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路程遠?我看她就是狐媚心思又犯了!這給賤人給人做妾做慣了的,就想賴在這裡,好讓三叔能多看她幾眼!好將她娶回去當寵妾!」李月梅一聽,居然是花琪壞了她的好事,自然是不會好言相對。

「不會吧?我看花琪還挺本分的。這自古寡婦門前是非多,她也挺可憐的。」

「你可快別說什麼本分了!」李月梅越想越氣,沒想到自己反過來被花琪這個賤人給擺了一道,說什麼柳喬喬就只顧著娘家人,到最後,居然是她不願意讓地方導致自己沒有辦法回柳喬喬店裡繼續做工,還挑撥她來找柳喬喬吵鬧,想達到自己的目的。好在自己長了點頭腦,沒有一進來就找柳喬喬大鬧。

「她這樣的賤人,簡直比那戲班子里的名角還會演戲!從前咱們許家窮,三叔人又老實,只知道在田地里奮力幹活,這花琪就是百般的看不上三叔的窮困,於是寧願去嫁給有錢人家做妾,當牛做馬也是她自己心甘情願選擇的,沒有任何人逼過她。成了寡婦,又沒有一兒半女的,被人從家裡趕了出來,眼瞧著找不著靠山,就想起我們三叔來了。再加上又聽村裡人說你們現在發了大財,所以便想著能從三叔這裡下手,找個下半輩子的依靠。」

「竟然有這等的心思?」柳喬喬也是天生的一副演戲坯子,全然一副完全不知情的表情,驚訝的看著李月梅,忽而又假裝著急的模樣,問道:「二嫂,那,那這可如何是好呀?」

她得讓李月梅和花琪兩個人狗咬狗去。

原本還想著如何能讓花琪離開店鋪,離她和許懷璟遠遠的。這下終於找到了對策。

既然花琪與李月梅都是惹是非的祖宗,倒不如借李月梅的手將花琪清除。

「弟媳,你這麼聰慧的一個人,對付一個對你家相公虎視眈眈的女人,還能心慈手軟不成?自然要儘早的將花琪從店裡趕出去才行呀!依我看呀,你當初根本就不應該答應讓他進店!」

「二嫂,我當時確實不知道花琪有這等的壞心思,我以為那些畢竟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多做計較吧,沒想到,這世上,竟然有如此險惡之人,當初既然主動離開懷璟,今日居然還有臉面想這等的心思!」柳喬喬的氣憤自然是裝出來的。可自己說著說著,內心倒真的有些憤怒。不知是何原因,是替許懷璟鳴不平,覺得不值,還是——

「要我說呀,你就是心太軟了!」

「大嫂,當時是懷璟執意要留下花琪,我也不好說什麼,若是堅決反對,也恐壞了我們夫妻之間的情分,可那時候我是不知道她有此等的壞心思,眼下既然已經知道了,那就不可能繼續裝作不知情,任她這樣作下去。你想想,花琪這個人的心思如此壞劣,若是她真的得手,嫁了進來,成了寵妾,以她的心思,家裡的這點錢財豈不是全然進了她的口袋。還會不會同意每月按時給咱們婆母生活費,養活一大家子。」

柳喬喬最後一句話戳中了李月梅的內心。

雖然李月梅是沒有在柳喬喬這裡做工掙到錢,可柳喬喬每月上交給劉氏的生活費,足夠養活劉氏和李月梅這一房的人了。若是他們三房這邊斷交了月例,那日後所有的開銷都得由他們二房來出了。

這切實關係到李月梅的利益,她決不允許此類事情繼續往不好的方向發展下去。 「自然是不能讓那個賤人得逞的!」李月梅略微有些激動,繼續說道:「弟媳,我有個好法子,若是咱倆能強強聯手,定能將花琪趕出去。只是——」


柳喬喬微微一笑,說道:「有什麼條件,二嫂儘管開口,只要我能夠辦到,定全力配合。」

「我幫你將花琪這個賤人趕出店鋪,你讓我到店鋪里做管事,可好?」李月梅像是勝利在握一般,自信心十足的對柳喬喬說道。

「二嫂,我就喜歡跟像您這樣聰慧的人做生意。成交!」

柳喬喬內心中,自然是不願意答應她的要求,怎麼送走一個瘟神,又請進來一個,能有多大的區別的?可她柳喬喬可不是對誰都講信用,說到做到的人。

「當真?」李月梅有些不敢相信,這一次,柳喬喬居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自己提的條件。

