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敢和我決鬥嗎?那我就如你所言,殺到你面前去吧!」

說著,他全身光芒大放,揮起雄鷹之劍,朝著獸人皇帝的大旗砍去。

白光綻放,鷹翼展開,如同龐大雄鷹一般的劍氣呼嘯著劃破長空,沖向了那桿高得驚人也大得驚人的金色戰旗。

但還沒等它衝到戰旗前面,那位聖堂長老已經出現在了劍氣的前方,揮動禁錮之杖,一個巨大的骷髏浮現在空中,擋住了劍氣雄鷹。

一聲巨響,狂風席捲了整個戰場,鷹翼劍被攔了下來。

這一幕讓獸人們士氣大振。人類則暗暗心驚。

一直以來,鷹翼劍都有著無敵的美名。不知道多少次。當雄鷹王國的軍隊陷入危機的時候,都是由國王揮出鷹翼劍擊退敵人。反敗為勝。

在雄鷹王國的人們心中,鷹翼劍就是無敵,就是神話,就是信念!

可是……鷹翼劍居然被攔住了?!

這一瞬間,不少人覺得簡直連天都要塌了,一瞬間鬥志全消,要不是還有對獸人的憤恨和身為戰士的榮譽支撐著,只怕當場就要投降。

萊昂也吃了一驚,他很清楚那一劍的力量。怎麼也沒想到這看起來老得快斷氣的老獸人竟然能夠如此輕鬆地接下這一劍,不由得暗暗擔心。

就在這時,雄鷹之劍、雄鷹之冠和雄鷹之衣同時發出了耀眼的光芒,並且有奇異的鳴聲在天空中響起。

三神器共鳴。

下一瞬間,光芒之中的萊昂已經換了模樣。他披著羽毛編織的華麗戰袍,戰袍下是金光閃閃的鎖子甲,頭戴羽毛王冠,王冠上一顆顆寶石散發出的璀璨光芒映得他英俊的臉龐如同天神一般,他的手上握著一支猶如巨大翎羽的長劍。劍身上不斷散發出電光,在他周圍匯作一隻只雷電的鷹隼,環繞著他一邊盤旋,一邊鳴叫。

最驚人的還是他的氣勢。之前他不管多強,給人的感覺始終還是個人。可現在,他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已經超出塵世。和之前騎士之神臨凡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以鷹翼劍為契機,以傳奇巔峰強者為根基。雄鷹三神器完全覺醒了!

當三神器完全覺醒的時候,會授予雄鷹之裔強大的力量——足以與神祇匹敵的力量!

現在。這力量就屬於萊昂王子,屬於雄鷹王國最正統的繼承人!

萊昂緩緩地舉起完全變了模樣的雄鷹之劍,有些驚訝地看著它。

三神器完全覺醒,這種事情已經太久太久沒有發生了。

在過去的歲月裡面,雖然也常常有國王揮出鷹翼劍,讓三神器發出共鳴,實力暴增的情況。那種時候,三神器也會覺醒,但卻不會像這樣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想這次這種三神器完全覺醒的情況,他印象裡面,似乎只有很久很久之前才發生過。

也就是在三神器完全覺醒的時候,雄鷹之神神殿的密室裡面,那一盞盞細小的燈火中央,一道明亮的火光熊熊燃起。火光之中,一個帶著老鷹頭冠,披著羽毛長袍,手持長劍的身影若隱若現。

年邁的老祭司帶著他的兩個學生跪坐在密室之中,向這火光頂禮膜拜。

「我們的神啊!您終於要歸來了嗎?」

但那身影依然模糊,始終沒有清晰。

老祭司緩緩抬起了頭,沉思片刻,輕輕頷首。

「我明白了!陛下之所以不能歸來,是因為祂的信仰已經太過稀薄,雖然有了載體,但稀薄的信仰並不足以支撐祂的顯現。」

「那該怎麼辦?」一個學生,現任的大祭司,擔心地問。

「沒什麼簡單快捷的辦法,只能靠我們慢慢傳教。」老祭司說,「但是,不用擔心。既然寂靜有了足以承載陛下歸來的血裔,陛下最關鍵的神性也開始蘇醒,那剩下的就只是時間問題了。」

