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要!……不要傷害清晏!」

夢魘般猛然坐起身,玉海棠疾呼出聲,倏地張開了眼睛,頓時把三人嚇了一跳!

一雙眸子瞪得大大的,卻是雙目無神,沒有聚焦的視點。

緊皺的面龐上寫滿了驚恐與不安,那樣的神態,是殷玥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的。

她以為這個近乎面癱的少年是個冷血至極的傢伙,卻沒想到……他竟然也有這麼在意一個人的時候。 夜空之中,一顆流星劃過天際,很快消失在天邊。

李學浩再次進秘密空間里時,躲貓貓遊戲已經結束了,當然,他是算好了時間的。

一群女孩子們在沙灘上閑聊,見到他突然出現,瓜生麻衣最先抱怨道:「膩醬,你太狡猾了,居然先逃走了。」

「香智子要睡覺,我也沒辦法。」李學浩聳了聳肩膀,「好了,時間不早了,我現在帶你們回去。」接著不等眾人反應過來,眼前畫面一轉,大家回到了原先的客廳之中。

「這真是……太神奇了!」突然的畫面轉移,讓瓜生麻衣忘了找他麻煩,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客廳。

其他初次進秘密空間的人也是相同的反應,這種在兩個世界隨意進出的能力,簡直如同神靈一樣。

本間美保是最最震驚的,她對某人的印象,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劍道高手,甚至比起擁有「天下第一劍聖」之稱的祖父大人還要厲害,但今天的經歷讓她重新認識了對方,他竟然可以自由在兩個世界之間進行轉換,這已經不是屬於人類的能力了。

「大家洗澡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還要去鎌倉市遊玩,最後兩天時間了,大家好好放鬆一下。」眼見眾女的目光漸漸地匯聚過來,李學浩扔下一句話先溜回了房間里。

……

……

剩下的兩天時間,大家盡情地在鎌倉市遊玩。

從鎌倉高校前站,到鶴岡八幡宮,從長谷寺到鎌倉大佛,再從鎌倉小町通到濱海公園……基本上只要有點名氣的景點觀光之地都遊覽了一遍。

來鎌倉的一個星期時間悄然而過,第八天上午,吃過早餐,在未久婆婆的殷切叮囑下,一行人帶上大包小包的禮物出發了。

到了鎌倉車站,乘坐的還是JR橫須賀線,抵達橫濱車站時,時間才10點不到。

一群人從車站出來,每個人卻幾乎都是空著手的。

李學浩很清楚原因,那是因為大家都把各自的行禮放在了他的秘密空間里。在最後的兩天時間,她們又進了好幾次異空間「度假」,發現可以把東西留在裡面之後,大家為了輕鬆省事,買的禮物和特產,全都放進了秘密空間中。

一群人回到鶴見區的家,時間是十點出頭。

本間美保和麗子公主是初次到來,對這一切都很新鮮,雖然有一個星期家裡沒人了,但房子里並沒有積堆灰塵,到處都顯得很乾凈。

這是當然的,李學浩在房子裡布置了避塵的陣法,別說動手清理了,哪怕是用吸塵器來吸,也吸不到半點灰塵。

「六點半好像沒在?」先進來的瓜生麻衣叫了幾遍六點半的名字,都沒有得到回應。

「估計在院一小姐那邊。」李學浩猜測道,一邊把大家的禮物和特產從秘密空間里拿了出來。

「六點半是什麼人嗎?」初次聽到這個名字的本間美保和麗子公主都很疑惑,洋子公主因為曾經在這裡住過一晚,見過六點半,所以並。

「它是一隻秋田犬,名字就叫六點半,和夏洛特還有玉藻前都是好朋友。」一旁的間島由貴說道。

「不是好朋友。」兩個清脆嬌嫩的聲音同時響起,進了房子里因為沒有外人在就直接化為人形的玉藻前和夏洛特同時說道,身為高貴強大的妖怪,她們雖然知道六點半不是一條普通的寵物,但怎麼能夠和她們相比?更不用說做朋友了。

「也是…妖怪嗎?」雖然聽到她們同時否認,但本間美保和麗子公主已經忍不住想象了起來,這幾天,她們不僅見過了妖怪,還見到了美人魚,早就對一切麻木了。

「對啊,膩醬,六點半也是妖怪嗎?」瓜生麻衣等不清楚六點半具體真身的人也問了起來,在見過玉藻前和夏洛特的變身之後,也讓她們忍不住產生了另外一隻寵物也是妖怪的想法。

「不,它不是妖怪,正確的說,它是犬神,外表雖然是秋田犬,但身體里卻住著一隻犬神。」李學浩說道。

「犬神?那是什麼?」瓜生麻衣皺眉問道。

「犬神是陰陽師的式神,最強大的那一種。」李學浩簡單介紹了下犬神的來歷。

「那六點半可以變人嗎?」這是大家最關注的話題。

「不能。」回答的是玉藻前,那頭蠢貨怎麼可能化形?低級的傢伙還是好好地當寵物吧。

瓜生麻衣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了。不能變人的,管它是犬神還是什麼東西,都是寵物。

