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們所要的東西,就在這條河流的盡頭。不過你們只要一踏入這條河流,你們必被我大周皇朝之人發覺。而且這個小世界看起來祥和安寧,實則充滿了危險,非我大周皇朝皇室子孫進入,立刻就會有各種天災降落。就算『皇道』高手,也未必能抗的過去。你們確定要進去嗎?」大周太子說到這,嘴角突然浮現出了一絲看熱鬧的笑意,和他的被控制了人生自由的身份完全不符。

「我們現在乃是有進無退,就算我們現在什麼都不拿,拍拍屁股走人,還是逃脫不了被你們大周皇朝之人發現的命。你覺得我們能不進嗎?」葉風道。

「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我不得不佩服你們的膽子,這麼點實力,卻敢來打我們大周皇朝的主意,除了自尋死路我實在找不出別的詞語來形容你們的行為。」大周太子道。

「這不勞你費心,我該怎麼出去是我們的事情,你好好帶好路就好。」火鳳凰說著,袖袍一拂,直接把大周太子卷進了那條河流之中。

隨即和葉風兩人對望一眼,也飛身進入了那條河流之中。

進入河流瞬間,兩人就感到這河流並非尋常的河流,宛如裡面流淌的不是河水,而是萬噸鐵塊,想要前進分毫都異常吃力。想要飛身而起,凌空而行,卻發現根本不行,那河流有著一股極為詭異的力量,死死地吸住了他們,他們的身子根本不可能脫離那河流。

反觀大周太子,卻絲毫不受影響,就在普通的河流中行走般。

這個時候,如果大周太子想要逃走,葉風兩人將會拿他非常難辦。奇怪的是,大周太子並未有絲毫想要逃走的樣子,笑道:「現在你們後悔了吧?你們就不應該進入這裡面的,這只是開始而已,接下來還有更恐怖的東西等著你們。」

他話音剛落,突然天地間風雲變色,大團烏雲不知從什麼地方匯聚了過來,四野頓時顯得暮氣沉沉,壓抑之極。

緊接著,天空中雷電炸響,一道道七彩雷電,穿透烏雲,直朝著兩人劈了過來。只是被劈了一下,兩人身上便出現了極為恐怖的傷口。如果連續被劈上幾十下,必死無疑。

兩人心中大驚,不得不進行閃躲,可身陷河水之中,完全被千萬鋼鐵加身,移動起來卻是萬分困難。儘管費盡了心力閃躲,還是不時便會挨上幾下。

可對他們更不利的事情還在後面,『藏經樓』的地宮中,不斷有人影出現,只是短短一會兒,便出現了三十多個人,其中赫然有五個『皇道』高手,其餘也都是『人道』高手。

他們看清楚了小世界中的情形后,都是大吃一驚,很多人甚至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以確定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發生的。

擅闖『藏經樓』之人中,赫然有一人是葉風,這個他們正在全天下追殺的仇人!

這都已經不能用膽大包天來形容了。

「葉風,你好大膽子。我們正在滿世界的追殺你,你竟敢跑到我大周皇朝的皇宮來撒野。」一位『皇道』高手嘴巴動了半天,似乎想要說出能非常貼切地表現自己惱怒之情的話語來,可最終說出話並未令他滿意。

「有意思,有意思。見過狂的,沒見過你這麼狂的。今天我倒也看你怎麼離開。」又一位『皇道』高手厲聲道。

「這位穿紅衣服的小姑娘不是北漠的火鳳凰嗎?你膽敢夥同葉風潛入我大周皇朝的『藏經樓』,意圖不軌,今天你也別想走了。」

「跟他們廢話那麼多幹什麼,直接進入小世界把他們擊殺了不就完了。不,葉風不能便宜了,一定要抓活的,讓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方瀉我心頭之恨。」又一位大佬道。

葉風可以說已經搞得大周皇朝天、怒人怨,每個人都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此話一出,頓時應和之聲此起彼伏。

