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知。」

仙界的尊者以為,自己將人救回來就是個錯誤,於是乾脆將葯放在了一旁,徑自在仙案旁坐下,也不去理會穆亦笙那張憋坑似得臉。

「……」

於是穆亦笙便不知道再說些什麼了,只能自顧自地起來,將一旁得葯汁一飲而盡!

「哈……哈……哈……」

這葯才剛入口,終南的弟子就像哈巴狗似得吐起了舌頭,穆亦笙還真不知道葯的難吃也能到得如此登峰造極的地步,苦得他只想把自己的舌頭割了!

……

「師父,為什麼今天的葯這麼苦,不是應當甜甜的么?!」

……

白衣仙人的目光便落在了穆亦笙的身上,當日自家徒兒被天山的掌教懲戒,他為了讓妖兒快些好起來最終將葯里梨汁撤了去,小徒兒也是苦著一張臉,吐著舌頭像是小狗似的,眼淚汪汪地看著他。

「仙……仙尊?」

於是終南弟子一回頭,便看見了玄仙眸底的寵溺,這樣的情形著實將穆亦笙嚇出了一身冷汗,莫非仙界的尊者在照顧他的這段日子裡……終於被他的美色所打動?!這……這下他要怎麼和自家丫頭交待?!

「穆亦笙,既是你覺得無恙了,便早些回終南吧……」

怪只怪宿陌塵關了天眼,便不會再知道眼前人究竟是在想些什麼,玄仙只看見受傷晚輩面上露出的尷尬,卻也沒有說什麼,估算著終南弟子的傷勢,應該可以打發他走了。

「咳……仙尊……那……咳咳……丫頭呢?」

如果不是那樣做可能會顯得自己神智有些不正常,穆亦笙早就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腦袋上了!他這都是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仙尊對他?!嚇死……!呸呸呸呸呸!

「她要在妖界……便在妖界吧……」

黑沉的眸子似乎是暗了暗,只是終南弟子一眨眼,那抹黯淡便沒了,白衣的仙人隨手一拿,仙案上的東西就被撿在了手裡,墨玉的腰佩,似乎是被人再次拼起來的,卻是玄仙曾經日夜佩戴的東西……

「所以……仙尊……你又要放棄丫頭了么?!」

終南弟子的面色轉瞬就變得凝重了起來,一個「又」字,深深刺在了仙界尊者的心裡,玄仙的喉頭一甜,血腥氣便再次充斥了唇齒之間!

「什麼叫……又?!」

宿陌塵略略側了頭,寒涼的目光便悉數落在了穆亦笙的身上,倘若不是小徒兒與他感情不差,此刻的終南弟子許是已然去了北冥——是他,害得妖兒又被君不蒼帶了去!

「別告訴我當年你對丫頭用破魂鞭和泯妖鏡是為了拯救她……如今就算她又稱鏡妖了又如何?仙尊,身為她的師父…… 首席校草:國民男神帶回家 ?!」

終南弟子的話語也變得不再那般客氣,質問連連,甚至將陳年舊賬都翻了出來。

「她既成妖后,要回天山自當也不難……」

「穆亦笙,你在浮生殿里昏迷了十日……你以為……這十日里,妖兒曾有哪怕一次兩次地回過天山?!」

話到最後,玄仙的音色里也摻了怒意,就連宿陌塵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是……墨玉的腰佩,險些被他捏碎!

而仙界尊者的情緒終南的首座弟子自然是聽出來了,穆亦笙抬眼,便看到了玄仙那發白的指骨,一雙桃花眼似有猶豫,看了仙界的尊者良久,終究還是低下了頭。

「仙尊……你根本不了解丫頭……」

終南的弟子再次開口,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聲音也是悶悶的,言語之中居然還有哽咽。

「不知你記不記得,當年丫頭曾和我大吵了一架……」

仙案旁的尊者抬眼,宿陌塵看不見穆亦笙的表情,卻明顯地看到了似是有晶瑩的東西滴落到了地上,玄仙也不答,只等他的后話。

「仙尊,那次吵架,之所以我會負氣離開……其實也不全因為丫頭不肯嫁給我……」

終南的弟子深吸了一口氣,像是要堅定什麼,又像是下了什麼決心,宿陌塵只看他。

「因為還丫頭說……你在哪兒,她就在哪兒……她不會嫁人,也不想嫁人……」

「她說就算哪天師父不在了……她也要守在浮生殿……一個人守著你的靈……」 那日魔神要恢復了記憶的妖后嘗試再使出神寂,鏡妖嬈猶豫許久,不知為何,心底竟有懼意。

堤岸之下翻滾著的黃濁色河水,話說回來,她的神寂能練得如此之好,還有當年郁敬一的功勞……

只是師兄,如今你還是被囚困在那奈何橋下么?肉身掉入界河,不得輪迴的苦又如何能代你來受?!

