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切都準備好,只等大哥下令了。」這一個人的語氣淡淡的,只在陳述一件事實。

中年人剛要下令發出放火和攻擊的命令,院子後方忽的傳來狼嘯的聲音,這是怎麼回事?中年人有些疑惑,他的左手舉起,示意同伴們再等一等,這樣的夜裡,出現狼嘯,是正常或不正常,得留心聽一聽,分析一下再做出判斷。

狼嘯來得快,去得不快。狼是群居動物,從聲音上聽,院子後方的野狼,應該不少於十只八隻的,不單單是中年人能聽得出來,院子裡面的張鐵衣,周復等人同樣聽聞到他們後面的一些情況,對此,對這樣的畜生,他們卻沒怎麼放在眼裡。他們要顧忌要防備的是人,而不是這些動物。

雲帆的傾耳聽終於收穫到了野狼的鳴叫,他發現游來了這飢餓中的動物,頓時來了幾分興趣。本來他已經忘記了中山狼,而今晚在破院子落腳,能遇得到這群傢伙,中山狼的同類,他有些意動,想到後面去看一看。

前一世的雲帆膽子不大,來到這個世界,當吃了金丹,感覺自己不比武林高手差,雲帆就有了幾分自信,大概在野狼群中行走,是不會有事的。武藝有時候不算什麼長處,有時候卻能讓一個人增加不少的自信心,算起來,武藝高強,也是一種本事罷。

院子後面的動靜,打坐中的大師兄和二師兄皆有所感應,但是他們沒有在意。而雲帆的起身,明顯是要到某個地方去,這深夜裡頭,有什麼好逛的?大師兄睜開了眼睛,對著將要踏出門口的雲帆輕聲問道:「師弟,你這是要到哪裡去?睡覺吧,明日還得趕路。」

雲帆回過頭來,訕笑著道:「師兄,你還沒睡著啊。我想到後面去看一看,那幾匹狼要幹些什麼勾當,深更半夜的,無故狂嘯,惱人呀。」

「師弟你呀,總是不安分。野狼有什麼好看的,如果是中山狼來了,趕一趕它尚可。」

同樣醒了過來的胡銓亦附和:「對,如果中山狼跟來了,交給我就是了,師弟。」

望著兩位師兄不希望自己出門的表情,雲帆只好妥協了。他也知道,大半夜的,出去看一看那幾匹野狼,實在是無聊人才會去做的。五福寺里的三德小和尚要摸那隻驢子,尚算得上是童真未泯,而自己呢?雲帆能為自己的行為找一個理由,卻不希望就此影響到自己的兩位師兄。不去就不去,如果野狼不識相,要進來覓食的話,自有辦法對付他們。

雲帆重新躺了下來,他的兩位師兄方閉上眼睛,再度進入他們的打坐狀態。閉目可以養神,而打坐的意義在於修鍊,修鍊他們的長生之道。從效果上看,日積月累,要達到老道士他們的境界,並不容易。他再次坐了起來,要學著兩位師兄那樣,以打坐打發這個夜晚—雖然曾嘗試過許多遍,都不能堅持太久。

手裡握著黃精,盤膝而坐著,呼氣吐氣,好不容易才進入狀態,要順著經絡走一個周天,雲帆暗喜著,以為已開了個好頭,應該能堅持得久一些,不意後院的野狼嘯聲過後,前院似乎來了點動靜。雲帆忙停止下來,這是怎麼回事,不會真的如自己期待那樣,來了不速之客吧?

他慢慢地張開眼睛,嘗試著凝神去靜聽,發現若將眼睛閉著,效果好一些。這時候大師兄起身下了地,他站立著,對著某個方向的盯視,似乎能透過斷壁殘垣,一眼就看清楚外面的情況。

如此不得安生,雲帆有些惱了。雖然他有所期待,可有時候,期待是心裡的事情,若沒有發生,才是他最期待的。當來了麻煩,麻煩上門,恰逢他正要進入吐納打坐的狀態時,被人打斷的這種感覺,很叫人不爽。

