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按照著個方向一直向著內部走去,在那前方距離你不遠的位置有一顆魂珠!那顆魂珠有著強大的靈魂力量,外圍的這些白霧都是這顆魂珠散發出來的;而你要做的就是把它得到手,再收入自己的魂海中與當中我為你植入的魂珠融合在一起,用來擴大你的魂海!」

秦寒深深的詫異,自己的老師真是神通廣大!在這連創世級都不敢進來的漩渦中,她居然能夠使用出如此手段……

順著老師指引的方向向前飄蕩了大概兩個小時之久,秦寒終於是看見了前者所說的那顆魂珠。

這顆魂珠和他體內的那顆幾乎沒有差別,只是稍微大了一點而已。秦寒嘗試著伸出手掌想要去抓取魂珠,但是還沒等他的手掌觸碰到,那顆魂珠便彷彿有生命的一般,發出了一陣拒絕的波動,並且一股強烈的靈魂衝擊從中爆發了出來,瞬間就撞擊到了秦寒的靈魂身軀之上!

這股強烈的衝擊,瞬間就把秦寒的靈魂給沖的差點解散開來,如果靈魂散了,那秦寒在外面的身軀雖然無恙,但其實就等於是死了!

要不是之前他吸收了不少那白色的霧氣讓靈魂凝實了不少的話,那他這冒然的舉動就已經害死自己了……!

他又甜又暖 「天然形成的魂珠都有著一絲自主的意識,你這樣冒失地去抓取它,必然會受到它的反抗的!你先要用煉魂決調動自身的靈魂力量,再向著魂珠慢慢地包裹過去,併發出一種友好的意念,慢慢地煉化它后,才能夠完全地吸收掉它。速度點搞定,我感覺到有人從另一個方向向著你這邊趕來,想來是那些進入漩渦中大勢力的人也發現了這顆魂珠了。」秦寒老師的聲音適時地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秦寒抹了把腦門上那莫須有的冷汗,一點也沒有遲疑,全力運轉自身那並不強大的靈魂能量凝聚成線一點一點地向著那魂珠包裹而去。

起初,魂珠還是有點抗拒,不時地會散發出靈魂衝擊衝撞著秦寒的靈魂;但是有過第一次教訓的秦寒早就有了準備,調動自身的能量抵禦住了那要命的衝擊。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秦寒終於能夠感受到那魂珠的中的抗拒意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對他有著淡淡依戀的情緒。

秦寒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絲微笑,終於是成功了!

「快點,那些人已經離你很近了!」

聽到這話的秦寒立刻運轉靈魂能量,對魂珠發出了過來的意念;在收到這個意念之後,魂珠就好像是乳燕歸巢,一頭扎進了他的魂海內,和魂海中原本就存在的小魂珠融合在了一起!

在做完這一些列舉動后,秦寒立刻便收斂了全身的波動,整個人就象是消失了一般,完全地融入了周圍那白霧之中!因為他已經取得了魂珠的控制權,所以在這片靈魂白霧中,他就好像變色龍一般,可以使自己的靈魂完全同化到這個狀態,使人發現不了他的存在。

就當秦寒消失的一剎那,數道身影就從遠處飛掠過來。

隱秘在白霧中的秦寒看到,來者都是一些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少女,總共有十多個;此時他們的手中正拿著一個類似於鏡子一般的物體,雙眼中流露出貪婪的光芒,滿連興奮地在這塊區域內尋找著什麼。

可是當十幾分鐘之後,他們什麼也沒有找到,又一臉沮喪地從新聚集在一起。

重生之都市仙尊 「怎麼可能沒有了?鎖魂鏡明明發現在這塊地方有著這靈魂漩渦外圍中最為寶貴的魂珠啊,怎麼到處都找不到?難道是我的鎖魂鏡出故障了……」其中一名看上去像是領頭的少年憤怒地低吼道,滿臉氣急敗壞的表情。

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才來到這裡,原本以為能夠得到這漩渦外層最重要的魂珠的,沒想到竹籃打水一場空,什麼都沒有發現;為了從另一端跑到這裡來,他們都已經損失了三個人了。

「老大,你的鎖魂鏡並沒有出錯,我們的也都察覺到魂珠之前的確是在這裡的,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消失了。」他身後的一名少年低聲解釋道;此時他的臉上也流露出一副憤怒的表情,因為剛才他們這夥人中承受不住長距離而靈魂被這些危險的白霧給化解掉靈魂的幾個人中,就有他暗戀的一名少女!

