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瞞將軍,之前我們找過饒軍高層理論,但他們的回答是只有滅了藍軍,才會考慮給我們自由。」

……

一連幾人對林玄仲的問題做出解釋,給出的答案與林玄仲他們之前的推斷幾乎沒有什麼差別。經過這次問話,林玄仲他們對這些人的信任度增又加不少。如果下面的人真是冒死過來投誠,他們沒有不接受的理由,畢竟大帳里的很多將軍原本都不是藍軍的直系人員。

「我等誠心追隨將軍,還望將軍成全,」連續幾人說明他們現在的困境后,一眾人員又開始向林玄仲發出最後請求。

「素聞將軍宅心仁厚,寬容待人,我等久仰將軍大名,今後願意跟隨將軍南北征戰,在所不辭。」

「將軍儀錶堂堂,神武非凡,將來一定能成大事,希望將軍可以帶領我等橫掃饒軍。」

……

為了讓林玄仲更有可能的接納他們,那些人將林玄仲的高風亮節全都讚揚一遍,語氣誠懇。在讚揚林玄仲的同時,一些人甚至還把旁邊的一眾將軍捎上,說那些人一個個深明大義。雖是來歷不同,但卻志同道合,將張九天等人捎上后,那些人又極力稱讚林玄仲能一視同仁的大度。

等那些人說完后,不止林玄仲臉紅了,連下面一些將軍都覺得有些過了,他們受不起這些人的稱讚。

「藍軍與饒軍之間必有一戰,不過還要再等幾天。你等既然誠心來投靠本將,那就在本將給你們安排的營區暫且住下,隨時聽候安排吧,」今晚來的偽軍太多,一些具體事情還需要同其他將軍商量一下。既然本就想收留這些人,剛才他們的華麗詞藻,林玄仲不想過多注意,只想趕快穩定藍軍的情緒。

「是,」二十幾人齊齊向林玄仲躬身一拜,對林玄仲的回應非常滿意。

「董將軍,你把他們帶到營地南邊,協助周將軍統一安排,」點點頭,林玄仲轉而看向了董紹真。

「末將領命,」做為一個前谷軍將領,如果單單出於自身考慮,董紹真的內心實際上已經接受面前這些來投奔的人。因為正如那些人所說,他們追隨林玄仲的原因中的確有一部分是因為仰慕林玄仲的名聲。不過出於對整個軍隊的考慮,董紹真又必須防範他們,因為一旦其中有饒軍派來的內應,藍軍的內部情況可能會被間隙泄露。

另外,由於偽軍的人數增多,接納偽軍的問題變大。對於目前和接下來的戰事都有許多不利因素,他們不能不謹慎行事。

說起來,其實在對待偽軍方面,大帳里的其他藍軍將領大都與董紹真的態度類似。一方面想敞開胸懷接納來投奔他們的偽軍,一方面又擔心偽軍圖謀不軌或是偽軍中有對他們圖謀不軌的人。當然還有少數人堅持拒絕接納偽軍,不過他們的理由是偽軍意圖不明,並不是不能放下與偽軍之間的仇怨。

等董紹真把那二十幾人帶走後,張九天等人齊齊看向林玄仲,「將軍打算如何安置那些偽軍?」今晚註定沒法安穩下去,眾將只想抓緊時間把偽軍帶來的問題說個清楚。 第937章敵方情況

「先確認清楚今晚總共接納了多少偽軍,以及時刻關注饒軍大營那邊的情況,今夜無論如何不能被饒軍突襲,」要解決軍中的問題,還需確保外界的穩定,絕不能在他們安置偽軍時遭到饒軍進攻。

「是,」林玄仲吩咐的兩件事干係重大,下一時間,張九天和揚石風兩人接連站了出來。等兩人離開大帳后,林玄仲又接著道:「安置好那些偽軍后,阮將軍你與秦將軍二人全力協助周將軍從營中抽調三萬人員加強警戒。其他區域人員,除必要的巡邏以及守崗人員外全都正常休息。」

