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是,不過你們兩個不管是誰突破對我人族都是好事。」人道化身笑道:「素素遠在東方,她身為最重要的至尊皇幾乎鎮壓著人族一半的氣運。」

「你的意思是?」許辰看向他略顯遲疑。

人道化身點頭:「只要她不死,我人族就不會被滅絕,哪怕第五至尊城的種族真的來討伐我們也是白費力氣,因為這裡的人族哪怕全被殺了人族龍脈也能被至尊皇鎮壓住而不顯露出來,可以說素素成為至尊,我人族在這裡就算是徹底安全了。」

許辰平靜了許多:「原來如此。」

重生逆流崛起 「所以你想要走的話可以離去了,第五至尊城見不到我族至尊是不會出手,畢竟出手就是一場毫無意義的戰爭,他們什麼也得不到。」

人道化身看了看手中的十顆皇極丹道:「況且我人族現在實力也著實不錯了。」

哪怕許辰和葉素嫣都不在,人族依舊有四皇坐鎮,而且這四皇中有一位馬上會成為陽皇,是實打實的大型勢力,這份勢力除非遇到許辰這樣的妖孽天才和至尊強者,不然絕不是輕易能對付的。

除此之外人族還有超大型勢力的壁壘壓迫,外族人闖入會受到大幅度的壓制,可以說人族已是崛起。

在這一片區域內,除了第五至尊城的超大種族,其他一切種族都難以對人族造成威脅。

「立於不滅之地,這確實讓我安心不少。」

許辰沉吟然後搖頭:「我本來想著是成為至尊后滅掉第五至尊城,讓我人族取而代之,然後我再走不遲,現在看來不行了。」

如果繼續按照原先的想法,那他現在還得出去進行一番大殺戮,再搶奪十塊天道碎片。

但第二次做出這種行為後毫無疑問會激起這一片區域內所有種族的反彈,到時候萬一引起公憤,讓這裡大小種族全部聯合,再把至尊驚動出來,就算人族有葉素嫣不會真的滅絕,但其他人族和他許辰是死定了。

再出手殺戮這種事是絕不能輕易的做第二次了。

「這裡暫時難有建樹,罷了。」

許辰沉思道:「既然人族能夠無恙,我如今的實力也足夠在洪荒中行走,那就不在這裡逗留了,我繼續之前的行程……只是我仍有些擔心第五至尊城,他們哪怕因為滅絕不了人族而不會總攻,但針對和敵對是免不了的。」

人道化身笑道:「我們也不是完全沒用的,既然成了超大型勢力,而且我人族也的確擁有了自己的至尊皇!那之後也是要開始建設以及拉攏聯合自己的勢力,你就安心去吧,未來,這裡會有一座第九至尊城等你回來。」 許辰帶著麒麟離開了人族,在他離開后第三皇魯九陰順利成為了陽皇,歷時四年。

一處綠野之中,許辰騎著麒麟在空中飛馳。

「剛才經過元始聖城你咋不進去啊,這一連走了四年好不容易碰到個大城可以休息。」

麒麟一臉怨色的說道。

他也是皇者,但天天被許辰騎,這種感覺讓他對任何時候都抱有怨氣。

「才四年而已,前面的路還有兩百多年之久,你要抱怨到什麼時候。」

許辰盤坐在麒麟身上,閉著眼睛靜修。

這四年時間他都在路上,順便把帝休桃剩下的藥力全部吸收,修為提升了很多,不過距離突破至尊還差得遠。

同時也證實了他之前的想法是錯誤的,品級帝休桃剩下的藥力和十八顆皇級丹,遠遠不夠他突破到至尊境。

按照這四年的潛修來計算,他想要突破至尊,少也需要一百八十顆皇級丹,如果換成洪荒世界上的聖靈石,最少需要十八萬顆,這是一筆大數目。

「注意路邊有什麼寶物,不論貴賤都收集起來,到下個城的時候賣掉,全部換成聖靈石。」

許辰提醒麒麟道。

想要收集一百八十顆皇級丹這是不太可能的,如果真要這樣做,那意味著他要殺死一百八十個皇者才行,這顯然不太現實。

所以許辰退而求次積攢聖靈石,十八萬顆聖靈石雖然是一個大數目,但畢竟是天地間存在的東西,積少成多的換還是可以換來的。

「你真要攢聖靈石?十八萬啊,你要攢到什麼時候。」麒麟語氣里依舊帶著不滿。

許辰平靜道:「這條路要走兩百多年,我要在這兩百多年內攢夠,哪怕攢不夠也沒關係,這兩百年間我依靠自己修行也能提升不少修為,再加上總會有不長眼惹到我們的皇者,煉化他們得到的皇級丹也能提升我的修為。」

