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要用手直接碰觸時光之砂,否則會引出其中的時光之力。用法力包裹,將它收入在玉盒中,外面布下封鎮禁制,以免時光之砂受外力影響造成力量流逝。」泉的意識波動傳來,平靜中隱隱有著一絲激動。

蕭晨依言照做,將十二顆時光之砂小心收好,他目光落在正在周邊警戒的四隻黃甲仙衛身上,臉上不禁露出滿意之色。

仙界仙衛個體力量本就強橫,沒想到聯手禦敵,竟還能有不小的力量增幅,四隻黃甲仙衛硬撼大趙彌天王竟能夠將他重創后直接嚇退,即便他受傷在前,威力也已經出乎了他的預料!

「沒事了,你們回來吧。」五隻黃甲仙衛恭謹稱是,腳下紛紛邁步,直接化作一抹流光,消失在蕭晨儲物戒中。仙界仙衛大都被賦予了靈智,力量越強智慧越高,他手中五隻黃甲仙衛表面看來,與尋常修士並無不同。

而直到這時,瀟越王才現出身影,臉上僵硬之色仍舊未曾散去。他也被四隻黃甲仙衛爆發出的恐怖力量嚇了一跳,想到自己先前還曾生出過想要逃走的念頭,就感覺後面一陣冷風嗖嗖,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還好沒有冒險,否則無需蕭晨出手,單單是這四隻黃甲仙衛,怕是就能將他就地斬殺!

#####

【碼字有點慢,更第二章,繼續碼字12點后還有第三章。】 蕭晨目光在周邊一掃,整座城池已徹底煙消雲散,確定沒有遺漏處,他看著面前碎裂的骸骨,略微沉吟拂袖一揮,地面直接翻湧將骸骨掩埋。

「蕭某今日得你寶物所化時光之砂,便出手將你遺骸掩埋以作報答。」語落,他目光看向瀟越王,淡淡道:「走吧。」

一步邁出,他體外靈光微閃,身影呼嘯遠去。

瀟越王急忙跟上,他微微低首,眼中卻有不解之色,遲疑半晌還是低聲道:「東燕王,方才出手你本已經佔了絕對上風,為何要放彌天王與天妖王兩人離去?須知方才出手,你已動用了黃甲仙衛,若他們將此事宣揚出去,必然對你不利。」他雖是詢問,但語態卻極為恭謹,近乎是面對高階修士時的表現。

蕭晨聞言淡淡一笑,「瀟越王之前不是說過,從未有人可以操控仙界仙衛,既如此,即便彌天王、天妖王兩人看到,也不敢確定此事,最多只是懷疑罷了。若本王不承認,又能奈何?況且,本王放他們離開,自然有我的盤算,那彌天王身為時間本源掌控者,在尋找時光之砂上有著天然的優勢,與直接殺死他想必,本王更願意意留著他的性命,讓他能夠在遠古仙域碎片上多尋到一些時光之砂。」

故意放彌天王、天妖王兩人離去尋找時光之砂,潛意思顯然是在說,可以幫他省去很多麻煩,事後直接動手從他們身上收穫一切。更進一步深思,或許蕭晨根本沒有放他們兩人安然離開遠古仙域碎片的意思,而這樣一來,自然也不必擔憂他們離開后,會將他掌控仙界仙衛之事宣揚出去。而最為重要一點,他如今顯然有做到此事的資格!

瀟越王看著他平靜的面龐,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寒意,讓他神色忍不住變得僵硬起來。他突然覺得自己前途一片黯淡,蕭晨對彌天王、天妖王尚且思慮的如此周全,他更沒有逃脫他手心的可能。

一時間,他臉色不由變得灰敗起來,不知蕭晨準備了怎樣的手段在等待著他。但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只能被動等待著一切降臨了。

蕭晨察覺到他神色表面,卻並未多言,淡淡道:「我們走吧。」

「是。」瀟越王一時心神難安,竟對蕭晨所言應命,待他回過神來,正欲懊惱言辭不當,便看到蕭晨嘴角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心中微動,目光頓時變得一陣陰晴不定。但很快他眼眸就重新便的堅定,在生與死面前,其實有些選擇並不困難。

