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丹頓叔叔,救我!救救我啊,這些人要殺我!」

切斯特見到中年男子,臉色瞬間就浮現驚喜。

丹頓~肯德爾!

丹頓是肯德爾家族的權勢高層,更是專門負責戰亂地區的武器走私,實力極其強大!

丹頓原本在會議室就和黛安娜鬧得很不愉快,此時見到切斯特這麼凄慘的場面,臉色卻是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喜色!

當然,這抹喜色隱藏得很深!

「切斯特,你這是怎麼了!」

丹頓看見滿地的斷肢殘骸,以及切斯特那狼狽的模樣,先是故作震驚的詢問道。

「丹頓叔叔,快來救我啊!這個瘋女人要殺我!快來救我啊!」

切斯特嘶吼道。

「黛安娜,這就是你們安東尼家族的待客之道?我們肯德爾家族的人可不能白死,這件事,你怕是要給個交代吧!」

丹頓陰柔的眸子轉動,立馬就咆哮開來:

「這要是不給說法,那麼我們兩家就準備好開戰吧!不死不休!」

轟!

兩家開戰?不死不休!

這句話就宛如驚雷,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炸暈了。 安東尼家族和肯德爾家族。

這兩個家族都是歐洲的巨擘家族,尤其是在地下世界這一塊,更是地位超然!

如果這兩個巨擘開戰,那麼……後果將極其嚴重。

「丹頓!請注意你的言辭!」

黛安娜的臉色也是陰沉下來:「你不問事情的發展原因,就貿然開戰?這就是你們早準備好的計劃?想要吞併安東尼家族!」

說完這句話,黛安娜的眼神突然銳利起來。

她是家族的繼承人,雖是女兒身可是這些年積累的權威也不小,現在家族榮譽遭到挑釁,她必須要強硬起來。

「呵呵,黛安娜,安東尼家族中,我只敬佩你父親一人,其他人都是慫包,現在你父親早已去世,家族又遭大難,你要是識趣倒也可以附庸我們肯德爾家族。」

丹頓的嘴角微微揚起,不屑說道:「當然,既然成為了我們的附庸,那麼每年的分紅以及生意份額,自然要以我們的為主。」

嘩!

他說完這句話,晚宴內瞬間就安靜下來。

挑釁,這是赤果果的挑釁!

就連那些其他家族的代表,臉色也是突變,肯德爾家族的勢力本來就強,若是吞併安東尼后,豈不是一家獨大!

「狂妄!」黛安娜臉色驟然就肅穆起來。

不只是他,以威廉為首的家族執法隊也是怒目相視,他們的榮譽都在安東尼家族內,若是家族被吞併,他們也將會成為喪家之犬!

「呵呵,狂妄?難道你以為安東尼家族現在的實力,還不是任由我們宰割嗎?」

丹頓所幸扯下了偽裝,滿臉陰笑道:「成為肯德爾家族的附庸,還是被各個家族逐漸啃食,這兩條路你自己選擇吧!」

「我也不怕告訴你,不僅我們對安東尼家族有興趣,那些歐洲古老隱世家族,也都虎視眈眈的盯著這裡呢,

在這大廳裡面,不知道有多少是他們的耳目,不出三天,安東尼家族就會泯滅在歷史之中了!」

這話一出,大廳內不少賓客,眼神都閃爍起來。

丹頓說得不錯,安東尼家族遭遇大難,簡直就是一塊美味的肥肉,沒有丁點反抗之力,除了肯德爾家族外,至少不下八個隱世家族,都心懷不軌!

道義,在家族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黛安娜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美眸環視一圈,周圍人那些鬼鬼祟祟的目光盡收眼底,內心不經有些苦澀。

丹頓滿意的點點頭,正準備添油加醋刺激一下黛安娜的時候——

「啊!救……救命啊!!」

一道凄慘的嘶吼,打破了大堂內的氣氛。

只見切斯特趴在地上,雙腳詭異的扭曲向後,竟然是被硬生生的折斷了腿骨,劇烈的疼痛使得他不斷慘叫。

在他邊上,那位東方男子,神情淡漠的踩在切斯特的頭上,渾身冰冷。

嘩!

周圍的人嘩然一片,沒想到在丹頓出現后,這位東方青年,竟然還不肯放過切斯特。

他……難道就不怕丹頓的報復嗎?

「法克!住手!還不給我住手!」

丹頓的臉色冷了下來。

他用切斯特的遭遇作為挑釁逼迫的籌碼,可這不代表著,可以眼睜睜的看著切斯特任人凌辱,畢竟,切斯特名義上,還是肯德爾家族的繼承人!