大營外面的喧鬧,林玄仲早就注意到,想想外面一定有不少人在關注偽軍方面的事,林玄仲又做了個大致安排。

「是,」林玄仲的話是針對阮易與秦重,兩人得令后齊齊答應一聲。

「將軍,今晚接納了如此多的偽軍,勢必會影響軍中將士的心情。若是日夜都要防範偽軍,將士們的狀態會大受影響。如果不能儘快確認那些偽軍是誠心投靠我們,還需儘快將他們安排出去才是,」林玄仲只是處理了今晚的事情,但是之後的事情同樣需要處理一下,陸弦月很直接地就把問題交給林玄仲。

「恩,」點點頭,還沒有具體考慮的的林玄仲只能看向下面的一眾將軍問道:「關於如何安置偽軍,你等可有什麼建議?」

「那些人言辭懇切,無異常舉止,不像是被饒軍操縱而來,末將覺得應該接納他們,但最好不要把他們安置在營中。當前形勢緊迫,就算那些偽軍都是誠心來投靠我們,還是會影響到下面的軍中將士。」

「如果不把他們安置在軍中又能安置在哪裡?諸位覺得把他們安置在十里之外與安置在營地有什麼區別?」搖搖頭,在林玄中看來剛才那將軍的意見等於沒說。

「若是將他們安置在更遠的地方,與驅趕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如果把他們安置在軍中,偽軍又像是潛藏的隱患般,萬一饒軍突然對我們發起進攻,他們又與饒軍裡應外合,到時我們豈不是自找麻煩。」

「趙將軍何出此言,剛才那些人都已經說過願意為我們打頭陣。等饒軍打過來時,我們直接安排他們在前方作戰即可。」

「話雖如此,可他們要是臨陣倒戈依舊會影響我們的陣腳,一旦饒軍把握住時間,我軍定然要吃虧。」

「依末將之見為今之計還是先確定那些偽軍是否可靠,等確認這一點后。再做決定不遲。」

「李將軍倒是說得輕巧,難道沒想過我們與饒軍就快開戰,哪裡還有時間去確認偽軍是否可靠。只怕到時候問題沒解決,反倒軍隊士氣先受影響。」

「關鍵在於將軍已經接納那些偽軍,如果轉頭便驅趕他們,豈不是說將軍失信於人,如此定然有損將軍威名。既然不能直接驅趕他們,不如抓緊時間確認那些偽軍是否有異心,畢竟目前我們多少還是有一點時間。再說即便裡面有對我們心懷不軌的人,我們也不能因為他們誤會所有人,況且將軍還打算與天宇國的地方勢力聯手,眼下我們沒有多少選擇。」

「依末將之見,關鍵還是在於把握時機,偽軍的到來的確給我們帶來不少麻煩,但若真是誠心來投靠我們,等到戰時可以算作一份力量。或許我們還可藉此次接納偽軍之舉,讓饒軍那邊的偽軍臨陣倒戈,目前我們不能只從一個方面考慮,要顧全大局才能更加容易掌控形勢。」

下面將軍一個接一個發表意見,那積極的口吻表明今晚偽軍之事對每個人衝擊都很大,所以他們才會有許多想法。等那些人停下后,林玄仲滿腦子都是關於偽軍的問題,有好有壞,總之短時間難以定斷。好在有人提出了具體建議,林玄仲可以直接考慮他們的建議。

「即日起,加強對饒軍大營方面的關注以及偽軍方面的動況。關於安置偽軍的事,本將會儘快拿個主意。在本將做出決定之前,偽軍暫時安置在同一區域。若是沒有其他問題,你等各自回到管轄區域安撫人心,讓下面的人都知道本將絕不會讓那些偽軍對我們接下來的戰事造成干擾。」不管怎樣,下面將軍在反對接納偽軍的立場上已沒有昨日那樣激進。