紅紗在森冷的風裡輕盪,妖后終於還是將惜守帶到了界河邊,青巒的神寂,玄仙的小徒兒學習得極快,以至於當時諸位仙長都有稱讚……

……

「浮生座下,平待六界,因而浮生劍法中極少有殺招。」

……

「浮生劍法一共九招十八式,多是以退為進,唯有最後一招,致命絕殺。」

……

當年一剪鳳凰枝在玄仙的手中微顫,仙人舞劍,劍光靜止了山水。

如今的妖后還記得仙界的尊者以枝代劍,卻依舊美得如詩如畫,光是那靈力吞吐在枯枝枝頭,都有銀光微微……

鏗鏘之聲起,閃著寒芒的匕首瞬間出鞘,惜守落,帶著柔和溫婉的桃花色,沒有仙靈,也沒有妖氣!

鏡妖嬈只用空招,便要將浮生劍法一路使出,統共九招十八式,妖后以為,她定是能夠練到最後那招神寂——

招招讓步,是以浮生座下只求驅散,若能不殺,則只願傷!

退回術被魔神撤去,原先的底子到底是回來了,光是那空招就勝了鏡妖嬈失憶后那帶靈的劍法,惜守的光芒都變了,瑩亮一片……

艷紅的唇角不禁揚起了笑意,鏡妖嬈眼看著那匕首上桃花瓣的色澤便要徹底褪去,心中暗喜,玄仙第一次練神寂給她看時,紅衣的妖後記得那樣的光芒黯淡了天色,傾了山水,一直衝上了青巒湛藍的蒼穹!

「鏘——」

卻是到了那要激發神寂光點的位置,紅紗之下的素手驟然一頓,鏡妖嬈面上的神色也變了,惜守短匕居然驀地落到了地上!

紅衣的女子只覺得整個小臂都在發麻,伴著針扎般的刺痛,逼得她的額上瞬間沁出了冷汗,眉心都深深凝皺!

妖后怔住了,紫色的眸子一瞥,但見那惜守的刀光居然又成了淺淺的粉,染上了桃花般的顏色……

這是為何?!仙家劍法,招式帶得劍氣,而仙靈能亮劍芒,竟是那浮生劍法的整招未完,穆亦笙桃花妖的氣息又回到了惜守之上!

她當真還是練不了神寂?!不可能!暗紫色的瞳孔驀地收縮如針尖,又聽得嗤笑聲從背後響了起來——

「呵……鏡妖嬈……」

玄仙賜的惜守方才還落在那下妖界亂石的地上,此刻卻落到了一隻纖細的手中,因為妖后的力量還沒復原,妖界的石地依舊是荒蕪的,沒有半分妖靈的生長。

「你來做什麼?」


宮傾城, 神豪即是正義 ,妖后的面上便端了凌厲。

「你還真是聽魔神的話……」

魔界護法眉心的魔印依舊散發著屍骨一般的沉鬱之息,看上去甚是張狂,鏡妖嬈紫色的眸子一動不動地盯著眼前人的動作,宮傾城正在仔細端詳玄仙送給她的惜守。

「你想說什麼?」

紅衣的妖后這就將目光落在了那隻著惜守的手上,粉色的刀光不知為何突然暗了暗,宮傾城的纖纖素手正直脫脫地握著那鋒利的刀刃,卻是半點都沒被划傷!

「鏡妖嬈,雖然你這記憶是醒了,但你還是練不了神寂……你以為我不知道么?!」

「咔」地一聲,黑紗女子一甩手,惜守便又死死地釘回了地上,魔界護法的聲色是陰冷的,唇邊也帶了猙獰。

「宮傾城……倘若君不蒼知道你偷聽他和我的談話,不知道魔神究竟會如何處置你?!」

最後的尾音 ,鏡妖嬈的眼底卻是詫異,這女人,眼下又是閑得慌么?!

「你……」

面前人的臉色果然僵了僵,下界森暗的光線中,本是仙人的魔界護法,額上當即出了冷汗,若是此時鏡妖嬈前去魔神那裡告狀,她必死無疑!

「你大可以去告訴魔神,只是……下界的王后……你連妖力都沒有恢復,就不怕我殺了你么?!」

黑紗之下,女子的周身竟然透了煞氣,的確,對宮傾城來說,如今要對與尋常人無異的妖後下手,簡直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


於是鏡妖嬈記得當年眼前的人還千方百計地求自己要去救玄仙,眼下真真是十年風水輪流轉了,只見跟前黑影一動——剛才還在跟前的魔界護法突然就不見了!

妖后紫色的眼眸驟然冷了,等她再有所感覺時,宮傾城已然來到了鏡妖嬈的身後,在那地上的惜守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頸側突然滲入了冰涼,眼皮子底下,暗粉色的光芒甚是熟悉,鏡妖嬈明顯察覺到了脖子旁邊的生硬與鋒利……

纏著黑紗的手略略用力,那吹彈可破的肌膚上便多了道口子,妖后冷笑,既是宮傾城要來「關懷」她,她也沒理由不提醒她自己!

