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可能,爹,你別信她,葉雄是何等人物,豈會認識她……哪怕認識她,最多也只是一面之緣。」

公孫十緊張之下,連城主都忘記叫,變成了叫爹!

「徒弟,你跟葉雄之間是什麼關係?」玉清子激動地問。

愛羅莎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她也不知道怎麼定位,跟葉雄的關係。

說是朋友,似乎又不止,說是情人,又不是,頂多是朋友之上,戀人未滿。

「我們是朋友……」

「她是我的女人。」

愛羅莎還沒說完,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聲音飄飄渺渺,不知道從何方傳來,彷彿從天上,又彷彿從地下,甚至是從心頭裡發出來的。

甚至,所有的人,都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下一刻,一道青袍人影,突然出現在大廳之上。

他就這麼憑空出現,周圍的人連他怎麼出現都不知道,就彷彿是眨一眨眼睛,他就出現了。

外貌二三十歲,身上散發著儒雅的霸氣。

除了葉雄,還有誰身上,能散發出這種氣勢。

「總算找到你了,你讓我找得好苦啊!」

看到愛羅莎,葉雄鬆了口氣,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找得好苦啊!

簡單五個字,蘊含多少情意在此。

聽到這幾個字,在場的人如果還不清楚兩人之間的關係,那也是白痴。

帝少101次逼婚 砰!

公孫無畏坐下的椅子,直接被混亂的元氣壓碎,一屁股坐在地上。

公孫十整個人癱軟在地上,想站住,卻怎麼都站不起來。

無邊無際的恐懼,如潮水一般,湧上心頭,讓他雙腿之間直接濕了。

他居然嚇得尿褲子。

「葉前輩,我錯……」

「葉前輩,全都是犬子的錯,我什麼都不知道,求前輩高抬貴手,放過我一馬。」

公孫無畏站起來,跳到公孫十身邊,左右開弓,啪啪啪,一連扇了十幾巴掌。

「我讓你惹事,我讓你好色,我讓你不知死活。」

一想到自己將會受到的處罰,公孫無畏下手不知輕重,啪啪啪連續不斷。

可憐的公孫十,自己還沒出聲求饒,父親就搶先一步求饒,把他推出去當擋箭牌。

僅僅片刻,公孫十就被打成豬頭。

葉雄剛來,只聽到後半段,前面的事情他什麼都不知道。

「南帝,這是怎麼了?」他奇怪地問。

愛羅莎想起剛才受到的羞辱,本來在壓抑著,在葉雄來之後,徹底爆發了。

她手指公孫十,說道:「他把我強姦了。」

轟!

葉雄腦子,就像被飛機轟炸過一樣。

蒼天啊!

大地啊!

自己的女神,被羞辱了。

連自己都得不到愛羅莎,居然被這傢伙給羞辱了。

瞬間,他心裡燃起滔天怒氣。

「王八蛋,死!」

他一手指出,一道紅光閃過。

紅光進入公孫十的身體。

可憐的公孫十,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身上就燃起熊熊烈火,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就被燒成灰燼。

公孫無畏站在兒子面前,眼睜睜看著自己兒子在面前消失,變成一片片的灰燼,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葉前輩,全都是我兒子那個混蛋做的,我什麼都不知道,前輩饒命啊!」

公孫無畏跪在地上,撲通撲通地叩起響頭,片刻間就頭破血流。

(本章完) 「他呢?」葉雄目光盯著公孫無畏,冷冷地問。

「他污衊我,要將我關進大牢。」愛羅莎指著公孫無畏說道。

葉雄一掌拍出,拍在公孫無畏的腦袋上。

公孫無畏只覺得內世界一片動蕩,然後一黑。

下一刻,無數元氣從他的內世界中出來,如同煙霧一樣,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的五千年修為啊!」

公孫無畏慘叫一聲,悲痛之下,一口血噴出,直接暈死過去。

葉雄剛才一掌,直接將他內世界給毀了,把他的修為全都毀了,現在的公孫無畏,就是一個凡人。

「剩下的呢?」葉雄目光掃過周圍的其餘人。

「全廢了。」愛羅莎怒道。

這些人,為虎作倀,明知道公孫十對自己有不軌之心,還出來作證,都活該。

周圍的人嚇了一跳,全都想逃走,葉雄將元氣釋放出去,他們頓時被強大的壓力壓迫,就身置身粘稠的液體之中,無法動彈。

砰砰砰砰!