「總而言之三管齊下,當我到達女媧城的時候我要將修為提升到突破至尊的臨界點。」

他說完麒麟嗤鼻笑道:「就算你到了臨界點又怎麼樣,我人族沒有第二個至尊位置讓你突破啊,你的位置已經被你老婆搶走了。」

「啪。」

許辰拍了一下麒麟的腦袋道:「不要隨便議論你的主母,我會有解決辦法的。」

「什麼辦法?這一趟路來回加起來可要五百年,就算你又湊夠十塊天道碎片,你能有什麼辦法送回去。」麒麟不由問道。

「這你就不要管了。」許辰淡淡道。

麒麟先是嗤笑,然後一愣道:「說來你的本尊還在人族,你在這上面打主意?」

許辰笑而不語。

麒麟沉思。

路途就這樣被他們遠征過去。

從聖城往東,很長一段距離都是荒無人煙,偶爾能碰到一兩個籠罩雲煙的種族,大多時候都是冷清清的,只有一人一麟走在路上的身影。

這過程中兩人唯一的樂子就是遇到攔路的危險,或是一些凶獸,或者一些險地,不過在許辰的手底下大多數危險都不算危險。

足足七年之後。

兩人再次看到一處生靈聚集地,並不是至尊城那種大規模的城池,只是諸多種族聯合建立的聚集地。

許辰把這七年來沿路收集的一些寶物全部賣掉,只換取了八千個聖靈石。

看著這麼點聖靈石,許辰嘆息:「任重而道遠啊。」

「這道路的確挺遠的,但你明明是去找你的老婆,這算什麼重任,說的你自己好像很偉大一樣。」麒麟一言不合就怒懟許辰。

許辰照例在他腦袋上拍了一下道:「找妻子就是我的重任,我這一世重生回來最大的心愿就是和我的妻子團聚,你這非人的生靈哪懂的其中滋味。」

「哎呦,我怎麼聞到了得意的味道,還覺得你是人族就高高在上呢,這裡是洪荒,比人族厲害的種族多了去了,這份優越感可要不得。」麒麟嗤鼻笑道。

許辰不由笑道:「好,是我錯了,不過我怎麼也比你這常常自稱人族的非人族要強一些吧,你要時刻記住,你不是人,你是麒麟。」

「什麼麒麟,我是始麟!我是麒麟一族的祖宗。」麒麟得意笑道。

「這麼說來,你還是很有身份的啊。」許辰眼睛一亮道:「說說你麒麟一族的事吧。」

「這個問的好。」

麒麟嘿嘿笑道:「我麒麟一族乃是先天而生,以我們三大始麟為元祖,在古洪荒時期,我麒麟一族乃是走獸類種族中的統率之族,統率你明白不?」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嗯,走獸之王的意思。」許辰點頭。

「那是,你可知走獸類種族有多少?不下幾千之數啊,幾千個種族中我麒麟為首,可想而知我麒麟一族有多強大了吧。」

許辰笑道:「那你身為這種強大種族的元祖,應該也很強才是啊,怎麼我感覺你沒一點強者的氣息?」

麒麟頓了頓冷哼一聲道:「懶得和你說這個,還是說古洪荒吧,那個時候飛禽以鳳凰一族為尊,走獸以我麒麟為首,鱗甲以龍族為首,類聖族以巨巫為首,我們四大種族乃是當年最至高無上的種族,最輝煌的時候,我麒麟一族內就有八十個至尊!你能想象?」

許辰眼睛眯了一下:「八十個至尊啊,那的確很強大了。」

「知道厲害了吧,那個時候你們人族只是最底層的羸弱一族,隨時會被滅絕,而且強大的古巫族還針對你們,可以說你們每天都處於瀕死階段。」

麒麟說著傲然道:「後來還是我麒麟一族與人族交好才把你們保下來,不然這歷史上就沒有你人族了。」

「是嗎?」許辰對此深表懷疑。

麒麟含糊道:「當然是了,不過你們人族後來迎來了高速發展,順天而起,反滅了古巫一族,成為了類聖族內最強大的種族,之後更是稱霸洪荒,成為陸地上的最強統率,是首個發展為一族之內擁有百位至尊的強大種族。」