「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但你們還年輕。最重要的是,那位足以承載陛下歸來的王子還能活很久很久。」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慢慢努力吧,就算你們也看不到那一天,還有你們的學生,你們學生的學生……總有一天,我們會在陛下的神國之中重新相見的!」

兩位學生肅然點頭,心中充滿了澎湃的熱情。

而老祭司卻又笑了,說:「為了讓陛下的信仰可以早點重新傳播開來,讓我這苟延殘喘到今天的老朽,獻出最後的力量吧!」

說著,他的身體無火自燃,從腳到頭,迅速化為一團金色的火焰,朝著位於密室角落裡面,一團正在穩定燃燒的火光衝去,匯入其中。

下一瞬間,戰場上空的萊昂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三神器之中湧來,沖入了自己的身體,讓他的力量再次大幅度地提升。

他的眼睛明亮得簡直如同天上的星辰,他的氣勢熾熱得彷彿要燃燒一般,他劍上閃爍的電光甚至能夠照亮大地。

他笑了,看向了那位聖堂長老。

「真正的鷹翼劍來了。」他說,「有本事的話,就再擋一次看看吧!」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本來想要寫完第二卷再寫封推感言的,奈何打字速度太慢,年紀大了腦子也不好使,實在做不到,只好更新一章之後,先把感言寫出來再說了。

封推,我不是第一次上了,寫文幾年,這種經驗倒也有過好幾次。

……但是,封推感言,我真的是第一次寫!

寫什麼呢?

首先要感謝諸位讀者的支持,比方說一直幫我管理書評區的副版主「被致郁的大叔」,比方說「贔屭」和「雲光石流飛」這兩位護法,比方說「靜靜地、落幕」、「變態種子醬」、「orochi」、「凡人阿土」這四位堂主,比方說「煉金學徒」、「黑夜巫師」、「掠影流光」、「多少真人」、「撥雲現月*至和彩印」、「茶几人生」、「天心源」、「灰白夜空」、「熔岩之火」這九位舵主,還有諸位慷慨打賞的、熱心評論的,又或者只是默默訂閱的讀者們……正是因為你們的支持,這部本來只是由少許方向奇妙的靈感而衍生的「水母異界改革記」才能穩穩噹噹地走到今天,有了不錯的成績。

然後,我要感謝提拔我賞識我的主編悟道,感謝協助我的責編丹青,感謝提前兩個星期就急急忙忙來提醒我封推的責編青芒。所謂「人與環境的和諧發展」,說的就是我們之間的相處。

最後,我還要特別感謝諸位毒舌的批評者們。雖然我自己常常毫不客氣地以毒舌回擊毒舌,但其實你們的意見,我都認真想過,仔細考慮過。它們不少都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水母的故事」寫到現在,差不多也到一半了。雄哥對於異界的認識和理解,也算是有了一個比較清楚的概念——雖然並不算多麼正確。接下來,他就要開始按照自己的想法,推動這個世界變革和進步,朝著更好的方向前進。

我們都知道,這並不容易,其中肯定伴隨著很多讓人難過的事情。或許連載到某個時候,又會有人大罵「該死的便當白」什麼的……

放心,我做好心理準備了,到時候儘管罵。

嗯,那麼,就讓我用高爾基的名言來結束這段感言:

──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未完待續。)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萊昂說到做到,長劍一揮,又是鷹翼劍。

這次的鷹翼劍乍看上去和上次沒什麼區別,一樣是雄鷹展翅般的劍氣劃破長空,但仔細看去,卻能發現和剛才相比,這次的劍氣有一種活靈活現的感覺,不像是劍氣,倒像是一隻真正的雄鷹。