他跳下地來,道:「師兄,你看到了什麼?」

「來了一批客人。」田鵬飛居然瞭然了外面的境況。

雲帆學著要透過障礙物,看清外面的一切,卻發現徒勞,他一點東西都看不到。反而耳邊能聽到響聲,似乎是人的腳步聲。聲音雖輕,已瞞不過雲帆的耳朵。

如此深夜,來了這麼些人,不用去多想,都可以判斷出來,來者不會帶有善意,也不是他們的朋友。

「走吧,先出去。」見到胡銓也站了起來,田鵬飛往前邁步,這是迎接來犯之敵,或者先要做出防守的態勢,也許兩種可能都有。

出了門后,周復等人已做好了警備的姿態,因此時一牆之隔的虎門鏢局的人,已經和來犯之敵展開了戰鬥,從腳步聲傳來,到他們出門,如此短的時間內,就發生了戰鬥,說明來者的效率很高,根本不給對面人反應的機會。

周復見到剛好出來的雲帆三人,他要先開口問取應對之法,田鵬飛吩咐下來了,「看顧好這裡,不要擅自離開自己的崗位。」儼然是一派話事人的作風。

命令下達,保鏢們形成了防備的圈子。這時候馮盼盼也被驚醒了,土麒麟就跟在她的身後,出門而來,到了雲帆三人身邊。

「盼盼姐,沒事的,先進屋坐一坐吧。」雲帆聽到那邊戰鬥的聲響,從一開始到現在,砰砰聲中,接著傳來了慘叫聲,是虎門鏢局的人倒下,或者是來犯之敵倒斃,暫聽不出來。既然不是沖著他們來的,回到屋子內,是較好的應對辦法。

「是的,馮妹妹,到裡面坐著,外面的事情,有我們足矣。」田鵬飛已經知道,這不是他們的敵人,估計也是為了那幾車鏢物而來的強梁。外面有人守住,裡面是較為安全的。

如此一來,馮盼盼從她的房間出來,再帶著土麒麟進了雲帆的房間,她選擇在雲帆卧躺處坐了下來,道:「田大哥,要不派兩個人過去看看,畢竟也是相識一場。」

「嗯,」跟著進來的雲帆三人隨時留意著對面動靜,也不忘跟馮盼盼答話,「師弟,你的腿傷好了吧,那邊是什麼情況,你跟周爺過去一趟,如何?」

「可以呀,」雲帆笑著道,「這邊就交給師兄你了。」說完他要轉身之前,對著胡銓提醒道,「二師兄,後面來了幾匹野狼,我估計許多天不曾露面的中山狼也跟著來了,這需要你費點心思,嘿嘿。」其實雲帆這句話只是信口而來,對於那匹狡猾而膽子不大的中山狼,聞聽其名后,從未見它出過爪子,有可能名不副實,給胡銓提醒一句,有幾分安全上的考慮,僅此而已。

「哦,知道。」胡銓應了一聲,這件事情,自從大師兄交代給他,卻沒有了半點下文,老實如他,是放在了心上的。今晚中山狼來不來,暫時不知道。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雲帆再次出門,輕鬆地翻過那堵牆,他就站在牆上,居高臨下,看到的是火光中的戰鬥,好幾處地方已經被強梁們點著了,火在蔓延,就這一段時間裡,虎門鏢局的人儘管拿出了當日對上蒙面黑衣人的勇氣和毅力,奈何對手又強大了一個檔次,他們毫無還手之力,只能節節敗退,都快要退到雲帆腳下的那堵牆了。

周復緊接著上來,他看了一眼這邊的戰鬥,就臉色突變。場中的人,來犯的人,他不認識,可有見識的他,能輕易看出,這是一夥兇殘之徒,他們站在牆上,已發現虎門鏢局一方,倒下了三四人,眼看著是活不成了的樣子,剩下的以張鐵衣為首的人,憋著氣,卻不能力挽狂瀾。這才是真正的戰鬥,才是要人命的戰鬥。

「哼,別再逞匹夫之勇了,束手就擒,興許還能留你們一個全屍。」那名中年人臉帶笑意,當下的場面他很滿意,如此襲擊之下,如此手段之下,虎門鏢局的人在意料之中,被他的弟兄們逼到了牆角,很快就能統統放倒,那可觀的鏢物盡入囊中,想來他都要大聲喊上兩句,此行實在是順利。

那站立在牆頭上的人,其中之一就是文縣周復了,他認得,他不覺得這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對手,旁邊那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呢?更不入他的法眼。將這邊的人解決后,順帶著把那邊的知情人全部幹掉,這就是他的計劃,計劃中的事。

