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你們氣質截然不同,你比較霸氣,而她比較優雅。」秦羽已經很斟酌用詞了,誰料還是觸了龍之逆鱗。

烏雲籠罩月光不見,大霧瀰漫朝陽隱沒,龍魅兒的心情突然又變得很糟糕,她騰地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叉腰怒視秦羽:「你是說我暴力,說我蠻橫,說我不夠優雅是不是?嗯?」

秦羽狂囧,明明說的是霸氣,是誇你好撒,怎麼就成了暴力蠻橫不優雅呢?腦補能力也太強橫了吧,另外不得不說,你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當然,心裡話是不能說出來的,秦羽連忙站起來擺手道:「我哪說你蠻橫暴力不優雅了?我說的是霸氣,威武霸氣,你想想自己和魔將大戰三百回合的時候,難道不是霸氣嗎?」

「誰讓你起來的,坐下!」龍魅兒怒氣沖衝上前一步,雙手按在秦羽肩上,猛一用力又將秦羽按倒在地。(又被按倒了,捂臉……)

秦羽一屁股坐倒在地,攤攤手苦笑道:「好吧,現在真的是霸道蠻橫暴力不優雅了,這可不怪我。」

「你!」龍魅兒登時氣結順帶語塞,她一生氣就會變得霸道蠻橫,這是習慣和性格所致,還真不是故意的,可按都按倒了還能怎麼辦?

秦羽知道龍魅兒面子薄,主動給個台階下,伸出手道:「拉我起來,你就不是霸道蠻橫不優雅。」

龍魅兒故意等了足足十秒,擺足了氣勢,才順著秦羽給的台階下,伸手抓住秦羽的手,一把將他拽了起來。

「哎呦喂。」秦羽疼的直甩胳膊,差點忘了龍魅兒的巨力,這一拽險些拽脫臼,心中暗道沒個鐵打的身板還真扛不住這女人。

想到這眼前忽然浮現出被龍魅兒打成廢鐵的銅人,不由后槽牙發冷打了個冷戰,看來鐵打的身板也扛不住啊,得太空合金鋼才行。

(我去,刁到宇宙里去了,要不要醬紫。)

「我都沒用勁,瞧你疼的,現在我不是蠻橫霸道了吧?」龍魅兒忘了鬆手。

秦羽也忘了鬆手,鄭重點頭咬著牙說著違心的話:「對對對,你一點都不蠻橫不霸道,你最溫柔了!」

傻子都能聽出來秦羽在說反話,龍魅兒又不是傻子,聽不出來才怪,不過她不想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的確確比較蠻橫霸道,繼續糾結對她沒好處,只會平添尷尬而已。

於是,龍魅兒咬咬牙決定轉移話題:「剛才你說的那個食氣手機是什麼東西,拿來給本小姐看看。」

說完想將手攤在秦羽面前,結果才發現,手居然還和秦羽握在一起,保持著剛才拉秦羽起來的動作。

由於龍魅兒的動作,秦羽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他倒沒覺得有什麼,畢竟在他來的那個世界,握手是很常見的禮節,和吻手禮貼面禮比起來,握手簡直再正常不過。

然而,龍魅兒卻不這樣認為,臉登時就紅了,倒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因為尷尬,相當相當尷尬。

狠狠甩開秦羽的手,龍魅兒將手攤在秦羽面前:「少廢話,食氣手機拿出來!」

「疼疼疼,你就不能輕點嗎?」秦羽的手腕差點被甩脫臼,抱怨歸抱怨,他還是將食氣手機掏了出來,沒辦法,龍的好奇心比貓強一萬倍,今天不掏出來,估計是難以或者離開御龍苑的咯。

(官方吐槽:食氣手機里有和清漪的合影吶親,都說了一萬次要養成刪除習慣,藥王你怎麼就不聽呢?)(未完待續。) ?在龍魅兒的概念里是沒有手機這玩意的,畢竟不是美食大陸該有的東西,她原以為是個和食氣烤箱差不多大的東西,誰料拿在手中才發現居然如此小瞧淺纖薄,讓她有種生怕一用力就捏壞了的感覺。

(作者君:「你一用力還真能捏壞,小心點啊親。」)

「別嚇著,如果它說要自爆,那一定是開玩笑,你……」秦羽生怕龍魅兒受驚之下將食氣手機捏碎,連忙想要給她提個醒,誰料還沒說完就被AI給耍了。

只見食氣手機的屏幕自動閃亮,點線組成的AI女人臉微笑著說:「系統檢測完成,您是食氣烤箱的額外授權用戶,自動獲取食氣手機的手動使用許可權,祝您使用愉快,最後,您很漂亮。」

哎呦我勒個去,系統AI還學會夸人了?以前怎麼沒見你誇過人?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偉大的主人什麼的不算不算,堅決不算。

還有還有,許可權延續是怎麼回事,食氣手機和食氣烤箱有毛關係,憑什麼許可權共用?如此沒原則將他這個主人置之何地?