一隻並不兇惡也不神駿,只是龐大而靈動,明明展開雙翼幾乎可以遮住蒼天,但飛行的時候偏偏輕巧靈便,沒有半點碩大龐然之感的奇異雄鷹。

劍氣倏忽間就劃破了漫長的空間,直逼獸人皇帝大旗,那位聖堂長老白眉倒豎,高舉禁錮之杖,大喝一聲,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裡面全都流出血來,而禁錮之杖上則有一圈紅光衝天而起,宛若一片烈焰,又似一面盾牌,攔在了劍氣的前方。

這次,劍氣和紅光的碰撞並不像上次那樣驚天動地,只是雙方都顯得頑固許多,明明撞在一起卻並不消失。劍氣化作的雄鷹鳴叫著,扇動著翅膀,一直奮力向前,而紅光則不斷發出沸騰般的聲音,顏色也眼看著漸漸黯淡,就像是正在不斷地沸騰蒸發,份量不斷減少的樣子。

又過了幾秒鐘,紅光終於消失,看起來沒有多少變化的鷹翼劍劍氣繼續前進,徑直撞向那位聖堂長老。

禁錮之杖猛地紅光大盛,那位聖堂長老卻猛地噴出一口血來。整個身體都佝僂了,甚至於開始急速地萎縮。只是一轉眼的工夫。就縮成了一團皺皺巴巴宛若垃圾堆似的破爛。

看得出來,他的全部生命力甚至連體內的血肉都被禁錮之杖吸走了。

吸幹了這位傳奇巔峰強者的全部力量、血肉和生命。禁錮之杖上的紅光明亮得幾乎照徹天地,紅光之中,系在杖頭的六個浮了起來,一個個變得比人還大,張開了白森森的嘴巴,朝著劍氣噬咬過去。

劍氣一頓,那雄鷹竟然搖身一轉,繞過了迎面而來的一個骷髏,又一翅膀將另外一個骷髏扇開。於是六個骷髏組成的陣勢便出現了空隙,被它飛快地鑽了過去,縱然骷髏們立刻銜尾追擊也慢了一步,眼看著就要轟到了獸人皇帝的金色大旗上。

看到這一幕,萊昂終於露出了笑容。

真正的鷹翼劍,威力的確不同凡響!尤其自己剛才突然得到的那股力量,更是讓它在原本的基礎上有了質的變化。如今這鷹翼劍已經稱得上是神乎其技,憑藉它的威力,沒準自己真的能跟那些比較弱的神祇過過招。

這一劍下去。獸人皇帝必定當場死亡。失去了首腦之後,獸人們必定士氣大降,不得不退兵。而這場慘烈的戰爭,也終於到了結束的時候。

但是。下一瞬間,萊昂就知道自己錯了,大錯特錯。

面對著迎面而來的鷹翼劍。尤涅若·泰格深深地嘆了口氣。

「終究……還是要靠武力啊!」

他如此嘆息著,身上發出了清脆的破碎聲。然後,迎著展翅雄鷹一般的劍氣。揮出了他的拳頭。

白皙修長的手掌,握起來就是一個文質彬彬的拳頭。這樣一個拳頭縱然長在高大的虎人身上,也不會有誰覺得它是強大的武器。

但就是這樣一個拳頭,正面撞在了鷹翼劍的劍氣上,結果卻是雄鷹般的劍氣土崩瓦解,帶著悲鳴消散在拳頭的面前,而拳頭則毫髮無損。

萊昂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尤涅若皇帝,大聲問:「你……你究竟是誰?!」

「尤涅若·泰格。」獸人皇帝平靜地回答,身體卻緩緩漂浮了起來,升到了空中。

他的臉上滿是遺憾之色,卻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就像是結束了一個長久以來的任務,縱然結局並不盡如人意,可不管怎麼說,畢竟是卸下了一份擔子。