「不得魯莽,太子還在裡面呢。貿然出手傷了太子可就不好了。」一位大佬忙呵斥道。

「怕什麼,他們現在身陷河流,行動緩慢,太子雖被他們劫持,但現在他們並未嚴格控制著太子,太子距離他們有一段距離,想要拿太子要挾我們,只怕也萬難辦到。」又一位大佬道。 韓以諾似乎沒有聽清楚,顧佳蕊這小聲的咕噥,遂開口追問道。

「哦,沒……沒什麼呢。不是說要去食堂吃晚飯么?那咱們這就走吧。」

顧佳蕊當然不會再重複適才的話,而是顧左右而言他道。

她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將剛剛那茬,給就此揭過、糊弄過去。

見此情形,韓以諾的璀璨琥珀色眼眸一閃,飛速掠過一抹笑意,面上卻不動聲色,反而當即點頭應道:

「好啊。那,顧佳蕊,咱們這就走吧。」

「嗯。」

見此事就此揭過,顧佳蕊當然是求之不得。當即應道。

說話間,便已是攜著韓以諾,並肩向著附近的食堂而去。

二人在學校食堂,簡單的點了二份飯菜,各自吃完。韓以諾又以消食與順便熟悉一下A大的地形地貌為理由,硬是拖著顧佳蕊充當導遊,帶著他在A大校園裡頭遛彎。

「誒,這個湖心島感覺好不錯,夜色下,風景還是挺好的。顧佳蕊,咱們過去看看吧。」

二人一路溜達到A大的一處,佔地頗大的人工湖附近。韓以諾乍一見得前方不遠處的湖心島,便立時興起了前去一游的興緻。遂提議道。

「這……還是算了吧。這座湖心島,也沒什麼好逛的。咱們還是原路返回吧。」

顧佳蕊抬眼睨了一眼那湖心島,面上有著一閃而過的尷尬與難色,嘴角也幾不可查的抽了抽,想也不想,就拒絕道。

然而,她說出來的話,卻終是太晚。亦或者是,壓根兒就無法攔住韓以諾的步伐:

「既然來了,就過去瞧瞧嘛。這夜色正好,我看那座湖心島的風景也是極好的。不過去賞賞月色與美景,豈不可惜?」

韓以諾不以為然的開口道。

說話間,他大長腿一撩,就這樣向著湖心島而去。

顧佳蕊:「……」

「顧佳蕊,你怎麼不走了?快來啊。咱們一起過去瞧瞧啊。」

許是見顧佳蕊一直沒有反應,也知道她一直沒有跟上自己,已然上了那連綿不斷、直通那座湖心島的游廊之上的韓以諾,倏然腳下一頓,轉目回首望向顧佳蕊,沖著她笑道。

一邊笑說,他還一邊抬起手,對顧佳蕊招了招,示意她趕緊跟上。

顧佳蕊:「……」

「……哦,知道了。」

顧佳蕊只覺得有苦難言。沒得奈何,只得應道。

她能夠怎麼說?

有些事情,她也不好說透的,不是么?

比如……咳咳,這座湖心島,雖然風光正好。可……這是A大著名的『愛情島』啊。

尋常學生壓根兒就極少來到此處。會來這裡遊盪流連的,都是些熱戀中的小情侶。

愛情島,就是有此而得名的。

尤其是晚上……

這夜黑風高的。 董鏘鏘留德記 島上從來都只有小情侶才會去,至於他們在上面幹嘛……用腳趾頭想,都知道,特定是……

咳咳——

反正,顧佳蕊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想上那裡去的。

奈何,韓以諾這個愣頭青。

這種事吧,偏偏顧佳蕊又不好啟齒,同這丫明說。

唉,少不得勉為其難,硬著頭皮陪著這丫上那愛情島一趟了。

哎哎—— 葉風兩人在小世界內,對外面大周皇朝眾人的話語聽得清清楚楚,無不覺得頭皮發麻,心臟砰砰亂跳。

現在自己兩人身陷這該死的河流之中,行動不便,別說『皇道』高手出馬,隨便進來兩個『人道』高手,只怕也能要自己兩人的命。

「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藏經樓』的恐怖之處,咱們不僅什麼東西都得不到,還得死在這裡了。」火鳳凰苦澀一笑。

