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段一言抿了口烈酒,「也只能我打他,要是你弟欺負她,我保證打得他親媽都不認識。」

「打,使勁打,那小子扛打耐造!」

段一諾憋著笑,「這是你親哥吧。」

……

顧家老大強行摟著段一言,又說了十多分鐘的胡話,這才醉倒,因為顧淵一隻手臂無法用力,只能讓段一諾幫忙將兩人扶回房間休息。

段一諾畢竟是女孩子,身嬌體軟,身上味道也是香甜的,她剛碰到顧家老大,他忽然論起手臂,將她揮開,要不是段一諾反應快,怕是要跌撞在地上。

她一臉懵,自己也沒幹嘛啊……

「我告訴你,我是結過婚的,我有老婆有孩子,你……你、不要勾引我,別碰我!」

「想勾引我的人多了去了,我就喜歡我媳婦兒一個,你們……嗝!休想近我的身!」

他那一副堅貞不渝的模樣,惹得段一諾忍不住笑出聲。

「大神,我幫不了你了,你自己來吧。」

顧淵同樣頭疼,這都喝醉酒了,還分得清男女?

「你慢點兒,我扶你回屋。」顧淵只有一個手臂能著力,扶著他有些費力,好不容易把他扔到床上,他居然自己摸了手機,熟稔得撥了通電話出去,顧淵瞄了眼,備註是自家嫂子,這才放心離開……

要是喝醉,給不相干的人打電話,那才是真丟人。

然後裡面就傳來某人頗不要臉的聲音。

無非是說愛她想她,想和她再生個猴子之類。

段一諾笑瘋了,她之前只接觸過顧家老大一次,那時候端得衣服家長做派,神情肅穆。

怎麼是這個逗比的玩意兒,簡直能和他爸媲美了。

兩人又安頓好段一言,段一諾這才長舒一口氣,餘光瞥見顧淵正坐在床邊,伸手揉著受過傷的手臂,神色有些緊繃。

「不會是拉扯到傷口了吧?我看看。」段一諾下意識要伸手,只是縫合過得疤痕,異常醜陋,顧淵不想讓她看,兩人一拉一扯……

猝不及防,段一諾被重重一拽,猝不及防跌倒在顧淵身上,而他重心後仰……

她吃力的撐著身子,可眼下整個人靠在顧淵懷裡,他受傷不曾喝酒,只是剛搬運了兩個醉漢,身上染了淡淡的酒氣,眼風清明。

「你怎麼每次面對我,總是把自己綳得緊緊的。」顧淵聲音清冽,含著一種近乎寵溺的溫柔。

「我有嗎?」段一諾是緊張,誰面對喜歡的人,能做到非常淡定。

況且此時兩人還是這般的姿勢。

「嗯,你身體綳得很緊……」顧淵緊盯著他,瞳仁極深,好似有股致命的吸引力,將她不斷往下拖拽,靠得近了,說話間,呵出的氣息……

吹紅了她的臉。

「就連說話都很緊。」

他似乎輕輕在笑。

「那我以後盡量放鬆點。」

「諾諾……」

「嗯?」

「我幫你吧。」

「幫,唔——」他伸手扣著她的後腦勺,將她往前帶……

兩人都沒喝酒,段一諾卻覺得自己好像有些醉了。

她餘光瞥了眼身側,聲音含混,「我哥在……」

「他醉了。」

……

而此時躺在兩人身側的某人借著酒勁兒翻了個身,醉意闌珊的眸子,眼睫忽閃兩下,他的確醉了,有些神志不清,可是……

這兩個人是把他當死人嘛!