這邊虎門鏢局的熱鬧,他們即將要勝利,而周復一行同樣是網中獵物,中年人沒有半分擔心,天羅地網之下,那方人是逃不掉的。

「給我殺。」中年人慢悠悠地吐出這句話來,似乎這麼簡單的話語,很有幾分魔力,他的弟兄們,手底上的動作一快,鏢師們顯然慢了半拍,跟不上敵手的節奏,就輕易地再次送上兩條人命。

人命如此不值錢,雲帆在牆頭上搖搖頭,爾後不動聲色,將手裡的小石子往底下射去,這十拿九穩之事,很快便收到了成效:鏢師們剛倒下兩人,那邊的強梁同樣損失了三個戰鬥力。他們莫名倒下,在雲帆是意料之事,石子出手時,雲帆特意加了兩分勁道,他的出手可靠,對方不死即傷。

「何方高人,請出來一會。」中年人有點迷糊,不解,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弟兄倒下三個,以他的眼力聽力,居然發現不了是何人出的手,他開始有些不淡定了。

同一時間,張鐵衣已發現雲帆和周復的到來。他尚未沉浸到損失三五個弟兄的悲傷中,苦苦支撐得的時候,心中期盼的外援終於到了,且給予敵方狠狠的一個耳光,因此,他心裡一松,有了李公子的加入,這一場戰鬥已無懸念。這是其人對大師、對雲帆公子的盲目信賴,是一個溺水者當得到有力救援時的舒心。

虎門鏢局的人士氣大振,他們的對手雖然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卻沒有進入束手待斃的泥沼,勝券在握,些許的變故,影響不到已成定局的虎門鏢局的失敗。因他們面對的,一直以來接觸到的,只是武林中人,江湖人士,而不曾遇到過世外高人,修鍊吐納之法,吞吃過金丹的雲帆這種境界之人,他們聞所未聞。

兵器轟擊聲不停,中年人找了半天,都沒有發現出手之人,便轉而對著站在牆頭的雲帆兩人道:「兩位,請趕快下去,這裡不關你們的事。」話一說完,其人就從衣袖裡射出了他的暗器,他要趁著上面的兩人不備之時,先將他們射殺。

火光之下,足以看清場中人的臉面,更何況雲帆兩人是站在高處的,底下一目了然。中年人沒有參加戰鬥,他在場邊統籌全局,其人話剛出口,雲帆便留意著他的動作。這實在是被空明和尚偷襲之後,雲帆對於這麼些江湖中人,已不是當初那種態度,以為他們都是光明正大,行磊落之事的。江湖,也是一隻大染缸,各色人等,都存在,儘管雲帆接觸的不夠多,知道的種種黑暗之處,尚膚淺得很,吃過虧后,他告誡過自己,面對陌生的江湖人,得時刻注意其動向,稍不察覺,便可能再次上當。

雲帆有備而來,他的腿傷早就好了。他的站在牆上,而不下去,雖然人在高處,有可能成為敵方的靶子,目標明顯嘛。雲帆不以為意,藝高人膽大,他覺得要狠狠的深深的磨礪一番,危險面前不能驚怕,一如他的從寧城北門過河到花山去,首次坐船不敢立站,當到了南江,從河口渡河到白縣而去,就適應了,可以迎風而立,是一樣的道理。

時間往前,雲帆在做出改變。這不知是往著成熟一道,或者向著未名處的行走,中間或有迷惘之處,卻阻止不了其人大步而前的步伐。

暗器是兩顆珠子,分別向著雲帆和周復的胸前而來。早就做好準備的雲帆不慌不忙,在周復作勢要躲避之前,就伸出了雙手,他要以手掌將珠子抓住。珠子的速度本來不慢,在中年人刻意賣弄之下,到了兩人面前,有拐彎的苗頭,不過,這一切在雲帆的速度面前,都不能構成威脅。