眼看蕭晨遠去,他急忙動身跟上,只是神態間比較之前多了幾分恭謹。

###########

彌天王、天妖王兩人現出身影,臉色盡皆無比難看,前者更是陰沉的像是要滴下水來,一副苦大仇深死了全家的模樣。

時光之砂被奪,身受重創,更是被人生生嚇退……這些如同毒蟲般,瘋狂噬咬著彌天王的內心!以他的身份地位,向來強勢無比,何曾落到過這般凄涼地步!

天妖王收斂呼吸,不敢在這時做出半點觸怒他的舉動,即便是重創的彌天王,對他而言也極其危險。

彌天王沉默半晌,最終憑藉著強大心境,將心中暴怒與怨毒盡數壓制下去,臉色雖然依舊陰冷,卻勉強恢復了平靜,冷聲道:「天妖王,方才你可看清了那出手四人?」

天妖王皺眉回想,臉色突然微微一變,低聲道:「仙界衛士?」

「看來你也懷疑了這點,本王與他們交鋒中,那股慘烈無前的氣勢,確實與仙界衛士極為相似。不過此物乃遠古仙界遺留,向來不受任何修士掌控,此人真能做到此事?」

「這件事情還需要證據,若能證明此人手中所掌握的真是仙界仙衛,上報陛下,你我便是大功一件。嘿嘿,到時此人怕是就要面臨我大趙的全力抓捕,不管他是何人,上窮碧落下黃泉也休想逃脫!」

彌天王眼中閃過一份深深的怨毒,「膽敢搶奪本王的寶物,我絕對不會讓他落到好下場!既然他手中掌握了如此強悍的傀儡,想必也對沖著國器至寶而來,自然會有再度動用的時候,到時也就能知曉他的身份!我們走,待本座恢復了傷勢,便繼續前行。」

言罷兩人轉身,同時一步邁出,身影直接消失不見。

###########

荒蕪生機的綿延群山中,一座新開鑿的簡易洞府內,須臾王盤膝而坐。他身上衰老趨勢已經消失,但體內生機已經受損,卻是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恢復。

收斂了體內運轉的法力,他緩緩張開眼眸,略有疲倦之色。迎向銀月王擔憂的目光,嘴角露出淡淡笑容,道:「無妨,體內混亂時光之力已被驅散,些許傷勢不久就能痊癒。」

銀月王看著他的眼眸,認真道:「我知道你修為比我強,但最後幾道混亂時光之力我也有承受的力量,下次你不能再獨自承受創傷,你我兩人分擔,就算恢復,也能快一些。」

「呵呵,我只是擔心你我兩人同時受傷,在遠古仙域碎片中並不安全。」須臾王笑著開口,但在銀月王目光中還是很快敗退,舉手討饒道:「好好好,本王答應你了,以後一定按照銀月王大人說的做。」

銀月王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見他還有開玩笑的心思,心中這才徹底放心下去,蹲下伸手握住他的手掌,道:「這次是那彌天王運氣好,藉助混亂時光之力將你擊傷,否則這次必然不會讓他輕易得到寶物。」

須臾王聞言一笑,淡淡道:「你放心,就算我們離去,彌天王也休想輕易收穫寶物,或許如今他的下場比你我還要狼狽許多。」

銀月王驚呼一聲,「你是說,除卻我們意外,當時周邊還隱藏了其他修士?」

「不錯,而且潛藏之人修為極其強橫,若非彌天王引動腐朽城池內混亂時光之力時,他心神波動泄露了一絲氣息,本王也無法察覺到此人的存在。」言及此處,須臾王面色稍顯凝重。作為空間本源掌控者,居然會被人潛藏在周邊而不自知,足以表明潛藏者修為強悍,或者有其他過人之處。