龍魅兒是見識過食氣烤箱AI的,所以並沒有如老院主那樣被嚇到,非但不覺得驚嚇,反而覺得異常驚喜,原因嘛很簡單,食氣手機誇她漂亮,果然食器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嘛,心裡美滋滋的有木有。

事實上,龍魅兒平時很喜歡和食氣烤箱的AI小聊,一邊看著巧克力舒芙蕾往上爬,一邊和AI東拉西扯,就是她閑來無事最喜歡做的事,對她而言,AI已經成為了閨蜜般的存在。

「真聰明,把秦羽揍劉嵐他們的錄……錄像調出來。」龍魅兒心情突然變得非常好,剛才的惱火和尷尬全都不翼而飛。

「對不起,由於您是授權用戶,所以無權使用語音命令,不過對於您的這個要求,我可以破例執行。」AI微笑后消失不見,屏幕快速跳動,進入視頻庫將劉燦等人被胖揍的錄像調了出來。

秦羽聽了后差點沒站穩跌過去,說好的授權用戶不能使用語音命令呢?說好的主人是唯一的呢?節曹呢?原則呢?身為AI如此沒有原則沒有節曹真的合適嗎?

好吧,秦羽已經吐槽不動了,再吐槽他就要能量枯竭外加多臟器衰竭而死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龍魅兒捧著食氣手機,越看越驚訝越看越覺得神奇,現實中的人竟然能縮成這麼小,而且能裝進這個小小的東西里,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然而,龍魅兒的好心情卻沒有持續太久,不知道食氣手機的AI是不是故意的,錄像播放完畢之後,它竟然擅自打開照片庫,將清漪的照片調了出來。

照片中,清漪身著盛裝於花樹下盈盈而立,氣質優雅高貴到了極點,容貌也美麗到了極點,更重要的是,那種成熟的致命吸引力,即便只通過照片也能清晰感覺到。

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龍魅兒下意識將照片中的清漪和自己剛才想象中的清漪作對比,赫然發現照片中的竟然要更漂亮一些,接著她又和自己作比較,得到的結果果然如秦羽所言,氣質截然不同。

或許是嫌龍魅兒的心情還不夠糟,AI火上澆油快速翻動照片,最後定格在秦羽和清漪的合影上。

合影中,秦羽也穿的很隆重,錦衣玉帶英俊倜儻,站在清漪身邊顯得特別般配,再加上花樹為背景襯托,那真是嘖嘖……

更重要的是,照片中兩人站得很近,清漪竟然親切挽著秦羽的手臂!

龍魅兒並不知道清漪是為了做給劉家看才故意這麼做的,雖然美食大陸民風並不保守,但挽手這種行為對初次認識的男女還是比較過線的,所以在她看來,清漪和秦羽的關係必然非同尋常,至少不是初次見面這麼簡單。

不知道為什麼,龍魅兒的心情突然變得很糟糕,就好像大海上突然籠罩了濃重的黑雲,巨浪翻捲風雷滾滾,一場風暴即將到來。

由於視角問題,秦羽並不知道龍魅兒正在看他和清漪的合影,見龍魅兒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不由心中暗暗奇怪,究竟看到了什麼,能讓龍魅兒變得如此不高興呢?

好奇之下,秦羽湊過去一看,登時哎呦我勒個去,特喵的怎麼又擅自將這張照片翻出來了?不就是合一張影嗎?AI你這樣坑自己主人真的不違反職業道德嗎?

