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我想今日過後,世間可能再也沒有王明了,人力怎能如此,誰可以讓這麼多人一起渡劫?!」

蘇文斌、水麟等全都為王明擔憂,但是卻沒有停下,因為這是王明拿命換來的機會,不能辜負與遲疑。

「轟隆……」

眾人分散開了,開始渡劫,極盡升華,希望藉此闖入那身體潛能所能達到的最高領域內。

雷光爍爍,天地,一群人全都展現了此生最強大的手段,開啟身體寶藏,希望成為一尊大神。

他們已經分散開,位於不同的星系中,各自準備渡自己的大劫,神光萬道,恐怖無比。

舉世震驚,人們從來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的情景出現,可是它真的發生了,數人一起渡大神劫,簡直跟神話一般。

「王明真的逆天了,他怎能如此的恐怖,太過可怕了!」

但凡修士都在驚憾,許多人發抖,這種氣息令人承受不住,這是世間最不可思議的奇迹。

太陽神光炸開,那是蘇文斌在渡劫,熾盛熱力籠罩大宇宙,他被無盡的火焰包裹,雷海沸騰。

水陰神光四濺,洶湧澎湃,那是水靈屹立宇宙中,如絕代女神般,引動大宇宙之力。對抗此生最大的劫難。

五行神光沖霄,將雷海打的千瘡百孔,古祖在渡劫,五**則中各盤坐著一個縮小的自己,對抗大神劫,粉碎了天地。

趙博等人全都在竭盡所能渡劫,希望成功,不能辜負王明捨生忘死而打開這片天地的心意。

外界,所有人都神魂顫慄,這簡直不可想象。心都在悸動。

神則閃爍,雷光,宇宙邊荒成為星墟,化作毀滅劫地,完全崩壞了,誰能想象,數人成神,雷光億萬,太過恐怖了。

即便不在一起。不曾相連,但是那種氣息依舊浩蕩,驚動了各地,若幾片汪洋同對決堤。衝擊人間。

「怎麼會如此?」

「王明他還是人嗎,太過讓人震驚!」

這種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萬古來僅此一例,從沒有人能這般。修士們只能驚到長嘆。

「轟!」

王明極其艱難,血染紅宇宙,他奮力抗衡。一拳又一拳擊向蒼天,神則迸發,從其天靈蓋、從血肉中衝起,硬撼萬道。

他以一己之力對抗萬道,在開創不朽的傳奇,這是輝煌到讓人發毛的神話。

但是,他真的很疲憊,當年與神大戰都不曾如此,時刻會死亡,遭受的重擊太可怕了。可是他卻只能咬牙堅持,他若不敵,故人成神失去希望是小,危急他們的性命才最令人恐懼。

他即便身體炸開,血肉也在發光,以神則阻擋萬道,不讓它們壓制這片宇宙天地,為眾人爭取時間。

我真不是什么渣男 「你若成功,我算什麼?!」朱鳥大神面無表情,盯著那裡。

可是他無法接近,連王明都垂死,他若過去也必遭劫,肯定抗衡不住。

王明堅信,即便是禁區中與他為敵的神得悉他此時危急也不敢過來,只要進來,就會遭受萬道攻擊,他所承受的一切會被他們體會到。

「唔,真是好強啊,王明名不虛傳,現在我真的相信了,他可能會成為大禹神皇般的人物。」

「還等什麼,既然機會擺在了眼前,我們也渡劫,爭取成神!」

王明轟開了萬道,讓大宇宙的壓制全部消失,這是一個機會,其他有望成神的人都心動了,也要藉此沖關。

「轟!」

果然,一些神秘氣息崩現,有其他人想成神,毅然沖關。

這是輝煌的盛世,這是一個璀璨的年代,群星閃耀,天驕輩出,在此時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

王明逆天而行,轟殺萬道,以一己之力抗衡天地的壓制,要為朋友與弟子打出一片乾坤,讓他們成道。

現在很多人都在借光,抓緊機會,欲在這一刻成為無上神,神劫並起,震驚了宇宙各地。

「好輝煌的一個盛世啊,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前所未有,王明開創了神跡!」

「不錯,若是眾人成功,他就是神中之尊,諸神也要敬服,是他一手開創了這一切,真乃無上天神!」

很多人驚嘆,可惜這與他們無關。

妻限99天,權少步步淪陷 即便王明轟開了萬道,但是有機會於此時衝擊的人也不可能很多,再輝煌的盛世,也不可能人人都屹立在半神九重天絕巔。

今日這個機會是為無上高手準備的!

