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實,如果只派半仙前來,不管來多少我都不會害怕。」閻羅很有自信的說道,「我們有力量對拼的。」

「你們有力量,我家沒有!老頭子現在就要回家收拾行李,準備帶上家人跑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逃出去……唉,這大好的家業,就因為你們兩個小魔星,就要這麼白白地拋下了!」

老者氣哼哼地說著,又狠狠地瞪了閻羅和歐陽靜一眼,轉身就走。

走了幾步,他停下來,瞪著閻羅說道:「你們還不跑?趁南宮山莊沒有得到消息之前,你們還是有多遠跑多遠。真是被你們氣死了。看你和你師姐年紀這麼小,武功就這麼強,想來家底十分厚實,也有大靠山。可是你們家有上仙嗎?趕緊跑吧,別給自己家招惹禍事!」

「呃……」閻羅聞言一愣,隨後小聲的說道:「我師父是六轉巔峰……嗯,可能已經突破到聖者七轉了。」

「哦?」老者神情一凝,腳步一頓,臉上的怒容消失得無影無蹤,突然雙手叉腰仰天大笑:「好好好!這就好!我說你們兩個娃娃怎麼這麼大膽子,原來有聖者七轉的大靠山!這就沒事了,南宮天宇只是六轉巔峰。嗯,老頭子也用不著拋下家業舉家逃亡了!」

說罷,他對著閻羅肅容抱拳:「老夫關武,請教二位小友大名。」

「正氣學院閻羅。」閻羅抱拳還禮:「見過關老先生。」

「正氣學院歐陽靜。」歐陽靜英姿颯爽地一抱拳:「見過關老先生。」

「正氣學院?」關武心中暗自嘀咕:「都沒沒聽說過……難不成是隱修門派?」

雖然他心裡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現在也只能緊緊抓著這根救命稻草了,當下笑呵呵地拉住閻羅的手,說道:「二位小友不必多禮。看二位似乎初來乍到,還沒找到住處?不如去寒舍暫住幾日?寒舍雖然敝陋,但總比客棧要舒適一點。而且在客棧酒樓里,也難得找到適合武者的上好飲食。」

閻羅順水推舟:「長者賜,不敢辭。小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當下閻羅和歐陽靜,就跟著關武走了。

至於暈倒在地的南宮晗主僕,三人誰也沒有再提起。

世界廣闊無垠,僅僅一個寒武州,就有整個海雲王朝那麼龐大。人海茫茫無邊,僅這人口最稀少的寒武州,人口就已與海雲王朝鼎盛時期不相上下。

想在這麼大的世界里,找到不知道被困在哪裡的殷靈珊,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沒有名氣也是遠遠不行的。

關府,一優雅別緻的獨棟小樓中,一間熱氣騰騰的浴室里,閻羅愜意地躺在一隻巨大的銅缸中,整個身子都浸在那劇烈翻滾著的沸水裡,只留一顆腦袋浮在水面。

深碧色的沸水裡,翻滾著大量的藥材,瀰漫在屋內的蒸汽,也滿含著讓人精神飽滿的葯香。

「其實最理想的方法,就是加入當地的一流門派,藉助那些門派的力量,來尋找殷靈珊。可惜,我身上的秘密太多,那些一流門派里,半仙高手層出不窮,我的秘密很容易暴露。到時候借力不成,反而可能被壓榨一空。因此,我只能另想辦法。」

歐陽靜將一簸箕拳頭大小的純白石塊,倒進銅缸下方的地灶里,加入了這些石塊,地灶里的火燃得更旺了。

這種純白石塊,是北地獨有的一種燃料,產自十萬里雪原中,熱量大,燃燒時既無煙霧也無異味,燒盡后也不會化成灰,而是變成一塊塊海棉一樣的輕盈物體,很好清掃。寒水煙溶洞里的那個大火塘,就是用這種石塊作燃料。

加完了燃料,歐陽靜又從銅缸前的長條木案上,拿起一罐罐的藥材,一一倒進銅缸里。

葯香,愈地濃愈了。

她一邊倒著藥材,一邊說道:「所以,你才讓我對南宮晗廢而不殺?」

「不錯。如果南宮晗沒有什麼來頭,只是仗著一身武功才這麼惡毒,我早就取了他的性命。」歐陽靜很是冷靜的說道。

閻羅聞言眯著眼睛說道:「南宮晗自報家門時,引的動靜那麼大,整條衡瞬間跑得空無一人,揚武州遠在外地,卻能在寒武州這邊陲之地,有這麼大的名聲和影響力,足見這個門派很不一般。如果我們能征服南宮山莊,那麼至少在寒武州、揚武州兩地,我們就有了極響亮的名聲。

