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nocontent。 就在萬族強者正想著的時候,忽然,蒼穹之上的命牌再次震動,又是一堆命牌同時破碎。

頓時間,四周的前者臉色都陰沉起來,這種程度的戰鬥根本都不能稱之為戰鬥了,簡直就是屠殺!

「是不是哪族進入了強者,否則怎麼可能同一時間死去這麼多人,其中還有半神巔峰境……」

「要真是如此,那就麻煩了,進入其中的天才都有危險!」

「究竟是誰,這麼做難道就不怕事後暴露被萬族共伐?」

就在萬族強者議論紛紛之際,魔族的魔王突然向身後的一位族人問道,「能不能找到魔童的位置?」

「大人,進入天府之後,一切的通訊手段都沒用了,但是血脈之術可以用,不過代價太大……」

「代價再大也要將消息傳進去,告訴他,有萬族……很可能就是人族,派遣了強者進入天府正在屠殺萬族,讓他自己注意點!」

聞言,那位魔族強者臉色陰沉,點了點頭,轉身朝著遠處走去,顯然是要做些準備通知一下身在天府之中的魔童。

此刻,除了人族之外,不少人臉色都陰沉無比!

「到底是誰幹的?」一群人憤怒咆哮,然而卻沒有人出來承認,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位仙族的族人隕落。

藍天仙王淡然的看了一眼天上的命牌,除了玄宗,仙族現在只剩下五人還健在。

不過,早在他的兒子隕落之後,他對於進入天府之中的那些族人已經完全不在意了。

他此時只想等,等天府結束之後,找出那個殺死他兒子的兇手,為他兒子報仇雪恨。

能殺他兒子的人,就那麼幾個,不管是不是,都是仙族的對手,殺了也就殺了,即便是殺錯了也沒關係。

「殺吧,都殺光了才好!」藍天仙王冷冷哼了一聲。

而此刻,天府內。林天成身上的神光愈加濃郁了,整個人都顯得神聖無比,舉止投足之間宛如聖人!

天九看著身後神光閃爍的林天成,有些無奈,「主人,你一定要這麼做嗎?殺人成神?」

就在剛剛,林天成一口氣滅殺了好幾十人,但讓她沒想到的是,林天成身上不僅僅沒有出現絲毫殺氣,反而在吸收了對方的神魂之後露出了聖道之光,這就讓她不免有些牙疼,

林天成不理她,她根本不懂自己的完善大道的做法,凈化身上的死氣之後,他體內的大道之韻越發濃郁起來,彷彿得到了上古傳承一般,身上燃燒著神聖之火,整個人沐浴在聖光之中。

「你懂什麼,他們這是在超脫自我,和我融為一體,我將帶他們的道邁向巔峰!」

說話間,林天成身後的大道之光更加凝實了,彷彿有股化虛為實的感覺。

而這種現象,往往是在融合了三身之後才會出現的情況,說明境界上很快就要突破半神進入神境!

天九看的有些眼紅,再次道,「這次你淬鍊了右眼?有沒有什麼新的秘法?」

林天成一臉意外的看著天九,「你當秘法不值錢?」

天九不在意的聳了聳肩,「對別人而言可能不是,但對你而言,秘法好像還真的不值錢!」

聞言,林天成笑了笑,摸了摸鼻子,「那不好意思叫你失望了,這次真沒有什麼秘法,就是單純的化解了身體內的死氣,比我預想當中的快很多!」

說完,林天成繼續朝著遠處走去,天九急忙跟上,他覺得此時的林天成,已經恐怖到了極致,在單獨對戰的情況下,或許除了魔童,聖無雙,玄宗之外,還真的沒人能與之抗衡!

看著林天成的背影,天九的內心升起一絲絕望之感,等一層好處搜刮完了,天九覺得,自己可能連林天成的一個眼神殺都接不下。

這才多久,林天成的實力肉眼可見的暴漲,讓身為天才的她,都不免升起了絕望之感。

然而事實上,天九的預感一點沒錯,林天成在血海之中其實並非一無所獲,相反收穫不小,只是不願意顯露而已。

月泉之中,林天成得到了神火併收入眼中,習得眼神殺。

血泉之中亦是如此,只不過得到的淬鍊並非神火,而是一股玄冰之力,由於無形無色,所以才沒有被天九察覺,直接被收入了眼中。

此時的林天成,真正意義上算是雙眼如神!左眼火,如大日涅槃,右眼則是寒氣冰封,如月光森寒。

此時的林天成,雙眼宛如日月水火,淡淡的一個注視,就讓人不免生出畏懼之感。

眼神殺,至此才算是圓滿,一冷一熱,水火交融,真的可以做到用眼神殺人的地步!