「哼!這樣最好不過,本王就看不得彌天王那副囂張的模樣,最好這次讓他個吃大虧!」

須臾王微微搖頭,他想的可不僅是讓彌天王吃虧這般簡單,遠古仙域碎片中出現了這樣一個強者,必然會讓國器爭奪增添更多的變數!但很快他便收斂了念頭,如今修養傷勢才是首要之事。

「好了,此事暫且告一段落,本王先行療傷,待傷勢穩定你我全力趕往遠古仙域碎片深處,以免因小失大錯失爭奪國器的機會。陛下既然請我出手,不論成功與否,我總是要全力以赴的。」

銀月王輕輕點頭,鬆開手退到一旁落座,為他療養傷勢護法。

###########

遠古仙域碎片,隱藏著無數的機緣與兇險,能否將這些機緣收歸己用,運氣佔據很大的部分,但更重要的是看你有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在各國巔峰強者全力趕往遠古仙域碎片深處時,因為各種緣由爆發出了一場場摩擦。但各方尚且在極力隱忍,若非必要之事,大都不會付諸於神通廝殺。

而與此同時,大量湧入的各國修士,也開始為了搶奪機緣而紛紛動手廝殺。他們目標不是國器,自然不會放過面前的機緣,任何一處寶物的出現,都伴隨著大量修士的重傷與殞落。

這裡是殺戮與爭奪的戰場,是強者崛起,弱者死亡的淘汰之地!

……

兩道遁光急速前行,為首者正是蕭晨,瀟越王緊隨在後。伴隨著不斷深入遠古仙域,保留下來的仙界遺迹中,所存留的寶物越來越珍貴,數量也在隨之增加。兩人的速度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影響,停頓了數次進入遺迹中收入寶物。以兩人的修為,再加上蕭晨出手,倒也算是有驚無險。

在這期間,他們更是發現了另外一處受混亂時光之力侵襲之地以及一個遠古仙界宗門的遺址。但在第二處時光之力侵襲地,卻沒有再尋到時光之砂,好在蕭晨早知時光之砂產生極其困難,因而倒也沒有太過失望。而在那遠古仙界的宗門遺址內,兩人卻是有一番不小的收穫,竟尋到了這御雷道宗的完整傳承,而且從功法及所得幾件寶物看來,御雷道宗在遠古仙界時期,怕也是一方強大勢力。但如今卻落得宗門絕滅的下場,若非傳承玉簡等物被蕭晨兩人尋到,怕是要就此斷了傳承。

突然間,蕭晨前行身影停下,他豁然抬首向前方看去,臉上一片凝重。

瀟越王神色一變,這一路行來,他對蕭晨已是絕對的敬畏,低聲道:「東燕王,你有何發現?」

蕭晨沉吟半晌,方才緩緩開口,「你取出自御雷道宗內所得的御雷珠,應該就能有所發現。」

瀟越王點頭,手上靈光微閃,一顆小兒拳頭大小的深紫色圓珠出現在他手中。因擱置了無數年,御雷珠內部的積蓄的雷霆之力已經消散殆盡,但藉助此物,依舊可以讓修士對雷霆之力的感應增強數倍。

下一刻,瀟越王猛然抬頭,眼中儘是震驚之色。

「你既然已經察覺,我們便去看看,究竟是怎樣的存在,竟蘊含如此狂暴而強悍的雷霆之力。」蕭晨淡淡開口。

片刻后,當兩人登臨山巔,看清山後隱藏的景象,目光同時一凝,面龐不覺變得僵硬起來。

#####

【更新完畢,諸位道友晚安,今日還是一萬字,嘿嘿,值得表揚!】 九道赤紅如血雷霆,如天界銀河般奔流而下,懸挂天幕之中,雷光閃現,便自然發出一聲聲轟隆巨響,便像是九條雷龍般,咆哮中俯衝而下,貫穿天地,氣勢驚人至極!強橫、霸道、剛陽、暴烈的雷霆氣息,充斥了整片空間,自然散發出讓人心悸的恐怖氣息,略作感應便心神震顫,繼而心生畏懼。

天地之間,九雷為鎖!