「二嫂,我柳喬喬說出口的事情,自然是不會反悔的。何況,你若是幫我剷除了花琪這個眼中釘,我可是要好好感謝你的。別說只是讓你來店裡做管事,我還得另外再重謝才是。」

我是答應你來店裡做管事,可並沒有說具體要去哪個店鋪呀!那等日後再開設新店鋪的時候再說吧。至於新店鋪,她目前還沒有這個打算。或許兩三年後會有吧!

柳喬喬跟李月梅兩人對視而笑。

李月梅笑的是,自己此次來原本是想來鬧事撒撒氣的,沒想到,將怒氣忍了下來,居然能獲得更多,不僅能重新回來上工,還能做店鋪管事的。

這下能在劉氏面前耀武揚威一番了,劉氏近日來總是在她面前誇耀老大媳婦張友芳有本事,居然做起了柳喬喬店鋪的管事了。又誇柳喬喬有頭腦,如今都要開第二家店了。

她就想讓劉氏知道,她李月梅不比任何人差!

兩人的合作正是應了那句老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現在這兩人面對著同一個敵人,所以便順利的確立了合作關係。

「嫂子,我差人送你回去?」

剛剛確立合作關係,柳喬喬自然是要保持一個良好的態度,因為在她看來,自己並沒有答應以任何事物來作為交換的條件,那就是空手套白狼,或者說是空著手去求人辦事,既然如此,那麼在態度上就得謙卑一些,有禮一些。

「不用不用!我可沒那麼驕矜,這點路還是能走得動的。」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等下回去的路上,買只燒雞,再買上一壇好酒,回去跟她相公好好的喝上一壇,以表慶祝。

「好,那我便也不再客氣了,此事可就勞煩二嫂您了。後日回老宅,我自當封上一個大紅包給我的侄兒們。」柳喬喬說罷,隨手拿了些剛剛做出來的綠豆糕交給李月梅。

有時候,面對敵人時,要對症下藥,總是槍林彈雨,效果不大,那就得換成糖衣炮彈,先麻痹敵人的心和眼。


柳喬喬未穿越之前就是炮仗的性格,一點就著,完全不知道迂迴婉轉。所以才會一直窩在副主廚的位置上久久不能上升。否則以她做菜的手藝和能力,早就升為行政主廚,或者去了更好更高的發展平台了。

所以這一世,柳喬喬一定要吸取上一次碰過無數釘子的教訓,改掉身上那些壞毛病。

「哎喲,這,弟媳婦啊,方才我進門的時候說的那些話,你可千萬別往心裡去呀。我也是被逼無奈的。你也明白,咱們這些做兒媳婦的,在婆母跟前,那只有聽話任命的,哪敢有半點忤逆呀。」李月梅眼下比誰都高興。在自己的巧言令色之下,不僅將差事安排妥當,而且還能讓柳喬喬心甘情願的給她裝上這麼一大包好吃的。這下回去,可以在老宅那群人面前炫耀一番了。

他們總是明裡暗裡的便嘲笑她說,干不過柳喬喬。這下定要好好的壓一壓他們的氣焰。

待李月梅提著包袱高高興興的走出店鋪時,正在幹活的花琪抬頭看了一眼李月梅,好奇極了。

李月梅氣呼呼的走近店鋪時,花琪看了很是高興,就等著一場大鬧店鋪的好戲來著,沒想到等來的卻是李月梅高高興興的離開。

正是納悶中的花琪,被柳喬喬給叫了出去。

「喬喬,你找我?」

翠兒上完茅廁經過柳喬喬身邊時,柳喬喬讓她帶話給花琪,讓花琪來院子里找自己一趟。

於是聽到口信的花琪,便走去了院子里,心想著,柳喬喬找她定是為了李月梅的事情。於是便在心裡想好了一套說辭。好應對柳喬喬的盤問。

柳喬喬正配著水晶粽子的內陷食材,見到花琪來了之後,便囑咐花琪坐在自己對面的石凳上。

花琪坐下有片刻了,柳喬喬也只是笑嘻嘻的看著她,卻沒有任何的言語。

「喬喬你找我何事呀?」

「花琪,我聽二嫂說,花琪你以前在家做姑娘的時候特別的能幹,尤其是粽子包的最好看了。」柳喬喬笑嘻嘻的看著花琪。

花琪被她看的有些發怵,粽子包的好有什麼稀奇的,何必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難不成真是李月梅在她跟前說了些什麼嗎?於是便問道:「二嫂還說什麼了嗎?」