她族的至寶鳳凰真血被大周皇朝所奪,和大周皇朝算得上是血海深仇,但幾千年來都未敢報此仇。她作為幾千年來最優秀的族人,最大的夢想就是報仇雪恥。

現在她修鍊遇到了瓶頸,急需鳳凰真血來助她一臂之力,為了完成報仇大願,不得不行如此冒險之事了。

「鎮定點,也許會有轉機。」葉風低聲道。此時他心裡也慌亂得很,但他深知一個道理,任何時都不能亂了陣腳,特別是在絕境之中,穩住陣腳,可能還有一線生機,如果心慌意亂,那必死無疑。

而此時,已有兩位『皇道』高手衝進了小世界中,殺氣騰騰,要去他們的性命。眼看他們已必死無疑,沒有任何轉機了。

大周太子突然說話了,以傳音之法道:「你們挾持我為人質吧,我可以配合你們。」

這話完全超乎了葉風兩人的意料,這是要搞什麼鬼?大周太子竟然主動提出,要給自己兩人當人質。

再想想大周太子剛才的表現,越想越覺得心驚,他表現得似乎太過順從了,連起碼的反抗都沒有。難道自己兩人被他利用了,不知不覺落入了他的圈套?

不過眼前這形勢,也來不及兩人多想。大周太子願意給自己兩人當人質,那再好不過了。

葉風用盡全力,右手暴漲,一把朝著大周太子抓了過去。大周太子忙向左一閃,但還是被葉風抓在了手中,拖了過來。

這一切看起來順理成章,連『皇道』高手都不能看出其中的貓膩,完全是因為大周太子實力不濟和疏忽大意所致。只有他們當事人之間明白,這一切只不過是演戲,否則哪能這麼容易抓住大周太子的?

那兩個距離葉風兩人已不足三米的『皇道』高手見此大驚,硬生生地收住了腳步,厲聲道:「葉風,你想幹什麼?」

葉風掐住大周太子的脖子,道:「你說幹什麼?干你們剛剛說的事情呀,抓住大周太子脅迫你們。」

「葉風,你最好不要亂來,否則你知道你的下場。」小世界外,一位大佬呵斥道。

其餘眾人,紛紛跟著那位大佬呵斥威脅葉風。大周太子乃是大周皇朝的儲君,不能有半點差池。

葉風不屑一笑,道:「難道我放了大周太子,我就會有好下場嗎?」

大周皇朝全部沉默了。事實確實如葉風所說,不管葉風放不放大周太子,他今天都別想活著離開這裡。先不說葉風早已和大周皇朝結下了深仇大恨,就單論他潛入『藏經樓』之事,入股不把他就地正法,大周皇朝的臉面還往哪裡放?

一位大佬冷哼了一聲,道:「那咱們就這麼僵持著吧。這是我大周皇朝的地盤,看誰耗得過誰。」

葉風咧嘴笑道:「誰跟你在這裡消耗,我們要去取鳳凰真血和『鼎鎮天下』戰技呢。」

說罷,朝著火鳳凰一揮手,裹挾著大周太子,朝河流上遊走去。

「哼,死到臨頭了還掙扎有什麼用呢?就算你們拿到了鳳凰真血和『鼎鎮天下』戰技,又有何用呢?」一位大佬不屑道。

在他們看來,葉風已身陷天羅地網,必死無疑。雖說葉風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藏經樓』,對大周皇朝而言無疑是一種侮辱,不過正愁著抓不到葉風呢,沒想到他卻自己送上門來,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誰說我就不能離開了呢?要殺我趕緊來,否則你們一定會後悔的。」葉風笑道。

聽著葉風這番話,大周皇朝的很多人心裡不禁有些發虛。如果是別人說這種話,他們一定會不屑一顧,甚至嘲笑他神經病,可葉風創造的奇迹實在太多,叫人不敢不對他的任何話語慎重對待。

不過發虛歸發虛,不能輸了陣勢。一位大佬笑道:「年輕人張狂可以理解,張狂得過頭可就不好了。別說是你,就算是一位『皇道』高手身陷此地,也是有死無生。」

「那你們拭目以待好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到時候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僅你們『藏經樓』的重要東西被我們洗劫一空,還抓不到我們,可就丟面丟大了。以後你們大周皇朝還有何臉面以不朽勢力自居?」葉風嘿嘿一笑,繼續逆流而上,走向河流盡頭。

