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佩服你!」白賜對著中年男人豎了一個大拇指,讚歎道:「你的勇氣,會讓你明白這一切的一切。」

說完,白賜也溜了。

大力側身,一步一步地離開對戰圈。

一旁的羅天想了想,拉著葛小艾也是離開了對戰圈。

於是,剩下大司馬和那個中年男人對峙著。

「這個……」大司馬摳了摳腦袋,不由有些頭皮發麻。

他還是魔法大宗師,如何能夠與一個看起來似乎是個老牌聖者決鬥啊?!

「哦?你一個小小魔法大宗師,確定要與我決鬥嗎?!」中年男人冷笑道。

「鬼特么才要和你決鬥。」大司馬心裡呸了一聲,臉上卻是做出高深莫測的表情。

馬老師的計謀,空城計。

果然,大司馬如此姿態,讓中年男人目光當中帶上一絲忌憚。

「呵。」餘光掃到中年男人的表情,大司馬淡然一笑,指著白賜道:「你知道為什麼這個少年先前會對你說出那句話嗎?」

中年男人看向白賜,眨了眨眼睛,然後盯著大司馬,眼珠子不停轉動,心下在糾結什麼東西。

「無知,永遠都是弱者的弊端。」大司馬將手背在身後,左手悄悄摳了摳右手掌心。

躲在遠處的盧偉瞪大雙眼,以他魔法大宗師的耳力眼力自然輕鬆將這一幕看在眼裡聽在耳里。

「馬老師牛皮啊!」這幾天盧偉不止一次聽到大司馬與他聊天,當中說的最多的便是計謀。而今看到一場現場版的空城計,讓他對大司馬的崇拜上升到一個頂點。

中年男人雖然實力強大,但是歷練經驗明顯不足,哪是大司馬這種老油子可以比擬的。三兩句話,直接讓他忌憚之心,越發升騰起來。

最後,中年男人丟下一句狠話,匆匆離去。

啪啪啪。

不戰而勝,盧偉和白賜直接走過來,對著大司馬鼓掌。

「馬老師的計謀,牛的一皮啊。」白賜不敢再小看這個老流氓了,剛才這一出,堪稱一絕。

「無知,永遠都是弱者的弊端。」盧偉則是模仿大司馬的動作和語氣,向大司馬致敬。

「哈哈哈。」大司馬大笑的同時,抬手一抹腦門兒流下來的虛汗。

老實說,剛才他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兒上。

吃瓜群眾永遠都是眼睛最尖,耳朵最尖的存在。

「握草,剛才那個人是在裝逼啊。」

「那個八字鬍中年男人太慫了,直接被幾句話就給嚇趴下。」

「哈哈哈,還魔法聖者境界的大高手呢。被三言兩語,直接給嚇沒膽兒了。真是可笑!」

「……」

一條街上的吃瓜群眾都在瘋傳。

剛離開不遠的八字鬍中年男人聽到,腳步頓住,臉色有些鐵青起來。

看到大街上的擁有聖者境界的巡衛,這讓中年男人倒不敢直接動手將那些鄙夷他的吃瓜群眾打死。

咯咯咯。

牙齒被他咬的發出聲響,目光當中也儘是仇恨。

相必今日過後,整個楚國王都的人都會議論有個慫逼軟蛋聖者被一個魔法大宗師三言兩語就恐嚇住。

八字鬍中年男人?!

眯眼伸手摸了摸嘴唇上的八字鬍,嘆息一聲,暗道這保養了幾年的美鬍子卻是要說再見了。 很快,羅天一行人來到魔法決鬥場。

進出的人非常之多,一個個至少魔法宗師的實力。

大司馬甚至還感應到幾個在聖者級別裡面都算大高手的人物。

「有些緊張啊。」大司馬舔了舔嘴唇,發現自己心一直在快速跳動。

他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感覺自己不太適應。

「馬老師,你要相信自己,這些不過小場面。未來的你,將會在萬千學生目光注視下講課。」白賜安慰道。

大司馬深呼吸一口氣,心裡暗暗給自己打氣。

「是那群人……」就在這時候,已經刮掉自己八字美胡的中年男人看到大司馬等人,眼神頓時泛起仇恨的光芒。

「等會兒,一定要找機會弄死你們其中一個。」他心裡氣的心慌,堂堂魔法聖者,竟然被一群鄉下來的土包子給戲耍了。

眾人慢慢進入魔法決鬥場。

「今兒個我帶你們見下世面。」剛進來,便聽見一個老頭兒對身後的一群少男少女道:「那是土番國,土系魔法使用最厲害也是最多的一個國家。」

「哇噢。」身後一群少男少女看著土番國所有的人不足一米五的身高,頓時叫了一聲。

「是要打架嗎?!」一個一米四的土番國一蹦一個老高,指著領頭的老頭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帶著這群小屁孩兒發出如此侮辱人的噓聲。」