連續出手,葉雄瞬間就將這些人的修為全都廢了,只剩下洛安。

「葉前輩,手下留情。」

洛安大驚失色,急道:「晚輩父親曾經跟隨過前輩參加仙魔大戰,求求你看在我父親的份上,饒我一馬,我該死,死迷心竅。」

「我管你父親是誰!」葉雄一掌拍出,將他也給廢了。

「全都給滾。」他一聲怒吼。

周圍的人,全都如蒙大赫,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洛安眼睜睜看著自己修為盡失,悔得腸子都青了。

父親告戒過他,別再趟這混水,他不聽,悄悄過來作證,沒想到所有的修為,全都毀了。

場上,只剩下暈死的公孫無畏,跟玉清子。

玉清子看著葉雄,心中震驚得無以倫比。

她萬萬想不到,自己這個徒弟,居然是葉雄的女人。

她既然有如此背景,為什麼還要加入玉女教,豈不是多此一舉。

有葉雄相助,她的修為,比起在玉女教,不知道進展快多少倍。

「晚輩玉清子,見過葉前輩。」玉清子上前,恭敬地說道。

修真一道,達者為先。

雖然玉清子無論是年齡,還是外貌,都比葉雄老很多,但是實力,那是天地之差。

「這位是?」葉雄望著愛羅莎問。

「她是我的師傅,玉清子。」愛羅莎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免禮,這段時間多謝你照顧愛羅莎,以後你就是我罩的人,有什麼事去八大洞天找我。」

「多謝葉前輩。」玉清子大喜。

在修真一道,背景多麼重要,她非常清楚。

公孫無畏膽敢欺負她,還不是因為她沒有背景。

現在葉雄發話,整個仙魔兩界,還有誰膽敢不給自己面子,誰敢得罪自己。

「我這裡有兩株萬年靈藥,送給你。」

葉雄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出現兩株靈藥。

一根是人形人蔘,四肢五官清清楚楚,隱隱約約能看到裡面有葯靈存在,一看就是極罕見的靈藥。

另一株是血色青七,接骨生肌,最頂級的療傷靈藥。

玉清子哪能看不出這靈藥的珍貴,連連感激,將靈藥收了下來。

「我有些話想跟愛羅莎聊聊,你先出去。」葉雄吩咐。

腹黑萌寶:拐個爹爹送娘親 玉清子點了點頭,連忙走了出去。

大堂之上,只剩下兩人了。

葉雄正想說話,看到身邊有具暈倒的屍體,頓時覺得非常掃興,一袖拂出。

可憐的公孫無畏,身體直接被揮走,不知道掉到多麼公里之外砸成肉醬。

「飛升上來,為什麼不來找我,如果我不是去下界找你,都不知道你兩年前飛升了。」葉雄道。

愛羅莎嘆了口氣,臉上故意露出後悔之色。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任性,就不會得到這種下場,連身體也被污辱……」

說到污辱這兩個字,她眼角悄悄看著葉雄的表情。

果然,葉雄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顯然,他很在意。

「現在後悔都已經晚了,我現在已經是不貞之身,配不上你,你也可以對我死心了。」愛羅莎幽幽道,裝成非常難過的樣子。

「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只要你願意,都可以留在我身邊。」葉雄認真地說道。

「你真的不介意?」愛羅莎目光火熱地望著他。

「別把我當成那種只是為了得到你身體的男人好不好,如果真的只是這樣,我很久以前就能得到了。」

葉雄笑了笑,故作輕鬆,他不想讓愛羅莎心裡有負擔。

不就是一層膜而矣,再說,愛羅莎又不是自願的!