「丹頓叔叔,救命啊!救救我!」

切斯特朝著這邊掙扎著吼叫,可是腦袋堪堪抬起來,就被一股巨力踩了下去。

楊浩不僅踩下去,還特意將其在地面上磨蹭,不一會兒切斯特的臉皮就被磨破,鮮血流淌出來。

「媽的,我看你是活膩歪了!」

丹頓咆哮出聲,身邊一位黑人大漢突然掏出手槍,對準了楊浩——

呯!

槍聲響起,血光也是驟然突現。

楊浩微微偏頭,躲開了子彈,而那個開槍的黑人大漢,卻是突然捂住了咽喉,面露驚恐的倒在血泊當中。

他的咽喉,在開槍的瞬間,就已經被割斷了!

「很好,沒想到你們肯德爾,真的敢對我出手。」

楊浩的嘴角微微翹起,勾勒出一抹邪魅:「三年前,達里爾肯德爾親自來向我躬身賠罪,並且說發誓永遠不會向我出手,可是現在……你親手打破了這個誓言。」

達里爾肯德爾?

誓言?

丹頓的臉上全是手下濺出的鮮血,可是他卻來不及擦拭,因為楊浩口中的達里爾肯德爾,是他的父親!

更是肯德爾家族的現任族長!

「這位先生,你到底是誰?今晚的事情是我們肯德爾和安東尼的家族事宜,應該和你沒有關係吧?」

丹頓沉聲問道,不知道為什麼,他內心有種不妙的感覺!

楊浩聞言,嘴角噙著一抹邪魅的微笑,隨後——

咔嚓!

腳勁一震,切斯特的腦袋和脖子瞬間扭曲了九十度,他還沒來得及發出慘叫,就徹底死去。

切斯特,竟然被他給直接,踩死了!

轟!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不敢置信的看向面前這個東方男子。

他竟然……竟然殺了切斯特!

還是在肯德爾家族的高層面前,活生生的踩死!

「現在,應該就有關係了吧?」

楊浩聳聳肩,就好像剛剛踩死的只是一隻螞蟻而已。

現在,應該就有關係了吧?

這句話一出,周圍的人更是呼吸一滯,驚愕的看向這個狂妄囂張,不可一世的東方青年。

肯德爾家族那邊的打手,全部怒視而來,卻被臉色陰沉的丹頓伸手攔住。

「你到底是誰?還有,你說我父親給你發下誓言,這是怎麼回事!」

丹頓陰晴不定的盯著對面的年輕人,內心滿是驚疑。

三年前他在國外處理生意,並不知道家族內發生的事情,只不過據說是大哥得罪了某個超級殺手,硬生生攪動得肯德爾家族不得安寧,最後更是家族族長出面道歉,這件事才消停下來!

難道這個東方男子,就是那個殺手?

可是……他並沒有聽說,自己父親發下誓言的事情啊!

「怎麼回事你並不用明白,你只需要知道,就在剛剛,是你丹頓肯德爾,親手打破了那個誓言!」

楊浩淡漠說道,旋即邁動修長的身軀,一步步朝著這邊走來。

轟!

一股凌厲的殺意,驟然從他身上席捲出來,煞氣衝天。 恐怖的殺意傾瀉而出,整個大堂內的氣氛瞬間就陰冷下來。

周圍的人都是家族中人,也不乏地下世界的殺手,可他們卻依舊滿臉驚駭!

因為,這股殺氣實在是太過恐怖!

「閣下始終不肯報上名來,莫非,真的想和我肯德爾家族作對?」

丹頓的臉色也是陰沉下來,對方一而再的挑釁,他若是退卻,傳出去家族的榮譽以及他的影響力都會下降。

「呵呵,作對?就憑你們肯德爾家族,還不配!」

楊浩淡漠說道,腳步依舊步步逼近。

肯德爾家族,還不配?

這句話一出,丹頓再也忍受不住,大手一揮——

唰!

身後數十個精英彪悍,全部掏出了武器,更是有幾個虎背熊腰的雇傭兵,從風衣內拎出了重武器,作為專門走私武器的肯德爾家族來說,這些都不算什麼。

見到這個架勢,周圍的人紛紛散開,生怕會被殃及池魚,肯德爾家族的這些人可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常年奔波在戰亂地區的暴徒。

可是,幾乎就在他們亮出武器的瞬間,一道靚麗的身影,驟然出現。

秦洛絕美的俏臉上,不帶絲毫感情,玉腕轉動,血羽扇激射而來。

噗嗤!

噗嗤!

