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行,小師弟你不能冒這個險!」聽到林白這話,張三瘋眼角一陣狂跳,連連搖頭。

開什麼玩笑,就現在這種暴風雨的天氣,將神魂散入狂暴洶湧的海中,這不是自找死路是什麼!要知道神魂可說是人體最神奇也最脆弱的事物,只要受到一點兒異常,便會給人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而如今這種暴風雨的天氣,五行『混』『亂』,元氣駁雜,神魂貿然離體,很容易就會受到創傷,縱然林白朮法無雙,恐怕也無法確保神魂無虞。

「不能再等了,來不及了!我沒事兒的,師兄你為我護法!」不等張三瘋話音落下,林白便斷然打斷,而後盤膝坐到在甲板之上,雙眼平視海面,沉聲開腔,一字一頓如斬釘截鐵!

雖然無法感知到天機,但那種死亡『逼』近的感覺,林白卻是再清楚不過。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弄』清楚,等到那股殺機『逼』近的話,恐怕就算是這艘游輪受過自己的加持,也難免會出現意外,甚至很有可能會導致船毀人亡!而等到那時,就算自己術法無雙,也不可能在這一片汪洋大海中,把船上如此之多的人救出生天!所以必須要現在儘快探究出真相!

話音落下,沒有任何遲疑,指尖印訣掐動,只聽得空氣中轟然一聲,順著林白的頭頂,陡然有一股狂暴無匹而又帶著一種神聖感覺的氣息,驟然湧出,而後緩緩匯聚成林白的模樣,那虛影向著張三瘋凝神注視了一眼后,微微點頭,然後向著海中便沒入而去!

看著林白的神魂沒入海中,張三瘋頓時頓足連連,面上滿是焦灼之『色』,但事情已經發生,沒有任何改變的局地,也只能聽之任之!無奈之下,他只能嚴陣以待,緊張無比的向著四下張望不止,手中更是捏住了一把厚厚的符籙,只要有風吹草動,就要全力出擊!

而此時此刻,那在一旁正在拾掇著甲板上一應事物的船員,在這神異的畫面之前,已經完全獃滯了!他實在是想不明白,從一個人的身體里,怎麼會出現一個這樣看上去幾乎和人身看上去完全相同的虛影,而那股強烈的威壓,更是叫他有一種長跪不起的衝動!

「林白他們到底是在搞什麼,不是說出海的日期是他們『精』心選出來的嗎,怎麼現在還會出現這麼大的風『浪』?」眼瞅著伴隨船體的『波』動,已經開始出現孕吐跡象的辛西婭面『色』越來越難看,李開澤心中不禁有些惶急,而話語間更是對林白『露』出不滿之意。

在他想來,既然之前林白信誓旦旦的保證說這是最適合出海的時機,那現在就不該出現這樣的事情!而這樣大的異變,沒有被林白掌握,就說明林白的話不過是一紙空話!

「爹地……」聽到李開澤這完全不負責任的話語,李秋水不禁有些埋怨道,但她也知道,李開澤的話其實並不只是針對林白,而是擔心辛西婭的情況。

「我沒事兒的。」辛西婭緩緩搖了搖頭,扯住李開澤的胳膊,有些擔憂的向外看了眼后,緩緩道;「我剛才感應到一股強大的神魂氣息,恐怕是林白把他的神魂釋放出來了。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有一個原因,恐怕這場風『浪』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是有人故意施為!」

這樣一場恐怖的風『浪』,竟然是有人故意施為?!聽到辛西婭這話,李開澤頓時瞠目結舌,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對於沒有親眼目睹當初國土安全部大樓那一場驚心動魄大戰的他而言,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甚至都叫他有一種辛西婭在欺瞞自己的感覺。

而和他不同,在聽到辛西婭這話后,李秋水和賀嘉爾幾『女』面上的神情登時變得緊張起來,目光齊刷刷的向著烏雲『迷』霧籠罩著的海面望去,眼眸中滿是擔憂的神情。

而看著幾『女』的神情,辛西婭輕嘆出聲,目光中的憂『色』更甚!身為一名『精』通『精』神類術法的高手而言,她很清楚,在這樣暴風『浪』的天氣,把神魂釋放入海中是一個怎樣危險的事情,可以說如今的林白就是在刀尖上跳舞,一個不當心,恐怕就會被萬劍穿心!

