面來說,這說不定真的是一個好運,畢竟也沒聽說哪個電影男主角在電影的拍攝當中兩次差點兒掛掉。到現在保險公司的工作人員還在對墜落的飛機在進行調查呢,這種事情

作者有話要說:

根本就不是炒作能夠炒作的出來的。而根據保險公司的流程來看,等到他們得出結果走完程序之後也差不多是明年年初的事情了,到時候《飛行家》的宣傳就該上馬了,借著這股東風,拿到那座小金人的困難確實要比今年小了不少。里奧做了一個好的選擇。

「那麼你呢,獲得奧斯卡提名最佳女主角你有什麼感覺?」李奧納多回答了瑪格麗特的問題之後反問她。

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大概算是比較開放的一屆,除了一個黛安·基頓之外,剩下的四個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人選年紀都不大。一個來自南非的靠著連環殺手提名的查理茲·塞隆距離自己的三十歲生日還有大半年,一個今年還不滿二十歲的斯嘉麗·約翰遜跟一個將要十四歲的澳大利亞小女孩,凱薩·卡斯特·休伊斯以及瑪格麗特這個馬上就要過自己的二十二歲生日的前影后。氣氛那是相當的詭異。


人們紛紛猜測他們是不是又打算造一次神,畢竟凱薩·卡斯特·休伊斯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比當年瑪格麗特拿到最佳女主角小金人的時候還要小一歲多。如果她真的能夠拿到這個獎的話無疑將會把奧斯卡影后的平均年齡再拉低一點兒,順便超越瑪格麗特·簡的十五歲封后的歷史。

但大家又有些迷惑,如果真的這樣的話奧斯卡也太不值錢了吧?距離瑪格麗特·簡拿到影后才過去了幾年?時間距離未免太短。而且很多人也不覺得這個來自澳大利亞的小女孩兒的演技能夠配得上這個至高無上的榮譽。她更多的時候不是在演而是在表現一種原生態的景象,這跟其他的四個提名人選的角色塑造的複雜程度上來說並沒有什麼優勢。

更何況她實在是太年輕了,年輕並且沒有基礎到不太可信的地步。

瑪格麗特·簡當初可是以一個十一歲的年齡有著三十五歲的眼神的複雜角色首先讓人們認識到了這個姑娘在演技上面的天賦,在那之前她就在百老匯演過小角色得到了業內人士的肯定。後來的朱麗葉更是跟克勞迪婭相差甚遠,甚至極端的不同。如果說這兩個角色顛倒一下的話她或許得不到這麼大的讚譽,但恰恰是她在年幼時期塑造過了一個遠遠超越本身年齡段的角色,之後又塑造了完全相反的角色才讓她的演技被人們大家讚賞。

可是休伊斯?大多數對演員這個行業有所了解的人們不禁搖了搖頭,這個年少的女孩兒還什麼都沒有證明過自己,一個角色未免太過單薄。

如果是在威尼斯的話或許這個女孩兒能夠得到一個褒獎,但在奧斯卡?這裡從來就不是什麼本色演出的舞台,即使是第一次提名的奧斯卡候選人都在之前有著其他的作品墊底,呈現出自己的複雜性,可是這女孩兒?處女作的本色出演,她憑什麼?

「焦點影業其實很有野心,背靠環球,他們想要再打造出來一個奧斯卡歷史。」李奧納多把背靠回椅子上面,放鬆了一些。

「那也要奧斯卡買賬才行。」瑪格麗特不在意的笑笑,遞給李奧納多一瓶礦泉水。

「是啊,再怎麼運作,也要奧斯卡買賬才行,焦點的胃口未免太大。」結果瑪格麗特遞過來的水,李奧納多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真以為歷史是那麼容易創造的嗎?還是以為瑪格麗特能夠在十五歲拿到這個獎別人就沒問題了?他們怎麼不想想她背後的那些錯綜複雜的背景跟勢力?即使不考慮場外因素,瑪格麗特可是在之前就憑藉著差異性極大的超越年齡的角色拿到了奧斯卡的最佳女配角,名不見經傳的凱薩·卡斯特·休伊斯拿什麼跟她比?