珠子聽話般落入掌中,雲帆笑了笑,道:「周大哥,沒嚇著你吧。一開始我就防著這傢伙一手,呵呵。」

一般而言,這種暗器離手,往對手而去,飛奔之中,是很難被截下來的。當面對這樣的暗器,除了躲避,更多時候只能使用武器將之擊打下來。無論是躲開或者打落,都考驗著人的反應速度,以及預判力。武林之中,很有一些使暗器的好手,其發出暗器之飛行軌道,並不是直線的,而往往有彎折,有一定的弧度,譬如雲帆那個世界的足球賽,飛奔往球門的球體,會往兩邊拐,或者急速下墜,暗器之道,同樣具有這些變化,而且,比起足球那麼大的物體,更細小更靈活的暗器,變化更大,更詭異。

中年人的這一手,放在武林中,都算得上是不錯的。可惜的是,他暗器的後續變化,剛剛展開,就被雲帆使用粗暴的手段打斷了,就很讓暗器使用者不喜。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貓撲中文)nbsp;偷襲不成,其人轉成了光明正大的來。雲帆的話未完,他的第二次第三次攻擊就后隨而至。雲帆頓時有些惱了,招呼都不打一聲,這樣的攻擊,實在可恨。

雲帆腳踢手劈打,將後面的鐵珠子打落,便立即還以顏sè,手上珠子往中年人的弟兄而去,再次放倒兩人,而石子呼嘯著,奔向中年人,這不過是一剎那的功夫,雲帆熱身過後,從牆上跳了下來,他手腳不停,把身上剩下的石子悉數shè向場中還在戰鬥著的獵食者。石子出手,準星非常不錯,皆一一將那些人擊中。

張鐵衣等人趁此機會,收割了倒地之敵人的頭顱,毫不容情。就這麼短短的時間之內,除去反應得快,奔回中年人身邊的三兩個人之外,剩下的被擊中的同夥,於如此戲劇化的變故之中,皆成了遊魂。

中年人躲不開雲帆的石子,只能使出武器,要將之擊落,他以虎口出血,倒退兩步的代價承受了雲帆之怒氣之後,尚未來得及粗喘一口氣,眼前的這一番變故頓時讓他目瞪口呆了。一時之間,他忘記了害怕,忘記了剛才那個高人原來只是對面站立著,且臉上掛著些許笑意的rǔ臭未乾之小子。

石子痛擊,屢試不爽,雲帆頗有幾分成就感。他身邊自然跟著周復,這是雲帆跳下來后,后隨而至的周大哥。

張鐵衣不知從何處得來的大刀已差不多要卷刃的樣子,他累出一身汗來。剛才乘機收割人命,此時的他心裡卻沒有多大的喜悅。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再次失去好幾位鏢師,損耗掉虎門鏢局的有生力量,作為總鏢頭,就算把敵人全部幹掉,他都不能開心得起來。

張鐵衣感到苦澀,他身邊的羅雙全受了傷,被對手砍中背部,鮮血直流。他的兒子他的兩個徒弟結成了三角聯盟殺敵,同樣逃不掉受傷的命運。這是最主要的力量,經此一戰,雖然沒有遭到不幸,是不幸中的萬幸,此時此刻,已沒有了戰鬥的餘力。

「咳咳」血腥的味道入鼻,雲帆感到有些不適。死人他早就見過,當晚做過噩夢,此為極大的不良反應。前兩天也親眼目睹虎門鏢局的幾個鏢師被殺,當時是白天,雖然到過現場,可停留的時間不長,今晚不大一樣,處於殘破的院落里,空間小了,血腥味一時難以散盡,反而是集中的,濃濃的味道,很是嗆鼻,幾乎叫雲帆生出了嘔吐的yù望。

場中人都想不到出手如此迅捷果斷,如此高深莫測的少年,會有這樣的不適。他們看不懂。張鐵衣來不及清點人數,他們到了雲帆這邊,與中年人一方對峙著,戰鬥尚未結束,一切的善後工作都不可能去做。

「來者何人,請報上名號。」中年人忍住再次發shè暗器的想法,不明不白的被這個傢伙攪亂局面,讓他們的計劃破產,他心裡很是憤怒。他的握著的拳頭先是放開,再握緊,然後鬆開,這句話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武林人,江湖人都是這樣,打不過你的時候,就思量著要為rì后找回場子,他們得先弄懂情況,再記在心上。這是雲帆一段rì子來,所總結出來的他們的通病。看來眼前這個中年人,遠不如洪湖釣叟他們來得乾脆,知道事不可為,怎麼就不選擇逃跑,而忍住這口氣留下來問這麼些廢話呢?