愛羅莎心裡突然非常感動。

一直以為,她以為葉雄對她念念不忘,是因為男人的通病: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得到之後,就一腳踢開。

就是因為這種心裡,她一次次拒絕對方。

現在看來,自己想錯了。

他心裡,是有自己的。

豪門替嫁:總裁,我不做契約新娘 不然的話,他在得知自己被羞辱之後,也不會繼續讓她當他的女人。

幾乎一瞬間,她動情了,恨不得狠狠地擁抱著這個男人,感受他的體溫。

「帶我去一個什麼人都沒有,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她突然細聲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抓住她的手,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片刻之後,兩人就出現在一片長滿青草的山坡上,這裡周圍幾十公里,空無一人。

草很長,到達兩米高,兩人走進去,就像走進高粱地一樣。

「這裡什麼人都沒有,沒有人看到我們,也沒有人聽到我們說話,你可以大膽地對我說出你心裡想說的話。」

葉雄以為她有什麼話,羞於對自己說出口,所以才找個沒有人的地方。

「親我。」愛羅莎昂起頭,目光火熱地看著他。

「啊?」葉雄愣了一下。

「我要你吻我。」愛羅莎重複一遍。

葉雄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愛羅莎嗎?

這是當初那個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什麼人都不看眼裡的南帝嗎?

高冷,高挑,高胸,這三高的女人,居然向自己求吻,自己沒聽錯吧?

「怎麼,嫌我身體不幹凈是不是?」愛羅莎臉上故意裝成傷心之色。

話剛說完,葉雄的唇就貼了上去,將她推翻在地上,壓倒一片青草。

那麼瘋狂,那不顧一切,那麼肆無忌憚。

(PS:這本書快接近尾聲,以後一天兩更是常態了,因為寫了新書。一本書兩更,兩本書就是四更,我手速本來就慢,又要思考情節,四章已經花廢很多時間了。新書《重生之絕品仙醫》,有推薦票的話,投去那本吧!生活不易,盼望諒解。)

(本章完) 有句俗話,越是高冷的人,骨子裡面,可能越悶騷。

這句話用在愛羅莎身上,再合適不過。

開始是葉雄主動,最後,反而是愛羅莎變主動。

兩人滾倒,壓下一片青草,在山坡上留下不規則的軌跡。

葉雄萬萬想不到,愛羅莎會這麼瘋狂,不知道是不是這兩年壓抑得厲害。

也確實,堂堂南帝,在下界是一方霸主,飛升上來之後,變成一個小僂羅,這身份的落差,讓她有些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良久,愛羅莎這才停了下來,滿臉潮紅,壓在葉雄身上,喘著大氣說道:「你真的不介意。」

「到了現在,你還不相信我嗎?」葉雄無語,剛才兩人已經進行第一輪了。

「那你會不會,睡了我之後,馬上就把我忘記了?」愛羅莎再次問。

「怎麼會。」葉雄瞪大眼睛,裝成認真地說:「像你這種級別的美女,至少得睡三五次吧!」

愛羅莎瞬間就怒了,翻身要起來。

都到了這種地步,葉雄怎麼可能讓她逃掉,一把摟住她的腰,反把她壓在身下。

「這次你插翅難飛。」葉雄嘿嘿笑道。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色狼。」

lixiangguo

如果是一對一的車輪戰,林大雄絕對相信自己即便是對付上百名喪屍都毫不畏懼,可是現在的情況是,它們通常躲在角落給予出其不意的一擊,如此一來,就很容易着了它們的道,

Previous article

“今日的百花圖你們可繡得出?”璞尚宮嚴肅的問下面衆女官,又強調:“沒有繡樣的情況下,繡得和她一樣快一樣妙。”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