客廳里,十幾個人在一起雖然算不上擁擠,但僅有的幾條沙發顯然坐不下這麼多人,包括李學浩自己,千葉小百合、瓜生麻衣等人,還有化為人形的玉藻前和夏洛特,足足十三個人。

然而不知是否這邊房子的動靜驚動了隔壁的鄰居,一行人正在找出自己的禮物和土特產,外面突然傳來了門鈴聲。

李學浩感知了一下,已經知道來人是誰,忙跑去開門。

「真中君,你回來了。」門外的人是細谷千夏,神奇的是,六點半就跟在她腳邊,不過見到他之後,就立即撲了上來,在他腳下轉圈圈,興奮地追咬自己的尾巴。

李學浩一腳把它踹到邊上,對細谷千夏說道:「千夏,有什麼事嗎?」現在直呼她的名字已經習以為常了,除非有外人在場,才叫她細谷小姐。

「我是聽到這邊有聲音,六點半也表現得很興奮,所以就過來看看。」細谷千夏一邊說,一邊看向他的身後。

瓜生麻衣和間島由貴都走了出來,陸陸續續不少人也跟著出來,大概也是想看看剛剛是誰按的門鈴。

一大群女孩子,自然非常引人注目,尤其還有好幾個陌生的面孔,細谷千夏看得暗暗皺眉:「沒什麼事,我先回去了。」她似乎一下子變得不高興起來,轉身就走。

「千夏。」李學浩上前一步叫住她,「這幾天六點半都在你家裡嗎?」

「嗯,媽媽很喜歡六點半,每天給它吃的食物比我還要好。」細谷千夏沒有回頭,有些悶聲悶氣地說道,不知是否在怪細谷夫人的偏心,對一隻寵物比對她還要好。

「夫人現在沒在家吧。」想到細谷夫人,李學浩心中微微一動。

「媽媽去上班了,要晚上回來,我走了。」說著話,細谷千夏加快腳步離開。

李學浩也沒太在意,對已經跟出來的瓜生麻衣說道:「麻衣姐,我要去一趟便利店,買午餐的食材,你們有什麼要吃的嗎?」

「……記得多買一點。」瓜生麻衣隨口報了幾樣。

「嗯。」李學浩答應下來,冰箱里現在空空如也,確實該多買一些,畢竟明天還要在家休息一天,後天才去韓國。 掩藏在冰冷的面具之下,一顆看似冷漠的心……終究也會感到恐懼和害怕!

殷玥下意識收攏五指,握緊了他的手。

柔聲寬慰道。

「小海棠,別怕……有我在。」

感覺到掌心傳來的熱度,玉海棠緊繃的神經逐漸放鬆了下來,神智也開始慢慢地恢復清醒。

一直等到散漫的雙眸重新染上了爍爍光華,重新聚集了焦點,殷玥才小心翼翼地開口關心了一句。

「小海棠,你還好吧?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聽到殷玥的聲音,玉海棠轉過頭來。

像是不認識她一樣,先是上下打量了她兩眼,爾後忽然興奮了起來,一頭就撲進她的懷裡,將她抱了個滿懷!

「娘!我好想你啊!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從今以後,沒有人可以再欺負你了!我會把那些惹你傷心的人全部殺光,一個都不留!」

殷玥:「……」

打從聽到第一個字開始,她就已經一臉斯巴達的表情了!

娘?!

那是什麼鬼?!

不要告訴她,玉海棠這麼一個絕世大美人兒,居然走火入魔……變成傻子了?!

那也太暴殄天物了好嗎?!

看到玉海棠醒來,青衣男子正要換上得意的表情,向殷玥邀功。

誰知情勢急轉直下,變成了眼前這般令人始料未及的狀況,霎時間……半笑不笑的表情就那麼尷尬地僵在了臉上!

感覺到殷玥投來的冷冽視線,充滿了質問的氣息,青衣男子訕訕一笑,趕緊擺手甩鍋!

「上官小姐你別這樣看我……這……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他變成這樣,真的不能怪我啊……本來他的傷勢就很嚴重,我能把他救醒,就已經很不錯了……」

殷玥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心中頓時湧起了深深的懊悔!