真以為靠著本色演出的處女作就能贏?拜託!休伊斯不是奧黛麗·赫本,靠著自己的個人魅力就能征服觀眾跟評委,二十一世紀的奧斯卡也不是五十年前的奧斯卡,現在的競爭激烈程度足以讓黃金時代的巨星們汗顏。更何況這還是個澳大利亞人,有些人太過想當然了。

瑪格麗特也笑了笑。她沒那麼驕傲,認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但也確實不認為還有人能夠在短時間破掉自己的記錄。她的這個影后,得來的太過複雜,凱瑟琳跟阿瑟的人脈,瑪麗蓮的遺澤,還有萊克斯強大的金元攻勢跟西蒙全負荷的開動和當時的提名人選情況跟國籍,都是促成了她創造歷史的原因。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一樣都不缺。

再想要湊齊這些東西,瑪格麗特不覺得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且奧斯卡要保持自己的權威性就不會輕易的讓人打破他們親手製作的神話,休伊斯想要拿到這個獎項的可能性為零。

「胃口大也有胃口大的好處,水渾了才好摸魚,至少今年的提名很有意思啊。」瑪格麗特笑眯眯的說。

《沉靜如海》這片子硬生生的挺到了奧斯卡報名的時候也讓她挺意外的,更意外的是製片方跟導演還真的把片子給申奧了,然而最意外的當然還是奧斯卡居然還提名了。這簡直讓她吃驚的不得了,尤其是這片子不但提名了一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還提名了一個最佳外語片跟一個最佳攝影。

瑪格麗特完全想不出來他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難道二戰紀念日的即將到來就真的這麼有力度?

「難道你打算參一腳?」李奧納多有些驚訝的說。

隨即想了一想覺得瑪格麗特的這種想法也無可厚非。距離她拿到上一尊奧斯卡已經過去了七年的時間,中間又經過了一次提名,又臨近二戰勝利六十周年,電影角色跟猶太人的身份也很佔便宜,現在拼一拼的話未必不能拿到自己的第二座小金人。

而且….奧斯卡是真的很愛這個姑娘,他們既然能夠在她十五歲的時候造一尊神出來,那麼就會在這條路上面走下去。朱迪·福斯特隔了三年就拿到了自己的第二座小金人,瑪格麗特如果不是太過年輕,又不公關加上那年的政治環境的話早就該在兩年前拿到自己的第二個影后了,現在的情況這麼好,不拼一拼太浪費了。

「我哪有那個時間?」瑪格麗特翻了個白眼。

里奧沒時間她就有時間了嗎?她從十一月份開始就被拖在了《飛行家》劇組裡面,哪來那麼多的閑工夫去公關那些奧斯卡的評委們?

「得了吧!說得你好像有多忙一樣,我才是這片子的男主角好嗎?」這次輪到李奧納多翻白眼了。

他覺得這根本就是瑪格麗特的借口,誰不知道她的戲份啊?要想抽出時間去做奧斯卡的公關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她不去根本就是自己不想去!不過想想也是,瑪格麗特從來不是一個名利心很重的人,她挑選電影的時候更多的是隨心所欲,可著自己的愛好來,壓根就不在意背後附加的那些東西。更何況她已經有了一座奧斯卡了,對這種事情就更加不會在乎。

李奧納多嘆了一口氣,什麼時候他也能手握一座奧斯卡,還有提名在前方等他啊?真是想要的偏偏沒有,不想要的人家送上門來。老天就是這麼喜歡開玩笑。

嗯,得不到的總是在騷動,被偏愛的有恃無恐。迪卡普里奧先生,你應該學習一下哲學家的態度了,要不然總是這麼糾結真的很容易變老的。安德莉亞眼皮子一撩,下了如此的結語。

《飛行家》的拍攝還算是順利,至少對瑪格麗特來說是比較順利的,她跟凱瑟琳在一起生活了不短的時間,兩個人本身的性格也有相似的地方,所以詮釋起來要比李奧納多輕鬆的多,至少不會有陷入精分的危險。

「所以我不喜歡傳記電影,本來演員在進入一個挖掘的比較深入的角色的時候就很容易走歪,再加上一個現實人物的框架簡直就是給自己找罪受。」瑪格麗特給布萊恩端了一杯咖啡說。

