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任務已經完成!要走要留,我們沒有權利干涉。如果願意走的,請便!」慕容雪冷漠的說。一臉決絕。

「好好,老子走行了吧?」黑子氣的臉色發抖,隨機他看向身後的幾名作戰人員,冷冷的道:「兄弟們,願意走的現在跟我走!」

可是,他的話沒有得到任何響應,所有人都是滿臉的嘲諷,沒有一個人願意跟他走的。

就在這時,臉色難看的黑子還想再說什麼!只聽「轟」的一聲暴響,緊接著「咔嚓!」一聲,虛空中無數道雷電粗直接轟開黑壓壓的烏雲從烏雲中轟了下來,直接沒入了失落島的山谷處!

「轟!轟!轟……」

無數道大拇指粗的雷電劃過天際直接落下,失落島里便立刻傳出接連轟響,很快站在失落島外圍的作戰人員士都感覺到腳底下一陣劇烈的震顫,似乎引來了大地震。

「所有人,快進戰鬥艙!」黑子一聲大吼。語氣帶著一股冷冽。

「是!」大家不敢再沙灘上久留,立刻訓練有素的跑到戰艦上。

大華國五名界,神仙島。

「九星涌動,五年了,竟然再次出現了,這無心海怎麼回事?難道觸怒了天威?」

一位骨瘦如柴的白髮老人背負著雙手,靜靜地矗立在神仙島的半空之中,渾濁的老眼眸如同兩把鋒芒畢露的利劍,凝望著失落島的方向,閃爍著道道冽芒。一張布滿歲月痕迹的老臉上透著一抹不易察覺的驚駭之色。

「唉!又出現了,小傢伙這恐怕是你的福星吧?敢與跟混沌星球的天道抗衡,這實力就連老夫都甘拜下風!」白髮老者突然驚疑看著失落島的方向,一雙老眼眸中爆射出一道精芒。

無心海,失落島的虛空之中,突然在那黑雲之中,突然掏出一隻恐怖的真元大手,這大手看起來並不算遮天蔽日,但是那上面的力量卻是無比的恐怖,一道道法則與道韻力量纏繞在大手上,幾乎要將整片天空壓爆,它橫掃過來之時,整天天空都在寸寸破碎,炸開。

那讓人心生大恐懼的滾滾黑雲更是第一時間消散開,一道道雷電更是見到了閻王一般,自動消散!

轉眼之間,天空恢復了他本來的面貌,黑雲不見了,雷電也不見了,破碎的虛空恢復了如常,太陽仍然高掛天空,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未曾發生過似的。

「大日帝尊,這是你第二次插手仙界之事,你究竟意義何為?」

天空中看不到人影,卻傳來一道洪亮的聲音,這聲音滾滾,極為蒼老,卻透著一股震懾靈魂的威懾力。

「飛升大仙,你最好不要插手帝尊門的事情,否則就連仙界四大天神也保不住你!」

另一道平淡的聲音滾滾飄蕩在虛空之中,透著一股不屑之意。

「不要口出狂言!本仙倒要領教一下大日帝尊的真正本事!」

「飛升大仙不要動怒,本尊只是一道分身,你就算打敗本尊的分身了,你也會隕落!」

「什麼?你是分身?」

一道吃驚的聲音傳來,透著無盡的駭然之色。

「不錯,本尊就在仙界的玉皇宮做客,你要不要來喝杯仙茶?」

「……!」飛升大仙似乎被大日帝尊的話給驚到了,久久沒有回應,不知道是在思索還是嚇得不敢說話了。

與此同時,正在閉目頓悟的喬君,突然睜開了眼睛,他對外面的事情根本不知情,他喃喃自語道:「冰火法陣,原來是這樣的!」

「好!現在我要破了這冰火法陣!然後提升修為。這麼多星辰靈氣,我可不能浪費。」喬君興奮不已,就像吃了仙桃一般。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虛空之中的所有金針竟然自動轉動起來,那引動九星涌動的法陣,因為吸收了無群無盡的星辰之力,已經快支撐不住了,整個法陣幾乎要爆開了。

喬君暗暗咂舌,隨機他飛躍而起,對準虛空就是一拳!