欲要繼續探究遠古仙域碎片深處,便要闖過這雷霆封鎮!

蕭晨緩緩吸了口氣,從面前一幕帶來的震撼中掙脫出來,面龐卻仍舊是一片凝重。這九道接天連地的恐怖雷霆,必然是遠古仙界時期遺留下來的守護力量。九道雷霆所蘊含的力量,即便是他也感到心神震顫!

「好生恐怖的雷霆之力!」瀟越王低聲開口,面龐上儘是震驚之色。他手中握有御雷珠,對雷霆力量的感應更為敏銳,心中也就更多幾分敬畏。

「走吧,我們過去看看。如今九雷阻路在前,想必應該已經攔下了不少修士。」蕭晨淡淡開口,「收好御雷珠,或許此物可以幫助你我穿過這雷霆封鎖。」

瀟越王眼眸一亮,微微露出幾分喜意,直接將御雷珠收入手中。

兩人體外靈光微閃,駕馭遁光呼嘯直奔雷霆之鎖而去。伴隨著距離不斷縮短,九道連接天地的恐怖雷霆所帶來的衝擊力量越來越強,那撲面而來的強悍威壓也隨之提升,使得遁光飛行似乎都變得困難起來,要被生生壓落地面!

瀟越王冷哼一聲,體內氣息悍然破體而出,將壓落威壓直接震碎,面龐隱有冷傲之意!創世至強境修士,已是這天地間少有的巔峰存在,地位尊崇無比,骨子中自然存在著一股高高在上的驕傲。這雷霆之威再強,不過是區區死物,也妄圖將他壓制下去!

但就在這時,他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呼,「瀟越王小心!」

下一刻,自九道雷霆內散逸出的恐怖威壓,如同受到挑釁般,突然間快速匯聚,竟在虛空凝聚出一道近百丈的血色雷霆,直奔瀟越王轟落!

雷霆未至,從中散逸出的狂暴氣息便已落下。

瀟越王身體驟然緊繃,瞳孔微微收縮,驚怒之中難掩一抹恐懼之意!在血色雷霆傳出氣息籠罩下,他心底直接生出一股寒意,竟然他有種被毒蛇盯住的感覺。瞬息間他便已經明白,這雷霆之力他無法抗衡,下一刻怕是就會受到重創!瀟越王-震撼於九道雷霆力量恐怖之時,心中也在暗暗後悔,不應當去招惹這雷霆之力。

但如今,卻已經晚了。

瀟越王猛然咬牙,指尖土黃靈光閃現,便要出手抗衡這雷霆之威!即便明知抗衡不住,也要全力抵擋,否則必然受創更重。不過就在這時,他耳邊突然傳來一道淡淡冷哼,便見蕭晨一步上前,迎向那血色雷霆,單手向前狠狠一抓!

轟!

虛空微震,驟然化為扭曲,一片模糊之中只見那血色雷霆如同落入網中的蛟龍,咆哮中瘋狂掙扎不休,卻根本無法掙脫周邊力量的鎮壓與捆縛!

蕭晨隨手一拋,血色雷霆在他力量壓制中直接砸落在地面,「轟」的一聲巨響,地面震蕩,被雷霆力量生生炸出一隻深不見底的深坑,邊緣焦黑一片,尚有一絲絲血色雷霆之力在其上不斷閃過。

瀟越王心頭一陣發緊,這雷霆若轟落在他身上……一念及此,他背後已布滿冷汗,急忙轉身向蕭晨恭謹行禮,「多謝東燕王出手相助。」如今他雖然未曾改變稱呼,但語態之恭謹,已近乎執主從之禮。

蕭晨點點頭沒有多言,面無表情向前方看去。

三道青虹從地面升起,速度極快,數息間便已經靠近到面前,遁光收斂露出其中三名修士,為首者乃是一名木青長袍老者,臉上多有關懷之色,「瀟越王可還安好?」

瀟越王面露笑意,拱手道:「多謝青木王關心,本王無事。」

這老者,正是大齊青木王,亦是大千界八大帝國中一威名赫赫的強者,此刻聞言面露慚愧之色,「本王一時不察,待到出言提醒時卻已經晚了,好在瀟越王無事。本王身後是大齊戍南王和清泉宮主,想必這位道友應該便是大燕東燕王吧?」