「真若是成神了,誰會比誰弱呢?到時候看究竟誰為神中之尊!」有人輕語,開始渡劫。

「成神后也許一切都不同了,可以與那人一爭高下!」有至強者堅信,成神后將站在同一領域,一切都將不一樣。

「咦,不對,萬道雖然被王明轟開了,但是以他為中心的區域最易成道,別處還是有一些壓制。」

人們吃放的發現了這個事實。

可是,那片區域已然被王明的弟子與朋友佔據,他早已推演到了這種情況,為他們劃分好了區域。

這讓眾人又驚又無可奈何,沒有人敢跑過去奪取地域,不然的話,王明可能會出手,引動萬道,將不軌者轟殺。

可沒有多少人會放棄,即便位於遠處,很是不利,依舊選擇了渡劫,因為他們知道錯開這一次,那可能真的徹底失去了機會。

一個人成神,就已是壓制天地,萬道共鳴。若是數位大神並存,那壓制會多麼的恐怖?光想一想就讓人驚顫。

特別是王明肯定會成神,而今只有他能撐開萬道,為弟子與朋友打開天地,若是等他自己成道了,難道他還能逆自己與宇宙規則嗎?那簡直不可想象。(未完待續。。)

… 轟!

大宇宙內,各種雷光閃耀,大劫不時迸發,眾人拚命抗衡。¤,.

王明渾身是血,依舊在堅持,但是他的神拳已經在抖,他的身體裂痕密布,已然站不穩,極其吃力。

他現在要走的路,遭受的衝擊恐怖驚天,無以倫比,讓人震顫。

「轟!」

最讓他難以對抗的是,那些不時浮現的那一張張人臉吐出的神光舉世無匹,將他擊碎,他的處境很艱難。

時間在流逝,王明的蓋世寶體被擊碎了很多次,於血霧中重徂,轟擊萬道,始終不肯鬆懈,艱難的進行著。

到了後來,他搖搖欲墜,可是宇宙中不少地方都在爆發神光,渡劫人在增多,全都在竭盡所能的沖關。

「師父不要勉強了,這樣下去你會走向自毀。」蘇文斌大叫道。

神兵奶爸 「師父罷手吧!」司馬葉亦道。

幾位古祖等皆開口,他們雖然在渡劫,但是卻也一直在關注王明,看他在生死線上掙扎,全都目眥欲裂。

再這樣下去,王明絕對會被毀掉,此生會走向終點。

王明默然,萬道復活,這個時候宇宙規則不斷壓制,這條路遠比他想象的可怕,真的難以長失堅持了,他可以為自己擊穿出一條神路,卻難以長久的為眾人支撐。

「我再支撐片刻,若是不行,我會放棄。」

他不願輕易放棄,依舊在堅持,雖然連神魂都被劈的四裂,幾次燃燒起來,但是他吼動宇宙,轟退了萬道。

時間流淌,但是依舊無人成神,因為大劫需要的時間頗長。難以一下子躍進那個領域而大圓滿。

到了後來,王明怒吼了起來,為了眾人而推演的長生路,第一步就這般艱難嗎,不成神何以進一步為神?!

「師待罷手吧。」

司馬葉流淚喊道。

「停下吧!」其他人也都大喝,不忍心王明這樣。

王明一聲輕嘆,點頭道:「好吧。」

他認真分析后,知道這一次失敗了,難以轟開萬道,他一臉的黯然。未能讓眾人成神,而他自己也受創過重,元神都差點熄滅。

「……」

王明一聲大吼,施展無上秘術,替代眾人遭劫,將所有人的天罰都聚集了過來,一個人承受!

因為,萬道將現,到時候也許會很危險。他不希望眾人發生意外。

「我將退出,不再阻擋萬道,渡劫者請收斂,做好準備。」王明傳音。告誡大宇宙中的其他至強者。

「什麼?」許多人臉色發白。

不過總算王明及時通知了他們,許多人很果斷,立刻拼著遭劫,承受粉身碎骨之痛激烈抗衡。卻不再嘗試成神,斬斷因果。

即便如此,已有的天罰也不會消失。依舊會劈落,只不過不會有後續更危險的大劫了而已。

王明為他們又支撐了片刻,最後實在無力逆天,他爆碎在那裡,任萬道衝來,他在雷海中喘息,再聚軀體。

最後,一聲道音震動萬古諸天,撕裂萬道,直穿蒼穹而上!

這一刻,那道光束成為了宇宙的唯一,所有人都驚顫,渾身發抖,它擊穿天心而上,與上蒼比高。

朱鳥大神剛放下的心一陣收縮,他一聲長嘆,道:「好一個王明,你真行,縱然如此,也要開創奇迹嗎?!」

這一刻,王明擊穿桎梏,不再轟殺萬道,而是穿透他們,凌駕萬道之上,將所有規則踩在下方。

他在渡自己的神劫!