「看來是有人捷足先登了,居然敢搶我們四皇星系的東西!不要讓我知道是誰,不然我活撕了他!」領頭的少年怒吼。

而此時就隱身在他們邊上的秦寒卻是把他們的話字字都聽的非常的清楚;一方面他驚嘆於融合了魂珠后這神奇的隱秘功能,另一方面也終於是見識到了那些所謂的大勢力的底蘊,隨便派出些少年進入這幾乎就是有進無出的漩渦都是一批一批的,而且以他的感知來看,對方沒有一個的實力要比之前的黃宏要低多少,年紀還更年輕。

「這些人好是霸道,還好我隱的快,要不然少不了一場糾紛啊。」秦寒心中如是想到。

雖然他並比這些人中任何一個弱,但好漢抵不住眾賴,對方如果知道是他拿走了魂珠,發起難來的話,他也只有逃命的料了。

不過從對方的話語中他能夠聽出,原來肉身一起進入這漩渦后,那些白霧就不是滋養靈魂的好東西了,反而變成了能夠消磨靈魂的毒藥!

秦寒心中這時真是慶幸自己有一個好老師,沒有讓自己的肉身也跟著一起進來,要不然還真不好辦了。

那些少年們在原地停留了一會兒后,便轉身離去了,想來是要進入到更深處去。

不過秦寒卻沒有立刻現形出來。果然在那群人走後沒多久,其中一個少年又再度折返了回來,在看到確實沒有人後,失望地搖著頭走了!他們使用了一記欲擒故縱,故意假裝離去,待秦寒放鬆下來顯現出身影后,再度反回。

如果秦寒在剛才就出現的話,那此時必然已經被那些少年包圍住了,甚至已經產生了碰撞。

「切!和小爺斗,你們還嫩了點。」在又過了十幾分鐘后,秦寒才從隱身中解脫出來,一臉鄙夷地對著那群少年離開的方向豎起了自己的兩根中指……

「算了,先不管那些傢伙了,先把魂珠凝練吸收一下!既然那群傢伙想要和我玩,那來日方長,咱們就好好在這個漩渦中玩一場大的吧。」秦寒雖然不壞,但是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既然對方如此算計他,他心中就早已把那四皇星系的少年們划入了敵對的名單! 第174章漩渦中的歷練

經過了將近半天時間的調息與吸收,秦寒終於是完全吸收掉了原先融入自身的白霧,以及魂珠中的一半的能量!這些強大的能夠滋養靈魂的能量使得他現在的煉魂決達到了第一層的巔峰狀態,再前進一步那就是第二層次了。

但就是這薄薄的瓶頸,卻完全堵塞住了他的再次進步,不管如何的再吸收魂珠的能量液無濟於事。

睜開雙眼,秦寒摸著自己的下巴自語道:「看來只是吸收魂珠的能量並不能讓我達到第二層啊,還得要有一些外力刺激才行!該死的,這煉魂決這麼如此的艱難。」

既然安靜地吸收已經沒有用了,秦寒便果斷地起身,靈魂的身體向著漩渦的最深處飄去;期間他的老師也沒有再次開口說些什麼,一切都由秦寒自己決定。只是在秦寒的頭頂上,卻有著一隻由能量組成的眼睛一直漂浮著,而且別人根本就看不見!

飄出沒多久后,秦寒眼前的白霧也開始慢慢地變的稀薄了起來,直至消失不見。周圍的環境也在秦寒的眼中發生了變化。

周圍的空間變成了一種接近於虛無的狀態,無數的碎石遍布在整片空間之中,它們有的小的只有拳頭那麼大,有的甚至堪比一顆星球!在那些巨大的碎石之上,還依稀能夠看見植物的痕迹!