「上百個至尊,古洪荒的人族有這麼強?」許辰驚訝。

「是啊,強大到要逆天啊,那時候你人族真的全是驚才絕艷之輩,尤其是最初始的三皇五帝,那八個人一度有成聖的資格!一族之內有八人具有聖象,那真的太可怕了。」 「既然人族曾經那麼強大,那後來發生了什麼會沒落,甚至是幾乎被滅絕?」

許辰想到之前羸弱的人族,不由就聯想到了古洪荒的分崩離析,那個時代究竟發生了什麼。

「你想問的是古洪荒巨變吧。」

麒麟道了一句,微微沉默:「那時候的巨變由聖者而起,千絲萬縷的因果,埋藏許久的隱患……」

他話音未落,前面一道流光破空而去,緊接著後面一大片流光閃現,引得天地一陣嗡鳴作響。

「這是發生了什麼?」麒麟抬頭看去。

契約甜妻心尖寵 許辰也是驟起眉頭,前面的流光是一個又一個的生靈,而且每個都是不弱於皇者境的強者,鋪天蓋地的有上百個,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過去看看。」許辰一拍麒麟的腦袋道:「很可能是有寶物出世。」

「嗯。」

麒麟微微興奮起來。

現在的洪荒經過歲月掩埋,經過中間崩滅的一段時間,太多太多古洪荒時候的寶物被打散重埋,現在正是機緣遍地的時候,隨時隨地都可能有寶物出現。

兩人緊隨前面的流光而去,也化成一道青色流光,一路疾馳,飛奔了有半個多月,到了一處乾涸的河道之中。

在河道內有一層光芒在閃爍,而外圍的人正在大打出手。

「下面必然是有寶物了,就是不知道是什麼。」許辰沉眉道:「這一片也不知道屬於哪座至尊城的影響範圍,你看看我們收集的傳承貝里有沒有消息。」

這幾年行走下來,許辰了解到洪荒大地上的傳音貝並不是通用的,因為距離太過遙遠的關係,傳音貝只會播報當地大型城池的消息,許辰在之前的一些聚集地上收集了三個城池的傳音貝,但他不確定這三個傳音貝里有沒有這個地方的消息。

「運氣不錯找到了,這裡應該是第三至尊城,你聽聽。」

麒麟將傳音貝的聲音放出。

「被詭異力量吸干河水的琴河流域內出現先天聖物『大日精金火』,此刻上百皇級強者蜂擁而至,正在進行搶奪。」

「大日精金火極其恐怖,需要特殊手段才能收取,如若不然靠近者必死無疑。」

麒麟關了傳音貝和許辰對視一眼道:「許辰,大日精金火這是好東西,但麻煩的是我們恐怕暫時沒有能力收取。」

許辰點頭:「你詳細說一下,也許有辦法。」

「大日精金火是頂級先天聖物本源之火的重要一部分,本身也是先天聖物威力極大,如果煉化的話靠這一口火就能逼退至尊,但如果能集齊更強大的本源之火,更是能秒殺至尊。」

麒麟說著,抬頭看了一眼許辰道:「而最讓人心動的是金木水火土這五種本源如果都能集齊,那就可以凝聚鴻蒙五行光,絕對無敵的鴻蒙靈寶,與鴻蒙四象珠的威力絲毫不差!」

許辰遲疑了一下:「也就是說這東西和上次碰到的太乾青雷是一個級別的東西了?」

「不錯,其實我說鴻蒙靈寶有些差強人意了,畢竟從古至今這種級別的東西都絕不是輕易能湊齊的,只要能湊齊他們的一部分,比如本源之火,或者先天雷珠這些頂級先天聖物,就足以在洪荒大地上站穩腳跟,並且威震一方。」

麒麟看了一眼下面的光道:「所以我覺得這東西最好能得到,他的威力太強大了,你想想一旦落在敵人手裡會怎麼樣?若是有人用這東西來對付你,一口火就將你燒死了。」

「這麼強?」許辰挑眉,他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所自信的,被一口火燒死,他覺得不太可能。