「不可能!眾所周知,獸人皇帝並不是一位絕頂強者!」萊昂皺眉說。

「大眾所知道的事情,未必就是真的。」尤涅若微笑著說,「但是……怎麼樣也都無所謂了,反正都結束了。」

他低頭看向已經被這驚人的變化驚呆了的雙方,看向滿地狼藉屍橫遍野的戰場,深深嘆了口氣,對萊昂說:「看來,這場戰爭打到現在,是的確打不下去了。」

萊昂警惕地看著他,不敢有絲毫放鬆。

他不知道這獸人皇帝究竟是怎麼回事,但強者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之前大家一直以為是文弱書生的傢伙,很強!

很強!超乎想象的強!甚至讓現在的他都為之惶恐,讓他胳膊和腿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微微顫抖的強!

這傢伙……該不會是獸人諸神之中哪一位的化身吧?

沒準……直接就是獸人神系主神,「吞天之犬」勒豐的化身!

他如此猜測著,卻很明智地不把這話挑明了。

如果他的猜測是真的,那挑明這件事,怕是會讓所有的獸人當場就欣喜若狂,而在神祇領導下的獸人大軍,是已經精疲力竭的人類軍隊無論如何也頂不住的。

除非……他搬救兵。

不!不行!

他心中用力地搖頭,將這可恥的念頭扔到旁邊去,還要狠狠地踩上幾腳,徹底唾棄它!

自己身為虛空假面陛下的大主祭,扔下加爾斯城不管,跑來為了雄鷹王國而戰,就已經很不像話了。要是為了拯救雄鷹王國,請陛下出手和不久前才剛剛修復外交關係的獸人神系開戰,那簡直……

這種卑劣無恥的行徑,只是想一下就讓人羞恥和憤怒!

而既然不能找陛下幫忙,那自己就算被雄鷹三神器提升了力量,怕是也打不過吞天之犬的化身。

那麼……這場戰爭,或許的確是到結束的時候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話音穩定而充滿信心:「你要結束這場戰爭嗎?這是個好主意。說實話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方便一直留在這裡——但是,你要以什麼方式來結束這場戰爭呢?」

尤涅若笑了,笑容之中有一種洞悉世事的從容,以及看穿了對手內心的輕鬆。

「各自退兵。」他說,「按照這一戰開始之前雙方的實際控制線劃分國界。至少二十年內彼此都不得再戰,如何?」

「你是要我捨棄被貢獻的鐵之城要塞嗎?」萊昂皺眉說,「土地我可以不要,但居民我絕不捨棄!」

尤涅若又笑了:「我要那些人幹什麼?還給你好了。」

他輕輕地嘆了口氣,說:「我本想做一個種族融合的實驗,結果卻是這樣……或許人生就是如此,你所努力追尋的東西,總是沒辦法得到吧……」

說著,他顯得意興索然,緩緩下降,回到了獸人戰旗之下,發出了退兵的命令。

直到這時,萊昂才總算鬆了口氣,也急忙下令退兵。

這場最近幾百年內主位面動員規模最大的戰爭,就此落下了帷幕。

而在這個時候,萬神殿裡面,秩序之主靈機一動搞的投票,也終於到了宣布結果的時候。

儘管投票的過程稍稍有一些波折,比方說出現了已經投給曙光女神卻又反悔,想投票給火元素之神的烏龍事情——而且這麼做的神祇還為數不少,但偉大的秩序之主寬容了這種行為,給了那些投錯票的急性子們一個改正的機會。這麼一來稍稍耽擱了一點時間,可結果總算是出來了。