但她明白,這些話,她只能埋在心底,絕對不能告知李秋水她們,否則的話,按照當初她從林白腦海中看到的那些畫面而言,天知道這些『性』情決絕的『女』人們,會做出怎樣的事情!


濁『浪』滔天,暗流洶湧,一道道狂暴的水流如利箭般猛烈的沖刷不止!每一『波』『浪』頭,都如同是剔骨的利刃,叫神魂一陣陣刮骨般的刺痛,這便是如今神魂深入水中的林白最大的體會!

而在神魂沒入海水下之後,林白更是駭然發現,相較起海底的情況而言,海面上的情況實在是好太多了!彷彿這狂暴的風『浪』已經把海底萬年不變的泥沙都翻捲起來一樣,原本清澈明亮的海水,如今都已經完全變成了昏黃『色』澤,到處都是粗重的砂礫!

不僅如此,海水深處正在遷徙的魚群,更是要比海面上多出千萬倍!神魂所及的各處,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魚群,所有的魚群都在奔離,彷彿身後就是地獄火『穴』,多在那裡停頓一秒,『性』命就會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死神的鐮刀就會無情的將它們收割!

甚至於在這密密麻麻的魚群中,林白還發現了一條巨大的鯨魚!而且就在那巨大的鯨魚貼著自己的身體劃過的時候,林白更是覺得那龐然大物彷彿是感應到了自己的存在一般,那碩大的眼睛向著自己所在的方位如不經意般望了一眼,甚至林白都能感覺到那眼神中的疑慮感覺。但一眼過後,那鯨魚卻是沒有分毫停留,搖擺著巨大的身軀,不斷的向前遊動。

前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就連哪怕是再大的風『浪』,都不可能對它造成任何損傷的鯨魚,都要疲於奔命?!望著鯨魚那離去的巨大身影,林白心中的疑『惑』更甚!

望著這一切,林白心中神念變動,神魂陡然開始掐動印訣,開始調動海底的龍脈!而就在印訣掐動的那一瞬間,林白登時感應到自海底的龍脈中,有一種狂暴不安的氣息正在狂暴無比的肆虐,那種氣息之恐怖,饒是自己,都要為之而驚心動魄!

沒有任何猶豫,林白眉頭微皺,登時便將神魂和海底龍脈『混』為一體,而後以猶如光速般的速度,沿著魚群遷徙的反方向,以及那海底龍脈最為狂躁不安的地方衝去!

只是短短瞬息間,便已跨越出了數千米的距離,到了那『波』動之地!越是前行,林白便覺得水中的氣息叫他的神魂壓抑,那種水流的沖刷,更是叫他覺得神魂似乎都要碎裂了一般!

而隨著前行,情況也更是變得越來越惡劣起來,甚至於林白都開始發現,在神魂的周遭,都開始有翻著白肚的死魚出現,其中不僅有飛魚等小魚種,甚至還有鯊魚這種龐然大物!

整個海底如同鬼蜮一般,漆黑到了極致!而且順著那龍脈『波』動之地,更是有一種狂暴無匹的力量正在肆虐,彷彿是有什麼危險的東西正在醞釀!

喀嚓!而就在此時,天穹之上陡然一聲轟鳴,一道璀璨如匹練般的電光驟然轟下,而借著那亮光,林白更是看到了一個叫他難以置信的畫面!–55789+dsuaahhh+25501469–> 時值正午,洛陽城內熱鬧非凡。