「靠近那些巨石,你的靈魂身體不能夠在這虛無的空中停留太久,不然的話就會被漩渦中的神秘力量給分解掉靈魂!而那些巨石是原先被漩渦吸進來的星球的殘骸,其中還蘊含著微弱的星球意志,能夠保護好你的靈魂!」秦寒的老師打斷了秦寒的思路,對他發出了警告,

直到這時,秦寒才發現周圍的虛空中的確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正在撕扯著他的身軀,使得他的靈魂正在逐步地減弱,要不是魂海中的魂珠震出一股隔絕的力量,他的靈魂早就受到重創了。

這結果嚇的秦寒亡魂皆冒,這種神秘的力量太隱秘了,如果不是自己老是的提醒,他是根本沒有發現的!

毫不遲疑,秦寒立刻控制著靈魂飄向一塊離得自己最近的巨石;在飛行的途中,他看到了許多的屍體!

這些屍體有老有少;雖然年齡各不相同,但是他們都有著同一個特點!那就是每個人的雙眼都睜得大大的,那空洞的眼中還帶著深深的恐懼之色;渾身上下沒有一絲的損傷,身上還散發著隱隱的能量波動,有的年老的屍體那自然瀰漫開來的威壓都讓秦寒感到靈魂的顫慄,足以見得這些人生前絕對是高手;但是秦寒通過靈魂的感知發現,這些人的靈魂早以消散殆盡,死的不能再死了,留下的只是一具軀殼罷了!

想來這些死去的人應該就是最早進入這漩渦中探索的高手和一些後來由各大勢力派遣而來的天才少年們了,不過兩者都無一例外全部隕落在了這裡。

秦寒在飄蕩到那塊足有一個地球那麼大的巨石前後,渾身的靈魂能量已經被那神秘的力量消磨的差不多了,就連魂珠散發的波動都減弱到了極點!

但是這時秦寒的靈魂卻停住了!

雙手連連揮出,一條條有靈魂能量凝聚而成的絲線從手中射出,徑直飛向了周圍的那些屍體;然後纏繞在了其腰身上,秦寒再用力一拉,那些屍體全部都向著他飛了過來。隨後秦寒便帶著這些屍體一起墜入了那巨石之上……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秦寒也沒能例外,這些已經死去的人,身上必然有著好東西;既然他們已經在這片漩渦中死去了無盡的歲月,那便不能浪費,所以他便不客氣的把周圍的屍體都卷了過來,以待進入自己老師所說的安全地帶后再看看有什麼好東西!

一進入巨石方圓百里的範圍后,秦寒便感覺到一股破碎卻又強大的意志瞬間籠罩了他的全身;而那股神秘的力量在遇到這意志之後便被完全隔絕了開來!從這微弱的意志中,還能夠感覺出一種憎恨與悲傷的情緒。

控制著靈魂和那些屍體,秦寒降落在了一片平原之上。臨近這巨石時,他就發現其實這原本必定是一顆星球,在被吸進了漩渦絞碎了後分成了數個部分。

一落地,秦寒還來不及調息就立刻把所有的屍體扒拉到自己的身前,滿臉笑容地看著這些屍體,就向是看媳婦一般,眼睛都笑眯起來了……這可都是寶啊,這些人身上攜帶的絕對有好東西!

首先把一名散發著強###動的綠色鬍鬚長到胸口的老者的屍體拽到身前,這名老者是秦寒拉過來的所有屍體中散發波動最為強烈的一位,想來也應該有著不少的好東西。而且在其身上有著濃郁的藥味,光是吸入就讓他的靈魂都振奮了不少,一掃之前因消耗過大而出現的虛弱感!

翻來覆去后,終於是在老者的右手無名指上翻到了一枚碧綠色的戒指!

秦寒立刻流著哈喇子地向其中輸入一道靈魂能量,想要開啟這枚外形獨特的儲物戒指,探索裡面到底有什麼寶貝。

一分鐘……

兩分鐘……

十五分鐘…….

秦寒:「我嘞個擦,這麼坑?」

滿臉的黑線,不管他如何的輸入能量進入這枚戒指中,都如同泥牛入海,泡都沒冒出一個來,戒指根本就毫無動靜!

最後秦寒只能放棄,只能怪他所擁有的能量不夠強,不能擊碎老者生前在戒指中布置的禁止。

嘆了口氣,拿這枚戒指沒有辦法,秦寒也只好把其收入了自己的魂海內,留待以後實力強大了再去進行研究。

然後運轉能量在身邊的土地上炸出一個坑洞,他抱起那名老者的屍體,輕輕地放入了坑中,然後再一點一點地蓋上泥土;最後這片平原上多出了一個土包!