想想那些偽軍終究讓人不能安心時,林玄仲做出一個臨時的決定,只希望在穩定軍心前饒軍不會從旁干擾他們。

「將軍英明,」林玄仲的口氣讓所有人都意識到一個事實,關於如何安置那些偽軍,暫時沒有具體決議,林玄仲需要時間。

「若是無事,諸位都去忙吧,」營外的具體情況如何,林玄仲想等一下探子的消息,至於軍中的事暫時只能交給其他人負責。

「是,」一轉眼十幾名將軍走的一個不剩,大帳里安靜下來后,外面的喧囂更加刺耳,跟著其他人走到營帳外面。放眼望去,營中燈火通明,亮如白晝,沒有一點夜半之後該有的寧靜。

「報,」剛要仰望星辰,一個密探就走了過來,「啟稟將軍,饒軍派出幾支隊伍分頭追殺各地逃兵。其中有幾支是對著我軍大營方向,不過無一例外追到距離我軍營地十里處饒軍便停下,目前沒有大規模出兵的跡象。」

「再去查看,」眼前密探傳回的消息正是林玄仲需要的消息,不過林玄仲需要更多的消息。

「是,」答應一聲,哨探直接起身離開。

「參見將軍,周將軍特命屬下前來請示將軍是否可以讓那些偽軍從我軍營地中心穿行?」哨探前腳剛走,周文豐的副將就找過來。

「可以,」軍營太大,若是讓那些偽軍繞著營地外圍到南側匯合需要太長時間,尤其是逃到北面的那些偽軍,所以簡單考慮一下后,林玄仲直接有了定斷。

「是,」那名副將答應一聲,當即帶著軍令離去。

自從這個副將走後,傳信和通傳軍令的人來個不停,一直到快到清晨,整個軍營完全安靜下來時,林玄仲才落得片刻的清閑。

一夜未眠,精疲力竭,回到自己的帳篷中后,林玄仲依舊不敢躺下休息,只能坐在床鋪上打坐調息恢復精力。昨晚忙的焦頭爛額,偽軍的事著實讓林玄仲為難無比。若是遲遲想不到對策,不僅影響精神狀態,可能煩惱同樣會大大增多。

在林玄仲抓緊時間休息時,兩三個時辰前饒軍那裡,整個大營內外同樣是燈火通明。派出幾支隊伍追殺逃兵后,剩下的偽軍都被集中看管,無數饒軍拿著兵器攔在外面。

一件件兵器指著那些惶恐不安的偽軍,不管剩下的這些偽軍之前是否為逃營猶豫過,現在處於饒軍包圍之中,一個個都不隨意動作。

偽軍安靜下來后,一些饒軍將領按照冷然的指示帶隊四處巡查,同時不斷宣講著偽軍與藍軍之間的關係,好讓剩下的偽軍明白企圖逃營和已經逃營的人都不會好果子吃。

為多方面保證偽軍那裡的穩定,他們還特意把抓到的逃兵押回來,然後當著剩下偽軍的面處死,以此打消一些偽軍心裡逃營的念頭。

另外,在追逃兵的路上,饒軍射殺不少人。等饒軍大營情況穩定下來時,從饒軍大營到離營地二十里的區域之內,到處都有偽軍的屍體,而且基本上都是被箭射死,那些饒軍像是追捕獵物一樣,不斷地在逃兵身後放著冷箭。

另一邊,那些逃兵只顧逃竄,不敢回頭對抗饒軍,結果只能被饒軍射殺。由於饒軍的追殺,逃往西面、南面、北面的一些偽軍幾乎被追殺殆盡,只有極少數人成功逃離。而逃往藍軍大營方向的不僅人數最多,而且逃生幾率最高,幾支饒軍追出二十里地后直接停止追擊。