柳喬喬大笑了起來,說道:「花琪,你別臉紅呀。我想二嫂肯定說的也是真的。我看你那雙手,都那麼好看,自然是相信的。我呀,從小娘就偏心我哥哥,從來不會再我身上浪費時間和心思,該做的家務活都沒怎麼教過我。所以呀,才讓我什麼都不會。」

「其實我會的也不多。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做的,你儘管吩咐!」

「嗨,這不是馬上就要到端午節了嘛,我研發了新的粽子,想著趕緊趁著端午節之前,全部包成成品,好放在店裡面賣呀。我聽說你包的好看,剛好大嫂和后廚兩個人包都來不及。我包的實在是太難看了,拿不出手,就想著,這幾日就調你到後院來幫忙。」 「到後院來?包粽子嗎?」

花琪對到後院做包粽子這樣的雜工是有些抗拒的。因為她認為這就跟做苦力沒什麼區別了。

以前學會包粽子,甚至把包粽子這樣的活做到極致,那是因為想在那個死鬼面前顯示自己賢惠的一面。並不是為了將來到這裡來靠包粽子養活自己的。

她在死去的老頭子那裡哄騙來的錢,已經足夠她過一生了。

所以如若不是為了跟許懷璟接觸,她才不會到柳喬喬的店裡來做這些苦差事。整天在店鋪里站立著,每天回去,腿和腳都酸痛到不行。好在她在店鋪裡面只是幫忙招攬客人,說不定還能有機會遇上更好的男人。畢竟,許懷璟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只跟在自己身後轉的小男孩了。她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讓許懷璟重新愛上自己,再說了,許懷璟其實也算不上條件很好。只不過,花琪考量到,或許許懷璟對自己還存有愛意,若是能嫁給他,肯定會把她捧在手心裡,如視珍寶。

可若許懷璟不愛她了。那麼許懷璟跟其他男人相比起來,已經沒有了優勢。所以,她不可能在許懷璟這一棵樹上弔死。若是有更好,更有錢的男人看上她,她依然會毫不猶豫的棄許懷璟而去。

所以,在店鋪里看店,對於花琪來說勉強可以接受的。但是眼下柳喬喬居然提出讓她去後院做苦力。不僅比之前的工作要累的多,而且還失去了與人接觸的機會。她當然會抗拒。

「喬喬,我不大會包粽子的。二嫂肯定是搞錯了。你看看我的手。像是經常包粽子的嘛?」花琪將自己白嫩纖細的手舉到柳喬喬面前,輕笑著說道:「不瞞你說,我未出嫁之前,是會做這些尋常的家務。可是自我十六歲嫁出去之後,那邊家裡萬事都有奴僕服侍,我便慢慢地淡忘了如何做家事。雖說後來離開那邊之後,也是忙著在外做些零工來養活自己,根本忙不上過節什麼的。」

柳喬喬在找花琪談這件事情之前,自然已經想好了對策。但反她開口的事情,沒有人可以完全拒絕。

柳喬喬拉住花琪的白嫩纖細的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真是細嫩。這雙手真好看!」

花琪有些尷尬,笑了笑,快速的將手縮了回來。

「花琪,你這雙手若連我見了,都愛慕不易,更何況男人呀。」柳喬喬轉而疑問道:「你這白嫩的雙手是如何保養的呀?你看你都說這三年來都是靠給人漿洗衣物來養活自己,那皂角可是最傷手的了。」

一番話頓時讓花琪當場便說不出話來。

像這類什麼靠漿洗衣物過活的可憐話,花琪不止一次的在柳喬喬面前和許懷璟面前都說過。可柳喬喬從未當場揭露過。

花琪以為已經成功的讓他們都相信了自己的話。沒想到,柳喬喬會到現在才懟她。可這也是她自找的,還故意把手伸出去給人家細看,這不是找懟嘛!