「轟」的一聲,虛空爆開,十幾面陣旗直接從虛空中掉了下來,而也就在這時,這裡的景物在極速變化,瞬間的功夫,這裡的冰雪世界眨眼間就變成了一處山谷,天空跟著晴朗起來。

「大膽!」一道憤怒的喝斥聲傳來,緊接著一隻真元大手從山谷頭頂轟了下來。 「是仙帝之手!」剛從喬君的破陣中回過神來的戴嬌和冷月,看到真元大手的第一時間,便立即就認出來了這是【神掌印】的第一層:仙帝之手。

她們兩個臉色頓時無比的難看起來,因為她們已經聽出這道憤怒的喝斥聲是誰憤怒之下,發出來的。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海盜門的霸主:雄霸,天下會的堂主。

喬君看向真元大手,不屑一笑,隨機一掌拍出!

「轟!」

恐怖的真元直接與鎮壓而來的真元大手相撞,發出一聲暴響,伴隨著暴響,半空中,兩股真元波動頓時向四處炸開,接著向周圍的虛空肆虐起來,引起陣陣漣漪。

喬君臉色凝重的看著被自己一掌轟開的真元大手,他斷定這出手之人的修為絕對在築基四層,比自己高一個境界。正真激戰起來,自己如果不全力以赴,肯定會吃虧。

「小子,還真有兩下子,不過你還嫩了點。今天本座在此對天立誓,如果本座不把你這小雜種扒皮抽筋了,本座誓不為人!」

一個長發披肩,穿著一身白色長袍,顯得英武非凡的中年男子,背著一把大劍,突然出現在山谷的懸崖峭壁之上,俯視下方的喬君,咬牙鐵齒的說道。

戴嬌和冷月抬頭看向英武男子,臉色無比難看。這個道貌岸然的傢伙,是奇毒門立誓必殺之人。

冷月冷冷的說道:「雄霸,今天你休想離開失落島,師門之仇,仇深似海,今天你必須死!」

「冷月,我帶你們姐妹如同我的親生女兒,你們兩個竟然背叛本座,好!好的恨,今天本座連你們一起收拾。」雄霸看向冷月冷聲說道。

「雄霸,別把話說的這麼好聽,你們天下會殺了我奇毒門那麼多人,今天我以奇毒門的掌門身份,要斬殺你這這卑鄙無恥的小人!」戴嬌用無比冰冷的語氣說道。渾身上下充滿了無盡的殺氣。

隨機她的手中突兀的多了一把鋒利的紫色寶劍,這寶劍赫然就是上古時期傳承下來的紫鳳劍。

「紫鳳劍?」雄霸看到戴嬌手中的紫鳳劍,頓時眼神大亮,爆射出一道貪婪的光芒,「本座以為這紫鳳劍已經被他人奪取,沒想到在你身上,哈哈,天意,天意啊!」

戴嬌沒有理會雄霸,而是走到了喬君身前,將紫鳳劍端在雙手上,遞給了喬君,並說道:「恩人,師父她臨終前囑託我,如果有一天我沒有能力保護這把劍的時候,就將這把劍贈送給奇毒門最值得信賴的一個人。

現在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而且唯獨你才有資格擁有這把劍。」

「這不妥吧?」喬君驚訝的看著戴嬌,連雄霸都想搶奪的寶劍她怎麼說送人就送人?