蕭晨淡淡拱手,道:「本王見過青木王。」

「哈哈!本王早有聽聞,東燕王戰力驚人,在大燕創世至強者中亦是至強存在,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本王佩服!」青木王笑道。

蕭晨心中暗自皺眉,表面卻未曾流露半點,「青木王言重了。」

創世至強者氣息強大,彼此間靠近后自然會心生感應,這大齊青木王方才豈會沒有感應到他們兩人的到來。若想要開口提醒何至於等到瀟越王出手后再來多此一舉。而且此番開口,看似對他多有恭維,卻隱有挑撥離間之意,越發讓蕭晨心中不喜。若非大燕、大齊向來同進同退,在八國中頗為親近,再加上此刻身在遠古仙域碎片中,即便互不相幫也好過多出一方敵人,否則他早已翻臉。但如今雖未發作出來,但表現也頗為淡漠。

青木王尚能做到神色不變,但他伸手的戍南王與清泉宮主兩人,面龐卻已經變得陰沉起來,氣氛一時間稍顯凝重。

瀟越王見狀急忙開口圓場,「本王與東燕王剛到,要去查看一番這九道雷霆,便與三位道友暫且別過。」

「好,兩位道友自去就是。」青木王笑道,轉身帶領戍南王與清泉之主兩人離開。

蕭晨淡淡道:「既然尋了這個借口,我們便去靠近看看,要如何破解這九道雷霆封鎖。」

瀟越王跟隨在後,待到走遠後方才低聲道:「東燕王為何與青木王等人不睦?我大燕、大齊向來是親近之國,如今在遠古仙域碎片中,應當相互扶持才是。」

「大燕、大齊皆是沖著國器而來,註定要爭奪利益,你我之間兩不相害怕是都難,哪裡會有相互扶持之說。」蕭晨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青木王此人對你我未必心懷好意,瀟越王還是謹慎一些為好。」

瀟越王聞言心中一凜,他並非愚蠢之人,聞聽蕭晨開口,再想到方才之事,心中也已經回過味來,眉頭忍不住輕輕皺起,遲疑道:「或許青木王是無心之舉。」

「無心最好,若他膽敢對本王動歪心思,本王絕不會手下留情!」

前方視線中出現了數道身影,兩人停止交談,目光向幾人看去。腳下已是遠古仙域碎片深處,此刻能夠出現在這裡的修士,必然是八大帝國中的巔峰強者。

首先映入眼帘的三人,身著赤紅長袍,眉心火焰族紋烈烈燃燒,周身洋溢著恐怖的炙熱氣息。

這三人,正是大魏火族修士!

蕭晨與瀟越王目光落下,三人瞬間生出感應,直接抬首看來,雙方目光在虛空對碰。

神火王眼中赤紅之色一閃而過,竟直接帶著身後兩人迎了上來,「大燕東燕王,蕭晨?」此人開口之間,口鼻吐息間釋放出無比恐怖的炙熱氣息,使得周邊空間近乎要燃燒起來。

瀟越王神色微變,眼中露出忌憚之色,大魏神火王的威名,他自然早有聽聞!

蕭晨面無表情看著面前三人,人間界時,星域大陸上的一幕幕在他腦海中快速閃過,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暴虐與厭惡,讓他想要不顧一切出手,將面前三人盡數殺死!但他最終還是將這股心緒波動壓制下去。

藉助手中四隻黃甲仙衛,再憑藉蕭晨自身之力,斬殺神火王三人並非難事。但蕭晨可斬殺大魏神火王三人,自然也就能抹去其他各國強者。他並非不想出手,而是沒有把握在擊殺三人後,可以在各國修士圍攻中全身而退。甚至於,在他未曾得手前,各國強者便會插手其中!所以他選擇暫且忍耐,如今是在遠古仙域碎片中,日後自然有出手的機會。