關鍵是,這些東西對林天成而言,所得一點危險都沒有,就像是探囊取物一般,找到對應的部位,加以引導,然後將災難性毀滅性的力量轉換成為淬體之力,這就像是一堆寶藏不設防等待林天成去取一般。

「這要說這天府的創造者和人族無關,打死我也不信!」林天成撇了撇嘴。

很快,二人身形就落在了對應鼻子的巨山之上,下方乃是一處深不見底的峽谷,常年有罡風噴吐。

而且峽谷之中,伴隨罡風出現,常年會生產一種可以作為承道至寶的神龍木!

若是運氣好,在外圍就能撿到。

神龍木,形同神龍,堅韌無比,非金非木,是不可多得的承道至寶,雖然在承道至寶之中品階算是最低的,但是架不住它最容易得到,而且不需要冒什麼風險!

所以備受萬族喜愛,要不是因為峽谷中的罡風過於恐怖,萬族早就想進入峽谷中開採。

那神龍木紮根在峽谷之中,由於不清楚罡風的規律,所以這麼多年來,萬族都不敢輕易嘗試進入。

那些神龍木可不是單純的木頭,一旦有人進入其中也是會被纏繞攻擊的,所以萬族也不敢涉足峽谷,簡直封為七大絕地之一。

峽谷外,林天成看著那成林的神龍木失笑!

什麼鬼神龍木,這怎麼長的和人的鼻毛一樣!

不過按照林天成對天府一層的劃分和理解,這峽谷的位置正對應鼻孔,而那些在峽谷之中野蠻生長,甚至違背重力的長法確實讓人容易浮想聯翩成鼻毛1

「好傢夥,這鼻毛數量還不少。」林天成看著四周的神龍木笑道。

此時他也算是明白,為何此地峽谷常年噴吐罡風,甚至一旦有人收割神龍木就會被針對。

換句話說,有人若是拔你的鼻毛,相信你也會暴走弄死那個敢冒犯你的傢伙!

就在林天成大量峽谷的時候,那些沒有發現他存在的萬族此時還在高聲議論著如何收割那些神龍木。

神龍木,在萬族的眼中還是十分珍貴的寶物,而且也是相對容易得到的寶物!

承道至寶,這是萬族都稀缺的玩意,雖然神龍木的價值不高,但是也是最有希望得到的,就算是短時間內自己還用不上,但是最後總能用上!

退一步講,即便是自己不用,拿去換一些自己能用的資源,那也是不錯的!

「此處峽谷稱之為雙龍峽谷,如這般的峽谷還有一處,都是盛產神龍木的險地!」說罷,天九看向四周道,「這亮出各族天才都很多,你不會還要繼續殺吧?真要是殺的話,你小心出去被萬族盯上,萬族肯定有辦法通過一些方法查出殺死自己族人的辦法!」

「到那時候,你萬族都得罪遍了,你還能離開得了天堂島?」

林天成笑道,「你說的有道理!」天九聞言頓時鬆了口氣,總算還沒瘋,真照林天成這麼殺下去,到時候萬族不僅僅通緝他,就連自己估計都難辭其咎!

「那就針對性的殺,沒用的就放一馬!」林天成舔了舔嘴唇說道。

「哈?」天九一臉懵逼的看著林天成,看著對方一臉嚴肅的打量四周的萬族,內心不禁悲鳴。

林天成的殺性她終究還是小瞧了,這傢伙完全嗜殺成性,見人就想殺!

下一刻,林天成眼中神光閃爍,聚集在一起商議如何進入神龍峽谷的萬族頓時感覺不妙,紛紛抬頭看向天空。

只見此時的天空神火浮現,遮天蔽日。

「這是什麼玩意?」

「天生異像,難不成是有寶物出世?」

可是,還是有聰明人反應了過來,驚恐無比道,「不好,危險!」

說完,便迅速遁空遠去,然而如他這般的人還是在少數,當神火落下之後,那些萬族紛紛發出悲痛的哀鳴,身上升騰的火焰無論如何都熄滅不了,直至被焚燒成灰。

這一刻,天九也張大了嘴巴,這是眼神殺?單單一個眼神,就將在場的數十位萬族天才團滅?

而林天成,則是一點自覺都沒有,絲毫沒有在乎天九的驚駭,閃身落在了神火之中,開始捕捉那些人的神魂,強行吞噬起來。

說實話,他也沒想到眼神殺的神火之威如此之強,讓他的冰封之力都沒了用武之地。

林天成看著依舊站在原地發獃的天九笑道,「還站在那幹嘛,收拾收拾寶物,準備尋寶了!」

說完,絲毫沒有猶豫的朝著神龍峽谷之內走去,而天九也乖乖的按照林天成的吩咐開始打掃戰場起來。

…… 而且,鍾泰已經深刻的認識到了焚天訣的厲害之處,他來楓林晚酒樓就是誠心拜林天成為師的。

可這兩個混蛋倒好,竟然是得罪了自己的師父。

萬一林天成要是一個不高興,不將完整的焚天訣傳授給自己,這該如何是好?