雲帆搖搖頭,輕笑著道:「無名之輩,不足一提。」

「既然如此,我們走。」中年人冷笑一聲,他選擇的就是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今rì之敗,他定會以明rì的勝利,洗涮掉的。

驚魂未定的他的三個弟兄狠狠的盯了雲帆一眼,他們要記住此人,rì后饒不了這小子。

看到中年人一方要逃走,張鐵衣有些急了。放虎歸山養虎為患,他很懂。而他們一方,虎門鏢局的人折損得太多,是不能也沒這個能力追剿餘孽的。當張鐵衣將目光投向雲帆,不出他的意料,這位李公子發話了。

「既然來了,就留下來。」雲帆作勢要往前撲,哦,是往前逼近。在他的掌握之中,中年人四人,給他們插上翅膀,都飛不走的。

心裡知道絕非此人的敵手,中年人卻沒有半分慌張,他取出一枚物事來,對著雲帆晃了晃,以威脅的語氣道:「今rì之敗,rì后定有所報。」

雲帆不想跟他費話了,他要以行動告訴他們,困獸之鬥,對他來說,都只是徒勞的。他剛踏出兩步,身後的周復喊了一聲「小心!」雲帆尚不知會發生何等變故時,中年人手裡的物事已離開他的手,此物到了雲帆面前,毫無徵兆的炸開,這突然的變化,讓雲帆只能往後退,反應不慢的他知道面對這未知的物事,躲開為妙。

炸彈,或者說煙霧彈沒有半分的破壞力,它的作用只是放出煙霧來,阻擋住人的視線,讓中年人幾人能夠安然離開此地。煙霧許久才散,雲帆倒退,且想到了大師兄那邊的情況,受阻於煙霧,他沒有選擇追趕。

煙霧散去,雲帆感到一絲無奈。儘管他心裡仍存有氣憤,在這種未知的他從未見過,可能聽說過的物品面前,他只能望之輕嘆。若選擇追趕,很可能yīn溝里翻船,被中年人就著煙霧,發出他拿手的暗器,從而傷到自己。

能夠挽救虎門鏢局的人,保住他們的鏢物,目的已經達到。至於中年人臨走前的狠話。雲帆並沒有放在心上。要來報仇,雲帆不怕,到了自己的地盤,定叫這些無知的傢伙,有來無回。

「張總鏢頭,你們怎麼樣,損失大不大?」

「鏢物無恙,人卻又損失了好幾個。」張鐵衣苦笑著道。幹這一行,有時候把鏢物看得比人重要,因為這就是他們的信譽,賴以謀生的信譽;有時候,面對困難,譬如今晚這樣的襲擊時,當失去幾個鏢師,他的弟兄們時,他感到痛心和憤怒,才發現人是最重要的。儘管許多時候,看上去,人命不大值錢。

「那需要我們做點什麼嗎?」這句話只是順帶著講的,幫他們解決了主要的困難,善後之事,自然由他們來做。雲帆不是救世主,更不是他們的保護神,接二連三的給他們提供幫助,已經是很難得的了。

「不用了,李公子,張某再次欠下這份天大的人情,恩情,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還得清。」張鐵衣回答道。

「感激的話就不用多說了,張總鏢頭。那邊不知是什麼情況,我們得先回去。若有什麼需要,張總鏢頭請說就是了。」雲帆甩一甩手腕,經過煙霧彈的中和,這裡的血腥味已沒有剛才那麼濃,也或許是雲帆忍著嘔吐感,熬過了臨界點,自身有了一點免疫力,說不準。

目送雲帆帶著周復翻牆離開,張鐵衣迴轉身來,望著眼前這種慘淡的局面,心裡一重,明白此時的他,責任更重了。傷員急需救治,不能拖延。貓撲中文 ?虎門鏢局的殘局自有張鐵衣等人收拾,雲帆不會去過問,幫他們打退敵人,就算完成任務。他和周復翻牆回到自己人這邊,發現每個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顯然,那邊的戰鬥,沒能影響到這裡。按照中年人的想法,是打算先解決張鐵衣等人,再順手清理這邊十多號人的,他的沒有料到年輕的雲帆居然有如此驚人的實力,以至於他們眼睜睜看著己方的失敗,這種無力感讓僥倖逃離的人心存不忿,他們鐵定要找回場子的。