「嗨,這手呀,也是在那邊的時候養出來的,那時候條件好,天天用牛汝泡著,自然是白嫩。或許已經是常年保養自己,所以早已養成了保養的習慣吧。雖再也用不起牛汝來泡手,但每日在漿洗之後,晚上休息時,都會用當日的淘米水來泡一泡手。」

花琪腦子轉的也快,不過,確實也是如此。

她回到娘家之後,為了讓村裡人都可憐她,從而接納她回村子居住,便在眾人面前也用的這套說辭來裝可憐。既然已經讓眾人相信了她的可憐與無奈之處,那自然不能再用牛汝泡手泡澡。那便每日用淘米水洗臉洗手洗髮,也是可以起到一定的美白作用的。

「花琪,你放心,我自然不忍心讓你做苦力的。只是,這包粽子也確實缺人手。眼看著端午就要到了。我也著實是著急呀。」柳喬喬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花琪必定會答應的主意,便笑著說:「我實在沒辦法,都差人去軍營給懷璟帶話,讓他請兩天假回來幫忙。」

「幫忙包粽子?可他不是剛回軍營嘛?軍營這麼鬆散,可以隨時請假回來的嘛?」花琪一聽許懷璟要回來,便有些激動的問了起來。

「嗯,我聽他說過, 本王不是妻奴 ,可以跟被人對調的。」柳喬喬編了個理由。不過許懷璟這段時間也確實是很悠閑的。軍營表面上都已經放了大假,許懷璟及其他幾小隊輪流值班。而事實上,那些被放大假回家探親的人,都已經被集中到一個秘密基地,正在進行秘密訓練。

許懷璟沒有涉足其中,主要有兩大原因,第一是因為他剛去部隊,並沒有來的及加入這一班人馬之中。第二也是寧王妃對柳喬喬的私心,因為對柳喬喬頗有好感,所以便也愛屋及烏的不想讓許懷璟參與到此事中。畢竟柳喬喬救過她一命,萬一出了事情,讓她變成寡婦,這也不是報答救命恩人的方式。

所以,許懷璟這段時間很悠閑。

「恩,這不是快到端午了嘛,軍隊肯定要放假讓將士們回去跟家人們團聚。他跟別人調班,早點回來,早點回去是沒有問題的。」柳喬喬斷定,只要說許懷璟回來,她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靠近他。

「是嗎?那軍營還是蠻人性化的。可懷璟會包粽子嗎?」花琪想著,就算他不會包粽子,也沒有關係。因為包粽子這樣的活是在後院完成的。平日里許懷璟根本不會去前面店鋪,都是在後院里幫忙,或者在庭院里練劍。接觸的機會比較多。再者,在許懷璟面前做工,容易引起他的憐惜之情。

柳喬喬見花琪有些動容,繼續遊說道:「說來也是慚愧,我包出來的粽子難看又容易裂開。可懷璟這個大男人,卻特別會包粽子,包出來的粽子小巧且完全不會炸裂。」 「是嗎?」花琪不記得許懷璟會包粽子,不過,他們那時候家裡也是比較窮的,過端午,包的粽子也是極少的,一個人吃一個粽子,就算是過了端午節了。所以都是家裡的母親一個人一會兒就完成了。而花琪也是嫁出去之後,知道那家的老爺喜歡吃粽子,才特意學了這門手藝,就為了在老爺面前顯示自己的賢惠能幹。

「恩,你也知道咱們農戶人家,條件本就差,每日里能夠填飽肚子就已經不錯了。以往過端午,我們其實是沒有那麼多多餘的糯米來做成粽子的,為了應景,懷璟總能想辦法弄些糯米回來,然後將粽子包成小小的,這樣每人都能吃到一個。」

柳喬喬說的倒是不假,正是因為當年許懷璟家裡實在是太窮了,花琪才捨棄他,嫁給了有錢人家做妾。

「好吧,既然你認為我包的粽子好,我便到後院來幫忙包粽子吧。其實無論是在前店還是後院,那不都是幫你做工嘛,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花琪想通的倒也快,立即答應了柳喬喬的請求。