大夏皇朝的一位『人道』高手急道:「諸位,難道真要這樣眼睜睜地看著葉風走到河流盡頭,拿取鳳凰真血和『鼎鎮天下『戰技?這未免也太丟臉吧。」

一位大佬道:「現在太子殿下在他手裡,咱們能如何?你放心好了,那小世界中的機關陷阱可以斬殺『皇道『高手,不是他所能對付的,他走不到河流盡頭!」

「那小世界中的機關陷阱,只會誅殺外來者,對大周皇室之人不會有任何危險,待會兒葉風兩人必死,而太子殿下怎能安然無恙,這才是萬全之策。」又一位大佬道。

天降橫財 聽到這兩位大佬如此說,大周皇朝眾人的心都安定了下來,做好了看好戲的準備。『藏經樓』地下暗室屬於大周皇朝最核心的機密,除了大周皇朝最核心人物,其他人對此也是知之甚少。

小世界中,行走了一會兒,火鳳凰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將信將疑地對葉風道:「你真有辦法讓我們兩人安全離開?」

「我向你保證你,你帶我獲得大周皇朝的戰技,我助你離開,我說到做到,你放心好了。」

「可是……」火鳳凰欲言又止。她可實在想不通葉風有何等法子能帶自己離開這裡,不過話又說話來,如果葉風真有法子,那是再好不過了,自己可不願意死在這裡。

這是,大周太子突然說話了,低聲道:「這裡面充滿了機關陷阱,可斬殺『皇道』高手。你們貿然前行的話,不用我大周皇朝的人出手,你們也得死在裡面。你們按我的指點而行,定能走到河流盡頭。」

傾盡天下:雙笙情緣 此時,距離小世界外的真實世界已經有了一段距離,加之世界壁壘的阻隔,只要放低說話聲音,外面的人就聽不到,就算是『皇道』高手也不行。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我突然覺得我們似乎入了你的圈套。」葉風道。

大周太子淡淡一笑,道:「算不上落入誰的圈套,咱們是互相利用,你們利用我達成你們的目的,我利用你們達成我的目的。」

「我很好奇,你作為大周皇朝的太子,大周皇朝的什麼東西是你不能接觸的?你犯得著這樣鬼鬼祟祟行事嗎?」火鳳凰道。

「很多東西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咱們還是別說廢話了,抓緊時間吧。」大周太子露出了一個深不可測的笑容。 在大周太子的指點下,走了約莫一個時辰左右,兩人來到了河流的盡頭。期間,兩人遭遇到了不少機關陷阱,搞得兩人狼狽不堪,不過正因為大周太子的指點,那些恐怖凌厲的機關陷阱,全被他們避過了。

小世界外的大周皇朝眾人,看得無不眉頭緊蹙。按理說,小世界中的機關陷阱布置得極為精妙,融合於天地大道之間,極度難以察覺,以葉風和火鳳凰的修為閱歷,不可能不觸犯任何致命機關,就走到河流盡頭的。

「這是怎麼回事?不合常理呀。」一位『皇道『高手眉頭緊鎖地道。

「火鳳凰來自鳳凰一族,該族極為古老,相傳是鳳凰的後代,善於窺天機,曉地理,精通各種風水秘術,也許是火鳳凰的緣故吧。」又一位『皇道『高手沉吟著道。他這話說到最後,自己都不太信了。

窺天機曉地理,那是一種極其看重經驗積累的能力,火鳳凰縱然天資再逆天,畢竟年紀太輕,不可能有多精通,而小世界中的各種布局設置,都是當時的絕代高人的手筆,火鳳凰不可能有參透那絕代高人全部機關的能力。

可問題是,除了這個解釋勉強解釋得通外,再無其他解釋。總不可能大周皇朝有內鬼給他們指路吧,能知曉小世界中秘密的人,整個大周皇朝也不過寥寥數人,這些人無一不是大周皇朝中地位顯赫之人,沒理由夥同葉風出賣大周皇朝的利益。

