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可真的是太厲害了,竟然還能坐著睡覺!」歐陽玖臉色不解的回了一句,然後起身就要走出帳篷。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響起。

陳天跟歐陽玖兩人聽到腳步聲以後全部都愣住了。

「陳公子,您醒了嗎?吃飯了!」

李一葉一邊說話一邊邁著步子走進了陳天的帳篷。

當李一葉看見帳篷裡面的歐陽玖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驚訝。

「那個什麼,葉子你千萬別誤會啊,我就是昨天太害怕了,所以才會來陳天的帳篷,我們兩個什麼都沒有發生,你千萬別誤會……」歐陽玖一邊整理自己的衣服,一邊表情緊張的解釋道。

次日清晨。

封仙紀 陳天歐陽玖李一葉三人一塊離開了陳天的帳篷,然後又一塊吃了點早餐,吃早餐的時候歐陽玖一直都用自己的大眼睛打量著李一葉,好像生怕李一葉將昨天晚上她在陳天帳篷裡面睡覺的事情說出去。

不過好在李一葉對於早上帳篷裡面發生的一切隻字未提。

如果是將陳天換成是其他人,李一葉心裏面可能會多想,但是李一葉知道陳天絕對不會跟歐陽玖發生什麼。

在李一葉的眼中,陳天這個人跟很多男人都不一樣,對於美色金錢這些人,陳天根本沒有任何慾望可言。

眾人吃晚飯以後,再次奔著山林裡面走去。

原本歐陽澤等人以後兩天的時間足夠穿越陰山,但是等到他們走到一半的時候,他們發現還是有些低估了陰山裡面的複雜情況。

越往山裡面走,山路就越發複雜,剛開始的時候還全部都是一些野草小樹冠,但是到了後來,大部分樹木都非常的粗,保鏢們只能用電鋸將樹木砍去,強行開闢出一條路。

而且時不時還會出現一些怪獸襲擊他們,雖然有曹天嘯在,眾人不用在擔心安全的問題,但是也會大大的影響眾人前進的速度。

一眨眼,便是整整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在這三天的時間內,歐陽玖都是在陳天後背上面度過的,因為她最多也就走半個小時的時間,然後就哭著喊著自己堅持不住了。

陳天沒有辦法,只能一直背著歐陽玖往前面走去。

晚上的時候,歐陽玖也都會跑到陳天的帳篷裡面。

而歐陽澤等人一直都疲於趕路,所以自然也沒有心情再找陳天的麻煩。

眾人在這一路上相處的還算是平靜。

……

「歐陽澤,咱們到底什麼時候能夠找到葯神谷啊? 惑情:邪魅總裁的雙面情人 這座山裡面是不是根本沒有葯神谷?」歐陽玖趴在陳天的後背上面,語氣十分不耐煩的沖著歐陽澤喊道。