「恩公,你就接下吧。紫鳳劍本該屬於你。紫鳳劍如果在我和師姐身上,遲早有一天,我們兩個會惹來殺生之禍。」冷月說道。

「好吧,那就暫時由我保管,待你二人修為大進。我再轉手送給你們!」喬君說著,將紫鳳劍雙手接了過來。

「噌!」寶劍從劍鞘中拔出,頓時一道道紫芒四散而開,同時紫芒中隱約看見一隻紫色鳳凰舞動著身體飄向虛空,映射在虛空中,極為驚奇。

「絕世好劍,絕世好劍啊!這劍身上舞動的鳳凰栩栩如生,活靈活現,而且這劍刃寒光爆掠!好,今天我就用這把劍斬殺這畜生,為慕容掌門報仇!」喬君讚歎完紫鳳劍后,一雙犀利如刀鋒般的眸子直接看向雄霸,殺機閉露。

剛才他叫自己小雜種,這已經觸怒了他的底線,現在有了這把紫鳳劍,他就有十成把握斬殺雄霸。

「小雜種,敢罵本座是畜生,好好!本座要你立刻自廢修為,然後將自己的四肢百骸全部廢除,最後乖乖的交出紫鳳劍!

否則本座將你三人用最殘酷的手段活活折磨死,並且本座還要把你帶來的所有人全部殺光!」

雄霸怒不可遏的盯著喬君冷冷的說道。從來都沒有敢叫他畜生,可是今天一個小毛賊竟然直呼他畜生,他怎能不動怒?

喬君將紫鳳劍提了起來,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眼珠子轉了轉,而後將劍對準雄霸的面門,「老畜生,不要自欺欺人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受了內傷?我告訴你,你就算用真元壓制紊亂的氣血,也沒用。這種內傷已經影響到了你修為的根基,非常嚴重,如果你強行運功,肯定會傷及五臟六腑,以及奇經八脈!導致最後走火入魔!現在真氣逆行的滋味不好受吧?哈哈,如果你肯叫我一萬聲親爺爺,跪下來叫我幾聲老祖宗,我興許會指導你一二!」

喬君現在說這些話,完全是在激怒雄霸,如果雄霸因為承受不住喬君的調撥,肯定會怒火攻心,因而壓制不住正在逆行的氣血,導致真元亂竄,筋脈膨脹,他也就無法動用自己的修為了。

「小雜種你敢……」

雄霸氣的渾身發抖,一句話還沒說完,「噗」的一聲,他就噴出了一口精血,這疼的他臉部瞬間變得極度扭曲起來,冷汗更是不滿了他的整個面門。

此時此刻,雄霸因為被喬君的話氣的怒火攻心,而沒有壓制住體內正在翻滾的氣血,導致他的好幾處經脈收到了極大的破損。

同時他的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對方只是一名築基三層的修士而已,怎麼可能看出自己受了嚴重的內傷?剛才對方根本沒有釋放神念掃他的身啊!

喬君卻找準時機,拔空而起,隨機手裡的『紫鳳劍』對準雄霸直接劈了下去,輕而易舉的就將這名築基四層的雄霸直接斬殺掉了。

「你敢殺我……」雄霸在紫鳳劍帶起的的劍氣之下,直接劈成兩半的時候,終於反應了過來,說出了人生當中的最後一句話。

喬君抬手收起雄霸的乾坤袋和他背身後那把的大劍,然後喜滋滋的從半空中落了下去。

喬君現在可謂無比的激動,終於可以有乾坤袋了,而且這傢伙的乾坤袋裡好像有不少好東西,現在全歸自己了,這可是驚喜當中的驚喜。

戴嬌和冷月簡直不敢相信的看著落下的喬君,雄霸在她們眼裡就是一個無法戰勝的大魔王,現在卻被喬君輕而易舉的斬殺了,這是不是做夢? 「你們兩個發什麼呆呢?等會我要在此修鍊一段時間,你們兩個不要打擾我。如果可以的話,在我修鍊的時候,幫我護法,不要讓外人靠近。」喬君看向正在發獃的戴嬌和冷月,囑託道。