「更可能的還是他們運氣吧。」一位紫衣『皇道』高手搖了搖頭,道:「不過這也沒什麼,鳳凰真血和戰技『鼎鎮天下』豈是那麼容易拿到的?守護那兩樣東西的靈獸,足以瞬間把他們兩人撕成碎片,你們好好看戲就成,我們堂堂大周皇朝最重要的兩樣東西,如果被這兩個毛頭小子得到了,那我大周皇朝還有什麼資格做不朽勢力?」

河流的盡頭,是一塊巨大的瀑布,清澈的水流從天而降,奇怪的是,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瀑布的凸起之處,長著一棵棵古松,蒼勁盤旋,有仙鶴飛舞鳴叫,有霧氣繚繞翻騰,看起來宛如置身仙境般。

瀑布下方,是一個水潭,水潭中央,有兩股噴泉裝的水柱,水柱之上,各自懸浮著一件東西。左邊懸浮著的是一本書籍,並不是很厚,但上面金光閃閃,熠熠生輝,宛如一輪初生的太陽般。

右邊懸浮著一個透明的盒子,非常漂亮,盒子中放置著一滴血。那滴血鮮紅中帶著晶瑩,蘊含著無窮力量,雖然被那盒子隔著,但葉風依舊可以感受到那股毀天滅地、超越浩天大陸任何存在的力量。他相信如果那滴血放出來,運用得當的話,可以瞬間毀滅整個浩天大陸。它被供奉在和大周皇朝的鎮派戰技『鼎鎮天下』邊上,倒也理所當然。

「鳳凰真血!」火鳳凰的神色顯得激動了起來。她族的鳳凰真血已經被大周皇朝搶去了幾千年,今天終於擺在她眼前了。

「想要取走,你們儘管取走吧。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們,你們想要取走的話,必然會面臨難以想象的絕境,九死一生,你們可得想好了。」大周太子道。

河流的盡頭距離外面的真實世界已很遠,又有小世界的世界壁壘的阻隔,三人在這裡說話,不用壓低聲音,自然交流,外面之人也聽不到。

「如果你助我們一臂之力呢?」葉風笑道。

大周太子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要逼迫我為你們拿去這兩樣東西,可惜我真的辦不到。這兩樣東西放置在河流的盡頭,它們對我大周皇朝的珍貴程度可想而知,我雖為儲君,實話實話,並沒有觸碰它們的許可權,如果你們挾持的是我父皇,他倒是可以為你們辦到。這話你可以不信,但我真的無能為力,殺了我也沒辦法。」

葉風想了想,道:「我相信你。不過你幫助我們走到這裡,想必你要得到的東西也在這裡吧?也許如果我們取不到那兩樣東西,你想要的東西也拿不到呢。」

大周太子笑了笑,道:「不錯,我也不想瞞你們,我所要的東西,確實建立在你們所要的東西的基礎上。想要取到你們想要的東西,必須打敗一頭靈獸。

這頭靈獸乃是我大周皇朝祖師收復的,專門用來守護我大周皇朝最珍貴的東西,收復它時,它就已經是『天階』凶獸,實力堪比『皇道』高手,無盡歲月過去了,它還活著,實力達到了什麼程度,無法想象,說不定已經接近神了。」

接近神了!

這四個字讓葉風和火鳳凰同時心頭一涼,他們雖都可以從『皇道』高手手下輕鬆逃生,但要論真打,兩人合力也打不過一位『皇道』高手,更別說接近神的存在。

大周太子接著道:「它因為活的太久了,已經超出了我們對生命存活年月的想象,生命氣息即將耗盡,一直都在沉睡,只有觸碰到你們想要的那兩樣東西時,才會覺醒。也許它已只能發動一兩擊的能力了,但這一兩擊就算是那些實力超群的『皇道』高手,只怕也頂不住。」

「這麼說來,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想要的東西,你跟我們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火鳳凰道。

lixiangguo

嚶嚶瞪著大眼睛,眨了兩下,搖了搖頭,「不是,元者體內有足夠的屍元,則不需要食用獸血也可存活,反之則需要獸血維持生命。」

Previous article

凌軒搖搖頭,更加堅定道:「凌軒不帶!」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