萬神殿上空,那兩團對峙的光芒,一紅一白。紅色的意味著諸神投給火元素之神的票,白色的意味著諸神投給曙光女神的票。

雖然諸神每人都可以投票,但並非所有的神祇投出的票價值都一樣。事實上,每一票的價值,是由投票者的神格決定的。神格越高,所投出那一票的價值也越高。

大致上,諸如戰爭之主、正義之神這類強大神力,他們那一票的價值,甚至超過了類似日蝕之神這種微弱神力的十倍以上。

不過強大神力終究是極少數,佔據萬神殿主流的畢竟還是弱等和微弱神力,他們的投票,才真正決定了這場投票的最終結果。

而最終的結果,是火元素之神以一個比較大的優勢,獲得了勝利。

這結果自然是幾家歡喜幾家憂,卻也並不出人意料。謀略之神所提出的那種危險,對於絕大多數的信仰神都是近在眼前的——沒看到太陽神就剛剛被光輝之主殺了嘛!

相比之下,陰謀之神所設想的元素災難,畢竟距離大多數的神祇都很遙遠。

在這種對比之下,大家當然傾向於選擇讓火元素之神繼任太陽神。

當所有的神祇都投完了票,秩序之主威嚴地掃視整個萬神殿,確定沒有誰想要修改自己的投票,便宣布了最終的結果。

「按照投票結果,我將太陽神職分割。黎明和傍晚這兩塊分割給曙光女神,其餘的時間段則交給火元素之神。」祂說,「不過,我會留下三分之一的神職,誰也不授予。如果有後來者能夠對『太陽』這個領域的理解和掌握達到足夠的水平,就來找我請求繼承這部分的神職吧。」

威嚴的秩序之主作出了這個有些奇妙的判決之後,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絲笑容。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根據諸神的投票結果,秩序之主將太陽神職分割,主要的部分給火元素之神,黎明和傍晚給曙光女神,剩下的三分之一則留待有緣。

這結果讓本以為完全失敗的曙光女神喜出望外,火元素之神雖然有些不甘心,卻也總算能夠滿足,而對於那些掌握了太陽領域的神祇來說,剩下的三分之一太陽神職,則猶如掛在驢子腦袋前面的胡蘿蔔,讓他們不由得精神煥發,下定決心要刻苦鑽研,爭取把這三分之一的太陽神職拿到手。

而判決出來之後,太陽神的遺體猛地一震,一道金色的光芒冉冉浮起,這光芒便是「太陽」神職的具現,只要能夠掌握它,便能成為新一任的太陽神。

圍觀諸神不由得都眼紅心熱,可眼紅歸眼紅,也沒誰升起去搶奪的念頭來。

神職這東西不是珍珠寶石,你搶到了就是你的。想要真正融合神職,不僅需要對相應的領域有著深刻的理解和掌握,更需要在理念上能夠契合這個神職。

如果真的可以隨便搶,光輝之主自己早就把這個神職拿下了。就算祂自己不用,給人類神系裡面增加一位太陽神也好啊!

就目前而言,諸神之中,真正能夠承受這個神職的,還就真的只有火元素之神和曙光女神這兩位,連第三個都沒有。

當然,理論上也可以把這個神職拆開,分成若干個小神職,那麼可以接受神職的神祇就多了。然而拆分已經被太陽神花費無數歲月和神力。將各種神職凝練得渾然一體,甚至於差不多達到了「一就是萬」這個層次的太陽神職。光輝之主真的做不到。

事實上,當祂看到秩序之主輕描淡寫說要拆分太陽神職的時候。心中是相當驚訝和警惕的。

難道說,偉大神力就這麼厲害?連這種事情都能輕鬆做到?

lixiangguo

名人卡,顧名思義,就是封印了名人力量的特殊卡片,特殊道具卡片,是名主的主要力量來源之一。

Previous article

越接近封魔塔,就越有一種愈發變強的戾氣鎮壓,讓人十分難受,特別是我們這些走了靈修道路的人更加難受,我們所修鍊的法門,無論是龍息功還是太皓真經、九霄炎龍舞之類的都是走的正道之路,而封魔塔中所散發的氣息卻走的是一種凶厲霸烈的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