索性身側的兩人,並沒折騰太久,也就一兩分鐘,就轉戰到了客廳。

顧淵這人平素挺古怪的,沒想到談起戀愛,居然也會說討女孩歡心的情話,與平素難搞的模樣格外不同。

想起傅沉、京寒川,亦或是傅斯年寵妻的模樣,他略微蹙眉,這愛情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似乎任是再寡情的男人,一旦愛上,也是競折腰。

不過他接觸的較多,不是類似許佳木、傅漁這類雷厲風行的人,就是段一諾這種歡脫的,說真的……

如果註定要和這樣的人一起生活,他寧願孤獨終老。

------題外話------

我覺著一言小哥哥,適合軟萌一點的妹子,大家覺得呢?那他可能會主動營業!哈哈

要不讓他孤獨終老吧,繼承浪浪的志願,努力賺錢【捂臉】

我:戀愛有什麼好談的,有賺錢好玩嘛!

三爺:來自單身狗的怨念。

我:…… 段一言腦子裡混沌想著談戀愛的事,不曾想居然潛意識做了些非常奇怪的夢。

夢裡有個女孩,而他非常主動,只是終究是夢,沒現實參照,就連臉都看不真切,猝然驚醒的時候,出了一身汗。

這酒果真不是個好東西,青春期他都沒這樣,現在居然做起了思春夢?

看不清女孩的臉,只是做的事,倒是記得一清二楚。

潛意識回想,有些羞恥。

自己八成是瘋了,可能是最近周圍太多人戀愛,加上太累,導致才會這樣吧。

此時房門被打開,段一諾出現在門口,「我就聽到你們有動靜,你醒啦?再睡會兒? 遠心 還是去洗個臉,我給你倒杯水。」

「不睡了。」段一言腳步還有點虛,略微扶著牆進了洗手間,抄水洗臉的時候,滿腦子還是某些腌臢東西。

有些東西,越是強調忘記,反而愈發深刻復刻在腦子裡。

簡直要了命。

他出去的時候,顧家老大已經醒了,此時日落時分,他正站在窗邊,神情嚴謹肅穆。

「……你能耐啊,我讓你去照顧小二,順便看看那小姑娘什麼樣?出門前我是不是千叮萬囑,讓你少說話,閉上嘴!你倒好,你說說,你都做了些什麼?」

「爸……」他聲音沙啞,酒勁兒雖過了,臉上卻還有幾分醉態。

「把弟妹敢跑,還罵你弟弟是渣男,你就是這麼做大哥的?」

「人家哥哥去家裡吃飯,做點好吃的就行了,稍微喝點意思一下就行了,你倒好,喝醉了拉著人家哥哥說胡話,我們老顧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我就問你,害不害臊,要不要臉!」

「聽說這次你還推了你弟妹,哎呦——我這心臟病都要犯了。」

……

「我看你也別要二胎了,你弟弟要是娶不到媳婦兒,你弟後半輩子就由你負責了。」

「爸,你這不是拿把刀,直接抹了我脖子!」

「你趕緊給我滾回來,家裡還有礦等著你。」

他爸就差說一句:風裡雨里,我在礦里等著你。

接完電話,某人一臉怨念的看向顧淵。

顧淵坐在邊上,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反正這些事,也不是他誣賴的,每樣都是鐵證如山。

因為他哥喝醉給嫂子打電話,家裡人也知道他喝醉酒是個什麼模樣,考慮顧淵傷口沒痊癒,自然要打電話來問候一番,嫂子更是直接說,「你哥又給你添麻煩了吧。」

然後顧淵就說道,「沒添什麼麻煩,嫂子,您別在意,他就是住我家還罵我?」

「……」

「把我女朋友趕出去,喝醉了還推了她而已。」

「……」

「其他的也就沒什麼事了。」

當時這電話,顧家父母也在邊上聽著,當時就炸了,讓顧淵告訴某人,主要醒了,就立刻給家裡回個電話。

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

「顧小二,你……」某人氣得沒了脾氣,「好樣的。」

顧淵抿了抿嘴,之前自己手臂受傷,缺個保姆,現在好得差不多了,要開始談戀愛了,要這個電燈泡幹嘛?