進入屋子后,雲帆發現胡銓師兄不在,他剛要開口問一下,田鵬飛見到雲帆兩人的回返,就站起身來,笑道:「師弟,你們這麼快就返回,看來應該將來人擒獲住了吧?」

雲帆搖搖頭,苦笑道:「大師兄,剛才大意了,走脫了幾條漏網之魚。」

屋內的馮盼盼感到詫異,便問道:「他們人很多嗎?」對於雲帆的本事,通過她看到的,和田鵬飛等人講過的,馮盼盼了解得不少,連田萬里這樣的好手都不能在雲帆手底下佔得便宜,她很疑惑,那應該算不上高手的夜行人,難道就可以給雲帆帶來麻煩?她不大相信。

田鵬飛亦將詢問的目光探了過來,師弟不像是莽撞之人,辦事可靠,斷不應該會出差錯讓敵手輕易走脫的,裡面或許有他暫時不知道的變故罷。

這不是什麼丟人之事,雲帆粗略的將中年人扔出他未見過的物事來,其物迅速炸開,遮擋住他的視線,是以有叫歹人走脫的機會,末了雲帆自嘲一聲,嘆了一句自己還是經驗太淺,便攤開手來,問道:「事情就是這樣,胡師兄哪裡去了?」

田鵬飛安慰兩句后,方回答道:「剛才不是來了幾匹野狼嗎?我讓二師弟到後面去看一看,免得師弟你又夜裡起身,要到那邊去看個究竟。」

雲帆這才瞭然,原來是為了那惱人的野狼而去的。讓胡銓師兄去辦這種事情,實在有點大材小用,興許,大師兄有某些考慮。

「周大哥,那邊事情已經解決,受此重創,估計他們今晚不會再來了,終於可以睡一個好覺了。」雲帆轉而對著身後跟進來的周復道。

「是的,雲帆兄弟你這一手確實很有殺傷力,百發百中吶。」周復想起來,要誇讚雲帆幾句。這是實情,他的話語並不算是誇張。

「嘿嘿,雕蟲小技。對了,那幫人被打跑,盼盼姐你可以安心歇息了,早些睡,遲睡對皮膚不好。」雲帆蹦出來這麼一句話,頓時叫馮盼盼有些羞澀。

「呵呵,都可以休息了,馮妹妹,明天就要回家,更要養足精神。」田鵬飛接著說道。

儘管關係已經不淺了,可男女之間,總是存有一層隔膜在中間的,這叫避諱。自然,所謂的純粹男女關係,指的是雲帆和馮盼盼,作為道士的田鵬飛以及胡銓,可以忽略。

「好的,田大哥還有小兄弟,你們也早些睡罷。」關係是親近了,可馮盼盼就喜歡叫雲帆做「小兄弟」,這讓雲帆十分的不解。他有名字可以稱呼,叫一聲雲帆或者別的,不就可以了嗎?「小兄弟」,很容易讓他想起破廟時,雲帆在馮盼盼面前要生火點著木柴,卻沒有成功的窘態。

馮盼盼離開回了她的臨時住處,周復在雲帆屋子內坐了沒多久,就下去安排好下半夜的值班人手了。經過隔壁的夜襲,這邊影響不大,卻不敢安穩的處之,該輪值該警覺的工作,必須有條不紊的繼續下去。

「師弟。」田鵬飛叫了一聲,這時雲帆在他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腦子裡想的是剛才被那幾個人走脫,自己究竟有沒有穿過那層迷障,準確地捕捉到他們動向的可能。想了想,腦海里模擬一番之後,發現目前的自己,對這種物事,沒有更好的辦法,難道他飛到天空上去,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瞄準了他們逃離的方向,再如一隻大鳥般俯衝過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擒獲他們?這對於他來說,不大容易辦到。