「但你也不能否認傳記片確實很容易拿獎,這點從近幾年的奧斯卡傾向就能看出來。最近幾年的影后,從格溫妮絲·帕特洛到希拉里·斯萬克再到茱莉亞·羅伯茨跟妮可·基德曼,中間除了一個哈利·貝瑞因為政治因素而拿到了那座小金人之外哪個不是靠著傳記片上位的?即使是今年,只要你不入場,我最看好的依然是靠著傳記片提名的查理茲·塞隆。」布萊恩喝了一口咖啡,眼睛一亮。

「你這咖啡的味道真是太棒了!我得說,梅格,這種咖啡給你實在是太過浪費,你平時都不喝這種東西!」布萊恩用一種控訴的語氣對瑪格麗特說。

他的這個客戶,從來不喝鮮榨果汁跟水以外的飲品,就更不用說咖啡了,但是她卻總能拿出最好的茶葉跟咖啡招待客人,這讓他這種嗜咖啡如命的人情何以堪?

「實際上我並沒有浪費,它們都進了該進的人的肚子裡面,比如說你。」瑪格麗特笑了笑說。

招待客人的時候她總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來,不是每個人都像她一樣有著嚴重的強迫症,大多數人喜歡喝咖啡或者是紅茶,所以說布萊恩的這種指控是完全不成立的。不過她還是很善解人意的從酒店的小隔間中拿出來了一包尚未開封的咖啡遞給了布萊恩。

「知道你喜歡咖啡,所以不要再說我浪費了。」布萊恩的那種哀怨的眼神她可不想這麼面對一個下午,那太令人憂傷了。

「親愛的,你簡直是我的幸運星,我真是太愛你了!」布萊恩歡呼一聲,就差跳起來親吻一下瑪格麗特了。

「真的,梅格,市面上的咖啡我都嘗試過了,但唯獨你這裡的咖啡的味道,真是一次比一次好,你到底是從哪裡找到這麼極品的東西的?」布萊恩陶醉的深吸了一口咖啡的香氣,好奇的問。

各國頂級的咖啡他都有嘗試過,瑪格麗特這裡的咖啡未必是最頂級的味道,但卻有種奇異的口感跟香氣,連包裝的口袋都不是市面上任何一個咖啡生產商,這確實是挺讓人好奇的。

「Well,盧克在巴西有個朋友是做種植行業的,每年都會在自己的種植園裡面種植一些咖啡供給自己的家人跟朋友們享用。」瑪格麗特挑了挑眉毛說。

這種咖啡並不對外銷售,只是用來內部消化的,布萊恩當然不會在市面上看到它的身影,就像是那些自留

作者有話要說:

地一樣,總是會有一些東西是外界享受不到的。

布萊恩:「……」又是盧克·漢森,這傢伙最近的出鏡率為什麼這麼高啊?

倒不是他討厭這個人,但是怎麼說呢?看著這個傢伙就這麼把瑪格麗特給拐走了,他總有一種自己精心澆灌的花朵被熊給啃了的感覺,箇中滋味真是挺一言難盡的。

「所以說你真的確定今年不入場了是嗎?」布萊恩明智的轉移了話題。

他總覺得繼續談下去的話會被強行塞狗糧,布魯斯最近正好出差不在家,這口狗糧他一點兒也不想要吃!

「我要到一月底才能完成拍攝工作,哪來的時間跟精力去參加那些公關宴會?」瑪格麗特攤手示意自己真的很忙。

「呵呵。」布萊恩斜眼看她。


其實在新世紀的十年之前的奧斯卡在最佳女主角跟最佳女配角上面的態度跟天壤之別也差不多了,女配就是個安慰獎,而且大多數是首提即中的那種,少有那種競爭非常激烈的年頭,當然,這是相對於女主角來說,奧斯卡從來就沒平靜過,但是後來大概也是女主角競爭太過激烈,太不明朗,成本也太高,所以大家紛紛開始爭奪最佳女配角,像是凱特·溫斯萊特那年就是配轉主的得利者,那年的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競爭真的是沒有女配的競爭激烈==


讀者「學會改變」,灌溉營養液+12017-05-0821:21:02

者「畫紗」,灌溉營養液+22017-05-0818:53:28

讀者「畫紗」,灌溉營養液+12017-05-0818:52:43

lixiangguo

乍看之下,宛如扛天而行。

Previous article

「警報燈自動打開了?莫非有異族入侵?」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