「是你沒見識過這種東西的威力,雖然大日精金火是本源之火的五種分化之一,但威力依舊是可以和至尊抗衡的瑰寶,逼退至尊都不成問題,更何況是你這種連至尊都不如的陽皇了。」

麒麟鄙視許辰道:「雖然你晉陞陽皇后實力比一般陽皇要強大很多,但和至尊還是有很大差距的,年輕人,要謙遜啊。」

「砰。」

許辰拍了他一巴掌道:「儘是廢話,這東西該怎麼收取?」

麒麟呲牙:「你收不了,這東西有三種辦法,一種是至強者比如至尊降臨以心血包裹,懾人體內直接煉化,第二種是用足以與之抗衡的同級瑰寶壓制他的威力,從而將其帶走,第三種是用洪荒特有的先天玉盒收取。」

「說來你有必要弄一個先天玉盒,這東西太重要了,幾乎可以收納所有的先天聖物,乃是外出奪寶的必備東西,不然的話你就是見到寶貝也得不到。」

他一大通說完許辰皺起了眉頭:「既然我收集不了,你還和我說什麼最好搶到手?你這不是誠心害我?」

麒麟搖頭:「你沒有別人未必沒有啊,你不會去搶啊。」

「明白了,坐山觀虎鬥,讓他們蚌鶴相爭,我們漁翁得利。」許辰自嘲一笑。

麒麟點頭:「孺子可教也。」

「啪。」

許辰拍了麒麟一巴掌,目光看向下方。

只見戰鬥的圈子動蕩不已,然而觀戰的人更多,顯然這些觀戰之人和許辰的想法是一樣的,都想要漁翁得利……

「我們漁翁的競爭力也不小啊。」許辰掃了一眼周圍的人笑道:「這種情況下,下面的人還爭個什麼勁?」

「那也要爭。」

麒麟說道,然後打開傳音貝道:「你聽聽。」

「第三至尊城內的至尊正在趕往琴河,至尊降臨,對大日精金火勢在必得。」

麒麟關了傳音貝道:「聽到了吧,至尊要來了,他們現在爭還有一點得到的可能,如果等至尊到了那就一點機會也沒有了。」

許辰沉吟:「至尊都要來了,你覺得我們這些漁翁能有機會得到?」

許辰看了一眼周圍的強者,陽皇有二十多個,雖然勢力很龐大的,但在許辰眼中,現在的他都未必懼怕這二十多個陽皇,打不過想逃的話是絕對沒問題的,這尚且是他,若是更強的至尊呢,怕是逃都不用逃。

「那可說不定,洪荒是很逆天的地方,什麼都有可能發生。」麒麟說道。 許辰和麒麟佇立在人群之中圍觀。

下面河道內的戰鬥越來越多人被席捲進去,情況複雜一片混亂。

足足亂戰了三天之後,一隻大手忽然朝著大日精金火抓去,這一抓頓時引燃了激戰的人群,數不清的人靠近過去,緊接著引火燒身。

火苗散落,落在周圍幾個強者身上后,頓時一片大火蔓延,其中有四個人影被火焰顫聲,發出驚人的慘叫。

「快離開他們!」

周圍的人迅速後退,放眼看去只見這四個人中有兩個陽皇兩個陰皇,但不論強弱此刻皆是慘痛不已。

其中那兩個陰皇最為凄慘,只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后,身體就如同乾柴一樣,極快的速度被焚燒成灰燼,一眨眼都沒能堅持,死的乾乾淨淨,甚至連飛向遠處的神魂都纏繞著一絲火焰!

可以想象到這火焰跟著神魂到了他們的本尊身上後會將他們的本尊也燒成灰燼。

「救我,快救救我!」

兩個還未死的陽皇在慘叫,他們修為比陰皇要強很多,哪怕如此他們一樣慘不忍睹,無法撲滅身上的火焰,身體在一寸一寸的變成灰燼。

沒人敢靠近他們,生怕沾染上這赤金的火焰。

有人倒是嘗試著澆水,但不論是什麼水但凡遇上這火焰全部都被瞬間蒸干,根本沒有一點清除的跡象。

lixiangguo

阿笙駐足觀望了幾分鐘,才優哉游哉的走上前按住了冷斯諾,將螃蟹徒手批死,掰掉了他那兩個碩大的鉗子。

Previous article

完蛋,這絕對是吃了敗仗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