聽到大師兄的呼叫,雲帆以為他有什麼吩咐,隨口應道:「師兄,還有什麼事?」

「沒有,只是我看你走神的樣子,想什麼東西這麼入神?」

「就剛才那一枚煙霧彈,我在想有沒有可能躲開它,然後尋找到機會追上那幾個人。」雲帆實話實說。

「哦,我還以為是別的事情呢?」田鵬飛話裡有話。

「還能有什麼別的事情。」雲帆驚奇問道。

「難道是我看錯了?」田鵬飛忽的來了這麼一句,聲音不大,倒像是自言自語。

大師兄有點古怪,不過,雲帆沒有深入去想,他轉換了話題,雖這已是下半夜了,正常的作息習慣,他們都已睡了過去。胡銓到後面去,已有一段時間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會不會遇到點什麼?雲帆將之道了出來:「師兄,二師兄都出去了好一陣子,怎麼還不回來?」

「這不是才沒多久嗎?放心,二師弟沒事的,你別看他平時憨厚的樣子,以為老實人就好欺負,呵呵,他的優點不少。」

「好吧,我就先躺著,等二師兄回來再睡。」雲帆又打了個呵欠,然後和衣躺下,他腦海里的模擬,模擬追捕漏網之魚之態,淡了許多。許多年前,他愛好為過去了的,自己錯失過的事物,在記憶里去做那看不見的虛擬性的補救,以為當日應該如此,若這樣做的話,會減少許多遺憾。這種沉浸於過去,而沒有往前看的做法,多少有幾分逃避的態度。完美的事物向來難以在現實中存活,一切皆有其美好處,更有其殘缺處,說殘缺就是一種美的人,或是看得開了,想得遠,並不如雲帆那般,喜歡在模擬中完整已過去的昨天,尋找心靈上的安慰。

漸漸地人長大,這種沉迷過往的逃避態度,有所改變。這是當一個人直面了現實之硬冷,而沒有被現實所嚇退,所壓垮,鼓起了勇氣,要尋找到一條理想與現實之間的道路,來一場沒有回檔的嘗試。前一世界的雲帆剛剛開始進行著這不大成熟,卻已邁出了腳步的改變,不幸的是靈魂穿越,那個世界的他想來已經作古,幸運的是,來到這個看上去平淡,其實充滿著各種可能,只等雲帆去挖掘,去體驗,去嘗試的新世界里,儘管目前來說,江湖人的種種,現下的無聊,讓雲帆生出幾分惰性。長遠地講,這個世界的神秘之處,絢爛之處,才慢慢舒展開來,這又是雲帆自信之下,隱隱感覺得到的。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胡銓轉到後院之外,他如願地見到那幾匹野狼,扔出幾塊石子之後,沒能順利的將它們驅趕開。正如雲帆所猜測那樣,這是一群飢餓的傢伙,它們聞到了人的氣味,聚集起來要套取一份食糧。這吃人的傢伙,在胡銓這個活人面前,沒有感到絲毫的害怕。見到胡銓,反而心中興奮,這是前院中年人等敗退之後,停了一陣的嘯叫再次歡呼般泄了出來。

狼的狂嘯,不能叫胡銓膽怯。他此行的目的主要看一看中山狼有沒有混在野狼裡面,有的話就將之趕開。剩下的眼前的野狼,將之驅散,只是順手而為之事。

扔出了石子,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在胡銓,卻是感到正常的。扔出幾塊石子,他沒有將野狼往死里打。更何況,相對於雲帆,他的技巧明顯差了些,更重要的是,如對待一個人,對待這些動物,胡銓沒有殺心。雖然,在山上時,他的跟隨老道士出外採藥,遇到過野狼,遇到過老虎,還有其他野生的動物。若它們沒有主動攻擊,取人性命,按師傅的吩咐,胡銓對它們並沒有什麼惡意的。

也是,野生動物不是神經刀,見人就咬。它們的攻擊人,一般會在人的於他們有惡意之後,方是如此。當然了,這不是說動物就是善良的,恰恰相反,其動物性行事,譬如此時野狼的飢餓,它們的目的簡單而明確,就是要尋找到機會,在一個人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胡銓暫時沒去理會不遠處的野狼,他先是掃視四周,在黑夜裡視物,似乎能夠看得明白清楚。一番搜索之後,中山狼沒有影蹤,胡銓搖搖頭,他有些失望。師傅說過中山狼之狡猾和極具耐性,不會有假的,現時沒能發現它的影蹤,大概在於自己學藝未精,只能搜索到附近的境況,而不能將視覺聽覺等往更遠處伸展。