「雖然打不開你的戒指,但好歹小子我也拿了你的東西了,所以也不能讓你曝屍荒野,你就把這片土地當作自己的安息之地吧。」秦寒看著那簡陋的墳墓說道。

隨後,他有把其他的屍體都逐一翻了遍;不過貌似這些屍體都幾經人手了,身上有價值的物品都早已消失,應該是在秦寒之前的一些人取走了。甚至有幾名並不是人族的強者,身上有價值的部位都被斬了下來,被帶走了!留下了殘缺不全的屍身……

秦寒只得無奈的嘆氣,最後還是把這些屍體如同第一個老者一般,都親手把他們給埋葬了。

待秦寒走後,這片平原上多出了一排整齊的『土包』!

而因為外面那神秘的力量太過危險,秦寒便沒有出去,在這巨大的碎石中遊盪起來。直到他遊盪了大概半天的時間后,突然從遠處爆發出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一根巨大的光柱也衝天而起!

「什麼情況,難道有好東西出現了?」

毫不遲疑,秦寒立刻加速,向著光柱的方向掠去,如此恐怖的波動,必然是出現了好東西!

當秦快要接近光柱時,他發現光柱的發出點是一片山脈之中,數座高聳的山峰圍繞成一個圈,中間凹陷的盆地正是那光柱噴發的地方。

秦寒控制著自己的靈魂緩緩地向前飄去,當來到其中一座山峰峰頂后他便停了下來,並沒有冒失地再往前了!

因為一共有五座山峰,除了他這座之外,其他的四座都有數道身影矗立在峰頂,且每一伙人從服飾上來看,並不是一起的!秦寒還看到了那四皇星系的那批少年們,他們站在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上,從人數上來看他們是最多的,從實力上來看也是比較其他幾伙人要強上一些;另外的三方也一臉警覺地看著他們。

「嘿嘿,各位!這件至寶是我們四皇星系先發現的,所以你們還是識趣點自己離去吧,不然到時候見血了可不好。」四皇星系領頭的那名少年嘿嘿冷笑著,非常霸道地想要把那還未完全出世的寶物給據為己有,一開始變下達了驅逐令。

「嘖嘖,看樣子這靈魂漩渦是你們四皇星系開的啊,裡面什麼東西都是你們的!據我所知,引發這異象的好像並不是你們吧,而是那邊的兩位!」其中一座山峰上的一伙人陰陽怪氣地說道。

而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包括四皇星系的人馬都把視線聚集到了最矮的那座山峰上的一男一女兩個少年的身上。

「沒錯,這不是你們四皇星系,如果你們想要在這裡稱王稱霸,那我們『雪域』第一個不答應!想要獲得至寶,那就把我們先打趴下。」最後一伙人開口了,且話語是如此的彪悍。

不過他們也是有點底氣的,雖然人數要比四皇星系的少一半左右,但是領頭的那名魁梧的少年卻和四皇星系領頭的白髮少年一樣,都是隕星級巔峰的實力;如果雙方交手起來,雖然四皇星系能夠獲勝,但狀態也是好不到哪裡去的。而且另外一夥實力同樣不弱的傢伙也不會袖手旁觀的,絕對會落井下石一番。

看那兩方隱約有聯手對付四皇星系那批人的意思;至於引發了光柱的那一男一女兩名少年就直接被三方給完全忽略了。兩人的實力雖然不錯,但只有兩人的他們也泛不起多大的浪花來!

見到這一結果,那兩名少年臉色別提有多難看了! 第175章漩渦中的歷練

兩位少年可以說是最冤的了。明明是他們先發現的並引發出光柱的,結果到頭來卻是什麼都沒有!三

遍勢力已經完全把他們給排除在外了……

雖然心中很是氣憤,但是他們卻也沒有一點的辦法,雖然他們兩人的實力並不弱,但是只有兩人的他們卻

是翻不出一朵大一點的浪花來的,只能無奈地看著。

而另外三方人馬此時的氣氛早以達到了爆發的邊緣!