「按照地圖上面的顯示,咱們應該很快就可以找到葯神谷了!」

歐陽澤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往前面走去。

「很快到底是多快,你都說好幾次很快了,但是我現在連葯神谷的影子都沒有看見!」歐陽玖撇著小嘴回了一句。

「你要是堅持不住了,你現在也可以回去!」歐陽澤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

歐陽玖聽到這話以後瞬間無語了,高聲說道:「我都已經走了這麼長時間了,我怎麼回去啊?」

「要是不回去就把嘴閉上!」

歐陽澤低吼了一聲。

在這座大山裡面找了三天的時間,一直都沒有找到葯神谷具體的位置,歐陽澤此時心裏面也非常的煩躁。

因為歐陽澤此時也隱隱約約感覺到葯神谷好像確實不在這座山裡面。

但是陳天去能夠感覺到,此時他們已經非常接近葯神谷了,因為陳天已經可以感覺到法陣的存在了。 尹楽愣了愣,直到有保鏢走到他面前時他才反應過來對方要扔的人是他。

反應過來的一瞬間,他就一溜煙地躲到了風玫的背後:「我們是一起進來的,要扔就把我們一起扔出去。」

風玫:「……」好想打死這丫的。

眼不見為凈,風玫懶得看他,轉向走過來的男人,笑著開口:「嚮導。」

嚮導名為向坤,據說背景雄厚,黑白兩道通吃,做導演只是因為個人愛好,在導演圈功成名就后覺得沒意思所以就退隱了。如今也不過四十多歲,還很年輕。

「小寧。」外人眼中嚴肅至極的嚮導此時卻是笑呵呵的,「你怎麼把打你主意的人帶這裡了。要不先把他扔出去我們再聊吧。」

「寧兒~」尹楽扯著風玫身後的衣擺,整一被欺負了的小媳婦。

風玫嘴角一抽,這一個比一個不正經。

「他就是我帶來的男主角。不能扔。」

向坤揮手讓保鏢退下,懷疑的眼神打量著尹楽:「他?」

臉上湧現毫不掩飾的嫌棄,「你讓他這張正太臉,一副清純不做作的表情來演妖魅?請問他怎麼妖的起來?魅的起來?」

風玫直接將身後的人推出來:「放心,整容般的演技絕對能拯救他那張臉。。」

尹楽:「……」他這張臉怎麼了還需要拯救?他自己挺滿意的。

以為風玫是一定要定下尹楽為男主角,向坤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小寧,你應該明白我的規矩的。」

嚮導選角是出了名的嚴格,且不接受任何的暗箱操作,一旦有人有這個意圖,立即被拉入黑名單。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風玫就像沒察覺到嚮導的不虞,依舊笑眯眯的:「我知道啊,但是他,嚮導儘管考驗,若是他試鏡過後你還不滿意,我絕無二話,不用你的保鏢,我自己就把他扔出去了。」

尹楽:「……」他是布娃娃嗎?想扔就扔!

聽到風玫這麼說,向坤再次將狐疑的視線落在尹楽身上,臉上再次有了笑容:「你就這麼相信他?聽聞這小子一直在追求你,難不成你已經被他拿下了?」

尹楽也一臉期待地看向風玫,等著她的回答。

風玫忍不住扶額:「我就是找個男主角而已!」

尹楽眸中的光芒暗淡下去,染上一縷失落。向坤輕笑:「好吧,我們先試鏡,看他行不行。對了,你沒有把劇本透露給他吧?」

風玫笑的一臉溫柔:「原來我在嚮導眼中就是這樣的人啊?」

「哈哈不是,但是陷入愛情中的女人都是沒有理智可言的,我這不是隨口問問嘛。」向坤笑著到一邊的桌子上拿了一張紙給尹楽:「就演下這段吧。」

尹楽拿著紙,看向風玫。

風玫翻了個白眼:「別告訴我你到現在還沒弄明白髮生什麼,不然我會忍不住親自動手把你扔出去的。」

尹楽一臉無辜:「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你是不是接了這個劇本?」

「這劇本就是她寫的,她是女主,其他角色我都有了人選,就男主人選還沒目標,你小子拿出你的最高水平來。過了自然皆大歡喜,不過的話,即便你是她帶來的,也要怎麼進來就怎麼出去。」向坤為尹楽解了惑。

風玫笑:「錯了,不行的話他會豎著進來橫著出去的。」

向坤眸含笑意地瞥了她一眼,突然正了臉色,一臉嚴肅地看向尹楽:「現在開始,給你五分鐘揣摩劇情的時間。五分鐘后我希望看到你最出色的表演。」 「小九,你在堅持一下吧,咱們應該很快就能到了!」

陳天輕聲沖著歐陽玖說道。

「真的假的?」

歐陽玖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疑惑的問道。

「真的!」

陳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

「你是怎麼知道的啊?」歐陽玖繼續問道。

「我能夠感覺到葯神谷已經距離咱們很近了!」陳天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切,我才不相信你的話呢,你又不是導航儀,你怎麼可能感覺得到!」歐陽玖撇著小嘴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真不知道那個葯神谷有什麼好的,我爸爸花了那麼多錢那麼多的時間,一直都在找,找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

「轟!」

陳天張嘴剛要說話,突然發現前方傳來了一聲巨響。

一顆大樹轟然倒地!