「在這裡修鍊?這裡根本不適合修鍊啊,如果你真想修鍊的話,我可以幫你找個好地方。」戴嬌回過神來說道。她的意思很明白,這裡靈氣稀缺,根本不適合修鍊。

喬君笑了笑,「等會你們就知道了。」說完,他一步踏入,然後整個人不見了蹤跡。

戴嬌和冷月立即用神識掃了一下,喬君離開的方向,可是她們倆什麼也沒看到。

戴嬌皺著眉道:「恩人,要我們倆護法,可是他人呢?」

「我也不知道啊!師姐,他不會走了吧?」冷月看了看四周,也是皺起了眉頭。她可不想喬君就這樣走了。

兩美女正用神識掃來掃去之際,喬君略帶磁性的聲音從半空中飄了出來,「我就在你們頭頂,你們倆是看不到我的,我所布置的陣法就算元嬰期的高手來了,也不一定能看到。

不過我在修鍊的時候,不喜歡被人打攪。你們兩個站到一旁,不要讓其他人靠近。」

「是!恩人。」

「是,恩公!」

兩女立刻站到對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抱拳答應了下來。

不過,兩人的神色卻是無比的震驚,就連元嬰期的修士也察覺不到的陣法,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陣法0,這個人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之前,她們親眼目睹了喬君布置法陣的超能手段,可她們始終疑惑,喬君布置的法陣為何看不見?

現在她們終於明白了,這應該就是隱藏的那種法陣,而且還是那種用來修鍊的法陣。

兩女猜的確實不錯,喬君布置的這種法陣叫「聚靈陣」,這種法陣屬於四階,只有四階以上的法陣師人才能布置出來。

陣法等級從低到高分為:法陣,天陣,仙陣,神陣……

而每一個等級有分為九個階段,比如,一階法陣到九階法陣。

喬君能布置出連元嬰修士都無法察覺的「聚靈陣」,這就相當於四階的法陣師了。

【九星神針】裡面匯聚了萬千世界所有陣法的精髓部分,各種陣法都有,包羅萬象,無論是天陣還是神陣都包含在【九星神針】。

喬君就是藉助【九星神針】的精髓部分,加一領悟的。而且他使用的九十九枚金針乃是混沌星球誕生之後,最原始的萬法老祖為了救治疾病之人,踏入混沌星宇,特意煉製的一件原始神器。一直傳承到現在將近有數億萬年的歲月。

也可以說它歷經滄桑波折,才到了喬君手中。

這種原始神器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駕馭的,只有擁有混沌之靈,混沌之眸,混沌之體的人才能駕馭。

而喬君就是擁有這種特殊體質,特殊靈根,特殊眼眸的人。

億萬年的歲月,同時擁有這三者的只有三個人,一個是混沌老祖,一個是萬法老祖,一個就是喬君。

而他們三人都是由混沌星宇的原始力量在孕育,誕生,最後……

此刻,喬君盤腿坐在一個充滿濃郁靈氣的陣法世界,這裡雖然漆黑一片,但卻星光點點。

乾坤衍生決已經在瘋狂的周天運轉,而他自己完全沉侵在「聚靈陣」那無比濃郁的星辰靈氣當中,靈氣的濃郁程度,驚人無比。

濃郁的星辰靈氣在喬君的頭頂盤旋不斷,甚至星辰靈氣凝聚成了一滴滴靈液落在了他身上,在洗刷他的骨骼,體表,經絡。

那無窮無盡的靈氣全部被喬君吸進了口中,沒有一絲一豪的浪費。

如果是普通的修鍊者,吸收了這麼多的星辰靈氣早就撐不住爆體而亡了。

可是喬君吸收進體內的星辰靈氣,在『乾坤衍生決』的極速運轉下,通過奇經八脈直接流進丹田內,轉化成了真元。根本沒有爆體而亡一說,他還嫌少呢。原因就是他擁有混沌之體。

三個小時后,喬君順利晉級到了築基四層!