某人名正言順被趕回家挖煤了。

「對了顧淵,你家是做什麼的?」段一言捏著眉心,臉上水漬都沒擦乾,可能這樣才能讓自己冷靜些。

他提交給公司的資料上寫著父母都是個體戶,既然和自己妹妹在處對象,家庭情況總要了解一下。

「哦,我們家是……」顧家老大剛要開口,就聽到顧淵說了句:「挖煤的!」

生生把他氣出一口老血。

「什麼挖煤的,簡直一派胡言!」

段一言挑眉,就知道顧淵說得不是實話,卻不曾想某人來了句:

「都21世紀了,現在都說是採礦的!」

段家兄妹面面相覷:其實也沒什麼區別。

……

段家兄妹回家的時候,段一諾負責開車,段一言正拿著手機,他知道顧家人的名字,其實就算在當地沒什麼名氣,現在這社會,你想查個人也很容易。

他此時正翻看著顧家的資料。

「段一諾……」

「啊?」 我的未來女友 段一諾認真開車,餘光掃了他一眼。

「你未來婆家挺有錢的。」

能讓段一言說有錢,那肯定不是差錢的主兒了,這年頭有錢人算得是都是公開,比如段氏是上市公司,家產自然估摸得到,不過隱形富豪也不少。

「他哥明天走,明天中午不是要請你吃飯?我和你一塊兒去。」

酷酷王子賴上你 「好啊。」顧家老大請客,無非是為了之前的事賠罪,多加個段一言也沒所謂,「哥,是不是喝了一場酒,處出感情了?」

「我只是覺得,可以從他家身上撈一筆,有商機。」

感情?半點沒有!

這麼熱情的人,太難招架,就和他爸一樣,他不想動,還要逼著他出門營業。

「哥,你畢業論文是不是寫好了?」段一諾想起那晚的事,自然就想起論文。

「嗯,教授說會給我報優秀畢業論文。」

重生手藝人 「其實你生活太無聊了,不是學習就是工作,也該談戀愛了,要不要我介紹幾個小姐妹給你。」

「你介紹?」段一言輕哂,畢竟……

物以類聚。

「噯,哥,不帶這樣的,我是我,我的小姐妹都是很優秀的,也不全是我這種性格。」段一諾冷哼,如果都是她這類型格,湊在一起,也能炸了天。

「你的朋友我幾乎都認識。」

「那都是酒肉朋友,平時比較愛玩的,我也有很多小姐妹你沒看過的,我回頭給你介紹一個怎麼樣?」段一諾說得倒是挺認真。

兩人雖然一直同校,可專業不同,朋友圈還是有差異的。

他哥太閑了,總感覺一直圍繞在她和顧淵身邊,雖然她不會和爸媽告狀,可談個戀愛,生活在親哥陰影下,也很可怕啊。

「你喜歡什麼樣的?溫柔的,可愛的,長發及腰那種……」

段一言充耳不聞,只是莫名又想起那個讓人煩躁的夢,頭隱隱作痛。

多給自己加點工作,忙完一夜好眠,肯定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

不過後面好好地一頓謝罪宴,最後變成了大型商業洽談,兩人甚至還約定要進行深一步的交流合作……

顧家也是商人,錢多卻不傻,合作的確能達到雙贏的局面,這才動了心,這錢給誰都是賺,不如給自家人。

段林白聽說段一言談了筆大單子,心花怒放,又聽說對方是顧淵的家人,還樂呵呵的想著真的要好好請傅斯年吃頓飯了。

幸虧他當時給自己留住了這個小財神。

這也導致後面段林白得知段一諾和顧淵關係,氣得差點掀了天。

從家庭到公司,這特么交流得太深入,沒法切割啊!

lixiangguo

不管她信不信,姜非霜都不說了,自己一向嘴不嚴實,說漏了會被哥罰。

Previous article

戰亦寒神識一卷,在場的所有隕星海弟子瞬間消失無蹤。既然隕星海喜歡將人關在海底牢籠,那他就讓他們自己試試被關在海底牢籠的感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