等那幾支饒軍回去后,饒軍大營里的情況基本上穩定下來。早就料到或者說早就安排好偽軍逃營之事的饒軍高層並不在意一共逃走多少人,只是極力地在穩定軍中情況。

殺了大量的逃兵后,饒軍又把一些領頭人的頭顱割下,然後用兵器挑著給那些偽軍看,用於震懾那些偽軍。不僅如此,饒軍還特意向他們表明不管是逃到藍軍大營,還是逃往其他方位全都難免一死,而且不僅逃走的人要死,那些人的親屬同樣難免一死。

饒軍各種壓迫手段下,那些對外界情況一無所知的偽軍除了對饒軍更加畏懼外,不再有多少人還敢企圖逃營。

「稟元帥,粗略統計一下,今晚逃營的偽軍人數有兩萬餘,」外面的事是由下面的將軍負責,冷屹和一眾饒軍高層一直在中軍大帳里。 第938章營中情況

「數目倒是不小,不過本帥希望那些偽軍可以給藍軍造成更大的損失,」冷屹的臉色略顯嚴肅,說到逃兵的規模,冷屹心裡是有些意外,原本他們預期的逃兵人數比實際要少很多,所以現在的情況有些脫離他們的原先計劃。

「兩天前,那些偽軍才表現出意欲逃營的傾向,沒想到兩天過去竟然一晚上逃走那麼多人,看來那些偽軍還是不夠害怕我們!」

「多逃走一些人倒也無妨,只要剩下的人不敢反抗我們,一切都還在我們掌控之中。」

「逃走的那些人大都是普通武修,只要控制那些帶領他們逃營的人,他們即便身在藍軍大營依舊要受我們掌控。」

「說的不錯,既然那些高階武修都服用了我們的特製毒藥,到哪都要聽命於我等。等破壞了藍軍與地方勢力聯手的計劃,再看看他們是選擇繼續投靠藍軍,還是為我們效令。」

「諸位的確不必擔心,那些高階武修里還有我們特意安插的間隙。不出意外,接下來藍軍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我們所知,我等只需依照計劃行事即可,」事情的發展的確有些偏離他們的計劃範疇,但並不影響整個計劃的進行,冷屹不會因此亂了陣腳。

「還有三日,我軍主力就能抵達,不知元帥打算如何部署兵力?」點點頭,一名主將向冷屹提個問題。

「藍軍的會師進度與我們相差不多,等我軍主力一到直接兵分三路,各距十里,然後正式與藍軍開戰。」

「元帥打算從三個方位同時出擊?」

「既然本帥已經在用偽軍干擾藍軍的士氣,分兵出擊自然沒什麼問題,至於具體的作戰計劃,等柳將軍他們到后,本帥會再做詳細安排。」臉色是有些嚴肅,但那語氣里透露出的自信一直沒減少過。

饒軍的會議處處充斥著一種陰謀氣息,從元帥到下面將軍,一個個看起來都是那樣的富有謀略。會議上沒有任何爭論情形,似乎任何人提的意見都能得到其他人的支持,饒軍的會議效率實在是高。

根據方才那些人的說法,逃兵之事只是饒軍高層故意製造的表象,用於干擾藍軍,所以不管逃出多少人,饒軍都不會襲擊藍軍大營。結合當前藍軍大營里的實際情況看,饒軍利用偽軍影響藍軍士氣的目的已經取得初步成功,接下來就是饒軍的下一步計劃。

「將軍,諸位將軍正在大帳請您過去,」不知過去多長時間,外面守衛的聲音驚醒正在打坐調息的林玄仲,睜開眼答應一聲后,林玄仲緩緩起身走到帳篷外面。

抬頭一看日上三竿,時間已經不早,不過大帳周圍沒有多少人員活動的跡象。快步走到中軍大帳那裡時,裡面已經站滿將軍。隨意打量一眼,有一半人都是一副沒休息好的樣子,好在都是高階武修,一夜不睡不是什麼問題。