當大樹倒下的那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絕望。

「這是怎麼回事啊?」

歐陽玖抬頭看向了前方的位置,只見一大片黑色的岩石峭壁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峭壁,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老張猶豫了一下,表情緊張的跑到了歐陽澤面前,低聲說道:「少……少爺,前面沒有路了……」

「你說什麼?」

歐陽澤聽到這話瞬間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前面就是山壁了,咱們好像走到頭了,走不過去了……」老張低聲回了一句。

「這怎麼可能呢?咱們還沒有找到葯神谷,怎麼可能就走到頭了?」歐陽澤一邊說話一邊扭頭看向了一旁的保鏢,然後高聲喊道:「那個什麼,你們幾個人趕緊把這顆大樹也給我鋸斷,這裡根本不可能是盡頭!」

保鏢們聽到這話以後了連忙開始忙活了起來。

十多分鐘以後,第二顆大樹被保鏢們鋸斷。

但是露出來的依舊還是黑褐色的岩石峭壁。

「歐陽少爺,前面好像真的沒有路了!」保鏢臉色無奈的沖著歐陽澤喊道。

歐陽澤聽到這話以後連忙跑到了帶路老頭的身邊,拽著老頭的衣服喊道:「你給我解釋解釋這是怎麼回事?前面為什麼沒有路了?」

「老闆,咱們已經走到頭了,前面就是山體了,沒有路了!過不去了……」老頭表情緊張的回了一句。

「那咱們能不能從別的地方繞過去?」歐陽澤連忙喊道。

「老闆,這就是陰山的盡頭,咱們不可能繞過去的,而且就算咱們繞過去也沒有用啊!」

「為什麼沒用?」歐陽澤語氣不解的問道。

「因為前面就是大海了,咱們要是再往前面走就走到大海裡面了……」領路人語氣無奈的說道。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紛紛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即便是李一葉此時也是滿臉的不解,因為她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眾人找到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最後發現陰山裡面根本就沒有葯神谷。

要是按照他們手中的地圖,只要橫跨整座陰山,便能夠找到葯神谷所在的位置,但是此時他們已經走到了陰山的盡頭,但是卻並沒有找到葯神谷。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山壁,眼神平靜,不知道心中想些什麼。

「不……這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呢?葯神谷肯定在這裡!」

歐陽澤彷彿瘋了一樣紅著眼睛大喊了一聲。

保鏢們此時也都垂頭喪氣,表情無奈,畢竟歐陽家之前承諾他們若是可以找到葯神谷,每個人都可以拿到一百萬的獎金,但是此時沒有找到葯神谷,那這一百萬的獎金可能也要泡湯了。

「你確定這後面就是大海了?」

歐陽澤拽著領路人的衣領,表情激動的喊道。

「確定,您……您要是不信的話,您可以看看地圖……」領路人結結巴巴的回了一句。

「怎麼可能呢,你他媽騙我是不是?你肯定騙我呢!我殺了你,你信不信?」

歐陽澤怒吼了一聲。

寶寶媽咪我要了 「歐陽澤,你冷靜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月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剛才我看了地圖,這後面確實是大海,他沒有騙你……」

歐陽澤聽到這話愣了一下,然後緩緩鬆開了領路人的衣領子,咣當一聲坐在了地上,表情絕望的喊道:「怎麼會是這樣呢?這不可能啊,三個地方我都找了,怎麼可能還沒有找到葯神谷呢?」

「也許傳說中的葯神谷根本就不存在吧!」 嫡女爲後 曹天嘯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歐陽澤說道:「小澤,咱們回去吧,不要在這個地方浪費時間了!」

歐陽澤抬頭看了曹天嘯一眼,然後緩緩起身說道:「是啊,沒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咱們回去吧!」