來來往往的商旅都要排隊才能進入,至於無處不在的玩家那更是數不勝數。


唯有一種人沒有,那就是前來惹事的。

一但在城內惹事,不出一刻鐘,你就會被逮捕,不論你是異人還是原住民,都是如此,因爲曹操的大軍時刻準備着,將一切敢於惹事抓起來。

昔日的皇宮之內,依舊金碧輝煌,被袁紹修建之後更勝從前。

一排排獅虎麒麟像端對兩排,無數鳳凰神闕刻畫在壁,給人一種奢華的感覺。

因爲皇宮靚麗,成爲了無數玩家流連忘返的地方,但是外面的景象看夠了,都想去裏面看看。

可惜這裏是曹操的住所,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去的。

但是玩家是什麼,他們不怕死,只要能目睹皇宮的容貌。想着法的要進去。

膽子大的就是硬闖,膽子小的就偷偷潛入,有點謀劃就是挖地道鑽入。

雖然方法不同,但是結局都是一樣,死或者被拿下然後被殺。就是這麼簡單。

而今天則是大不一樣。有一個玩家正大光明的走了進去,在他身後還有很多人跟隨,大搖大擺的大量四周的景物。

沿途的侍衛彷彿沒有看到一樣,只是緊盯着前方,把一行人當作空氣。

唯有幾名太監殷勤的招呼着這些人。

“大人,請。這邊走。”

“大人,請您慢些,我們追不上了。”

一羣小太監,緊緊的跟在他們的身後,要是前面的人走的快了,他們就大呼一聲,祈求前面的人慢點走,要是走錯了地方,就笑呵呵的跑到前面,解釋一下。

就這樣,這些人走走停停,終於在一個時辰之後來到了皇宮正殿,未央宮。

遠遠眺望,遠處的未央宮好像一條神龍,正在進行沉睡,它身上無數的鱗片就是那數不清的雕刻,它的龍頭則是未央宮的正殿,而它的龍角則是收縮起來,不知去處。

至於它的龍威則是時隱時現,好像被什麼東西弄走了。

讓本來巍峨的神龍,現在好像是一條泥鰍,缺少了太多東西。

忽然,李易看到一個人走了過來。

他的到來,讓李易的視線轉移過去。

黝黑的皮膚,不算健壯的身材,有些醜陋的面容,加上他背後的雙戟,碩大的眼睛,讓人很難忘記,他就是曹操手下的典韋,如今曹操手下第一強者。

“一天大人,我家主公有請。”典韋說完,讓開了道路,他的視線則是緊緊瞪着趙雲,彷彿在戒備什麼。

趙雲對此則是不是很在意,默默的看了一眼典韋,然後就將視線放到李易的身上。

好像在他眼中典韋沒有什麼威脅,對他不屑一顧。

兩人的暗暗交鋒,李易一清二楚,因爲此刻他身邊的封天印正散發着藍光,讓李易知道了兩人大致的實力,典韋的戰鬥力比趙雲強上一點,但是強的有限。

一但戰鬥起來,想要分出勝負,基本上不大可能。

“好了,走吧。”淡淡的一句話說出,李易繼續前行。

在他之後,趙雲緊隨其後,而他倆的身後,則是賈詡和幾名護衛,這些人就是李易帶來洛陽的所有人。

就在昨天,李儒帶着剛剛回來的呂布,和張遼等人一起去了益州,當然了還有百萬驍勇級士卒,一起通過傳送法陣去了益州,光傳送的費用就用了百萬兩黃金。

當然了,李易是不在乎這點錢的,要不是傳送法陣的效率太低,他都打算一次性千萬士卒,好快點讓劉備發展起來。

至於李易,則是帶着趙雲賈詡來着洛陽,幫助曹操拿下袁紹,不能在這樣拖延下去了,他還等着張合等人的追隨呢。

沿着長長的大理石地面,在那光可照人的地面上,一排排士卒站立兩邊,看他們身上的裝備,就能知道他們的品級,最低都是精銳級,甚至一些隊長都是驍勇級的士卒,不過悍勇級則是沒有發現。

看着這些士卒,李易知道這是曹操在向他示威,表示他的實力也不弱。

對此李易微微一笑,沒有什麼表示,只是加快行進的步伐,早點見到曹操,好確定章程。

“咔……啦”

隨着未央宮大門的打開,李易見到了如今的曹操,和他身後的郭嘉。

“哈哈,稀客,稀客,請坐。”曹操一臉笑容的看着李易,雖然沒有來到門口迎接,但是站起身來也算是對李易的尊重。

至於郭嘉,則是微微點頭,看了一眼李易之後,就看向賈詡,在他眼中,賈詡可是隻比他差了一點點而已。

雖然這一點就是天壤之隔,但是也說明他即將突破,這樣的人最好不要是敵人,不然會很難纏。

“哈哈,孟德兄,許久不見,近來可好。”李易大笑一聲,直接走了進去。

在他面前,兩個座椅呈現在眼中,擺放在大殿的正中間。

其中一把在曹操的屁股底下,另外一把則是空無一人。

看兩把座椅的位置,就知道那是他的,因爲坐在它上面的人正好面對曹操。

李易一點也不客氣,直接坐下,在他身後,趙雲閉目養神,對曹操身後典韋的挑釁視而不見,賈詡則笑眯眯的看着郭嘉,兩隻靈動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着李易的動作,曹操點點頭,什麼都沒說,細細觀察李易三人。