「看來你剛才很多都沒有說,對不對?」龍魅兒微微眯起眼睛,轉頭看向秦羽,手指不自覺力量增加,捏的食氣手機咯吱作響,幸好是美食商城出品,換成曾經那個世界的手機估計已經碎成渣渣了。

「哎哎哎別別別,我總不能事無巨細地說給你聽吧,那非說到晚上不可。」秦羽連忙制止龍魅兒的破壞行為,看玩笑,食氣手機很貴的,雖然此次王都之行賺了不少食氣,但也經不起這樣浪費。

「有何不可?我看你在王都過得挺逍遙的嘛,還回來做什麼?」龍魅兒盯著秦羽,氣息越來越強,壓迫感越來越重,食王的氣息毫不掩飾徐徐釋放而出,形成氣流朝周圍擴散。

「我得回來參加三年考核和食院爭霸賽。」面對食王威壓,秦羽還頂得住,可面對龍威加食王威壓,秦羽就有點頂不住了,不得不朝後退了半步。

「你不是錯過了二年考核嗎?憑什麼參加三年考核?」話題雖然被轉移,但龍魅兒的氣勢絲毫不減。

秦羽將全票通過計劃說了一遍,末了道:「我來找你就是需要你這一票,有你帶頭,後面的票肯定會順利許多,我們是朋友,你不會為難我的對吧?」

話雖這麼說,但秦羽的笑容卻有點發苦,從龍魅兒的表情和語氣他能預感到,事情肯定不會順利。

果然,只聽龍魅兒冷笑一聲:「我們是朋友?誰告訴你我們朋友的?你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呢!」

「額……」秦羽被堵得啞口無言,果然女人的臉西邊的天,說變就變,「那簽名的事情……」

「否決!」龍魅兒的語氣斬釘截鐵。

「表這樣!」秦羽狂囧,還沒在親近劉家的學子那裡碰壁呢,就在龍魅兒這裡碰了壁,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出師未捷身先死?

(PS:作死成功,藥王你活該~)(未完待續。) ?誰能想到,本來應該很順利的事情,最後竟然鬧成這樣的結果,歸根結底都是AI的鍋啊,食氣手機要毛線AI,而且還是個帶有腹黑屬性的AI,這不是吃飽了撐的淡疼嗎?

「既然你錯過了考核,那就繼續在一年呆著吧,關我什麼事,出去!」龍魅兒寒著臉指著來路。

「食氣手機送你還不行嗎?」秦羽指指還在龍魅兒手中的食氣手機,既然動之以情行不通,那就只能誘之以利。

「誰要你的東西,快給本小姐出去,御龍苑不歡迎你!」龍魅兒原本是很想要食氣手機的,可此時卻狠狠將食氣手機摔回秦羽手中,不由分說將秦羽推開老遠。

秦羽還想再說,龍魅兒用力跺了下腳,帶著金屬質感的獸骨鞋跟輕而易舉將青石板踩碎,語氣充滿威脅:「還不走?讓我動手請你出去是不是?」

「好好好,我走我走。」既然龍魅兒軟硬不吃,秦羽也只能無奈離開,只希望龍魅兒這股無名之火能夠早點熄滅,不然他就真得在一年繼續蹲咯。

站在御龍苑門口,秦羽心中感覺怪怪的,仔細回想,龍魅兒的態度突然轉變,似乎是從看到照片開始,再想想之前龍魅兒去雪原救他的事,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湧上心頭,莫非龍魅兒是在吃醋?莫非龍魅兒也對他有好感?

還真不是沒有可能,遙想當年學生時代,和初戀不也是打打鬧鬧走到一起的嗎?那時的感情還真是單純吶,沒有任何雜質,不像後來……

「我去,我感嘆人生個毛線啊,現在的我才十五歲半,再經歷一次純潔的感情不可以嗎?」秦羽深吸口氣,重新恢復精神朝郊外跑去,雖然他的心靈已經不純潔了,但他的身還是很純潔的,所以就讓人生再純潔一次吧。

湖畔亭邊,直到看不到秦羽的背影,龍魅兒才忽然抓住自己的頭髮,氣惱的狠狠跺了幾下腳,然後蹲在地上懊惱地自言自語:「我剛才到底怎麼了?和我有什麼關係?我為什麼要生氣?該死的,到底怎麼回事。而且好像不該拒絕食氣手機的,真的好像要!」

……

群山之中早已春意盎然滿目皆碧,即便身處山洞之中,也能感受到空氣中瀰漫的生命氣息。

石窟內外,封印兩側,秦羽和石姬相對而坐,一個用心地講,一個認真地聽,這一刻是秦羽最放鬆的時刻,也是石姬最期待最開心的時刻,彷彿整個世界只有這方寸之地,那幽幽的五彩光暈,便是這方小世界中全部的光明。

聽完秦羽的講述,石姬並沒有關注劉嵐被揍,也沒有關注劉御史吃癟,更沒有關注妙品美食,而是注意到了清漪這個出現了好幾次的人物。

果然不論女人還是女妖,在直覺和敏感方面都一樣一樣的嗎?