保鏢們此時雖然心裏面非常的不甘心,但是無奈歐陽澤此時也已經都放棄了,他們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紛紛開始收拾起了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

「等一下!」

就在眾人都準備離開的時候,陳天突然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眾人聽到這話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

歐陽澤扭頭看了陳天一眼,面無表情的問道:「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把前面這塊山壁打通應該就可以找到葯神谷!」

陳天淡淡說道。

「你腦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人家領路人剛才都說了前面就是大海,你把這塊山壁打開有什麼用?你要跳海啊?」歐陽澤冷笑著回了一句。

「是啊,陳天,這前面就是大海了,而且這塊山壁這麼大,咱們怎麼可能打開呢?」歐陽玖也忍不住輕聲說道。

陳天淡淡看了眾人一眼,低聲說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塊山壁裡面應該是空的,如果能夠打開這塊山壁,咱們就可以找到葯神谷!」

其實陳天原本是打算讓這些人先離開,然後自己打開山壁的,但是後來想到如果此時其他人都走了,自己跟李一葉卻留在這裡,也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萬一歐陽澤等人回來了,發現了葯神谷的入口,自己豈不是白忙活了。

所以陳天覺得還不如讓這些人幫著自己打開這塊山壁,這樣的話,自己還能省下不少的麻煩。

曹天嘯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面前,低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小兄弟,有些話可不能開玩笑啊?你確定這塊山壁後面就是葯神谷?」

「反正你們現在也已經放棄了,還不如按照我的方法去試一試,沒準就出現奇迹了呢!」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曹天嘯聽到這話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扭頭沖著歐陽澤說道:「小澤,我覺得他說的有些道理,反正既然咱們已經走到了這裡,不如就按照他的方法試一試好了!」

「……」

歐陽澤猶豫了兩秒鐘,直接轉身沖著自己身後的保鏢喊道:「咱們出發之前是不是帶了爆破的裝備?」

「歐陽少爺,爆破裝備確實帶了,但是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危險了,如果要是強行炸開的話可能會引起山體滑坡,到時候咱們這些人都跑不了……」保鏢隊長語氣為難的回了一句。

「沒關係,反正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要是就這麼回去了,那實在是太可惜了!」

歐陽澤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把這塊山壁給我炸開!」

保鏢們在聽到了歐陽澤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為難。

「我他媽讓你們把這塊山壁給我炸開你們沒有聽見是不是?」

歐陽澤看見保鏢們全部都站在原地不動以後瞪著眼珠子喊道。

「……」

保鏢隊長猶豫了兩秒鐘,然後低聲說道:「既然少爺都說話了,咱們就照著辦吧!」

說完這話以後,所有的保鏢都開始拿出裝備,準備將山壁強行用炸藥給炸開。

歐陽澤則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說道:「陳天,如果我把這塊山壁炸開以後找不到路,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歐陽澤,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人家陳天也是為了咱們好,你怎麼還要恩將仇報? 一胎雙寶:boss,約嗎 就算找不到葯神谷也不是陳天的問題吧!」歐陽玖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高聲喊道。

歐陽澤聽到這話狠狠的瞪了歐陽玖一眼,沒有說話,轉身奔著遠處走去。

李一葉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身邊,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公子,您確定葯神谷就在這個山壁後面嗎?」

「確定!」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雖然咱們看見的是一塊山壁,但是我覺得這隻不過就是一個幻象而已,應該是有人在這個地方留下的幻陣,所以咱們只能看見山壁,卻看不見山壁後面的東西!」

「幻陣?」李一葉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問道:「陳公子,什麼是幻陣啊?」

lixiangguo

哎……見狀,老烏龜忍不住感嘆:瞧瞧,在人世間呆得久了,他們妖族一個個也都學會了偷懶,再沒了一開始工作時的激情澎湃。

Previous article

封逸揚低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勾唇笑得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你都濕了,你說我想做什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