「果然是護法……看起來的確是有魄力……但是宮傾城……你又何必硬撐呢?!」

正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鏡妖嬈曾經可憐過這個女人,只是如今看著卻又生了厭惡,想到那日穆亦笙的樣子,罷了,她不該同情她……

「我猜你不敢殺我,我是忘了神寂怎麼使,可聽聞當年你連神寂的半招都沒學會……」

而聽了妖后的話,魔界護法的面色果然變了,既是要揭傷疤,紅衣的妖后以為,她們兩個彼此彼此。

「叫你一聲師姐,萬一你殺了我,君不蒼來給我報仇,你要拿什麼威脅他?」

三世妖后……說起來,她鏡妖嬈還能做宮傾城的前輩?!

「當然如果你活得不耐煩了,我也支持你趕緊下手……」

一句話說得輕佻,話到最後,鏡妖嬈居然笑了。

「我都活了兩輩子了,這第三世……也不在乎多少這點日子的!」

惜守的寒氣還在頸側,映著妖后艷麗的容顏,鏡妖嬈在笑,脊背卻是森涼,笑話!不在乎就怪了!

要知道風凌夜還沒回來,她萬不能在這時候死,玄仙的傷都不知道究竟怎麼樣,不過……宮傾城當然不知道妖后此刻在想什麼?!

黑紗下的手便隨之僵了僵,一推一扔,宮傾城驀然收手,最終居然把惜守還給了她——

小小的匕首,回到主人的手裡后彷彿甚為放心似的溫溫一亮,鏡妖嬈暗自舒了一口氣,只見得宮傾城挑眉。

「鏡妖嬈,你就那麼放心宿陌塵的傷?半點都不想回去?!」

這女人果然又是為了玄仙,卻是紅衣的妖后詫異,宮傾城現在是通了天么,知道她的妖靈還沒恢復也就算了,怎麼連宿陌塵中蠱都知道?!

「你是腦子漏了么?!不是剛說過我沒有妖靈……你們家魔神君的魔元又壓著我的仙力,你要我怎麼回去?!」

說到這裡鏡妖嬈就來氣,君不蒼還說讓人給她找醉琉璃他們,找到現在都沒個影!

「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當初要殺你,你不也什麼都不會?」

黑紗的女子卻是不依不饒,鏡妖嬈也真是佩服宮傾城,這廝居然把她穿開襠褲時候的陳年舊事都翻出來了?

「你是說那次試煉?」

妖后似乎還是有些印象的。

「初生牛犢不怕虎?你可以這麼理解……」

「……」

就連鏡妖嬈自己都詫異,如今的她心情居然可以這麼好,能與宮傾城說起笑。


而眼前女人的故意接近顯然也是有目的的,魔界的護法無言片刻,突然之間,黑紗如蛇游!

紅衣的妖后只覺得周圍的景緻就此變了,宮傾城居然在這少有人煙的界河旁落了結界?!紫眸當即一凜!

魔界的護法顯然是有備而來的,鏡妖嬈竟然到了此時才剛剛發現,先前他們發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君不蒼那傢伙都沒有來多管閑事?!

「君不蒼呢?」

下意識地,鏡妖嬈脫口而出,莫非宮傾城此番前來是那傢伙的命令?不過,魔界的護法顯然是誤會了鏡妖嬈的想法……

「你以為我能把他怎麼樣……你居然會緊張魔神?」

宮傾城皺眉,魔族的印記都簇擁到了一起,鏡妖嬈不語,只當她是在還給自己一個笑話。

「……」

「呵,他去人界了,所以我才能有機會來找你……」

黑衣的魔女冷道,那語氣竟像是施捨的,妖后不禁懷疑,她是不是要感謝這個女人差點殺了自己?!

「聽說宿陌塵已經好差不多了……不過那****一掌落下去的時候,他似乎還有內傷?」

「你說什麼?!」

結界之中,妖后的聲音突然揚高了,鏡妖嬈一直以為玄仙受傷是因了那蠱蟲。

「宿陌塵的傷……是你造成的?!」

饒是如今她半點妖靈都無,那樣的目光卻依舊瘮人,宮傾城自覺理虧,不由得撇嘴,往後略略退了一步。

「若非是歌九舞那時盯著我……我也不會那樣……」

眾仙眼裡都看著是她先動手,又有多少人會知曉,魔界的護法有多苦?!

「你最好是祈禱他沒事!」

時隔多年,鏡妖的眼底的冷意與凌厲再次讓宮傾城的周身一顫,紅衣的女子只轉身,便踏出了結界,留下結界中人,怔怔發愣…… 「我送你去冥界,或者你帶我去天山!」





lixiangguo

小屋之中,春光無限,葉恆倒是大飽眼福了,而且不老實的雙唇正無恥的靠近唐雪靈的臉頰,兩人面龐距離越來越近,片刻,葉恆的雙唇幾乎零距離的貼在了唐雪靈的臉蛋上,只要葉恆再稍微移動一點點,就能親吻到唐雪靈。

Previous article

「咔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