血光四濺,幾名壯碩大漢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收割了生命。

可是這還沒完,血羽扇衝進人群中,響起一道機關咧開的咔嚓聲,化為九瓣血刃旋轉,任何剛把武器對準楊浩的大漢,都會瞬間斃命!

濃厚的血腥味蔓延開來。

僅僅不到兩分鐘,丹頓面前的家族打手,就已經死傷慘重,倖存的人趕緊鬆開武器,驚駭的盯著面前這個華夏女子。

咻!

秦洛收回血羽扇,默默的落在楊浩背後。

她說過,會為楊浩披荊斬棘斬盡來敵,任何敢針對楊浩的人,都是她的必殺目標,不管好壞!

「額……咳咳,師姐辛苦了。」

楊浩摸了摸鼻頭,訕笑著回頭道,既然師姐已經出手,他也沒有了出手的必要。

秦洛微微搖頭,依舊用凌厲的美眸盯著對面的那些大漢。

丹頓的臉色而有些蒼白,尤其是看著滿地都是自己人的屍體后,更是腿肚子都有點發軟,這些打手可都是他從中東戰區帶回來的精銳,可是現在——

還沒有碰到對方分毫,就已經死傷慘重了!

「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丹頓努力的控制自己說話的語氣,可依舊有些顫聲。

「你不用明白我是誰,你,以及你們,只需要明白,安東尼家族被我守護,你們若是有膽子來挑釁,那就要做好被我報復的後果!」

楊浩淡淡開口道,後面一句話,更是盯著大堂內其他家族的人警告。

黛安娜是他的好友,甚至兩人還有種莫名的關係,所以,他不會看著安東尼家族被人吞併!

這句話要是其他人來說,以一人之力威脅整個歐洲大家族,那肯定是笑話,可是……他是地獄喪鐘,世界殺手之王!

他說的話,那便是地下世界的鐵律!

「這位先生,你說的話……是否太過籠統?我們也不行吞併安東尼家族,可是生意場上的事情誰也說不定,若是他們家族生意自己經營不當破產了,難道也要找我們報復嗎?」

一名陰柔的老者,突然沉聲說道。

這話一出,不少人的眼神都閃爍起來,他們都是歐洲各個財閥的代表,或許武力值比不上楊浩,可論到金融戰爭,聯手起來也能緩緩蠶食掉安東尼家族。

畢竟,現在的安東尼,實力大不如前,沒多少人會忌憚這個昔日的古老家族。

「沒錯,我們都是生意人,商場如戰場,若是安東尼家族的生意破產,這可怪不得我們!」

「沒有哪一個集團能夠永世久存,說不定幾個月後,安東尼家族就自己垮台了!」

「就是,我們也是按商界規矩辦事,安東尼家族吃不下那麼多生意也不能浪費啊……」

大堂內,不少財閥的代表都紛紛開口,他們知道吃不下整個安東尼家族,可是一些賺錢的生意,吞併也就吞併了,那也是巨額的財富啊!

他們都是運籌帷幄的金融巨鱷,到時候聯手起來稍微動點手腳,安東尼家族遲早垮台,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這個東方男子口中的報復。

「呵呵,你們覺得我說的太籠統了嗎?」

楊浩眉頭一挑,輕笑著說道:「那我就給你們說明白一點,明面上的商界鬥爭,我不管!可誰暗地裡下陰手,我會親自將其整個家族連根拔起!」

連根拔起?

眾人都被這句話驚住了,有人不以為然,也有人不屑一顧,畢竟他們這裡加起來,差不多是半個歐洲的財閥了,難道這人還能一家一家殺過去?

他以為他是誰啊?

不自量力!

看著這些人的微表情,楊浩的神情冷了下來。

「看來這些時間,沉寂太久,你們都忘記我了啊!」

楊浩冷笑,緩緩伸出手掌,修長的指尖上,有一抹寒芒歡快的跳躍著。

咻!

暗刃「白雪」,楊浩並沒有用它去殺誰,只是將其顯露而出。

幾乎是瞬間——

轟!轟!轟!

安東尼家族古堡大堂的外邊,陡然就爆發出好幾道強烈的氣息,這些氣息原本都是隱藏在外面,可是在看到楊浩手心裡的暗刃后,無不驚駭的忘記了隱匿身形!

lixiangguo

那楊廣看了看旁山風,問道:「那不知旁山風兄弟,我楊廣能做些何事?」

Previous article

感謝幾句後,帶人離開之前,奎爺囑咐我們,他的事千萬別告訴任何人,還有凡事不要做的太絕,給自己留條後路。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