走到軍案前坐下后,林玄仲的第一想法是自己的名聲給軍隊招來太多麻煩,現在已無法確定名聲太大是好是壞。

「參見將軍,」正在林玄仲那樣想著時,軍案下方的幾排將軍齊齊行了一禮。今日的會議有些隆重,那些將軍的表現很正式。

面對越發熟悉的一眾將軍,林玄仲心裡有些許無奈。

「諸位有何事情要議?」偽軍的到來讓軍中無端多出許多事情,不難想到所有將軍都是為偽軍而來,但林玄仲還是要問,所以這就是讓林玄仲為難的地方。

「軍中將士不明白將軍對那些偽軍有什麼具體安排,為此議論紛紛,我等難以穩定軍心特來向將軍請示。」

「那些偽軍已經影響到我軍的正常休息與訓練,一些將士想請將軍把偽軍驅趕出營。」

「還有一些人員情緒偏激,他們希望將軍能夠處死那些偽軍為之前死去的弟兄們報仇。」

「尤其是傷兵區的人員情緒很大,大都不能接受與偽軍共同作戰,還請將軍儘早做好安排。」

下面將軍一個接著一個將他們要上報的事情陳述出來,從頭到尾,沒有重複的言論。

「除了與偽軍有關的問題外,你們可有其他問題需要本將處理?」下面將軍的言論對林玄仲而言猶如無形的壓力接踵而來,一次比一次強勁。那動輒代表幾萬人的意見強加在誰身上都會讓人不好受,而林玄仲更是將所有壓力集於一身。

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又頂著太多壓力自然讓林玄仲很不好受,但關鍵在於能合林玄仲心意的解決辦法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有的。

「暫時並無其他問題,」林玄仲問的很籠統,不過要的答案簡易。幾日來,憑藉諸將的努力,軍隊里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但自從那些偽軍過來投奔后,原本良好的軍情急轉直下,一個巨大問題呈現在眾人面前。

「既然如此,有勞諸位再替本將爭取一段時間,偽軍的事,本將會儘快做出決議,儘早給所有將士一個交代,」理解下面將軍的為難之處,既然軍中有如此多的反對意見,林玄仲無法把問題拖個太長時間。

「是,」林玄仲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下面的人即便覺得安撫人心很難,現在又能說些什麼,真要計較起來,林玄仲一人面對的壓力,比他們所有人的壓力加起來都大,況且偽軍的確不是短時間可以解決。

接著一部分人按照林玄仲的指示退出去后,剩下一部分人直接在大帳里議論起來。關於偽軍的事,如果他們能幫林玄仲拿個主意,那便算是替林玄仲分憂解難,畢竟原本就有一些人支持林玄仲接納偽軍的做法。

坐在軍案前一邊感受著溫度的上升,一邊注視著大帳門口投射進來的光亮,林玄仲忽然覺得軍營里的一切都讓人厭煩,那是一種無法擺脫束縛的感覺。一直在大帳里干想著,一時半會鐵定難以想到什麼好主意。於是,把一些事情交給張九天等人負責后,林玄仲決定出去查看一下軍情。

大帳外面,炎炎烈日散發著灼熱的氣息,沒走兩步額頭已有汗水冒出,一身軟甲讓林玄仲十分難受。本想四處走走看看,現在是寸步難行。在想到軍中沒有訓練聲可能正是因為現在的天氣,林玄仲不知道還能去哪裡。

猶豫片刻后,林玄仲打算隨意的走一走,至少先弄清楚一部分人的狀態如何。等林玄仲艱難地選擇動身後,離營地已經不遠的白水蓮離開邊城。行走在荒郊野外的軍隊受著難以形容的苦,口渴幾乎成了每個人都需面對的問題。不是他們帶的水不多,只是天氣過於炎熱,尤其是那些還要負責拉動車輛的人。