六個小時后,再次突破,他直接毫無阻礙的晉級到了築基五層。

一天後,聚靈陣裡面那無窮無盡的星辰靈氣已經變得稀疏起來,那數不清的點點星光也是變得寥寥無幾。

而此時喬君已經晉級到了築基七層巔峰,短短的一天半時間,聚靈陣裡面那無比濃郁的星辰靈氣已經完全被他吸收光了。

烈火如歌(全) 喬君卻任然沉侵在修鍊當中,因為他發現【九陽神功】的功力隨著他修為的增進,也跟著暴漲,那無比強勁的內力附著在他身上,就算他不動用修為,他都可以憑藉這強勁的內力轟殺一名築基四層的修士。神識更不用說了,橫掃一千公里完全不是問題。

喬君很是激動,這種強大用語言已經無法表達出來。

就在喬君剛吸收完星辰靈氣的時候,山谷處,正在四處尋找喬君的所有作戰人員都被戴嬌和冷月攔了下來。

「我說過,這裡你們不能進!」冷月不屑的看著韓刀月,語氣極為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隊長肯定就在這山谷,你們倆最好別阻攔,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韓刀月直接將槍口對準了冷月的眉心,神色也是冰冷無比。

「一群手下敗將,我奉勸你們不要自啟欺辱……」

冷月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戴嬌打斷了,「冷月,他們都是恩人的朋友,說話不要這麼不近人情。」

冷月嘟了嘟小嘴,沒有說話。

韓刀月見狀,收起了槍,轉身看向戴嬌,「既然我們隊長是你們的恩人,那為什麼不讓我們見他?」

「恩人在閉關修鍊。任何人都不見,你們同樣如此。我希望你們還是在此等待一兩個月。我們也是奉了恩人之命,在此護法的。」戴嬌很是客氣的說道。

韓刀月和慕容雪聞言,都鬆了一口氣,只要喬君還活著,這比什麼都好。之前那麼多雷電轟擊失落島的一幕,她們親眼目睹了。心愛的男人能在那麼多雷擊當中,活下來,她們怎麼能不高興?

不過黑子,狂霸,閃電等人聽了戴嬌的話,卻是臉色難看至極。

在此等一兩個月,怎麼等?軍人都是大忙人。

為了等一個人,不可能在這裡白白的耗費這麼長時間。 「鳳凰,百合,你們兩個不要再耽誤大家的時間了,我們現在必須回去復命。」黑子對著慕容雪和韓刀月,陰沉著臉說道。

這兩個擁有魔鬼身材,氣質超一流,美得讓所有男人怦然心動的女人一直跟他對著干,處處跟他作對,一點都不給她面子。

御宅 這讓黑子非常不爽,他在作戰小隊里樹立不起自己的威信,就是拜這兩個女人所賜。

「哈哈哈……」就在這時,半空中,一道人影突然憑空冒了出來,他大笑著,雙掌連續拍出!

頓時,恐怖的真元化成的洪流直接從他掌心震蕩而出!

「轟轟轟……」

一道道炸響傳來,好比是數十顆炸彈在半空中接連炸開了一般,恐怖的真元造成的漣漪,肆無忌憚的肆虐著八方,就連虛空都在震顫,威力異常驚人。

這輕描淡寫的幾掌造成的威勢異常壯觀,看的所有人瞠目結舌。

「這這才多久?恩公的實力竟然比之前恐怖了這麼多!!」冷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喬君消失才多久啊,不過是兩天的時間而已,怎麼突然就這麼厲害了?這閉關修鍊速度也太驚人了吧?簡直就是神速啊!

戴嬌望著半空之中的喬君,一雙仿若藍寶石一般的美眸之中,同樣閃爍著不可思議之色。

lixiangguo

『最開始的時候我將它們稱之為活屍,也就是活死人的意思,因為它們基本上,保留了一切作為人類時的基本行為,但不包括智慧與意識,它們只具備那種本能,作為一個生命的進食本能。

Previous article

看到的不是飛機,而是一個巨大的熱氣球。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