老頭兒很想說自己可沒有發出噓聲,不過想到是自己領隊,就承擔下來這個責任,不好意思地對土番國的領頭人笑了笑,道:「不好意思,你們先走。」

總裁霸道愛 「哼。」一群不足一米五的土番國人趾氣高揚地路過老頭兒等人。

待他們走後,老頭兒深呼吸一下,瞪了身後的學生一眼。

「挺有趣兒的。」不遠處的羅天見到這一幕,嘴角微微上揚。

這個世界,種族很多。

列如那個土番國,身材雖然天生矮小,但是對於土系魔法掌控的爐火純青。可以說,每一個土番國人,都是天生的土系魔法師。

個別國家的人可能會有無法溝通魔氣的,但是這土番國的人,卻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事兒。

「羅天,你笑什麼?!」一旁的葛小艾不解問道。

「笑你可愛。」羅天調侃一聲,不過本來就是如此,紫色長發的葛小艾的確看起來可愛至極。

「討厭。」葛小艾不好意思地扭頭捂臉。

一行人再走動一會兒,來到一個路口。路口旁邊兒,有棟房子,大門正開著。

「大家排隊進去,請不要插隊。」大門門口擺著一個攤子,一個鬍子花白老頭兒坐在那兒,叫喊著。

這是魔法講師登錄自己的一切相關信息的地方,登錄過後,進去那道大門,這才是真正報名成功此次的魔法講師交流大會。

效率驚人,很快便輪到大司馬。

「你先去登錄,我們在高台上看著你。一定要加油。」羅天破天荒對大司馬豎了一個大拇指,經過這麼久的相處,羅天也並非石頭人,毫無感情。如今,逐漸將大司馬看成團隊裡面的重要一員。