剩下的話,閻羅沒有說出口,自己進入海雲天是為了尋找殷靈珊並將其救出,現在自己正在想辦法找到她。

而他所想的辦法就是征服南宮山莊,依靠南宮山莊的力量幫助自己去尋找殷靈珊。

不過他信不過南宮山莊的人,而且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所以必須要找一個代理人幫助自己。

而關武正是他所設想的代理人。

甚至於他為了震懾住關武而撒了謊,說自己的師父是聖者七轉的上仙。

他已經對藍夢靈許下「軍令狀」了,絕不允許自己毀諾失約,會不惜一切代價,完成對藍夢靈的承諾。

正當閻羅在盡情放鬆的時候,突然聽到浴室外面響起了一把柔柔弱弱的女聲。

「秦公子,歐陽小姐,晚宴已經準備好了。老爺和夫人、三位公子、兩位小姐,正在大堂等候二位赴宴。」

「哦!」閻羅聞言立即應道:「請稍等,我們馬上就過來。」

那女聲應道:「是,奴婢就在外面侍候著。公子有何吩咐,支會一聲便是。」

閻羅悻悻地撇了撇嘴,對歐陽靜說:「關武著急了,明知我們在泡澡,還派人來催。看樣子,他急著確定我們什麼時候通知師門。」

歐陽靜無語的白了他一眼道:「那待會兒你打算怎麼應對他?」

「待會兒的事,待會兒再說。」閻羅嘿嘿一笑:「我們還是再泡一會兒,讓關武一家等著吧!現在主動權在我們手上,由不得他作主!」

閻羅和歐陽靜又足足泡了半個時辰,這才出了浴室,隨那婢女去了關府大堂。 第290章指點功法

關武一家老小,本來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可是當閻羅和歐陽靜走進大堂時,關武夫婦還是帶著三個兒子、兩個女兒,笑容滿面地迎了上來。

關武和夫人還只是對閻羅行的平輩禮,而他的三子二女,則是恭恭敬敬地對閻羅和歐陽靜施以拜見長輩的禮節,口稱:閻羅師叔、歐陽靜師叔。

這恭敬並不是流於表面,而是誠心誠意,發自內心。

關武的大兒子,已是三十來歲的人了,身材極其魁梧。施禮時還一揖到地,讓自己的頭低於閻羅的胸口。

閻羅和歐陽靜,只對關武夫婦還了平輩禮。對其三子二女的大禮,只伸手虛扶了一下。

這倒不是他倆擺譜,而是海雲天風俗如此。

海雲天實力為尊,武者的個人武力,令軍隊都難以存在。一個強大的武者,可以憑自己的力量,聚成一方勢力,統治一片大大的疆土。

所以海雲天的輩份,不是以年齡來算的。

武功高的,自然就是長輩。哪怕一個十歲的娃娃,只要能拿出令人信服的實力,照樣可以坦然接受二三十歲的人大禮參拜。

事實上,如果不是關武夫婦的年齡,實在超出閻羅和歐陽靜太多,關武夫婦都不能只對閻羅和歐陽靜行平輩禮。

只有直系親屬、一門師徒,才能不按實力排輩。兒子天賦絕倫,武功遠遠高出父親,照樣不能逾越父子天倫。徒弟青出於藍,武功高出師門長輩,也一樣不可漠視師徒倫理。

如果沒有這樣親密的關係,就只能照著實力來排輩了。 豪門債:總裁前夫放過我 所以閻羅和歐陽靜,當得起關武三子二女的大禮,也受得起一聲「師叔」的尊稱。若是閻羅和歐陽靜年紀再大一點,有個三十來歲,那麼他倆就要被稱作「師伯」了。

其實就閻羅和歐陽靜來說,對海雲天這樣的風俗,頗不以為然。

所以在與寒水煙交往時,他倆根本就沒有擺出任何高高在上的架子,反而很親熱地喚她水煙。

然而現在情況有所不同,關武一家有求於他倆,而他倆也對關武一家有所圖謀,這架子當然就拿得起來了。

彼此見過禮,關武便將自己的子女,一一介紹飛了閻羅和歐陽靜。

長子關鷹,三十歲,聖者二轉巔峰境界。

次子關揚,二十八歲,聖者二轉。

三子關虎,二十五歲,聖者一轉巔峰。

長女關彤,二十四歲,聖者一轉巔峰,召有一婿,也是聖者二轉。不過今日外出辦事,並不在家。

幼女關靈,十八歲,九品亞聖。從天份上來說,這個關家幼女,是關武三子二女中最好的一個。

介紹完了子女,關武便笑容滿面地延請閻羅和歐陽靜入序席,請二人坐了首席,自己敬陪次席,閻羅和歐陽靜也不推辭,坦然入座。那關靈親自來給二人斟酒布菜,給足了十成禮遇。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雙方少了些拘束,開始親切交流起來。