不過,眼下孫兒的性命要緊,無論如何得先求得林天成的原諒再說。

可此話一出,整個楓林晚酒樓都變得出奇的安靜。

除了林天成之外,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鍾長老的身上。

片刻之後大家才反應過來,鍾長老竟然甩了他孫子一巴掌,而且還讓他孫子和韓龍向林天成跪下。

這,這是什麼邏輯?

難不成鍾長老老年痴獃了?

鍾良自然是不肯跪下,他也認為自己的爺爺瘋了。

「爺爺,你在說什麼呢?你不救我就算了,竟然還讓我給他跪下?」

韓龍的心中也是無比憤怒,可他也沒有那個膽量和鍾長老發怒,只是一臉不滿的說道,「鍾爺爺,不是您讓我們哥倆不要丟了世家子弟的臉嗎?可你現在竟然讓我們哥倆給他跪下,你這……」

鍾長老是什麼樣的人韓龍可是清楚的很。

今日他竟然讓自己和大哥向林天成跪下,他只覺得鍾長老的腦袋抽了,跟變了個人似的。

百事通,魏無風和白雪都是一臉不解。

鍾泰額頭青筋暴起,他高舉起右手再次對鍾良和韓龍催促道,「你們兩個還不給我跪下?」

要是這件事情繼續僵持下去,恐怕是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了。

到時候鍾泰拜不了林天成為師事小,要是救不了自己的孫兒那可就事大了。

林天成忽然覺得自己站得有些累了,順手從後面拿過了一張椅子,就這麼大馬金刀地坐了下去。

鍾泰牙根緊咬,擺出了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我不跪,你不幫我就算了,這件事情不要你管。」

韓龍的口氣也變得有些硬氣了,「鍾爺爺,你要是不願意幫我們的話,您就請回吧!」

鍾泰被氣得火冒三丈,右手一個反掌,一股強勁的力道頓時將鍾良和韓龍推了出去。

鍾良和韓龍兩人踉踉蹌蹌之後,竟是撲通一聲跪倒在了林天成的面前。

鍾良和韓龍兩人都想起身,但是鍾泰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逼迫的他們動彈不得,只能老老實實的跪在那裏。

鍾良快步走到了林天成的面前,整個身子躬成了九十度,「師父,孫兒懵懂無知,得罪了您,還望師父高抬貴手饒了他這一次。」

震驚之後又是震驚!

鍾泰讓自己的孫兒和韓龍向林天成跪下就算了,竟然還對林天成躬身尊稱他為師父。

鍾良一臉不解地看着他的爺爺,「爺爺你在胡說什麼,他怎麼可能是你的師父?」

鍾泰對他低聲怒斥道,「混賬東西你給我閉嘴,我這可是在救你狗命。」

要不是為了救孫兒一命,鍾泰何須當着眾人的面對林天成低三下四。

別忘了他可是炎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鐘長老。

林天成雙手負抱,「鍾長老的鞠躬我可擔當不起,還是免了吧!」

鍾泰的內心暗自一驚,看林天成這架勢,他似乎是因為這件事情而不願意收自己為徒了。

這下可麻煩大了。

他不僅得不到另外半本焚天訣,甚至他孫子的性命都無法挽救了。

雖然鍾泰有着絕對碾壓林天成的實力,可是,炎族的高層都知道鍾泰是要拜林天成為師的。

他現在若是殺了林天成,日後只怕是沒有臉面再在炎族混了。

不行,無論從哪一個方面看,他都不能對林天成動手。

眼下只有求得林天成的原諒,才是萬全之策。

鍾泰猶豫了片刻,他在做最後的掙扎。

鍾良突然狂吐鮮血不止,整個人癱倒在了地上,身子扭曲在了一起。

口中還不停喊道,「爺,快,快救我!」

鍾泰牙根一咬,低着頭竟然是跪在了林天成的面前,「師父,求你救救我的孫兒吧!求求你了。」

連鍾長老都已經跪在了林天成的面前,那些圍觀的炎族子弟也在此刻認識到了林天成的不簡單。

之前重創韓龍和鍾良絕不是一個偶然,林天成確實是有這樣的本事,要不然鍾長老也不可能拜他為師。

混在人群之中的劉叔和丫丫他們全都面露喜色的。

他們知道林天成剛剛釋放的那種淡藍色火焰,一定就是在密室牆壁之上的那種神秘功法。

或許這真就是緣分。

lixiangguo

不必趕著天黑之前都幹完,收桶的人不到子夜是不會來的,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收拾,等入了夜了,東院收了工,我就來幫你一起。」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