「那個叫清漪的女子漂亮嗎?」石姬清亮輕柔的聲音在黑暗中幽幽響起,她的眸子直視著秦羽的雙眼,絲毫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額,嗯。」秦羽愕然,只淡淡嗯了一聲,不由想起了上次石姬提出的要求。

「和那個叫龍魅兒的妹妹比呢?」石姬並沒有拿清漪和自己比,而是和龍魅兒比,這大大出乎秦羽的預料。

「差,差不多吧。」秦羽開始後悔,早知道就該將清漪的情節全部剔除。

石姬完全沒有停下里的意思,一個問題比一個直接:「那麼,如果將來讓你在她們之間選一個,你會選擇誰?」

似乎是怕秦羽說兩個都選,石姬說完又補充道:「只能選一個!」

好直接的問題,如一根巨大的箭頭噗地一聲扎進秦羽匈膛,說真的,秦羽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根本就沒想過這個問題,甚至可以說是在本能迴避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秦羽搖搖頭。

「你肯定知道,其實答案就在你心底,你閉上眼睛,不要刻意去想任何人,也不要刻意去尋找答案,看看最先出現的是誰。」石姬說出了一番聽起來貌似很有道理的話。

「這話你跟誰學的?」秦羽哭笑不得,石姬被關在這裡那麼多年,這話絕不可能是跟人學的,所以只可能是跟妖學的。

「母皇告訴我的,當年母皇在兩位異性大妖中徘徊不定,最後就是用的這種方法得出結論,否則也不會有我,我也不會被關在這裡。」石姬道。

你母皇的鍋咯?秦羽搖搖頭甩去雜念,閉上眼睛用了好一會才讓自己徹底靜下來,不去想任何人,也不去想任何事,等待未知的身影浮現出來。

封印另一側,石姬見秦羽進入空靈狀態,指尖突然亮起淡青色的光芒,她不斷用手指朝秦羽點點點,淡青色的光芒一次次撞在封印上,可惜就是穿不過去,好急。

秦羽並不知道石姬在做沒有意義的小動作,他的腦海中居然真的浮現出了一個人的身影,這道身影不是清漪,竟然也不是龍魅兒,更不是別人,而是一個改變他命運的女人:駱清顏!

腦海中,駱清顏轉過身來,漏出神秘的笑容,指了指自己的嘴道:「乖徒兒,你的百味靈舌還在我這裡,想拿回去嗎?那就來找到我吧。」

霍然驚醒,秦羽猛地睜開雙眼,額頭上出了一層細汗,本來他以為駱清顏的影像是從記憶中浮現出來的,可駱清顏說完這句話后他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這段影像分明就是外部強加進來的,至於是什麼時候加進來的他根本不知道,剛剛不過是巧合觸發而已。

「你怎麼了?」石姬連忙將小動作收起來,見秦羽樣子奇怪連忙詢問。

「沒,沒什麼。」秦羽深吸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有些秘密對誰都不能說。

「看到的是誰?是清漪還是龍魅兒?亦或是你身邊那個聽話的小妹妹?」石姬再次詢問,她很在意這件事,非問清楚不可。

「都不是,是一個改變我命運的人。」秦羽肅然回答。

「居然還有……」石姬的語氣似乎有點無語,眼神也變得有點奇怪。

糟糕,被誤會了!

(PS:加更,感謝點擊撒旦等食客的打賞,石姬妹紙認為作者君會加兩更,是這樣的嗎?)(未完待續。) ?什麼叫居然還有?駱清顏和他明明就不是那種關係好嗎?雖然有親過,但正是那一吻奪走了他的百味靈舌啊!

秦羽一聽就知道被誤會了,連忙解釋道:「不不不,你誤會了,這個人是我師父。」

誰料,越解釋越亂,石姬的語氣和眼神都變得更加古怪:「你居然對你師父……這在我們妖族看來都是很不好的事。」

什麼跟什麼?有種把話說完!

秦羽一把捂住額頭,看來自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駱清顏啊駱清顏,瞧瞧你做的孽!

「我和我師父不是你想的那樣。」秦羽嘗試著解釋,以找回那早已遺失不知道現在何處的清白。

「我懂,雖然連我們妖族都認為是不好的事,但有些事情也是沒辦法的。」石姬一副我懂你的樣子,但實際上呢?