朱鳥大神的印記與萬道在下,而他在此之上,不曾將印記與這片宇宙相合,超過在諸天上,大神氣息綻放。

然而,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遭遇的天劫更為猛烈,震驚寰宇。

大劫不斷,這一次不是一張張人臉出現,而是一個又一個人走來,有出塵的女子,有偉岸的男子,皆猶若神。

這是一場大戰,王明拼儘力氣,捨生忘死。

他屹立在萬道上,世間不可見,只能感受到一種恐怖的氣機在擴散。朱鳥大神臉色變了又變,他感受到了,那個人在他的印記與萬道上方渡劫,凌駕於上。

「與我父晚年化戰神的氣息有點像!」水靈露出驚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地寧靜了,萬道不在顫,老朱鳥的印記再聚,與這天地重新相合,緩慢重詛。

發生了什麼?人們無從知曉!

突然,天心印記與萬道裂開,一具軀體從那高不可攀的天外墜落了下來,渾身是血,已然是殘破。

「王明!」

一群人-大驚失色,迅速沖了過去。那裡血跡點點,王明渾身都是傷痕,九鼎也殘破了,相隨在畔。

「師父!」

司馬葉接住王明,托住他垂死的軀體,這種傷勢太嚴重了,讓他們全都皺起了眉頭,這肯定是道傷。

仔細看,他的軀體都是道痕,那是遭受萬道反噬的印記,而更為可怕的是,其軀體上還有一些掌印、拳洞……前後透亮,鮮血淋淋。

「傷勢太重了!」

眾人心中一沉,道傷他們能猜測,可是身上卻怎麼會有指印還有拳洞呢?是誰在出手,有點驚人。

「真是那些法則嗎?」

想到這個問題,他們脊背發寒,最美好的、被忽略的才是最危險的,天劫中顯化這些東西預示了什麼嗎?

剛才王明立身萬道之上,將天心印記都踩在了下方,他們不曾見到真實渡劫場景,只能聽到雷暴聲,但卻可以猜測到一些端倪。

「師父你要堅持住啊!」司馬葉眼中蘊含著淚水,背起王明,撕開宇宙,沖向華夏。

其他人也都心情沉重,一路相隨,謹慎戒備,因為他們知道王明處境極其不妙,小心的守護在旁。

怎麼會這樣。剛才萬道之上的大劫中發生了什麼?王明怎能傷成這個樣子,眾人心中惴惴,怕他發生意外。

「王明太疲累了,為了我們而對抗萬道,最後拖著殘軀去渡自己前所未有的神劫,故此發生了不測。」水麟輕嘆。

眾人沉默,心中都不安,有一種負疚感,王明捨生忘死為了他們抗擊萬道,不然怎會精疲力竭。如何會在自己的大劫中傷成這個樣子。

那些指印、那些拳洞……全都是道傷啊,最為難治,很多些人一旦負這樣的創,那麼就註定廢了。

道傷啊,讓人談之色變,最怕它出現。眾人猶記得王明是一個小修士時就曾受過這種傷,重傷垂死,多次險中求勝才能逃過一命。

王明軀體殘破,血流了一路。垂死回歸華夏,被司馬葉背進總部中,這則消息一出,震驚宇宙。

「什麼。竟然是這個結果?」

宇宙各地,諸強目瞪口呆,面面相覷,強大的王明。如此的逆天,最後的結果竟是自身可能要殞落。

「太可惜了啊!」

很多人嘆道,這種結局令人惋惜。他本應開創一個神跡,走向輝煌絕巔,可是到頭來卻凄涼的落幕。

「他太自負了,不僅要成神,還要讓弟子與朋友一起沖入那一領域,古來從未有人這樣瘋狂過。」

「是啊,若非如此,怎麼會是這樣的下場,他即便自己成神也算是開創了古來未有之盛事,在當世大神的壓制下成道,這是何等絕艷?偏偏不滿足,要這樣做!」

宇宙嘩然,各地一片大亂。

人們已經預料到一股大風暴到了,王明若是因此而一蹶不振,甚至是死去,那麼輝煌的華夏可能會失去光彩。

這一世,人傑絕對不少,一位又一位人傑,全都若彗星一般橫空,若是他們一起發難,失去王明的華夏能擋住嗎?

lixiangguo

星宇客走到風動天的面前,說道:「王子殿下,我看你的心情極其不好,可是現在不是我們考慮太多的時候,南海龍族也不是想象的那般簡單,我們應該鼓足勇氣勇往直前,此刻氣餒,更加不應該!你說是不是呢?」

Previous article

打到暗銅色后,凌天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念意球中輸入力量。此時凌天咬緊牙關,腦中不斷閃過姑姑臨走時的場景畫面,以及殺害凌天姑姑的黑衣人那不屑的眼神。凌天不停的將力量注入到念意球,念意球的顏色越來越亮。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