想到此處,他點點頭,道:「不錯。」神色平靜,沒有任何多餘的情緒波動。

神火王目光在他身上一掃,眼中閃過幾分奇色,「本王很好奇,你區區一介飛升修士,究竟有何依仗,竟能在短短百餘年內,成長到今日這般地步?」

「本王知道你很好奇,但就算你好奇的要死,本王也不會告訴你半點。」

「若本王當真想要知道,無需你來告訴,只要將你拿住,自然就能得到想要知道的一切。」

「神火王可以試試。」

兩人平淡的對答中,已是殺機騰騰!

神火王突然道:「雖然你偽裝的很好,但本王知道你心中極其恨我,或者說恨我整個火族,因為你是從那個地方飛升而來。本王真的對你很有興趣,區區蜉蝣界中,竟然也能出現你這般人物。其實若按照本王的心意,當年便應該將那小小蜉蝣界直接毀滅,斬草除根,才能不留禍害,東燕王以為如何?」

蕭晨緩緩抬首,目光平靜看向神火王,卻冰冷沒有半點溫度,「你既然知道本王對大魏火族之恨,便不應該嘗試著去激怒我,因為這沒有半點用處,只會讓本王更想殺死你們。而且本王已經決定,要去殺死你們。」想要殺死,表明的是心中之恨,要去殺死,是對自己力量的自信,這有本質的區別。

「想殺本王?」神火王仰首長笑,其聲如雷,瀰漫在他周身的炙熱氣息越發強烈,灼烤的空間都要扭曲起來。數息后他笑聲突然收斂,眼眸中赤紅火光急閃死死看著蕭晨,「若非國器至寶未出,本王現在便將你焚為灰燼。」

蕭晨搖了搖頭,沒有再多言半句,直接邁步從神火王三人身旁離去。正如他所言,既已經決定要出手殺死他們,又何必多言浪費時間。

畢竟與死人交談,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

#####

【各位道友是在用月票獎勵包子了,哈哈,那就來的更猛烈一點,說不準今晚上一興奮熬晚一點,又是一萬字的更新了。先更新一章,吃點東西繼續碼。】 「神火王,要不要本王出手,去殺了他?」烈焰王低吼道,顯然被蕭晨激怒,周身鼓盪著強大的氣息。

神火王豁然轉首,目光冰冷看向他,「當年蕭晨在造物境時,便能夠讓焚天王殞落,如今已是創世至強者,憑你也想去殺他,不知死活的東西!」

烈焰王心中一寒,被神火王羞辱他竟不敢生出怒意,心中所有隻是恐懼,急忙低首不語。

赤雁王俏臉微變,暗自慶幸她未曾多言,同時震驚於神火王竟對蕭晨如此看重。想到這裡,她看向前方漸漸遠去的青袍身影,眸子深處多了幾分忌憚。

神火王怒斥烈焰王后沒有多言,對著蕭晨的背影冷笑一聲。不願與他繼續多言,是認為沒有必要和註定要死之人浪費時間了嗎?果然自信霸道,但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種霸道的資格!他眼底深處,赤紅之色一閃而過,並無憤怒,反而有這淡淡的興奮。只有足夠強大的對手,才能得到他的重視,將其踩在腳下,才有更強的快感!

「蕭晨!遠古仙域碎片,便是你葬身之地!」

對於己身,神火**心十足!

###########

蕭晨面無表情前行,他體外氣息平和並無半點異常,但正是這份平靜,在此刻看來,才顯得越發讓人驚懼不安。

lixiangguo

看著如此多的靈獸,俞東來等人的臉色都是不禁的一變,這些靈獸修為雖然不算高,都在凝海境左右,但是對付起來,則也是很頭疼的。

Previous article

聞言,燕逸塵卻是面帶微笑,笑道:「仙子雖然遮掩了容顏,讓人無法認知,但有一樣東西,仙子卻沒有換過,也不能換!」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