她真是病急亂投醫,才會上了這個死庸醫的當!

這尼瑪……跟謀財害命有什麼區別嗎?難怪這庸醫方才猶猶豫豫,一臉心虛……憑他的醫術,根本就應付不了玉海棠的傷勢!

這廂,殷玥追悔莫及!

那廂,玉海棠卻是滿臉欣喜,像是小孩那般,親昵地拿腦袋蹭了蹭她的脖子。

見她沒有回應,還可憐巴巴地追問了一句。

「娘……你怎麼不說話?你是不是生孩兒的氣了?!」

殷玥:「……」

事到如今,她還能說什麼?!

她只想找個地方,一個人好好地靜一靜!

青衣男子自知壞了事兒,卻是不肯死心,便又硬著頭皮,訕笑著伸出了手,腆著臉向殷玥討要道。

「那個……上官小姐,是不是該把玉墜交給在下了?」

殷玥當下橫了他一眼!

「你還有臉要玉墜?!」

「好歹……好歹這位小哥暫時沒有性命之憂了嘛!說不定……等上官小姐您拿到了《萬脈之典》,就能把他神經錯亂的痴症給治好了……」

冷哼一聲,殷玥隨手將玉墜丟了過去,怒斥道。

「有多遠,就給本小姐滾多遠!」

這枚玉墜,她原本就不想要。

至於這個庸醫拿走之後,有沒有命拿它換錢,就看他的本事了! 萬寶宴上,一場激烈的拍賣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不等殷玥走近庭院,就聽到假山那頭傳來了此起彼伏的叫價聲,喊價之人一個賽一個情緒高漲……光是聽著那樣的聲音,都能感覺到那種熱烈到了極點的氣氛。

方才在廂房內救治玉海棠,那個半吊子的庸醫費了不少功夫,等他施完針,酒宴上都已經不知道過了幾輪拍賣了!

所幸拍賣會還沒有結束,不知道那本《萬脈之典》被人買走了沒有?

眼下玉海棠變成了這副模樣,大概真的只有《萬脈之典》可以救得了他了!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一定要拿到那本醫書!

庭院內。

一輪競寶方休,正待進行下一輪。

卻見殷玥和玉海棠小手牽著小手,親密無間地從假山後走了過來。

兩人相依相偎,舉手投足之中親昵到了極點,哪有半分主僕的樣子?

甚至就連熱戀中的青年男女,也沒有像他們這樣放肆大膽地在光天化夜、眾目睽睽之下牽手同行,肆無忌憚地大秀恩愛!

看到這樣的一幕,眾人不禁紛紛轉頭,朝他們投去了異樣的目光。

唯獨萬綺羅沒有在看他們。

此時此刻,他正眼疾手快地拿手中的羽扇按住了澹臺孤雪端起金樽的手背,急急地壓著聲調提醒了一句!

「這杯子很貴的!我一共就只有五個!」

澹臺孤雪漫不經心地瞥了他一眼,淡然道。

「一個盤龍杯換你五個金樽,是你賺了。」

聽到這話,萬綺羅便就乖乖地收回了扇子,轉而回頭吩咐美姬,笑著道。

「去把剩下的那幾個金樽都取來,讓七爺一次性砸個痛快!」

反正不是砸他的錢,他……不心疼!

左右轉了一圈,只看到殷玥二人走來,卻不見先前那名青衣男子,花牡丹不由搖著團山,一晃三扭地迎了上去,笑問道。

「怎麼只有你們兩個回來了?那個青衣人和他的隨侍小僮呢?」

殷玥停下步子,面帶不屑。

「本小姐讓他們拿上玉墜滾了!」

「原來如此。」

花牡丹笑著頷首,也不多問。

一面說著,一面揚起團扇指向了一旁,笑吟吟地恭請道。

「樓主早就為小姐備好了椅子,小姐這邊坐。」

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殷玥抬眸看了一眼,不知道萬綺羅是不是故意的,那個位置……不偏不倚,不遠不近,就在澹臺孤雪的右手邊!

冷不丁對上澹臺孤雪掃來的視線,玉海棠不禁縮了縮脖子,下意識就要往殷玥的懷裡躲!

「娘,這個人好凶啊!孩兒怕……要娘親抱抱!」

lixiangguo

它們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比之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過這還不算完,它們的眼瞳變異成了蛇類一般的豎瞳,動態視覺得到了極大地提高。在測試之中,它們能夠敏銳地看清楚空中呼嘯而來的箭只,並且能夠準確地躲閃過去。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