「我關家的武功源自祖傳,算不得高明,介於一流與二流之間。」關武毫無保留地與閻羅交著底,還把自家的功法背了一段兒,請閻羅點評。

閻羅雖然境界不高,但是見識卻是超一流的。

三生石衍生的無上功法,其中也還有很多有關於功法的詳解,另外從秦政那裡得知的功法記憶,其中也有很多各式各樣的功法,甚至於還有具體的功法解析,讓他對功法的了解更深入一層。

所以他點評起功法來,很是頭頭是道,隨口說上一句,就能切中要害,點明關鍵。

點評了幾句,閻羅又將關武背出的功法改善幾處,將幾處經脈運行內勁時的方法稍作修改。

關武和他的子女們,謹慎地照著閻羅的改動試了一下,立時發現照著閻羅的法子,靈氣運行時的效率,比之前高出至少五成,能以同樣的時間,搬運更多的靈氣。

這意義就非同一般了,靈氣搬運的效率高出五成,則同樣的招式發揮出的破壞力,就能達到之前的一倍!

當下關武臉上滿是驚愕,他的三子二女,在看著閻羅時,也更恭敬心折。

談論了一陣功法,關武又說起了自家的武技。

關家最高明的武技,稱為「天鷹十三撲」,是一種擅長空中撲擊的鷹爪功,兇猛凌厲,身法靈活。

閻羅聽了一陣,立時就判斷出這套武功招式,比起關家的功法口訣要高明許多,有資格稱作一流。

關武將自家底細和盤托出,倒不是在犯傻。而是因為只憑閻羅和歐陽靜的實力,能已經足夠反手蕩平他關家了,更別說這二人身後還有一座聖者七轉的大靠山,想得這樣的強者關照支持,就不能有任何隱瞞。

再說,關武心裡還有個小心思:小女兒關靈天份頗佳,奈何家族武功品質稍嫌低劣,只會誤了她的天份。想拜師吧,又找不到適合的門派——寒武、楊武兩州第一大派南宮山莊,只收本派門徒的後裔,或者天份好到讓人不忍錯過的平民子女,又或是無父無母孑然一身的孤兒。不符合這三個條件的,想拜師都沒有門路。

關武知道小女兒無望拜入南宮山莊,也從來都沒有動過這個心思。

他原以為小女兒關靈的天份,就只能白白耽誤了。

未曾想閻羅和歐陽靜橫空出世,頓時讓他的心思又話泛了起來。

正氣學院!聖者七轉!閻羅不可能在此事上信口胡吹,否則他和歐陽靜年紀輕輕,如何能有這麼強的實力?如何能有這麼高明的見識?在得知南宮山莊有六轉上仙坐鎮后,他們又如何敢這般神情自若?這可是生死悠關的大事,沒人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所以那正氣學院必定是真,聖者七轉也必定是真!

「但倘若正氣學院是與世無爭的隱修門派,其門徒在世間行走時,本該低調謹慎。可是這閻羅與歐陽靜,只看其著裝,就知道沒有絲毫低調的意思。又在繁華大街上廢掉南宮山莊南宮晗,得知其背景后非但不走,反而留了下來,可見是打定主意要與南宮山莊爭勝。照此看來,這正氣學院…怕是已經耐不住寂寞,要在世間鑄威名了!」

關武笑容滿面地與閻羅交談著,心裡則飛快地轉動著心思:「一個原本籍籍無名的隱修門派,要出世打下基業鑄下威名,不可能事事親歷,必定收攏一批羽翼壯其聲威。這閻羅和歐陽靜看來剛剛出世行走,還沒有得力的手下。我關家如果能積極地向他們靠擾,那麼,為安定我家人心,樹立榜樣,正氣學院必會在我家召收門徒。如此一來,靈兒的前程……」

一念至處,關武不覺又放低了幾分婆態,笑容更加熱忱,酒也勸得更勤了。

又吃喝談論了一陣,關武便問道:「南宮山莊得知消息,再趕來處地,最多不過十天。不知高小兄……何時通知尊師?

這一頓酒席前,他還稱閻羅為「小友」,到了現在,就已經改稱「小兄」了。 第291章關門弟子

閻羅拈著酒杯,微笑道:「關老哥只管放心,我早已用本派秘法傳出了消息。家師最多不過七天就能趕到此地。

「哦?關武一喜:「我馬上安排一處最好的莊園,恭候令尊師入住!」

「不必了。」閻羅擺擺手:「家師外出行走時,向來居於曠野,以天為被,以地為席。藉此領略自然之道,體悟宇宙真理」

「果是高人風範!」關武肅然起敬:「那麼尊師駕臨時,關某能否前去參拜?