「多謝大人。」大司馬精神十足,昂頭挺胸地前往登錄處登錄,隨之在邁進大門的時候,扭頭做了一個握拳姿勢,然後大笑走進大門。

「哼,笑,大司馬是吧,老子等會兒讓你哭。」一個中年男人盯著大司馬的背影泛著冷光。

大司馬走進大門過後,羅天釋放感應魔法準備探尋高台進入位置,不料卻是感應到八字鬍中年男人的小聲嘀咕。

「看來,得給大司馬留點兒後手。」羅天給大司馬悄無聲息地釋放了一個眾生平等魔法。

這種魔法,施加在一個人身上,那麼與他對決的魔法師,都將跟他一樣境界。

羅天這時候也找到高台入口,微笑領著眾人前往高台入口。

隨著一聲巨響,魔法講師交流大會,正式開始。

高台上坐滿了人,一個個目光投向底下一個個擂台。

魔法講師交流大會,是個很簡單的活動。

第一項,比拼實力。

第二項,比拼口才。

其他便沒了,有實力有口才,那才是真正在此次大會上脫穎而出的超級魔法講師。

擂台很多,畢竟整個大陸上知曉這項大會的國家,都來參加了。

「這是淘汰賽,實力不夠的魔法講師,會被第一輪淘汰下來。」一旁有個年輕人開口對同伴道。

顯然,這個年輕人不是第一次跟隨自己的講師來到這兒參加大會。

「那老師沒問題吧?!」同伴問道。

「那當然,老師實力可是聖者七階的大高手。在這普遍魔法宗師,個別大宗師的講師裡面,完全是無敵一般的存在。」年輕人笑道。

……

「馬老師有機會嗎?」葛小艾聽到不遠處年輕人的話,不由對大司馬擔心起來。

「馬老師很厲害的,小艾你別擔心。」白賜哼哼道。

葛小艾將目光放在羅天身上,羅天感應到,對她微微一笑,道:「是的,大司馬很厲害的。這次交流大會,我想會奠定他金牌魔法講師大司馬的名號。」

羅天根本不用釋放預言魔法,他便可以知道。有了他那個眾生平等魔法的加持,大司馬這種對戰經驗豐富的老油子,恐怕這些身居高位的魔法聖者講師根本不會是他的對手。

最主要的是,大司馬的講課方式,很得學生喜歡。

而此時場上,中年八字鬍男人一個勁兒地尋找著大司馬位置。

最終,在一個擂台上看到大司馬。

露出一絲陰陰地微笑,他直接蹦到大司馬面前。

「我叫竇多多,我要挑戰你。」竇多多眼神陰狠,讓大司馬有些愣神兒,他怎麼想也不會想到眼前這人會是先前的八字鬍中年男人。

「老哥,你這有點兒不妥。你堂堂聖者境界,找我一個魔法大宗師的挑戰,這也太特么無恥了吧。」大司馬手指伸出,一摳鼻屎,朝著竇多多彈了過去。

他不知道羅天給他加持了一個超級bug的魔法,不過做為一個金牌魔法講師的尊嚴只能讓他持續高冷下去。

「又來這一套?!」竇多多心下冷笑,以為大司馬不秫是想準備發動裝逼技能,再次將他嚇跑。 「你們,一邊兒去。」就在竇多多和大司馬對峙著的時候,旁邊兒傳來一聲悶悶地聲音。

「你誰啊你,滾一邊兒去。」竇多多眉頭一皺,朝著聲音的方向釋放了一道攻擊魔法。

「哦?!」一個青年手一揮,直接將竇多多的攻擊魔法抵消。

有點兒門道。

發現自己的攻擊被抵消,竇多多轉頭,看著青年。

而一旁的大司馬則是舔了舔嘴唇,悄悄咪咪地溜走了。

這些聖者之間的戰鬥,暫時不是他能夠踏入的。

竇多多將注意力放在青年身上,卻是沒發現大司馬已經溜走。

「一個聖者三階的魔法師,呵呵。」青年名為曾強,如名字一樣,實力的確很強。雖是青年模樣,實則是個駐顏有術的老怪物,活了上千年。

見曾強一口說出自己的實力,竇多多心裡有些發虛。從之前大司馬嚇走他可以看出,其實這個人骨子裡是欺軟怕硬的人。

「請教閣下名字。」竇多多抱拳嚴肅問道。

曾強露出一絲不屑地微笑,懶得理會這種廢物,掉頭離去。

本來他是想尋個強者的來交流交流,但這竇多多似乎不是硬茬子,讓他放棄。

「你……」竇多多惱怒這個人的目中無禮,指著曾強的背影叫了一聲,隨即眼睛一瞪,想到什麼,再扭頭一看,大司馬的身影已然消失。

「艹!」竇多多氣的要死,又讓這個大司馬逃過一劫。

「我要挑戰你。」這時候,一道聲音響起。

竇多多看過去,發現是個小年輕,約莫二十歲樣子。最主要的是,這才是一個魔法宗師的小朋友。

「小朋友,你確定嗎?!」竇多多整個人就舒服起來,毆打不了大司馬,毆打一下這些小年輕,誒,那也是挺舒服的嘛。

小年輕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就這麼站在那兒,也不先出手。

「嚯嚯。」竇多多笑了起來,釋放自己拿手魔法,名為變羊術。

這種魔法,是他專研出來的控制類魔法。

對一個人釋放,可以讓這個人變成一隻羊,然後毫無作戰能力,在五秒之內只能任由宰割。

竇多多覺得自己做為一個聖者級別的大高手,若是釋放那些爆炸攻擊性的魔法,那未免太欺負這個魔法宗師的小年輕了。

而就是這一無害的魔法,竇多多卻是不知道這才救了自己一命。

「哦?」小年輕眼中閃過一道奇妙的光芒,按照他的打算,這個人釋放攻擊魔法,然後他直接將這個人滅殺,奪取他的精氣神,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不料,這個人倒是看他年齡小,還有境界低,從而善心大發就只單純的給了這麼一個無害的魔法。

「既然如此,那便不搞你了吧。」小年輕嘆了一口氣,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聖者級別的魔法師,卻是宰不了。

lixiangguo

「哎!想不到即便是過了千百萬年又如何,最終你還是失敗了!」玄止戈一邊在深林當中尋找著靈藥,一邊搖頭不悅。

Previous article

「我們打賭的,誰要是輸了就請吃飯。…」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