一些人已經脫得只剩下下身衣服,即便如此,依舊汗如雨下,行軍實在辛苦。而過去一天,白水蓮已收到偽軍投奔藍軍的消息,若是在戰前倒是一件好事,但現在就有問題。即便林玄仲不在信件中表示偽軍中可能混有饒軍間隙,白水蓮同樣能想到這一點。

對於白水蓮而言,問題在於那些偽軍的投奔到底是饒軍的計策,還是真心投靠藍軍。由於不清楚林玄仲那裡的具體情況,白水蓮只能把偽軍的到來當成是問題。緩慢的行軍途中,白水蓮和同行的幾名主將都因此多出幾分擔心。

根據他們對林玄仲的理解,林玄仲是不會驅走抑或殺了那些偽軍的,但依照目前的軍情,把偽軍留在軍中只會給他們添麻煩。偽軍的存在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而且其中又有很多是他們無法在短時間內證實的。總而言之,白水蓮他們事先根本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林玄仲已經走到無比炎熱的營地之中。有些地方安靜,有些地方喧鬧,現在天氣太熱,沒有士兵訓練。穿過那些營區時,一個個士兵掀開衣服,一副熱不可耐的樣子,大多數人都是躲在帳篷下面。

原本搭建好的帳篷都被他們拆開,平鋪在頭頂上方擋住一大片太陽,那些士兵正好坐在陰影下。下面士兵的表現讓林玄仲想到他們本該選一處林地駐軍,不過現在已沒遷營的可能。

再往前走,林玄仲又注意到一些帳篷連在一起拉的很長,有的地方人少,一些人還在相互切磋,氣氛還算不錯。不過把營帳連在一起有個問題,一旦起火問題很大,所以要注意用火。還好下面將軍應該是考慮到這一點,不同區域的帳篷還隔開一段距離,這樣多少有一定的防火作用。 第939章偽軍情況

繼續往前一段距離后,林玄仲又發現一些將軍正在指揮人員搭建帳篷。而且林玄仲從旁邊過去時,那些人還會暫時停下手中動作向林玄仲行禮。

大概走了一盞茶的功夫,林玄仲不再繼續往前。穿著一身衣甲實在太熱,走在營帳的陰影外還要被太陽曬著,乾渴的感覺越發強烈,沒法再往下走。

沿著來時的路回去后,由於不想回中軍大帳,一段時間后,林玄仲又稍稍改變行軍方向。不知過去多長時間,雪吟的帳篷出現在眼前。除了中軍大帳外,軍中只有雪吟的帳篷最為氣派,林玄仲一眼就能認出。

一想到近來雪吟在忙著煉藥,林玄仲當即放下心中的雜念直朝前方走去。等走到外圍守衛設防區域時,一陣濃烈葯香飄來,引得林玄仲加快腳步。

「將軍,你來了,」大帳的門是開著的,越過那些守衛后,徑直往大帳方向走的林玄仲很快出現在帳內幾女的視線中。

「沒有打擾到你們吧?」葯爐下焰火燒的正烈,三女正在忙著煉藥,以至於林玄仲覺得自己來的有些突然。

「沒有,」看了林玄仲一眼,雪吟慢慢停下手中的動作。

「解藥煉到什麼進度?」

「今日一早,周將軍特地帶來一個中毒的人,根據試藥的結果來看藥效尚可。只是我們缺少一味藥材,目前煉製的解藥只能延遲毒藥發作的時間。要想煉出能一次解毒的葯還需先打敗饒軍,因為有一味藥材只有饒國才有。」

「原來如此,」點點頭,林玄仲有些意外的想著要不是特意過來一趟,可能一直到派人出去時都無法知曉原來沒有能完全解毒的葯。如此看來,要聯合天宇國那些地方勢力的把握少了一些。