閻羅作遺憾狀:「家師素喜清靜,不喜喧嘩,更不愛見生人。關老哥的誠意,小弟自會轉告家師,參拜則不必了。「

「這樣啊……」關武臉上閃過一抹失望,旋即又振作精神,說道:「秦小兄,關某有一不情之情,不知當不當講。」

閻羅笑道:「老哥但說無妨。「

關武看了一眼關靈,正氣說道,「小女關靈,年方十八,已是九品亞聖。關某五個子女中,靈兒天賦最好。奈何本家武功粗劣,徒然浪費靈兒天賦。秦小兄弟能不能收下小女為徒?若靈兒有幸蒙高小哥收錄,入得正氣學院門牆,關某發誓,必舉家追隨正氣學院。」

求聖者七轉收關靈為徒,關武還不敢奢望。但是求閻羅收徒,關武覺得有希望搏一把。反正以閻羅隨口修改功法,讓功法威力驟升的見識,已經完全有資格收徒了。

神武大陸,強者為尊。哪怕閻羅外表看來再年少,只要實力夠格,就能收弟子!

功法眉頭一皺,回頭看了捧著酒壺侍立他和歐陽靜身後的關靈一眼,在關靈滿含緊張期待的眼種注視下,閻羅舒展眉頭,燦然一笑,「我不收徒。不過,關靈可拜我師姐歐陽靜為師。」

清晨,閻羅披著厚厚的皮裘,懷抱一壺熱酒,躺在屋桅下的躺椅上。

北地清冷的陽光斜斜傾瀉下來,均勻地鋪灑在他身上。

他眯著眼睛,愜意地看著前方練功場上,如蝴蝶般輕盈飛舞的兩個倩影,不時舉起酒壺咪上一口。

這些時日,心中積著太多的鬱悶,不時淺飲幾口,倒也可以聊解憂愁。

眼睛看著的是歐陽靜和她的開山大弟子關靈,閻羅禁不住咧開嘴,笑出聲來。

笑著笑著,心裡突然一陣傷感,舉起酒壺狠灌了一口,讓那火辣的感覺,嗆走低落的情緒。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開鄉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好辭,好辭啊!」閻羅喃喃低語著,又灌上一大口酒:「觸景生情,妙手拈來。想不到我閻羅,還有這等辭賦之才……當浮一大白!哈哈!」

他大笑著,又灌了口酒。

耳邊忽然響起歐陽靜甜美的聲音:「剛才那辭是你作的?真的很好呢!不過似些意猶未盡,為什麼不作完呢?」

「噗!」閻羅一口將酒噴了出來,乾咳了兩聲,含糊道:「詩辭曲賦這種事,全靠偶爾靈光一閃。靈感沒了,就只能意猶未盡了。」

然而事實卻是……下文閻羅已經不記得了。

歐陽靜滿臉惋惜的說道:「那真是太可惜了……」

「怎麼,今天的早課結束了?」閻羅卻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言多必失以免暴露自己的才學,當即轉移話題。

「嗯。」歐陽靜點點頭:「關靈的天賦真的不錯,很多東西一點就透,一教就會。功底也很紮實,這些時日進步非常明顯。」

距離關靈拜師,已經五天了。

閻羅和歐陽靜,也在關府之中住了五天。

這五天以來,關家對閻羅和歐陽靜的照顧,可謂無微不至。

關武及其子女,每日都來閻羅和歐陽靜住的院子里問安一一關武很自覺,既已決定依附正氣學院,那麼自然要把自己的身份再調低半檔。以前他在閻羅面前自稱「關某」,稱閻羅為小兄。現在則謙稱「仆」,稱閻羅為「秦師叔」。

稱呼歐陽靜時,更是隨關靈稱之為「歐陽靜師父」。

學無先後,達者為師。武道尤其如此。

以歐陽靜比關武高出一個半境界的武功,完全當得起關武稱一聲師父。更何況,歐陽靜年輕,不過二十四歲,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遠超已五十有餘的關武,連聖者六轉都有望。關武稱她一聲師父,還算是攀上了高樓。

關武都如此恭敬,那麼正式開了香堂拜了師的關靈,就更不用說了。關靈每天天未亮,便侍立歐陽靜門外,恭候師父起床,侍候師父洗漱。晚上還幫師父燒洗澡水,要等師父睡下,她才會入睡。

總之關靈做徒弟,可比正氣學院的弟子規矩多了。而歐陽靜受到的教育,也決定了她一旦為師,就必然把關靈的行止視為理所當然。

當然,享受到了權力,就必須盡到義務。

lixiangguo

「沒有。」多恩同樣報以微笑,點了點頭。

Previous article

所以新的招牌上的店名寫的很清晰,就陳氏酒樓四個大字,昭示了一切! 「噼里啪啦……」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