其實柳喬喬這麼做,也是出於無奈。

花琪在店鋪裡面招攬顧客也沒有好好的去招攬,只要店鋪裡面來了男顧客,她就開始搔首弄姿。讓跟男顧客一起前來的女子很是不爽,因此還小鬧過幾次。

女賓客們自然不會因為花琪拋幾個媚眼就直接對花琪發火,指責她賣弄風騷,但是她們會找各種理由來刁難花琪。例如食品不夠新鮮,稱重不夠等等。柳喬喬有去解決過幾次刁難,後來才明白,原來罪魁禍首還是在花琪身上。

花琪這人雖然表面上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風,卻又有些高冷,就這幅模樣最讓男子動心,為之動容。


雖然已經跟李月梅達成了一致,勢必要將花琪從店鋪里趕出去,可眼下,柳喬喬實在是等不及了。

尤其是這兩日,她發現,來店鋪的男客人是越來越多,而且不正經的男顧客居多。店鋪裡面都是女工,柳喬喬可不想因為花琪這麼一個綠茶表,而害了店鋪里的姑娘們。

花琪同意到後院來做包粽子的活,讓柳喬喬鬆了一口氣。至於之後許懷璟回不回來,柳喬喬特別好回話,借口部隊不批准提前回來,就可以輕鬆應付過去。屆時,花琪總不好中途推託說自己想繼續在後院包粽子吧。

因為花琪已經將不能包粽子的理由闡述過了,卻又因為許懷璟要請假回來,從而答應了柳喬喬的請求,之後再反悔,怕也沒那麼容易了。

這是一箭雙鵰的事情,真是完美。

「好啊,那就要麻煩你了。那你便從現在開始吧。我已經將要做的粽子餡弄了好幾種味道。回頭咱們一起試一試。」柳喬喬笑著指了指花琪面前擺放了幾個大盆裡面的內陷,「那些都是要包的粽子。今日.你跟大嫂還有另外兩個大姐一起包,爭取能全部包掉,因為米都是已經泡了水洗過了的,若是放到明日,會大大的影響口感。」

說完,柳喬喬便看了張友芳一眼,張友芳坐在一旁,眼神正好與柳喬喬的對上,會心一笑,明白了她的意思。

剛開始她坐在一旁聽著柳喬喬與花琪的對話,聽到她說許懷璟要回來跟花琪一起包粽子時,想要立即打斷她的話,可被柳喬喬一個眼神給頂了回來,聽到後來,她才明白,柳喬喬這是在用計對付花琪呢!

花琪對男顧客拋媚眼的事情,本就是張友芳告訴柳喬喬的。同時她也讓柳喬喬趕緊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好言相勸用在花琪這種女人身上根本是行不通的,所以只能是想辦法把花琪調離開店鋪。

東街分店目前還在裝修中,不可能把她安排到那邊去。再說了,柳喬喬也明確的表示,那邊的分店本就是要留給張友芳一家獨立去打理的。不可能讓花琪這樣的攪屎棍去摻和,所以,柳喬喬不會讓她去東街分店。

那既然不能去東街分店,馬上也想不出能讓花琪立即滾蛋的好辦法,那就只有先把她調到后廚來幫忙了。

於是柳喬喬便想出了這麼個點子,讓花琪自己開口說願意到后廚幫忙。

在對付小三的這個辦法上,張友芳也要向柳喬喬好好學習。雖說自己相公沒有這方面的想法,可男人嘛,永遠都是靠不住的,你能指望男人一旦有了錢之後,能不變壞,不見異思遷?所謂溫飽思銀谷欠,說的正是這個道理。

花琪打著自己的小算盤,自然是樂意的。她就等待著許懷璟回來,好施展自己的魅力。


可柳喬喬又不是傻子,她怎麼可能真的帶信讓許懷璟回家,難不成真的要給花琪投懷送抱的機會嗎?

她還有一堆的事情要做,還要兼顧著不能讓自己的後院起火。



lixiangguo

金蓮也是變大了幾分,撐開了花瓣,熠熠生輝,純凈,莊嚴,神秘,讓人有一種膜拜的感覺。

Previous article

…………………………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