原本就因為沒有得到魂珠的關係,四皇星系那名領頭的少年的心情已經十分的不好了;而現在想要把這神

秘光柱內的寶物據為己有的想法又被百般阻撓,這讓他的怒火瞬間就超出了忍耐的臨界點……

「嘿嘿!一個不入流的雪域,一個垃圾組織暗閣,都干來挑戰完美四皇的威嚴了?難道說那麼是看中了完

我們這次進來的人數量不夠多而特意站出來找麻煩的?」四皇星系領頭的少年雙眼陰霾地掃視了一下其他兩方人

馬領頭的那兩位少年,一種只有在高位者面對低位者才有的優越感瀰漫而出,壓的另兩人一時說不出多少反駁的

話來。

隨即四皇星系人馬領頭的少年冷笑道:「既然你們那麼想要挑戰我們,那就動手吧!」然後他手臂輕揮,

低喝一聲,「殺光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膽敢冒犯我們四皇星系,那就一個不留,全部殺掉!」

他身後的那些天才少年們在得到命令后,身形都急速掠出,分成兩批向著雪域和暗閣兩方人馬掠去;領頭

的少年則是如同一隻展翅大鵬,第一時間向著那名同樣是隕星級巔峰的雪域魁梧少年撲殺而去!

一時間,整個山脈中便開始了激烈的交手,三方人馬打的不可開交。唯獨那一男一女兩個少年被置身事外

了,這讓他們倆很是糾結!非常想要得到那神秘的寶物,但是又因為實力不夠而鬥不過那三方人馬;一旦他們的

交手結束,那最終獲得勝利的一方絕對會順帶出手解決掉他們倆!

但如果就這麼離去,他們有心有不甘,明明引發寶物出世的是他們,到頭來卻什麼都沒有得到!

就在他們處於境地兩難的時候,一道任何人都看不見的詭異身影飄到了他們倆的身邊!

「那麼想要得到那光柱內的寶物嗎?」

一道細小輕微的問話聲傳進了他們兩人的耳中,頓時讓兩位少年嚇了一大跳,左右看去,根本就沒發現有

第三者的存在!

「呵呵,不用找了,你們是找不到我的!我只是想問你們想不想得到那光柱內的寶物?如果想,那我覺得我

們可以聯手一番。」

開口說話的自然就是從一開始便一直隱身在一旁的秦寒了,只是靈魂狀態的他,稍微的控制一下靈魂的波動

便能夠讓自己變的完全透明,使人發現不了!

而這個時候他開口也是想要聯合這兩名少年一起聯手去奪得那光柱內的寶物,他這樣做的原因主要是:一

方面那四皇星系他怎麼看都不順眼,自然也就不想讓對方得到寶物,另一方面則是僧多粥少啊,不管他和那三方

勢力中的哪一方一起聯手,那就算是得到了寶物,有沒有他的份都還是個未知數呢!

所以他選中了這兩名少年來做為自己奪取寶物的臨時合作夥伴。

「你…你你…你是誰?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那名少年顫聲向著周圍的空氣問道,秦寒那如同幽靈般

的說話方式著實嚇的他不輕啊!

「哎!」

看見對方這不濟的模樣,秦寒無奈的嘆氣,這種人怎麼能夠和他聯手一起奪寶呢,完全派不是用場嘛!

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從小就生活在溫室的嬌嫩花朵,經不起外界的風雨侵襲。

隨後他又看向了那少女。

只見那少女的樣子要比同伴鎮定的多了,一張可愛精緻的小臉上並沒有因為看不見秦寒而流露出一絲的懼

怕之色,反倒是皺著眉頭沉思了一會兒后,抬頭對著空氣淡淡道:「合作是可以,但是我們能有什麼好處?你又

有什麼好處?你能夠搞定那三方人馬嗎?你有奪寶的實力嗎?」

這一連串的問題就足以見得這名少女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之前在三方勢力壓迫他們兩個的時候,她

身邊的少年一直都是微微顫抖,完全沒有鬥志的樣子,而她則是一直保持著淡定,即不發怒也沒流露出懼怕的表

lixiangguo

不能干涉還不是做了很多,比如給信徒降下神諭、啟示什麼的,只是不直接干涉罷了。林克一邊在心裡吐槽一邊掏出秘銀製作的徽章。

Previous article

「皇兄,我在這裡。皇兄,快來救柔兒……」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