「將軍需要的解毒丹今日便可全部煉出,不知將軍打算何時派人過去?」關於林玄仲要策反偽軍的計劃,雪吟從張九天那裡聽到一些。

「還沒想好。」

「那麼多偽軍過來投奔我軍,將軍可想好要怎麼安置那些人?」

「還沒想好。」

「聽說軍中還有不少人並不贊成將軍接納那些偽軍,將軍覺得他們最後能接受將軍的做法嗎?」

「還沒想好。」

「將軍有這麼多問題都沒想好,為什麼會有時間到我這裡?」林玄仲連續三個同樣的回答令雪吟大感驚奇。

「無意間走到此處,所以進來看看,沒有別的意思,」事情一直令人無奈,雪吟的問題只是讓林玄仲更加無奈而已。

「將軍不會是特意來找阮副將的吧?」林玄仲的樣子有些反常,雪吟無法猜測林玄仲此刻的想法。

「不是,」搖搖頭,此處是沒法再待下去,所以林玄仲又接著道:「你們先忙,等晚一點我再過來看看。」說完,林玄仲直接轉身離去,沒有一點拖泥帶水。

「將軍慢走,」自從林玄仲進來到走不過是幾段對話,看著那頭也不回的身影,雪吟眼中的疑惑更甚。

「良辰、美景,你們說今天將軍是不是有些奇怪?」

「大藥師,將軍可能是心事太多了吧,」點點頭,良辰深有同感的回應一聲。

「軍務繁忙,難得將軍還有時間到這裡來,」緊接著,美景也說了一句。

等到兩女說完,雪吟才慢慢反應過來,方才不應該用那種淡漠的態度與林玄仲交流,因為林玄仲一直都在為軍中的事情煩神。

「抓緊時間煉藥,」一想該為林玄仲分憂解難才是,雪吟的注意回到煉藥上。

與此同時,走出帳篷的林玄仲被一陣暴晒后又不知道該去哪裡,考慮良久,才騎馬朝安置那些偽軍的區域前去。路途遙遠,連騎馬都讓人覺得酷熱難耐,如果能乘一輛馬車,情況或許會好一些,可惜軍中並沒有。

匆匆騎馬趕到營地南邊一處位置,放眼望去,那處偽軍的休息區域與藍軍營區隔著將近一里的距離。中間位置站滿藍軍,為防範偽軍圖謀不軌,周文豐還真在這裡下了功夫。

正在林玄仲四處觀望時,董紹真帶著一隊人馬過來。簡單問問董紹真此處的情況夠,林玄仲帶著董紹真等人騎馬往偽軍營區中心趕去。安置偽軍區域的營帳有限,許多地方的人把營帳高高撐起,然後坐在背陽面,儘管如此,炎熱的天氣還是讓人汗流不止,空氣中都是汗水的氣味。

每當刻意去觀察那些偽軍的狀態時,一張張緊張害怕的臉呈現在視線中,顯而易見,那些偽軍待的並不安心。

偽軍的處境比林玄仲想象中還要糟糕,可以說身體和內心都不好過,單從那些偽軍的臉色上看,那些偽軍絕不像對他們有什麼企圖。那種同情他們的心理產生后,林玄仲又注意到一些人臉上茫然的神情,如同對未來不報希望般的沉悶,那種毫無生氣的樣子不是弄虛作假就可以表現出來,說到底,偽軍的確是受害者。

等林玄仲快走到中心區域時,營地中心的那些高階武修全都過來迎接,一個個連身正式的盔甲都沒有。偽軍像是一個各方勢力匯聚的團體,不能把他們當成是軍隊看,心裡產生這種想法時,林玄仲的目光停在那一張張陌生的臉上。

lixiangguo

端木千楊和其餘田家之人也第一時間與另外五階『幽靈』纏在一起。

Previous article

「誰知道呢?看著夏侯家的小姐對這個女人好像還很喜歡的樣子,就因為長了一張好看的臉?我看其實也不怎麼樣,也不是什麼絕色的美人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