野狼在逼近,它們似乎以為胡銓就是一個好欺負的人,其實機會不用刻意去尋找,只要逼近對方,逼近這個人類,一擁而上撕咬之,肯定能得到幾塊鮮美的肉。

胡銓眉頭一皺,他老實,他憨厚,卻不代表他就是懦弱、好欺負的。在山上成長,一方面其人純樸而未受到外界的影響,保持住一份赤子之心,對陰謀詭計一類,不在行,更不感興趣,一心求道;另一面,修道之人嚴格來說有與天斗的色彩,或者說尋求長生之道,就是與時間賽跑,逆天而行,這樣的人,經歷過老道士的培養,教導,會是懦弱,意志不堅定的嗎?

他再次撿起一塊磚頭,對著頭目樣子的狼扔了過去,磚頭去勢很快,到達野狼的腦門之處,胡銓沒多麼的用勁,卻足以讓這個小頭目吃到苦頭。磚頭很硬,力度不小,而狼的額頭,在這樣的拍擊之下,吃到了它生平最大的痛楚。

不甘的悲鳴一聲,小頭目遠遠的跳開,對於那邊的老實人,它開始感到害怕了。 重生香江之1978 槍打出頭鳥,剩下的它的夥伴們見狀,紛紛散開。動物性行事,它們已經判斷出,此路不通了。

虎門鏢局的人緩慢的清理戰場,包紮傷者的傷口和安頓好下半夜的工作,在張鐵衣的意志力之下,戰後的善後,進行的不錯。羅雙全受了重傷,張鐵衣的兒子以及兩個徒弟的傷勢相對來說,要輕很多,損失了一部分的有生力量,尚存有另一部分的武力,這是不幸中的欣慰之處。

陸續地將夜行者留下來的屍體扔到後面去,且收攏好己方弟兄的屍體,一通忙活,離天亮不遠了。胡銓沒能找到那匹躲在不遠處的中山狼,此時的「王」狼一動不動,它所催迫過來的野狼,不敢靠近那個道士,它已經知道,靠這幫雜牌軍,是成不了事的。對道士,特別是田鵬飛的畏懼,使它不敢輕易現身,面對著胡銓,它同樣採取這樣的保守姿態。久久的,侯等著胡銓離開,而那幾匹野狼不敢往雲帆一方處活動,反而意外得到幾具屍體,這虎門鏢局扔出來的美食之後,這群傢伙什麼都顧不上了,只管爭取得來甚易的食糧。

中山狼慢慢地離開,它轉身而去。目的沒能達到,那隻土麒麟令它垂涎三尺,這一次的轉身,代表著它的無奈。它期盼中的混亂局面遲遲沒有出現,這考驗著其狼的耐性,考驗著其狼的意志力。

明日,但願明日會有奇迹發生罷,中山狼如是想到。

胡銓的回返,是當雲帆打著瞌睡,欲睡未睡之時,迷糊中發現的。

「二師兄,你總算是回來了。怎麼樣,有沒有見到那匹中山狼?」忽然提起了精神的雲帆,說起那隻狼來,語氣里很有幾分期待。

「沒有,發現不了它。」胡銓關上門,然後走了過來,「我隱約知道,這個狡猾的傢伙應該是在附近的,可惜不知道其準確的位置。」

田鵬飛開口笑道:「嗯,我也有這樣的感覺。算了,它愛來就來,來了就不能叫它如願。」馮盼盼的事,已經是雲帆三人的事,因田鵬飛已將之看作是自己的妹妹了。

雲帆搔搔頭,對於這種模糊的感應,知道對方的存在而不能將之找出來,雲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總不能天天將目光放在身後,神經繃緊,要來一招守株待兔吧,這樣一個人會有多累呀,保不準累成了神經衰弱,就得不償失了。

師兄們能夠感應得到,就是不能發現。這神秘而狡猾的傢伙,想起來有叫人苦惱之處。算了吧,這一時之間的聊賴。雲帆道了句「即使如此,咱們不用去管它了,反正有二師兄在。」

lixiangguo

在這裡,他們就是王,他們說的話就是王法,沒有人治得了他們。

Previous article

正當慕雲傾還沒有明白之際,只見黑影張開雙臂,身前出現一個透明的光球,在這個光球當中,飄蕩著各種顏色的霧氣,一縷一縷的,似是在掙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