先是看了一眼趙雲,發現他已經是紅色品級之後,眼神有點微亮,但是轉眼間亮光就消失了,然後視線微轉,看了看賈詡,在他的身上,看了許久,纔是跳過。

等看到李易的時候,他發現如同以往一樣,什麼都看不透。

心裏對異人很是懊惱,因爲異人的特殊,根本不能通過言語或者表情來判斷,因爲你的判斷跟答案也許是相反的兩種。

兩人都不說話,沉默來表達兩人心中所想。

但是他們身後的人則是不同,典韋開始發力,將他的氣勢對準了趙雲,全力施爲,可惜他碰到了軟釘子,在呂布黃忠等人的幫助下,趙雲的實力飛漲,已經不是一開始突破的他。

在加上從草原戰鬥一月,更是將實力完全掌握,在實力上或許比典韋差點,但那是因爲典韋比趙雲先突破,時間上的優勢而已,隨着突破的時間增加,這個優勢正在快速縮小。

典韋想要用氣勢壓倒趙雲,這不大可能。

郭嘉則是眼神微轉,對着賈詡使用了他突破獲得的力量,那是將敵人的意志拉入自己的世界當中,進行精神上的交鋒,和戰將的氣勢對戰差不多,不過考驗的是人的內心。

如同典韋一樣,郭嘉也是無功而返,對生存之道十分在行的賈詡,在被拉入之後,就直接逃離,根本不和郭嘉正面對戰,你若前進我就後退,你若後退我就前進,反正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讓郭嘉十分無語。

哪怕他故意露出破綻,賈詡也是不上當,我不參戰就不會失敗,當然了,勝利也是沒有。

“咳咳,不能這麼坐着,說點什麼!你不好奇我來的目的?”李易首先開口了。

現在可不是和曹操打啞謎的時候,時間雖然富裕,但是也不能浪費不是。

“哦,那你來幹什麼。”曹操一臉笑容的問道。

他的問話,讓李易很是不爽,但是有不能拿人家怎麼樣。

“我是來幫你的。”李易笑道。

“幫我什麼?我好像不需要幫助。”曹操的臉色如初一點沒有變化,好像對李易的話一點都不驚訝。

“我來幫你滅了袁紹。”李易簡短的說道。

聽到這裏,曹操的臉色仍舊沒變,只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那你要付出什麼?”曹操的笑容更甚。

“哼,我可是來幫你的,你怎麼還要報酬,應該是我要纔是……”

“我可沒有讓你來,所以你要給我報酬,不然我爲什麼讓你幫忙……”

兩人就報酬的問題,糾纏了許久,等到半個時辰之後,兩人才是停止,然後看着對方,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你還是沒變,還是那個一天。”曹操臉上的笑意收斂,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對面,李易也是如此,說的話都是差不多,不過就是把他的名字換成了曹操的。

此後,兩人就消滅袁紹進行了初步的商議,決定半個月後對袁紹進行總攻,而曹操則是要付出海量材料的代價支付李易出場的費用,而李易則是對此很是滿意。

真正商議的事情很少,不要一刻鐘也就商議完畢,臨走的時候,李易留下了一個竹簡,裏面有這次商議的一些細節,他讓曹操等下仔細看看,如果沒有問題,就按照上面說的去做,如果有,他在來。


然後李易就帶着趙雲幾人離開了,一點也不拖拉,好像他十分着急一般。


lixiangguo

時間就接近夜裏九點。

Previous article

血魔頓時無語的退了下去,因爲魑郎向來都是說一不二的人,血魔也不敢再多言,魅姬只是緊張的看着蕭長風,她很怕蕭長風有什麼閃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