「……」秦羽有種跳河自殺的衝動,你懂個毛線吶,不能再解釋了,越解釋越亂,他終於發現,石姬的思想貌似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單純,只不過是接觸人類社會少而已。

「這次我要離開久一點,等我再強一些,就幫你尋找解開封印的方法,既然是霍聖設下的封印,清漪身為霍聖的小女兒可能會有辦法。」秦羽不敢再和石姬糾結師父的額事情,說完連忙告別離開石窟。

望著幽深的甬道,聽著秦羽堅不可聞的腳步聲,石姬玉石般從來沒有表情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等我出去,一定要見見你的師父,看看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

返回食院,正好是午休,各年學子都吃飯休息去了,趁著這個空擋,秦羽連忙在三年學子學習的庭院中擺桌搭台準備開唱好戲。

食院的佔地面積不小,三個年級的學習區是分開的,別看三年學子只有一百多人,但庭院的面積絲毫不比一年和二年小,而且不論鍋碗瓢盆還是灶台水池都高檔一個檔次,甚至連食材的品質都更高,由此可見三年生的待遇有多好。

不過想想也正常,三年學子至少都是食靈,享受更好的待遇是自然而然的,僅憑他們創造出的價值,就絕對對得起食院的付出和投入。

庭院的中間是一片魚池,五彩斑斕的錦鯉魚游來游去自由自在,池邊古樹蔥蘢投下大片陰涼,為庭院平添了幾分幽深寂靜。

秦羽坐在古樹下,隨手打開超級美食系統,熱情的娜娜立刻飛了出來,坐在秦羽肩上晃著小腿道:「主人主人,聽說你要參加食院爭霸賽?」

「嗯,我的味覺不夠靈敏,屆時你可不許掉鏈子。」秦羽伸出手指拍拍娜娜的頭,心中卻在暗暗思忖,今後得適時將超級美食系統屏蔽才行,否則自己成家后和妻子恩恩愛愛豈不全都會被這群守護靈聽去?那多不好意思撒。

娜娜縮縮頭就像只可愛的小貓咪,金鈴兒從美食商城鑽出頭,推推眼鏡道:「喂,食氣槽都滿了,你不準備升升級嗎?或者來我這裡多買點東西也可以,消費1000給你打八折怎麼樣?我算算,兩個食氣手機,外加……」

小奸商說著還真的取出算盤撥拉起來,為什麼是算盤?美食商城連食氣手機都有,為什麼不是計算器?

「停停停,我暫時不買東西,我還是升級吧。」秦羽連忙制止金鈴兒的奸商行為,否則好不容易攢夠的2000非瞬間清零附帶欠債不可。

目光落在食氣槽,食氣槽已經完全被深海般的藍色液體充滿,上面顯示著2000/2000,的確已經處於上限。

「切,就知道升級,沒追求的傢伙,哼。」金鈴兒收起算盤,推推眼鏡朝秦羽投來鄙夷的目光。

秦羽狂汗,剛剛是哪只小東西提醒我升級的?另外,升級怎麼就沒追求了呢?非要將所有食氣全花在美食商城才叫有追求有夢想?

「主人主人,別理娜娜,她最討厭了,反正今後有食半功倍心田,不如一口氣升級到一品食靈吧?」娜娜朝金鈴兒吐舌頭做了個鬼臉,暫時的四位守護靈中,就屬她和金鈴兒最不對付。

「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黑暗猴燧是滋潤心田成長的材料之一,可是該怎麼使用呢?」秦羽從懷中掏出黑暗猴燧,這種帶著黑暗不祥氣息的東西,他不想往儲物格里存。

「諾,化石水,30點食氣半瓶,愛要不要。」金鈴兒奸商本性再次迸發,鑽出上半身,手中拿著個瓶子,瓶子里果然只有一半。

「30點食氣?半瓶?為什麼是半瓶?」秦羽感覺眼角都在抽搐,原來美食商城的東西還能拆開賣?如此隨意真的合適嗎?有考慮過買家也就是他這個主人的感受嗎?

「整瓶你又用不完,全給你不是浪費嗎?看我多好,還幫你省錢,你應該感謝我才對。」金鈴兒推推眼鏡一副快來感謝我我絕對不介意的樣子。

lixiangguo

呂布揮出一擊方天畫斬,若擊中敵人,將會給武器附魔,揮斬敵人會造成真實傷害。

Previous article

於是三人二獸,在鄭廉的指引下,由劍鳴帶路,將那座光禿禿的小山看了個通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